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戎马生涯之考军校

跨鬼雨 收藏 22 1414
导读:[size=14][/size][face=楷体_GB2312][/face]我是95年底入伍的,北京机关兵,新兵训练1个月零10天,打了10枪就分配下去了(已淘汰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因为是保密单位,所以我的具体工作岗位不便透露。98年3月初开赴山西忻州总参大学生训练基地进行为期4个月的报考军校补习培训。从小就没吃过苦的我,来到忻州都吃到了,前一个半月是全天的军事体能训练,一天3个五公里越野,早上5点半就要起床,晚上10点熄灯。期间基本都在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可以这么说,一半月里我最想做的也是唯一想做的就是

我是95年底入伍的,北京机关兵,新兵训练1个月零10天,打了10枪就分配下去了(已淘汰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因为是保密单位,所以我的具体工作岗位不便透露。98年3月初开赴山西忻州总参大学生训练基地进行为期4个月的报考军校补习培训。从小就没吃过苦的我,来到忻州都吃到了,前一个半月是全天的军事体能训练,一天3个五公里越野,早上5点半就要起床,晚上10点熄灯。期间基本都在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可以这么说,一半月里我最想做的也是唯一想做的就是踏踏实实舒舒服服的睡个完整觉。

军事考核完成后(我是军人家庭出身,基础好,考核全部优秀)的2个多月时间是文化课补习,军事院校各文化课的教员被抽调来对我们进行辅导,糊里糊涂就高中毕业的我,在所有学员里面算是文化水平比较高的,嘿嘿,其实真实的水平大家都差不到哪里去,加上有老师辅导,我要是咬咬牙努努力,像对付军事体能考核那样坚持一下考个中专军校问题不大,可是我退缩了,难道是天生对文化知识的抵触?我放弃了,剩下的日子就是个混,找个乐子在那种荒山野岭的不容易啊。几百名学员里面有2个女兵中队大约60个女兵,想接触到她们还真不容易,怎么办?那就单相思吧,只要有个由头能混时间就好了。于是我运用肚子里面不多的一点油水开始创作文学作品了。写情书有点俗,于是我就写情诗,其实就是打油诗而已,写着写着就上瘾了。其实我并没有想过要把写好的情诗送给某个心仪的女兵,只是借此打发时光而已,大作一天能有2篇吧,久之便收录一册,名曰《黄龙随笔》——我们的驻地叫黄龙王沟。同宿舍的一个战友发现了我的秘密,对我的大作赞赏不已(其实他文化水平就不高),有胆魄有野心的他要走了我的一篇五言绝句,署上了他的大名,直接就送到女兵宿舍去了。我记得那篇很短,是我写得最短的一篇,依稀是:冷月当空挂,凄风映苍茫;倚窗两相望,相思泣断肠。(因为上课时我们教室和女兵教室是并排的,所以经常对望)没想到大获成功,那小子颇受女兵青睐。酒香不怕巷子深啊,我自此闻名于男兵大队,每天上门求诗的少则数人,多则十数人,为了鼓励和调动我的创作积极性,求诗的兄弟们纷纷提来了有如方便面火腿肠一类的滋补品(当时的环境这些可以算作滋补品了)对我施以恩惠,但是狼多肉少啊,求诗越来越多可我肚子里的货色越淘越少,所以我干起了卑鄙的勾当,将一首诗分别交换予几个战友。每天晚上下课后我的宿舍那是一个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啊,同宿舍的3个哥们也因此而受益匪浅——吃的东西太多了自己吃不完的。

但是,我的卑鄙伎俩没有几天便出现了不良的反应:不断的有2人以上拿着同样的情诗送到同一个心仪的女兵手上,并且都声称是自己的大作,于是一场秘密的调查神不知鬼不觉的展开了,碰巧的是这次调查的特派员竟是我上铺的兄弟,他没有经受住女兵的花言巧语威逼色诱,把这些情诗真实的作者——我供出来了,不仅如此,他还变本加厉的偷出了我《黄龙随笔》诗集交予女兵们。真相大白后,只有我还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课间的时候,我一人闲坐在楼旁一边晒太阳一边运筹大作的时候,3个女兵从我身边经过,一边走一边偷看我还一边窃窃私语:哎,他就是XX,《黄龙随笔》的作者...我的名气越来越大了,当然,饭后甜点从此也没有了。

7月2.3.4号是文化课考试时间。那时候的军校考试从试题难易度到监考强弱比之高考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政治一共六门共600分。其中化学是我听到都会晕的一门课程;英语基础就不扎实,29个字母怎么数都是27个;数学方面100以内的四则运算我还是比较拿手的,不过没考这些;对于物理我只记得一个名词:匀加速。语文和政治是我比较喜欢的科目,语文是我天生的强项,政治主要靠背,当兵出身的就是政治好,天天学习领会各种精神。能容纳百人的教室只坐30多个考生,4个监考官,监考严厉程度由此可见一斑。数学物理化学除了选择题我都交了白卷。倒是英语写满了,一个半小时的考试时间不允许提前离场,我用了5分钟拿橡皮做了个骰子;用了10分钟以掷骰子的方式答完了所有的选择题;用了20分钟的时间把试卷所有要填写的地方都写满(把英文提出的问题都照抄在答题处);还有55分钟的时间干什么?我观察了一会监考官巡场,突然灵光一闪灵感突发,在草稿纸上即兴创作了讽刺监考老师的打油诗《致考官》,不想正在创作的过程中一个考官神不知鬼不觉的飘然而至,在我身后偷窥,从而见证了我的创作全过程。当我撂笔长叹庆祝完成的时候,他拿起我的作品就走,我先是一惊,然后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站起来大声质询监考官:同志,我在草稿纸上写字没有违反考场规定吧?请还给我。一片蓦然。考官也是一惊,细一掂量,确实没有拿走我手稿的任何理由,悻悻的给我送了回来。经过半个小时的长吁短叹之后,终于到时间了。按照规定草稿纸是不允许带出考场的,我胡乱的在手稿上划了几笔,随大家出场,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甘心的回眸一望,4个监考老师除一人在收试卷外,其他三人已蜂拥至我的桌边抢夺我的大作。呵呵,我还算是有点歪才吧。

最终的结果不用说大家也猜到了吧,在我短短3年的军戎生涯里,还发生过很多有趣的故事,有时间我会写出来大家开心一笑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9-5-7 1:35:45 被跨鬼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