[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3月8日

liebao 收藏 5 14566

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

——陆军第43军炮兵团侦察排老丁

一九七九年三月八日

今天,是我入伍到部队整整一年的日子,连续几天的阴雨绵绵今天也露出了太阳的笑脸,祖国爱店方向则是一片灿烂阳光。这样的天气对于我们适合展开大规模作战的部队来说,简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天气。

近一个阶段来的阴雨天气给我部队的作战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却为善于小规模出动,借着熟悉地形、天气等原因,采取牛皮糖战术,你撤他就追,你打他就跑的越南特工部队提供了便利。随着天气向好的方向转变,越军的好日子就到了头了,上级决定对猖狂袭扰我撤退部队的越军杀一个回马枪,打掉敌人的嚣张气焰。

沉寂了几天的战场,再次响起了重炮射击的轰鸣声。我们军炮团、一二八师炮团及一二七师炮团一部,从清晨开始就对敌人盘踞的奇穷河、班听河对岸的敌人目标进行了大规模的试射。同时掩护三八三团、三八四团在原控制区域调整兵力部署,加修工事,进行阻敌反扑的准备。

由于已经开始了试射,已经没有我们计算兵准备诸元的具体任务了,在不断射击的隆隆炮声中,侦察股给我们下达的任务就是离开指挥所、计算所一定的距离,构筑自己的防炮洞,以免在我军大杀回马枪的时候,敌人狗急跳墙进行报复的时候造成伤亡。差不多到中午的时候,我们班由班长和陈老兵在计算所进行战斗值班,我、易春明、曲欣灿加上测地排支援给我们的廖士桃,奉命构筑侦察二班的防炮洞。

中午时分,太阳挂得高高的,喷发的热量好像能把人晒死。我们选择了巴当山中部的一个反斜面地点设置防炮洞,为了加快进度,我们进行了简单的分工,易春明、廖士桃两个湖北鄂城老乡负责扩大防炮洞的宽度和深度,我带着曲新兵到山上砍树,以加固防炮洞的顶部,经过了半个小时的猛砍,我们两个共砍伐了十几颗15公分直径的树木,搬运到我们的工地,然后大家一起搭建防炮洞的顶棚,又把我们的防炮洞兼“别墅”好好地修整了一番。大家干的汗流满面、浑身泥土,有的仅仅穿着裤衩和背心,还有的甚至连背心都脱了,大家齐心协力,没有多久就把一个舒舒服服的防炮洞建好了。

干完活,大家都感到累极了,连炊事班送来的大米饭和香喷喷的肉菜都没有心思慢慢品尝,随便扒了几口饭,便跑下山,到破挖附近的小河里面好好地洗了一下,感到简直舒服极了,十几天没有洗过的脸和手也洗得干干净净。

回到指挥所,邓大胡子邓儒国参谋长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对张堃政委说:“你看看,这个小鬼的土黄脸现在变成白脸了。”天气好了心情也好了,大家在指挥所里面非常高兴地和首长们谈天说地。这个时候,政治处的干事来到指挥所,要给指挥所的首长和战斗保障人员照相,记下这难忘的时刻。干事们给首长拍完照片以后,张政委说:“给侦察二班的几个计算兵拍张照片”,在政治处干事的导演下,我和易春明两个人进入计算所,易春明操作射击指挥仪,**作计算盘的战斗动作被宣传干事摄入了镜头。

大约下午三点钟,突然警卫排的哨兵向指挥所报告,发现从山的村庄走过来挑着担子的一老一少两个越南人。这下可紧张了,在巴当山上由4个炮兵营、两个炮兵团的观察所和指挥所,要是敌人侦察、偷袭可不得了,整个巴当山进入了紧张的战斗状态,有枪的拿枪,没有枪的攥紧手榴弹。

在团长的命令下,团管理股的协理员提着压满子弹的手枪,带着二十多个装备冲锋枪的战士,快速迂回包围了这两个越南人。刚刚开始的时候,那个年轻的越南人死活不肯走,最后在冲锋枪的“开导”下,发现这样僵下去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申辩吧,语言不通,只好在从地上爬了起来,在我们战士冲锋枪的押解下,来到了巴当山下。

李团长、张政委和保卫干事带着一个越语翻译下山询问了这两个越南人。那个老一点的越南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这就是所谓的路条,上面写道这两个人是越南老百姓,经审查不是越南特工人员,战斗打响以后为躲避战火逃进大山,粮尽后被迫从深山中出来,返回家园,请沿途部队予以放行。经过团长政委的询问,他们说,自从战斗一开始他们就带着干粮、行李逃进了深山老林中,到现在已经二十天了,临急临忙地带的那点干粮早就吃完了,实在没有办法活下去了,只好从山里面走出来,他们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还是靠步兵送给他们的一些压缩饼干才能活到今天。曾经是解放战争期间入伍的团长政委经过判断,确认这两个人没有什么问题,下令警卫排给越南老乡拿些吃的用的来,一会警卫排就拿来的香烟、饼干、米饭、红烧鱼、炖肉和缴获的越币,送给了这两个越南人,他们十分感激,我们就十分眼红:这两个越南人可比我们的待遇高多了,我们打仗十多天了,还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呢!

这两个越南人狼吞虎咽地吃完饭,为了不让他们搞清楚巴当山上我军的配置,团长下令警卫排派一个班把这个两个越南人送回家。临行前,团长告诉他们在作战期间尽量不要外出,以保证生命安全。

在我们回到指挥所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特别的事情,我们团司令部管理股长张明堂屁股后面老是跟着两个战士,这个现象在机要股股长和参谋外出的时候也出现过,机要股股长、参谋屁股后面跟两个兵可以理解,因为人家掌握着我们团最重要的机密——密码,还有机要参谋背上背的密码机,简单说就是密码机的使用方法就是核心机密,更不要说掌握密码的人了,所以一个人外出有两个警卫员可以理解。可是管理股长为什么屁股后面也跟着两个警卫员呢?

晚饭的时候,悄悄地问侦察股长:“陈股长,我看你除了我们侦察排在你跟前晃来晃去外,连一个正式的警卫员都没有,你看人家张股长,可是跟着两个警卫员呀!”陈股长说:“你知道什么,那两个警卫员可不是警卫张股长的,而是警卫张股长身上背的挎包的!”我觉得纳闷了,他的挎包需要警卫?难道张股长背了一挎包钱?不对呀!就是一挎包人民币在越南也不能用呀?我接着问:“张股长挎包里面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陈股长说:“当然是重要的东西,挎包里面放的可是我们团的生命呀!”我就更加摸不到头脑了:“我们团的生命?”陈股长笑着说:“不跟你绕弯子了,管理股长的挎包里放着的是我们团的团旗!”

一听说我们团的团旗,我的兴趣就来了,说实在当兵一年整,连我们团的团旗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我马上问:“我们的团旗是不是像电影中的红军的旗帜一样,靠旗杆有一条白布,上面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四十三军炮兵团呀?”陈股长说:“就是有字也不会写陆军第四十三军炮兵团,我们团1949年成立的时候,是炮兵第四十四团,是由原来的第四野战军的兵团炮兵团改编的,四十四团成立的时候归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第八师管,抗美援朝的时候四十三军没有到朝鲜,我们炮兵第四十四团可是1950年10月19日第一批进入朝鲜的。又是1958年最后一批撤离朝鲜的,要说在朝鲜打仗,我们和四十二军等野战部队配合打了许多漂亮仗,这也就是志愿军司令部一直要求我们炮兵四十四团坚守在朝鲜的原因。我们团归属四十三军之前是炮兵第一师四十四团,1968年中央重建四十三军的时候,我们团就从广州市郊区调到广西柳州,进入四十三军建制的,清楚了吗?小鬼!”看着我如饥似渴地了解老部队历史的样子,炮兵第四十四团的老兵陈股长说:“我们团传奇故事还多着呢!找时间慢慢告诉你!”

晚上,我和易春明在指挥所担任战斗值班的计算保障,我们观望着禄平县城粮食仓库仍然在燃烧的大火,两个人啃着701压缩饼干,议论着我们军炮兵团的光辉历史,一会我们值班时间就到了。今天干的事情太多了,又痛痛快快地擦了个澡,所以我们向班长、陈老兵交班以后,回到我们今天修整的防炮洞,浑身涂满防蚊油,倒头便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