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大西洋 第十九章:征服天堂(三)上

红色猎隼 收藏 6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70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如果在整个欧洲通过投票的方式评选出一座最美丽的城市,这或许将引发一场旷日持久的争执。毕竟巴黎、罗马、维也纳……几乎所有欧洲国家的首都都拥有当之无愧的资格,但是如果将这场评选的题目改为“最富有童话气息的城市”,那么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恐怕将独占鳌头。当然很多人会将这一结果归功于,作品在全球翻译成的语种数量仅次于《圣经》的“童话之父”—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但是到过丹麦的人们恐怕会告诉你:“与其说是安徒生成就了哥本哈根和丹麦,不如说是哥本哈根成就了安徒生。”

这是一座气候宜人的城市,虽然地处北欧,地理纬度较高,但是由于受墨西哥湾暖流影响,气候温和。1─2月气温在0℃左右,7─8月的平均气温也不过16℃。年平均降水量则在700毫米左右。无论走到这座城市的哪一个角落,人们所都能感受到那种激发安徒生创作的美丽童话故事的氛围和景观。优雅而宁静的乡村、古老而神秘的庄园和城堡,开阔的乡间公路旁那如画图一般的古老的乡村教堂,还有那些独具丹麦风味的小餐馆。

这又是一个惬意的午后。当阳光暖暖地洒在哥本哈根的新港上,像当地特产的琥珀一样,晃着明丽的光。新港其实不新,它是开凿于1673年的人工运河,这条运河将海水引到城市中心,主观上是为了经济发展,毕竟哥本哈根在丹麦语中就是“商人的港口”或“贸易港”的意思。这里水深港阔,设备优良,是丹麦最大的商港。每年出入港口的船只达三万五千艘以上,丹麦一半以上的对外贸易都经由这里进出口。但是客观上却成就了这座城市的诗意,毕竟临水的都市最漂亮的总是它的港湾。

新港两岸风格迥异的老房子都有三四百年的历史了,还硬朗得像是壮实的北欧汉子,历久而弥新。一家挂着“海之公主”招牌的酒馆,那褐色的墙体上仍能嗅到榉木的清香。“奥尔堡老烧酒能使男人更强壮,使女人更温柔。”傍晚时分,新港彻夜灯火通明的酒馆会将桌椅摆到街上,在这里欢饮的水手似乎并不在意数百年前,这里曾是一个让童话作家神醉情迷的地方。

安徒生曾先后于1834至1838年间(那是他创作童话的多产期)住过运河边的20号公寓,1848至1865年住过运河边的67号公寓,1873至1875年住过18号公寓。爱一个地方,就住在那里。安徒生的偏执在这一点上得到了极好的体现。虽然他堪爱旅行,他是19世纪旅行最远的丹麦作家,29次国外旅行累计耗费了他9年以上的时间,除了为后人留下了163篇童话之外,他还曾用鹅毛笔写下了《1828年和1829年从霍尔门运河至阿迈厄岛东角步行记》、《瑞典纪行》、《西班牙风光》、《访问葡萄牙》等6篇游记。然而,他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新港,回到他心灵的栖息地。

各国海员曾在这里饮酒作乐,寻欢文身,摔碎酒瓶的声音几乎通宵可闻。很难形象孤僻的安徒生怎么会迷恋热闹的新港,而且还不可思议地在这里写出了《海的女儿》、《丑小鸭》等脍炙人口的童话。安徒生或许也喜欢坐在窗前看樯桅帆影,随着鸥鸟的翻飞张开幻想的羽翼,他童话中诗意的美和喜剧性的幽默在水波的荡漾中孕育。或许他喜欢在窗前眺望对岸款款走过的漂亮女人,尽管每一场恋爱都是一种伤害,安徒生还是醉心其间,最后以终身未娶的方式来纪念那一场场刻骨铭心。

不过今天的人们已经很少再有时间去阅读他的那些经典的故事。在信息化时代,坐在“海之公主”酒馆里一个名为尼尔斯的货车司机便一边吃着小虾和黄油的调味白面包,一边通过3G网络用手机收看着世界各地的新闻—随着丹麦运营商Sonofon运行诺基亚西门子为其网络升级的HSDPA,在丹麦的四个主要城市—哥本哈根,奥胡斯,奥尔堡和欧登塞,手机用户们将享受到1.5M的数据传输速度,足以让他们足不出户,便第一时间了解到来自全球的谘讯。

“法国军方昨天夜间根据情报,在亚速尔群岛附近成功拦截了一艘被怀疑运载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巴拿马籍货轮—‘亚力士’号。在登船检查的过程中,法国特种部队与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发生激烈交火。随行的法国《费加罗报》战地记者—乔治.马尔布吕诺在交火中不幸丧身。乔治.马尔布吕诺现年47岁,2004年曾因在伊拉克进行采访,而被当地的反美武装劫持为人质。但是其后他依然坚持活跃在一线,写下了大量详实的战地报道。”不大的手机屏幕之上,一个尼尔斯所熟悉的手机新闻频道女主播正侃侃而谈介绍着昨天晚上发生在大西洋上代号为“电鳗”的拦截行动。

“经过20分钟的战斗,法国特种部队最终顺利控制了该艘货轮。在行动中共有45分武装分子被击毙。法国内政部发言人表示:在行动之中这些武装分子进行几近疯狂的抵抗。除了。随行的战地记者—乔治.马尔布吕诺之外,法国宪兵特种部队也有多人受伤,但幸好他们的伤势都不算严重,目前没有任何宪兵死亡的报告。”2008年法国参议院便投票通过了政府提交的将国家宪兵划属内政部的一项法案,希望以此加强国内安全领域的协调和效率。

根据法案,法国宪兵部队仍然属于武装力量,国防部名义上保留对宪兵的领导地位,在战时可以征召宪兵执行国防任务,但和平时期宪兵部队的预算以及指挥都由内政部负责。宪兵与警察将同时成为内政部直接领导的两支主要治安力量,宪兵的主要职责是保护国内公共秩序与安全,主要活动范围是乡村以及城郊地带,国家警察则主要负责城市治安。

法国宪兵成立于18世纪末期法国大革命时期,历史上属于法国武装力量的一部分,负有国防与治安双重使命。虽然2002年法国政府便决定将宪兵交由国防部和内政部双重领导,内政部负责指挥,预算和编制属于国防部。但是2008的法案显然更进一步,将宪兵部队在非战时状态的一切领导权系数交到了内政部的手上。因此很多政治评论家都认定这是内政部长出身的萨科齐加强国内控制的重大举措。但是不管怎么说,现有兵员10万余人的法国宪兵部队的确已经成为了法国内政部的一把长剑,从法国内政部发言人的言论来看连远在大西洋之上的亚速尔群岛也在他们执法权限之内。

“法国宪兵部队随后在对‘亚力士’号的全面搜查之中,在甲板之上发现了3个藏有特殊金属容器的货柜……”随着这位手机新闻频道女主播的话语,手机屏幕里显现出了巴拿马籍货轮“亚力士”号现场的景象,数十名身着黑色突击作战服的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的士兵正小心翼翼的守护着一个外表看似平常无奇的货柜,而在敞开的柜门之中,镜头前第一时间展现出的是一幅由黑色的“切.格瓦拉”头像和黄色“镰刀”和“锤子”组成的共产主义国际标志组成的巨大红色军旗。

而在这面颇具煞气的军旗之下则放置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金属容器。上面国际通用的黄色“辐射警告”标识显得格外的刺眼。“法国宪兵部队证实被发现的这三个特殊金属容器极可能是针对法国本土实施恐怖袭击的脏弹。”随后画外音的响起,手机屏幕的画面顿时切换到了一个大腹便便的法国中年秃顶男子。在他那张令人难以恭维的相貌旁边一排小字正试图说明着他的不平凡—法国内政部民防与民事安全局局长让—保罗.基尔。

“脏弹是一种爆炸物,用于大范围散布危险的放射性物质。当人们在同一句话中听到“炸弹”和“放射性”这两个词时,马上会联想到核战争。但实际上脏弹的主要破坏力可能是恐慌,而非辐射。显然刚刚在法属圭亚那向我们实施了核攻击的恐怖组织正试图在法国本土制造恐慌,以动摇我们打击他们的决心。但是他们显然低估了我们法国人的能力。在这里我要正告那些别有用心的恐怖分子,他们对法国的任何鬼蜮伎俩最终都不会获得成功,我们将在全世界范围内打击他们。”虽然让—保罗.基尔显得气冲斗牛,但是他却很快以另一个口吻说道。

“但是制造出一枚原子弹绝非易事。但是脏弹的结构与普通爆炸装置一样简单,很容易制造。相比于小型核武器,脏弹所具有的现实威胁其实更大,因为它体积小、方便随身携带。因此法国本土和民众目前仍处于威胁之中。”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其实,脏弹的威力被人们夸大了。在现实中,脏弹只能造成很少的即刻伤亡,因为放射性物质的扩散量在爆炸后会迅速降低,低于导致放射性疾病的下限。数据显示,脏弹爆炸后并不能让致癌率显著增加。或许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基地组织曾指示芝加哥黑帮分子帕迪利亚放弃制造脏弹,并告诉他用天然气炸掉大楼,这样造成更多人员伤亡的几率会更高。所以我希望法国的民众可以保持冷静,不要陷入不必要的恐慌。”

显然让—保罗.基尔前后矛盾的说辞并不能令手机新闻的制作单位感到满意。他们毫不客气的切掉了让—保罗.基尔的访谈。代之以的是一段其他的方面的报道:“欧盟理事会今天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召开紧急会议,会议上法国总统萨科奇表示,有情报显示至少有20个以上装载着‘脏弹’的‘恐怖货柜’正从南美洲、非洲和亚洲通过海运的方式运往欧洲大陆,虽然法国政府已经动员了全部力量进行拦截,并提高了本土的安全警戒级别。但是到目前为止,仍不清楚‘切,格瓦拉’旅及其盟友所制造并运抵欧洲的脏弹数量、运输方式和目的港,因此萨科奇总统呼吁欧盟各成员国联合行动,以保卫欧洲的安全……。”

不等新闻播完,一个拨入电话便令尼尔斯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面包接听了电话。“货柜已经抵达了码头堆场,你可以去提柜了。”打来电话的是尼尔斯所在运输公司的老板。虽然刚刚还在手机新闻里看到了所谓“恐怖货柜”的说法。但是和大多数欧洲人一样,一向对政治漠不关心的尼尔斯根本就没有将这个事情挂在心头,再说了即便他心中有那么一点点的疑虑和不安,为了生计他也不可能因噎废食,躲着所有的货柜走啊!毕竟在哥本哈根和整个欧洲的各大港口每天都有数万个来自世界各地的货柜。

由于轻车熟路,感到码头提柜并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一路上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尼尔斯驾驶着他的货车奔驰在哥本哈根新港的公路之上,作为司机他只能从载货清单上知道他的车上装运的是来自墨西哥的汽车配件。但他并不知道此刻一个混装着三硝基甲苯(TNT)和2盎司(约合56.7克)放射性物质—铯-137的金属容器。正在一个遥控爆炸装置的控制之下,完成着那最后的倒数……。

相对于世人皆知的发射性物质—铀-235,钚—239。铯-137获取的门槛极低,这种银白色、质软、化学性质极为活泼的物质,遇水发生爆炸,放射性较强,人体摄入量小于0.25Gy属于安全范围;超过此值会导致造血系统、神经系统损伤,非正常生育乃至绝育;人体摄入量超过6Gy,能够致人死亡。铯在工程施工中被用于钢管焊接中的工业探伤,由于有放射性,平时储存在铅容器内。虽然作为一种重金属,铯-137与铀—235同属于放射性物质中毒组。但是由于其大量的在医疗和工业中运用,所以极其容易获取。

最有名的一个案例是约十年前,在巴西的大城市戈亚尼亚,发生过一起导致放射性事故的安全破坏活动。一家私人放射治疗研究所乔迁,将铯-137远距治疗装置留在原地,并且未通知颁发执照主管部门。后来,从前的房屋被部分破坏,铯-137源变得不安全。两个清洁工进入该建筑,不知道这是什么装置,但是以为它也许有废物价值,就将源组件从机器的辐射头上拆下来。他们把这个组件带回家,并试着拆卸。尝试中,源盒破裂。结果产生环境污染。由于这次事件,14 人受到过度照射,4人4周内死亡。约112000人要接受监测,249人发现受到污染。数百间房屋不得不受到监测,85间发现被污染,数百人不得不被疏散。

而总部设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威斯康星激流城的北美斯托拉—恩索公司,是全球有名的造纸公司瑞典—芬兰斯托拉—恩索公司的子公司,2001年该公司将一家工厂的设备卖给了中国的一家造纸厂。按照协议,那家工厂的设备将悉数拆掉运往中国。可没想到,负责拆运的工人连醒目的黄色警告标志都没注意到,对安装在一个金属配管上的内含铯—137的测量仪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而是一并装船运到了中国。

好在2002年1月,美国核管理委员会的检查员发现这一高辐射装置不翼而飞。1月31日,北美斯托拉—恩索公司的代表专程赶到中国的造纸厂,发现那个高辐射装置仍然绑在钢梁上,原封未动。该公司的发言人维克多.德里克斯说,他们共有10到20个内含铯—137的测量仪,主要用于测量纸浆的浓度和纸的厚度等。这个运到中国的测量仪如同照相机大小,内含放射性活度为200毫居里的铯—137,如果有人随意打开,可能会造成多方面的健康损害,甚至会导致死亡。据专家称,铯—137是一种高辐射原料,使用不当会造成极大危害。如果渗入土壤,能在自然环境中残存几个世纪,甚至能够渗透到食物链中。

而华盛顿核控制研究所的专家艾德温.利曼则指出,“如果你在几年内收集到一些这样的小装置,然后安置进一颗炸弹中,爆炸时产生的威力与一颗单一来源的核炸弹没什么两样”。斯坦福大学的福里德利奇.斯坦霍斯勒博士更为明确地说,如果这类辐射材料落到恐怖分子手中,造成危害的可能性极大。用这些小装置组装一些“脏弹”并不难,“因为那只需中学的知识,而根本用不着火箭科学原理”。

随着一声刺耳爆炸声,一辆正在行驶中的货柜突然在哥本哈根的高速公路之上发生爆炸。它本身的破坏力并不是很大。以至于位于爆炸中心的尼尔斯当爆炸物爆炸时也只是被炸得飞出了车外,并没有立即丧命,但是无数的放射性物质铯—137却以尘雾的形式扩散开,并随风飘散,到达比爆炸所在区域更广阔的地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