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特大元帅”军史斗争历史的咏叹

苏中到苏北,七捷仗仗“赢”;


苏北逃山东,人军难充盈。


临朐战南麻,结果丢沂蒙;


不得不分兵,“主力”奔豫中。


无奈从大局,生杀归刘邓;


主帅遭驱离,子养梦扩充。


抗命不南下,灭五辱军令;


豫东大惨败,兼程遁山东。


一战即偏师,何言存德能?


寻求喘息时,不忘兼并工;


残军岂阻援?济南掠战功。


“淮海”欲击弱,杂牌立殊功。


无奈归淮海,畏葸被纠正。


碾庄拖延延,宿县始做瓮,


徐州本囊中,无奈敌收兵。


若非老团长,何以觅疑踪?


更幸大失误,蒋公灭聿明。


渡江本顺水,月浦大败兵,


无奈主帅至,出手即遂风。


本应扫群氛,金门遂蒋公,


古宁成遗恨,魂灵何觅踪!


延宕已甲子,金瓯难一统,


台海六十年,何来特帅功?


君子戚戚然,忧心何忡忡;


本应荡荡坦,内斗何重重?


军民本一体,百姓方为龙,


何必曲解之,军史早公正!


何来战略家,战术尚不赢;


空谈太无益,谋略胜辩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