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四,胡广义带着日本人破了马蹄沟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蝼蚁尚且惜性命,何况还有皇协军团长这个职务的诱惑呢。胡广义果然动了心,露出一脸的为难,“可是,我如果投了日本人,就对不住朱司令了。”

黄明轩哈哈大笑起来,“胡老弟,什么叫对得住,什么叫对不住?他朱鹞子不识抬举,自己往绝路上走,你给他做陪葬就对得起他了?再说了,皇军也不是非要打下驼峰山,驼峰山不值钱,你们的脑袋也不值钱,皇军就是想收编你们,好让你们和我一道维护咱怀宁城的一方平安,是想摘掉你们头上那顶土匪的帽子呀!我看这样吧,打马蹄沟不用你胡老弟带路,你只跟在一旁看着,如果皇军打下了马蹄沟,你改换门庭投靠皇军,如果皇军打不下马蹄沟,我立马放你胡老弟走人。这条件够优待的了吧!”

胡广义见黄明轩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觉得黄明轩也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想了想,叹息一声点头道:“唉!看来我不走这条路也不行了。”

黄明轩松了口气,哈哈笑道:“识时务者为英雄,胡老弟,你这就对了嘛!”

于是,高桥再次给广平的鬼子打电话,广平便派出三百多鬼子增援怀宁,由胡广义手下的土匪带路,在伪警察的配合下偷袭了马蹄沟。鬼子先给了土匪个下马威,然后才让胡广义出面喊话劝降。土匪见鬼子火力猛烈,又见连胡副官都投靠了日本人,知道马蹄沟是守不住了,纷纷缴械投降。朱玉祥抵挡了一阵后,见势不妙,只带了百十个骑兵从后山的小路逃跑了。

不过半个多时辰,马蹄沟便被攻破了。朱玉祥的六百人马在广平战役时损失了一百多,这次又被打死一百多,朱玉祥突围带走一百多,剩余的近三百土匪都投降了鬼子。鬼子把投降的土匪改编成皇协军,果然任命胡广义当了团长。


秦天喜听刘三说朱玉祥逃出去了,便放宽了心。从刘贵家出来,觉得心里痒痒,先到窑子找个窑姐亲热了一番,然后到铺子里割了二斤肉,打了二斤酒,在黄昏时晃晃悠悠回到花村。

秦天喜进院门便听见了他娘的哭声,东西也没顾上往下放,便直奔他娘那屋去了。推开门一看,一家人都在,冷强和他媳妇灵秀也在。他爹躺在炕上,众人正围着他爹哭的哭,抽泣的抽泣。秦天喜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问:“爹这是咋了?”

枣花眼圈红红地,“爹没了。”

秦天喜惊讶地说:“不会吧?我早晨走的时候爹不是还好好的吗?”

秦天喜的娘抹一把泪说:“天喜,你从驼峰山回来,咋不和我们说你妹子没了呢?”

秦天喜恶狠狠地瞪枣花一眼,“枣花,你这张烂嘴呀,就不能有个把门的吗?”

枣花却是满脸的委屈,“不是我说的,是爹把画眉叫过这屋,从画眉嘴里套出来的。”

秦天喜心头燃起一股火来,伸手给了画眉一巴掌,瞪圆了眼珠骂道:“画眉,爹在路上是咋安顿你的?叫你不要说,不要说,你咋就没个记性,记不住呢?”

画眉“哇”地一声哭了,“是爷爷硬要问我的嘛!”

冷强和灵秀忙劝秦天喜说:“天喜,大叔已经没了,你怨画眉也没用。再说了,画眉一个孩子,能经得住大叔往出套她的话吗?还是节哀顺变吧。”

秦天喜上前抓住他爹的手叹息道:“爹呀,就算你知道我妹子没了,咋能一下子就去了呢?你要去也得等着我回来,好让我见上你一面呀!”

秦天喜的娘悲凄地说:“你爹的肺痨这几天又重了,听说红柳没了,急得一口痰没顶上来,就给憋死了。唉!自从红柳随着玉祥上了驼峰山,我们一直就怕着有这一天,可是,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众人沉默了一阵儿,冷强把秦天喜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问:“天喜,打听到信儿没?朱司令怎么样了?”

秦天喜说:“打听到了,鬼子破了马蹄沟。是胡副官投靠了鬼子,带着鬼子去的。玉祥带着百十来人跑了,剩下除了被打死的,都投降了鬼子,鬼子封胡副官当了什么皇协军的团长。”

“什么?胡广义投靠鬼子了?这个狗娘养的,我原还以为他是条汉子,没想到竟然是个软骨头。唉!朱司令跑了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总有回来找狗日的算账的那天。”冷强对胡广义恨的是咬牙切齿了。

第二天,秦天喜找阴阳先生择了个日子,把他爹打发了。

之后,秦天喜和冷强也曾四处打听朱玉祥的下落,但朱玉祥和他的百十号人马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没了一点音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