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六十一章错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刘莽在旁边喊道:“那是一架战斗机。”

原本打算来看看周围地理的吴欢,再也顾不得察看四周的环境,带着刘莽飞快地跑回了营地。

……。

操场上的沙池内,小鑫、小淼和邱力正在一起玩耍。

小鑫拿着一杆木头削成的玩具手枪对准树上的一只麻雀,准里发出“啪!”的一声叫,然后模仿中枪人的声音“啊!”了一声。

忽然他的头抬得更好,高兴地指着天空喊道:“飞机,阿力哥哥飞机,是飞机。”

邱力正在团起一堆沙子垒成一个碉堡的摸样,听到小鑫的话,他抬头看着天空,只见到一架快速移动的飞机划破天际向着远方非去。

小淼也被他们吸引,抓着一束野花惊奇地看着那架渐渐消失在天边的飞机。

小淼拿着手中五颜六色的野花说道:“好棒!我去告诉妈妈。”

……。

在营房后山的地洞外,有一颗枝叶繁茂的香樟树,这种树会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味,郭明德把约会地点选在这里便希望这种香味能给夏莲蓉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喻惠蓉咋知道你怀孕了?”

夏莲蓉用手把自己的头发拢在脑后挽了个髻,做完这事她才说道:“有一次我突然想吐,被她看见了。”

郭明德埋着脑袋说道:“是向建华的吗?”

夏莲蓉的俏脸突然冷了下来,抱着双手看着郭明德。

郭明德赶紧解释道:“不,不,我不是这意思。好,我错了。”

说着,说着,郭明德在自个嘴巴上扇了两下,见夏莲蓉的脸色缓了下来,郭明德这才放下了巴掌。

“莲蓉,干脆我们跟大家宣布一下,请苏老作个见证,我们把婚事办了。”

夏莲蓉摇着头说道:“不行,你必须先取得小鑫和小淼的信任,不然我不会嫁给谁。”

郭明德沮丧地叹了口气说道:“小鑫太顽皮了,你说我这个叔叔说重了影响团结,说轻了又没效果。”

夏莲蓉看他垂头丧气地摸样,心里好笑,上前抱着他的头轻轻吻了一下。

郭明德受到鼓舞,熊抱着夏莲蓉,大嘴巴压了过去。

“啧啧!”

两人正在热吻,突然有个童声说道:“郭叔叔你欺负我妈妈,我要去告诉李博哥哥,让他来揍你。”

夏莲蓉惊慌地推开郭明德,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女儿说道:“小淼,郭叔叔没欺负妈妈,他在和妈妈说悄悄话。”

小淼睁着大眼睛看着夏莲蓉说道:“上次李博叔叔欺负你,你也这样说。”

夏莲蓉着急地骂道:“不准乱说。”

小淼一脸无辜,睁着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夏莲蓉说道:“我没有胡说。”

“妈妈,这是送给你的花。还有,我来告诉你,我们看见飞机啦。”

夏莲蓉拿着女儿递过来的鲜花惊讶地说道:“什么!飞机!”

她回头向郭明德说道:“老郭你听见了吗?她说看见了飞机。”

郭明德很郁闷地看着夏莲蓉,一句话没说就走开了。

小淼看着郭明德说道:“郭叔叔没李博哥哥好,他刚才不理妈妈,李博哥哥才不会这样。”

夏莲蓉几乎要哭出来,她不知道该怎样对女儿说,也不知道该这样跟郭明德解释,那全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老李刚刚去逝那段时间,李博显得沉闷寡言。夏莲蓉看着这孩子连续失去双亲,心中能够体会到李博那种孤单一人的痛苦,出于一种怜悯,或者说母性,夏莲蓉偶尔去关心一下这个年轻人。

那天,是一个傍晚。

眼看着夕阳就要落山了,李博却一直没有到食堂领取食物,夏莲蓉领了食物顺便的给李博也带上了。

到了李博的寝室外,夏莲蓉从窗外向里面张望,她看见落日从窗口照射进如血的残阳,一个瘦弱的少年沐浴在红色的光芒中。他的双手托着腮帮,一动不动的从窗口眺望出去,也不知道他是坐了一个小时,还是一个下午,或者是一整天。

看着李博那一头乱发,夏莲蓉感到心中一阵酸楚,如果她的儿子也是这样,她会怎么难受?

轻轻地拿着李博那份食物,夏莲蓉走了进去。

木门发出“吱呀”一声轻响,却并没有惊动沉思的少年。他依旧坐在那根修补过多次的方木凳上。

夏莲蓉踩着地上抛弃的废纸一步步接近了李博,她轻柔地把几盒罐头放在了桌子上,顺着少年的目光往窗外看去。

那是一副何其壮丽的景观,一轮占据了整个天空的夕阳四射出血红的光芒,大地变得殷红,河流如同滚动的岩浆,氤氲的红色气流似乎点燃了树林,烧着了荒野,蒸腾着天空。一切都是红色的,仿佛地球已经变成地狱,人类生活在熔岩和红色的天空之间。

“夏姐,我想跳进去。”

李博的声音很微弱,就像大病初愈一般。

夏莲蓉的双手放在了李博的肩膀上温柔地说道:“孩子,别怕,有夏姐在,有欢哥在,有苏伯伯在,我们都会站在你的身边。”

“姐,可以让我抱着你吗?”

夏莲蓉含着泪珠笑道:“来吧。”

李博站了起来,慢慢地转过身躯,他的身影笼罩下巨大的残阳之下,四周宛如镶上了一层金红的光边。

那巨大的阴影张开网一般的手臂抱住了夏莲蓉丰满成熟的身躯。

“嗯!”

李博舒适地呻吟了起来,他把发烫的脸摩擦在夏莲蓉的脸上轻轻地说道:“夏姐,你成全我一次好吗?”

夏莲蓉已经预感到不妙,她推攘着李博说道:“不行,我是残花败柳,你还年轻,有的是好女孩等着你。”

“夏姐,我想死了,真的,唯一让我遗憾的是,我还没有体验过一个男子的滋味,你就成全了我,我死了也就心甘了。”

李博的嘴随着他的话在夏莲蓉的脸上、脖子上、每一寸裸露的肌肤上雨点一般亲吻着,那种如烈火一般焚烧的热情让夏莲蓉的心里荡起一丝涟漪。

“不,不行,我们不合适。”

“夏姐,你成全我,我可以为你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