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晕了!北京出租车司机语录

圣旨 收藏 41 29529
导读:  一次我和一女同事坐车,她说她刚花400多买了瓶擦脸油,司机在旁边就感慨说,那您抹那一手指头就好几十块。女同事说,可不,要不师傅,我给您抹一下甭给您钱得了。司机说,那我还得找你点(钱)呢。   还有一回我怒冲冲的冲出办公室门口叫车,要赶去跟男朋友算账,上车师傅就 教育我,一个小姑娘应该文静一点儿,走路哪有你这么大跨步的!   也有喃喃自语的。有一回过清华西门的门槛,保安找了个巨粗的钢管横在那儿,师傅咣当咣当开过去了,嘴里嘀咕,这他妈这么高,坦克也开不过去呀!   

一次我和一女同事坐车,她说她刚花400多买了瓶擦脸油,司机在旁边就感慨说,那您抹那一手指头就好几十块。女同事说,可不,要不师傅,我给您抹一下甭给您钱得了。司机说,那我还得找你点(钱)呢。




还有一回我怒冲冲的冲出办公室门口叫车,要赶去跟男朋友算账,上车师傅就 教育我,一个小姑娘应该文静一点儿,走路哪有你这么大跨步的!




也有喃喃自语的。有一回过清华西门的门槛,保安找了个巨粗的钢管横在那儿,师傅咣当咣当开过去了,嘴里嘀咕,这他妈这么高,坦克也开不过去呀!




有一回师傅问我,小姐你会开车么?我说不会,问师傅难不难。师傅一拍方向盘,不难!告儿你说,你往方向盘上挂块骨头,狗都能开!




西直门桥下南北方向不能直行,车子向北需要在桥上盘旋两圈,或绕一圈走蓟 门桥,向南则需绕行至展览馆。有位师傅就说了:“应该在这桥上一南一北挂俩沙发,让设计师整天坐在上边,看看低下排队的车,看看他自己设计的这什么破玩意儿。”




又有一回,师傅问我:“你自己开得怎么样啊?”我说:“我还不会呐。”他 说: “哎不会的好,不会千万别会。这现在大街上马路杀手可太多了。平时你看不出来,都开得嗖嗖的,一到停车场,嘿就露出他们原来啥也不会的那峥嵘面目了。”




有一天晚上,我和先生一起挤在小夏利里从娘家回自己家,我先生也是个疯狂 爱开快车的,但他坐别人车比较安静并且至恨我上车就拿出手机来打,他坐在前座,我们一路静静地。但见那位师傅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左冲右撞,我们周围象上映警匪片般笛声大作,等红灯的时候,他突然问一直没有说话的前座那位:“害怕了吧?”我们顿时愣住,我先生连忙说:“没有没有,您开得真挺好的。别看快,可是真稳”师傅说:“我以前开军车的,我就受不了我前边有车。”




另一次,我们参加完一个婚礼,也没啥可说,开出几公里后,那师傅突然说:“你们俩吵架了罢?怎么也不说话啊?这生活啊,还是得有激情,我看你们都没什么激 情了。我给你们放首歌儿罢。”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大笑中听完齐秦的“纪念日”。




与此可相媲美的是,我当年谈恋爱的时候,我办完公事坐着黄面的,师傅问:“有男朋友么?”我甜滋滋答:“有啊。”问:“对你好吗?”我羞嗒嗒说:“好啊。”结果师傅劈头盖脸地来了一句:“好?都他妈是假的!”




这个师傅我也遇见过,要不就是遇见了他的哥们,估计都是特乐意叫醒女青年晕乎的那种。他问我有男朋友没,我很老实的回答说没,他紧接着一句:“还是不要找的好,现在男的都不是好东西!!”绝对不是逗闷子,是属于警世恒言的语气~我当时这叫一个倒!




有一天刮大风,我带着小妞打车回家,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看见一辆小面门朝天躺在马路中间了,估计是车速加上风速把车给撂翻了,就在我们开过小面旁边的时候,里面的人打开门打算从里面爬出来,我们车上的司机说话了:“好吗,还上开门,他以为他开的是坦克呢。”




又一次,在我们坐的车前面一辆车的尾气非常浑浊,冒着好大一股黑烟,司机来了一句:“前边这车是烧劈(pǐ)柴的吧。”




一次我搬家,(从来搬家都一个人全包),坐上出租车后,正好有外地的朋友来短消息,手机滴滴一响,我就按下来看消息,然后按几字回信。车至半路,那司机突然来开导我, "吵架了吧?干吗不接手机啊?他怎么得罪你了?回去好好治治他,犯得着搬家吗?对了,他怎么你了?""劝导的又快又在情理,根本没我插话的工夫,我哭笑不得,手机又响,司机大叫""你倒是接啊~~~""




情人节那天,我打车去接我男朋友下班,路上司机就问我了“去和男朋友约会啊?”我说 “恩” 司机又问“今天肯定会收到花的吧?”我说“他没那习惯”他就说,“那我送你朵吧”当即就从他身边的一把花中抽出一朵来递给我,我那个受宠若惊啊~ 结果下了车看见偶男朋友,偶举起花,他的脸色变黑了.




开富康的看不起开夏利的。看见夏利司机居然戴着白手套,这位不服气了,“哟哟哟,嗬,开个破夏利还穿着白袜子!”




记得有一次和几个女友去麦乐迪唱歌,在车上我们兴致勃勃的讨论等会点些什么歌来唱:“你那个《突然想爱你》可是一定要唱的,我特想听。”“大家还要一起唱的哦。”“你来一段黄梅戏如何?一直想听你唱的……”叽叽嘎嘎极其热闹。司机师傅一直默不做声地开车,等到了目的地,付钱的时候他很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说了那么多,你们倒是先唱唱啊。”倒,敢情应该先让师傅开开耳。




其实开出租是最辛苦的,个中辛酸我可是听人一一诉过,师傅们就靠针砭时政、逗乐众人、讽刺幽默来调剂路程和生活了。记得有个记者朋友总结过,外地司机一般都爱批评本地的市政府,北京司机都是直接批评领导怎么搞得嘛。我在天津坐面的的时候,一般的司机都喜欢骂天津市的脏乱差。有个司机给我们讲了个笑话,但是他是用非常严肃的口吻说的:“那个拉登本来想来中国捣乱,可是为什么没动静呐?话说他到了上海上空一看,嗯,国际大都市、很繁华,不炸。飞到了北京一看,嗬,那么多的古迹文物,还有清真寺,要留着,不炸。一转身到了天津,机师说,这里没有什么古迹,也不繁华,炸嘛?拉登说:‘这不是炸过了嘛,这么破破烂烂的。’于是转身走了。”




说个公共汽车司机的,有一乘客伸出头在车窗外,司机说话了:“那个伸脑袋在外的把脑袋伸回来,这么大车厢还放不下你脑袋啊。”





18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