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女儿朱敏在苏联和德国集中营的岁月

淡味人生 收藏 2 127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朱德给朱敏的信


这是朱德、康克清夫妇1943年写给女儿朱敏的一封信,这封信两页,朱德用毛笔行草书写。奇怪的是这封普通的家书竟在八年之后的1951年朱敏才阅读到。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朱敏是朱德的独生女儿,1926年出生在苏联,当时年已40的朱德,为了女儿的出生欣喜不已,特为爱女取名“四旬”。然而,小四旬刚满月,朱德却接到通知,为支持北伐战争,中央决定从国外抽调一批军事、政治工作人员回国参战。女儿太小,经受不了颠簸之苦,朱德只好独身回国。谁知这一别,竟是14个寒暑!不到1岁时,小四旬就被母亲送到姨妈和外婆身边,改名为贺飞飞。在朱敏记忆中,第一次认识爹爹竟是在成都街头的一幅悬赏“朱毛”人头像上。“那天,外婆悄悄告诉我,那个‘朱’就是你的爹爹。”当时,朱敏觉得心口一热,见到爹爹成了她最大的愿望。随后国共关系开始恶化,国民党特务四处打听朱敏的下落。“一天,姨妈突然被国民党警察抓走,幸好她一口咬定我是她自己的亲生女儿,才使我幸免于难。”然而,躲过一劫的朱敏,却不知母亲已离开人世。“家里的不安气氛越来越浓,外婆也不敢留我了。”没过多久,邓颖超秘密来到成都,接走了14岁的朱敏。那年,朱敏才在革命圣地延安,初次与爹爹相逢。“坐在马车上,还未来得及细细打量延安风情,就看到远远的土墩上站着一位中年男人,直觉告诉我,他就是爹爹”。14年来的委屈和不解,朱敏顿时全忘记了,她大喊着:“爹爹……爹爹……”朱敏至今对那一场景记忆深刻,她说这是她人生当中最难忘的。


朱德为了集中精力指挥抗战,不得不将刚刚团聚的女儿送往遥远的苏联国际儿童院学习。1941年1月30日,朱敏告别团聚才1个多月的爹爹,赴苏联学习。刚到苏联,朱敏因水土不服,引发哮喘,被送到位于苏联南方白俄罗斯明斯克的少先队夏令营疗养。一夜之间,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德军突然入侵苏联,正在疗养院的朱敏和其他20个来自各国的孩子沦为德国法西斯的小囚徒。


在集中营里,朱敏整天面对的就是发霉的黑面包,还时不时要亲眼目睹法西斯屠杀犹太人的惨状,她的心一次次被人间惨景震憾着。保护自己的最重要手段,便是对自己的真实身份绝对保密。在集中营里,朱敏从不说一句中国话,更别说提及中国八路军了。因此,几年集中营生活过去,朱敏因为长期的沉默,几乎丧失了语言功能,直到现在说话还是不清晰。


现在,朱敏的脖子上至今可以看到一条长3厘米的疤痕,这是集中营在她身上留下的“永久纪念”。在集中营里,朱敏患了颈部淋巴结核,最后结核块溃烂,脓血糊满了衣领。德国医生像对待猫狗般,压住朱敏的头,没有消毒,没有麻醉,一刀割下去,生生把脓血硬挤了出来。犹如酷刑的治疗结束后,朱敏脖子上留下了永久的烙印。在朱敏家里,珍藏着一张老照片,照片上是3个稚气未脱、身着连衣裙的小女孩,她们胸口上都别着一块小牌子,站在当中的便是朱敏。每当看到这张照片,朱敏都会百感交集,因为这张小小的照片记录着德国法西斯最残忍的本性。


此时远在延安的朱德正在全力指挥着全国人民抗战,在漫长的两年多时间里,女儿却杳无音信、不知行踪,长时间的等待,使朱德对这位唯一的爱女越来越不放心,终于在1943年10月忍不住给女儿写了一封信:


朱敏女儿:


我们身体都很好,朱琦已在做事,高洁还在科学院,兹送来今年上半年的相片两张。你在战争中应当一面服务,一面读书,脑力同体力都要同时并练为好,中日战争要比苏德战争更为迟些结束。望你好好学习,将来回来做些建国事业为是。


朱德 康克清


1943年10月28日于延安


这封简短的家信,饱含着朱德对女儿的牵挂和希望,以及对爱女的思念之情。文中提到的朱琦是朱敏的哥哥,高洁是朱敏的表妹。可是这封来自延安的信在国际邮路上遭受战火的阻拦,无法到达莫斯科国际儿童院,在苏联边境停留了两个月,最后以“邮路中断,无法投递”的理由退回到延安。


此时的朱德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他多么想知道女儿的下落和在苏联的情况啊。可是他一想到斯大林的儿子在卫国战争战场上被俘,法西斯把他当人质向斯大林讨价还价,以此换取他们被俘的高级将领,被斯大林拒绝后,法西斯竟残忍地将他杀害了时,朱德断然决定,“不能为了自己的私事,打扰战争中的苏联政府”。从此,他再不提寻找女儿的事,这封信也被康克清收藏了起来。朱德总司令就是在女儿音信杳茫的情况下,指挥八路军战士浴血奋战,羸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4年1月,朱敏与异国伙伴们在德国集中营


朱敏在德国集中营中化名赤英,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四年中她受尽了折磨,落下了终身病痛,直到1945年德国法西斯投降,苏联卫国战争结束,朱敏才有机会寻找自己的父亲,而此时苏联政府也在斯大林的安排下,艰难地寻找着朱德总司令女儿的下落。因为朱敏当时的名字仍叫赤英,长时间的集中营生活,她已对中国话、中国字有些生疏了。有一天,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在启程回国之前,到苏联国际红十字协会办手续,无意中在办公桌上看到一封“名叫赤英的女孩寻找一位中国父亲”的信,他将此消息带回延安告诉父亲毛泽东时,毛泽东才告诉他:“这是我们朱老总的千金啊,这个化名我知道。”


1946年1月30日,朱敏乘坐战后第一列从波兰开往莫斯科的国际列车,抵达莫斯科火车站。一封沉甸甸的信,递到了朱敏手中。离别4年后,辗转收到爹爹的第一封来信。信中说:“苏联四年卫国战争也是中国国内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候,而没有及时打听你的下落,让你受了苦,爹爹对不起你!全苏联都在遭受战争的苦难,我不能因为个人的事情,麻烦苏联政府,想必女儿能谅解爹爹的……”读着爹爹的来信,朱敏忍不住泪流满面,她好想立即回到父亲的身边,当时摆在朱敏面前的是两条路,回国或是继续在苏联求学。虽然很想回国看望爹爹,但想起当年离开延安时父亲的叮嘱——“你到那里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回来为国家多做贡献。” 朱敏选择了留在苏联。她不能两手空空而归,不能给爹爹丢脸。她先在儿童院补习俄文,然后进入中学,到1949年读完了苏联十年制的课程,完成了高等中学的教育。随后她想上列宁师范学院。在战争年代,她亲眼目睹了许多孤儿无法上学,渴望上学,朱敏将自己的想法写信告诉了父亲,朱德接信后十分支持女儿的这一选择,朱敏在莫斯科如愿考入列宁师范学院学习。


1950年,朱敏趁大学暑假回国探望爹爹,这距上一次的离别、有10年之遥。见到女儿时,朱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嘿嘿地笑着。对于那段集中营经历,朱敏几乎没有提及,爹爹也不多问。作为职业军人,他知道法西斯的野蛮与残酷;作为爹爹,他更对女儿所受的痛苦感同身受。康克清妈妈把这封压在箱底、尘封了八年的家信拿给朱敏看。信的纸张已经发黄发脆,但是毛笔书写出来的浓浓墨迹的字里行间,让女儿再一次强烈地感受到父亲的厚望。想起自己在苏联度过的日日夜夜,想起父亲曾对自己说过和信中所写的每一句话语,这位共和国元勋的爱女,禁不住热泪盈眶,她理解爹爹,知道父亲爱自己的女儿,同时也爱天下所有在战火硝烟中挣扎的人民大众。他默默地下定决心:一定加倍努力,把失去的时光夺回来,争取早日完成学业,回去报效祖国,让爹爹的希望变成现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朱德和女儿朱敏


朱敏尽管是共和国元勋的唯一爱女,但朱德对她的要求却极其严格。1953年,朱敏从莫斯科列宁师范学院毕业,回到祖国参加了工作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来到人世,年近70岁的朱德当上了外公,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朱敏还记得,爹爹小心地把婴儿托在手掌上,戴着老花镜,仔细地端详,久久不肯放下。朱敏从此更懂得了爹爹,读懂了他炽热的内心。朱敏本以为自己刚生完孩子,爹爹会让他们一起住在中南海的家里,可是他却硬把朱敏赶到了北师大集体宿舍。那是一间只有12平方米的房间,朱敏一家在这里住了4年。之后,他们搬进了一座上世纪50年代建成的宿舍楼,一住就是40载。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晚期,在有关部门的关心下才调换到了如今居住的房子。朱德这样的安排是颇有用意的,他认为自己的子女是干部子弟,容易产生优越感,背上个包袱,觉得自己生来就比别人强,再加上生活条件比较好,稍不注意,就会脱离人民群众。所以当子女们开始独立生活以后,朱德曾明确表示:“以后在经济上我不再帮助你们了。”但是朱德对儿女们思想上的进步、成长却始终没有放松过。为了帮助年轻人学习马列和毛主席著作,朱德说:“在生活上我不再帮助你们了,但是必读的书,马列著作,我还是给你们买。”


不光是朱敏和刘铮,就连他们的6个孩子也接受了爷爷的平民似的教育。1960年,朱敏的大儿子和二儿子相继上学,学校离家有好长一段距离,朱敏心疼,就在司机面前唠叨这件事。可是,事情让朱德发现了。第二天,朱德推着一辆三轮自行车走了过来,“自行车难看,同学们会笑话。”孙子不乐意了。朱德也不生气,笑着问:“爷爷大还是你们大?爷爷大,才能坐4个轮子的车;你们小,就只能坐3个轮子的。”孩子们被逗乐了,欢欢喜喜地去了学校。


1963年,朱德专门给朱敏书写了一张条幅:“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决反对修正主义,奋发图强,自力更生,勤俭建国,勤俭持家,勤俭办一切事业,做一个又红又专的接班人。”字里行间,凝聚着朱德对女儿的教导和期望。在朱德的教育和影响下,朱敏并没有躺在父亲的功劳薄上生活,而是平平淡淡,一生都在北京师范大学教书,为祖国的教育事业作贡献。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