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舰队 第十二章 玉女销魂 第四章 纪纲的烦恼

龙步云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size][/URL] 郑寅落在地上的时候,一时控制不住,搂着殷芳芳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郑寅躺在地上,殷芳芳则趴在他的身上。郑寅哎呦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插进了屁股一下儿。 殷芳芳刚要安慰,只听身后有人道:“哟,真亲热啊。还不快走,等人家抓你们啊?” 郑寅知道是丹儿,连忙爬起来,这时纪府的人已经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



郑寅落在地上的时候,一时控制不住,搂着殷芳芳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郑寅躺在地上,殷芳芳则趴在他的身上。郑寅哎呦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插进了屁股一下儿。

殷芳芳刚要安慰,只听身后有人道:“哟,真亲热啊。还不快走,等人家抓你们啊?”

郑寅知道是丹儿,连忙爬起来,这时纪府的人已经冲出来,跑到街上,四处搜寻着逃犯。

“丹儿,快拉我起来,我的屁股被插了。”郑寅呲牙咧嘴的道。

丹儿捂着鼻子走过来,伸手拉起郑寅。郑寅一边揉屁股,一边道:“丹儿,你背背殷帮主吧,我屁股好疼。”

本来丹儿对殷芳芳一直很好,但是那时殷芳芳根本没有和她们抢郑寅,此时情形却不同了,刚才的一幕,让她充满了戒心。丹儿拒绝道:“你们这么臭,我不背。我来断后,你们先走吧。”说完提剑就要往回冲。

殷芳芳也是女人,看丹儿语气形态,便知道丹儿想什么,开口道:“多谢丹儿搭救,郑哥哥咱们快走吧,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郑寅每走一步,屁股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但是毕竟此时不是喊疼的时候,便咬牙道:“丹儿,快走,不要恋战。”

三个人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

“纪大人,怎么如此消沉呢?”蒋献在大街上“遇”到了纪纲。

“嗨,他娘的甭提了,昨天倒霉至极,家里的房子被烧了。”纪纲垂头丧气,身后的护卫一个个也是蔫头耷脑。

“怎么回事?”

“不提了,走,陪兄弟喝酒解闷去。”纪纲拉着蒋献往凤华楼走去。

酒宴摆好,纪纲端杯道:“兄弟敬大哥一杯,昨日大哥帮我捉了丐帮帮主这个头号钦犯,小弟真是感激不尽啊。”

“应该的,都是为皇上效力,什么谢不谢的。”蒋献端起杯客气道。

“干了。”

“干了。”

“府中没有丢什么贵重东西吧?”蒋献夹起一口菜,边往嘴里送边关心的问道。

“什么都没丢,就是丢了一个人。”纪纲叹了一口气道。他没有说郑寅的事儿,这件事说起来实在见不得人。

“什么?丢了一个人?不会是那个丐帮帮主吧?”蒋献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兄弟别嚷。”纪纲连忙伸手捂住蒋献的嘴,然后警惕的跑到雅间门外,看看没有人注意这才放心。

“还好没人听见,大哥,天子脚下,说话可得注意,这可是掉脑袋的大事儿。”

“嘿嘿,不好意思,一时惊讶,便顺口说了出来。”

“您还真猜对了,丢的人就是她。”纪纲凑到蒋献耳边轻声道。“可愁死兄弟了,到时候皇上管我要人,可怎么办啊?”

蒋献也唉声叹气道:“是呀,这事儿还真不好办。”

“大哥一定得帮我出个主意,要不然我可就没活路了。”

蒋献端着杯认真的想,仔细的想,搜肠刮肚的想,突然一拍大腿道:“兄弟,你可如此这般这般,岂不就没事儿了?”

“此计好是好,只是我的手下有几个人知道了,怕是不好堵住口舌啊。”

“死人是不会嚼舌头的。”蒋献将手比作刀,狠狠往下一斩。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多谢大哥好计,来日事成,定当厚报。”

…………

郑寅趴在床上,屁股上裹着一大块白布,一枝尖尖的树杈子,刚好插进了郑寅的右臀,足足插了有两指多深。赫连夏丹正在给郑寅拔出树枝余物,清理伤口。殷芳芳满脸焦急的看着郑寅,一直在问:“疼吗?疼吗?”

“你说疼不疼?插个树枝子也不算啥,最可气的是,我的身上全是臭水,水里的细菌要是进了伤口,那可就完蛋了。”郑寅想到昨天的臭水又是一阵呕吐。

丹儿把盆里的血水端起来,对殷芳芳道:“我的殷大姐,你倒是帮不帮忙啊?”

柳儿在一边抢着接过水盆道:“人家大帮主咱可是惹不得,还是姐姐我来吧,”;柳儿原来与殷芳芳本就不熟,说话更是不留面子。

殷芳芳听她们抢白,心里很不是滋味,心中一酸,泪如泉涌。郑寅听到她抽泣,埋怨柳儿和丹儿道:“算啦,别闹了。人没事儿就好了,再说又不是她摔得我,是我自己嫌那个树杈子摆的不是地方,非要给它挪地方,你们就别得理不让人了。”

“哟,这么快就知道心疼啦!丹儿我们走,省得碍人家的眼。”公主在床边一听就不耐烦了。

殷芳芳听了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话中带刺,心想怎么丹儿她们变得这样尖酸刻薄了呢?其实她不知道,主要是她的身份变了,所以丹儿才有这样的变化。

这时,马欢在外面窗下喊道:“三叔,皇宫里来人了。” 原来郑寅看马欢为人机灵,又识文断字,便有心把他栽培成一个得力的助手。

“是谁啊?”

“说是春风太监。”马欢禀道。

“我说外面乌鸦乱叫呢,准保没有好事儿。马欢,你先陪他坐一会儿,我穿好衣服就去。”郑寅吩咐道。

“诺。”马欢反身去前堂走了。

郑寅问丹儿道:“丹儿,我的药上好了吗?”

“上好了,你这就去啊?”

“不去可得行啊。柠儿的四哥找我,我再不动,不是找死嘛?”说完慢慢爬起来,屁股的疼痛一阵阵传来,已经能够忍受得了了。

他站到地上,春柳和夏丹帮忙把衣服穿戴整齐,郑寅看道殷芳芳兀自在那里抹泪,开口道:“别哭了,不打不相识,一会儿你们就熟了,有什么事儿等我回来再说,好不好。朱柠你们别欺负她,要是她再失踪了,小心我打你们屁股。”说完抱着丹儿亲了一口,又搂住柳儿的腰调笑道:“昨晚想我了吗?”柳儿欲拒还迎的说:“谁想你?”

郑寅来到公主面前,凑近她的耳朵道:“别生气,你永远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公主听了,满肚子的气顿时烟消云散,抱着郑寅的脖子道:“谁生你的气?快去吧,我们等你回来。”

殷芳芳看他们亲亲热热,已经面红耳赤,转过身子,不敢再看。郑寅看看她的背影,摇摇头,也没说话,挑门帘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