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六国的对外军事交流及其对本国军事现代化的影响

cucue 收藏 0 158
导读:近年来,东南亚主要军事强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菲律宾、印尼六国经济发展较快,国防投入稳步增加,各国军事现代化建设取得比较大的进步。尽管各国军事基础、技术实力、国防投入、军事观念等不同,但各国都非常重视对外军事交流合作,这已成为各国军事现代化的重要推动力。东南亚六国积极发展对外军事交流合作,通过与军事强国间的互动,促进本国军队向机械化、信息化军队转型,加速现代化进程。 一.对外军事交流合作的主要内容及影响 (一)外购先进武器装备,推进武器装备现代化 东南亚国家由于其科技基础及军工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年来,东南亚主要军事强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菲律宾、印尼六国经济发展较快,国防投入稳步增加,各国军事现代化建设取得比较大的进步。尽管各国军事基础、技术实力、国防投入、军事观念等不同,但各国都非常重视对外军事交流合作,这已成为各国军事现代化的重要推动力。东南亚六国积极发展对外军事交流合作,通过与军事强国间的互动,促进本国军队向机械化、信息化军队转型,加速现代化进程。


一.对外军事交流合作的主要内容及影响


(一)外购先进武器装备,推进武器装备现代化


东南亚国家由于其科技基础及军工生产的薄弱,无法通过自主研发生产大量主战武器,只能通过外购武备,满足军事转型需要,促进军队现代化。近年来,随着国防投入的不断增多,各国加大了外国先进武器装备的引进力度,逐步完善武器系统,优化军兵种结构,提高军队机械化、信息化水平。各国大力引进武器装备,有力地加速了各国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


新加坡注重海空军的发展,其现有的4架E-2 预警机是1990 年从美国购买的。1993年初新空军组建了1 支无人驾驶侦察机中队,其装备为从以色列引进的“侦察兵”无人驾驶侦察机。1994 年新海军成立了1 个航空兵中队,配备4 架从荷兰引进的“福克-50型”海上巡逻机。近来,据美防务新闻网称,新最大的采购项目为订购美波音公司的12架F-15E 攻击机、F-15SG 双座攻击机,预计将于与2008-2009 年间交付,采购金额高达17 亿美元。马海军于2002 年向法国订购了两艘先进的鱿鱼级常规潜艇,其第一艘已经组装完毕,将于2008 年下水,2009 年正式服役;马空军于2003 年斥资9 亿美元向俄定购了18 架苏-30 战斗机,首批六架已于今年八月份移交,另外12 架定于明年交付。当年,马还花费1.83 亿美元向英国购买六架“超级大山猫”作战直升机,现均已服役。今年年初,有分析人士指出,马向韩国订购有“准航母”之称的韩最新型“独岛级”大型两栖登陆舰。越军在1995 至1997 年间,从俄罗斯采购12 架苏-27SK/UBK 战斗机,2003 年底从俄又订购4 架苏-30MK 型歼击机,越南还计划购买8 架。在2003 年中订购了2 个S-300PMUI 导弹营装备,其中1 个营装备已于2005 年8 月交付。今年俄罗斯金刚石设计局将向越南交付第一艘“闪电”型导弹快艇。俄罗斯还将为越南再生产两艘同型快艇。除“闪电”快艇外,俄罗斯还为越南建造两艘“猎豹”型护卫舰,目前这两艘军舰已经开始建造。还有两艘相同的军舰将在越南胡志明市装配,俄罗斯将为其提供零部件。泰军自2003 年以来,陆军从美国引进3 架“黑鹰”直升机,向瑞士订购170 辆二手Pz68 型主战坦克、24 辆支援坦克和12 辆架桥坦克;泰空军再次从美国引进16 架F-16 战斗机、8 枚AIM-120C 空空导弹,从德国购入25 架“阿尔法”喷气攻击/教练机,从瑞典采购20 架“鹰狮”战斗机。海军斥资14 亿泰铢对“差克里·纳吕贝特”号直升机航母进行现代化改装,从意大利引进1 艘近海扫雷艇。菲律宾、印尼由于资金的原因,其外购力度相对较弱,但也购买了许多武器。2006 年底,印尼与俄达成10 亿美元的军购合同,在未来五年内采购Su-30MK 战机、4 架Mi-30 直升机和“阿姆尔”系列静音潜艇。菲采购并受赠共50 架直升机和数艘海军舰艇。


(二)军事技术引进、研发合作,提高本国军事研发实力


在对外引进武器装备的同时,各国还注重从外国引进高新技术,并积极开展军事研发合作,提高本国军事研发实力。在此方面,新加坡树立了典范,新与美、法、以色列、澳大利亚等国建立了密切合作关系。与美陆军合作进行地下弹药储存设施研究,与瑞典国防研究所携手进行微量有毒化学物质探测研究等均取得显著成果。2002 年,新国防部为设计和建造新型护卫舰制订了“三角工程”,此新型护卫舰是法“拉法耶”级隐形护卫舰的技术改进型,其隐形性及综合作战性能优于“拉法耶”级。新国防部与法舰艇建造局签订合同,为新海军建造6 艘“威武”级新型护卫舰。合同包括技术转让计划。第一艘护卫舰由法方建造,其余5 艘由新加坡科技船舶公司建造。整个“三角工程”,新国防科技局和新科技电子公司广泛参与。新早在2003 年就与美国防部签订合作意向书,参与美领导的F-35 新一代多用途联合战斗机的研发计划,成为第一个参与此机开发的东南亚国家。越在向俄引进闪电导弹快艇的同时,达成引进“闪电”导弹快艇生产技术的协议。按照此协议,越南将获得该快艇的生产许可证,并在俄生产第一艘后,由越胡志明市光明造船厂批量建造。此外,越南还获得俄“宝石”(SS-N-26)超音速反舰导弹的生产技术细节。“宝石”超音速反舰导弹是俄罗斯非常先进的反舰导弹,最大飞行速度达到3 马赫,很难拦截。印尼IAe 公司与西班牙CASA 公司联合投资研制CN-235 型运输机。印尼还于2006 年6 月,与俄签署《2006—2010年军事技术领域合作协议》以扩展两国间的军事技术合作;印尼还与中国签署联合开发短程导弹的协议;并与波兰达成在国防工业领域进行合作和开展技术交流的双边协议。泰国已与澳大利亚联合制造3 艘“华欣”级巡逻炮艇和3 艘近岸巡逻艇。


(三)联合演习,提高军事训练水平


东南亚地区已成为全球军演最频繁的地区,六国均积极参与各国间的双边和多边军事演习,通过演习与其它参演国家军队的合作、互动,找出并逐渐弥补差距不足,并学习他国军队先进的作战理论和战法,军事管理和训练方法;通过参演国家的带动,加快本国军队外购先进装备的战斗力生成,并不断挖掘其战斗潜力。以演代训,以演促训,达到提高本国军队训练水平,增强军队实战能力的目的。


就区内近年来军事演习而言,1982 年开始的美泰“金色眼镜蛇”联合军演,现已发展成为由美、泰、新、印尼等国参加的联合多边军事演习,成为东南亚地区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另外,新、泰、美举行的“对抗虎”系列军演,主要演练空战。菲、美的“肩并肩”演习、“卡拉特”演习、“平衡活塞”系列演习等,都提高了加强各国间的协同作战能力。新空军在2005 年,参加了在美加利弗吉亚州的“锻造军刀05”演习及在澳洲昆士兰举行的“袋鼠”演习,检验了新军向第三代变革的进度。美、新空军今年年初举行“突击兵弹弓”年度联合军事演习,还计划在本年度再举行三次,以提升两国联合作战技能。总之,地区各国间参加的联合军演,有利于提升各国军队的训练水平。


(四)通过军事教育交流合作,大力培养高素质军事人才


军人是军队的主体,是军队转型的根本力量。各国军队均十分重视军人素质的提高,不断加强军队人才培养。新加坡提出建设“技术领先、素质优秀”的现代化军队,由于新加坡国民教育基础好,新军人普遍素质较高,为了培养更多高级军事人才,新每年都派出军官到美、澳等国家进修。马军把提高军人的综合素质放在首位, 2001 年就提出“知识军人”的概念,鼓励军人参与研究 、进修、了解新的理念和学识,并通过与国内高等学府的合作为军人提供许多深造机会,并选派军人赴外进修。泰军认为未来的高科技战争实际上是高技术和高素质人才之争,提出“新世纪、新军队、新人才”的口号,对军事院校进行调整合并,增设新专业,完善新内容。泰军每年还派出300 名军官和士兵赴美接受各级指挥业务和各种专业技术教育培训。根据与澳大利亚和欧洲、亚洲有关国家的双边军事合作计划,泰军每年派出约100 多人到上述有关国家学习作战和专业技术。印尼十分注重高素质军事人才的培养,对教育训练体制进行全面而有重点的改革,构建符合实战要求的训练体制。其对各军事院校进行调整合并,不断更新和完善军官的知识结构。


二、对外军事交流合作滋生的问题


可以看到,大多数东南亚国家因受到自身军工体系薄弱或不完备,及科技实力的束缚,主要依靠对外军事交流合作,大力引进外国的武器装备与技术支持,推动其军事现代化。这也造成了一些问题。


(一)对外依存度高,受制于人


这就加重了本国军队对外国的依赖性,由于国家间军事关系的敏感性,使得一旦本国与相关国家之间发生风吹草动,原有军事关系就可能受到影响,造成本国的被动,处处受制于人。2006 年年底,美国士兵强奸菲律宾女子案被菲法院判刑40 年监禁,美军要求菲方按照《访问部队协议》规定,将士兵移交美大使馆看管,遭菲司法机关拒绝,其后,美太平洋司令部以在被判刑美军士兵拘押权问题上与菲存在分歧为由,宣布取消年度“肩并肩”军演中的野外演习部分,并中止对菲救灾援助,迫于美压力,菲总统亲自下令将获刑士兵移交给美大使馆,美菲“肩并肩”军演才得以举行。此事件在菲国内引起轩然大波,菲一高官也愤然辞职。美以侵犯人权为由,对印尼实施了六年(1999——2005)的武器禁运,使印军建设受到很大影响,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印尼空军,由于备件和弹药的极度短缺,2006 年,有媒体曾报道,“尽管美国近一年前就取消了对印尼的禁运,⋯⋯印尼空军作战飞机总的作战完备率大概在三分之一以下”。[1]


尽管各国都在大力发展本国军工生产体系,但由于资金及技术基础不足,距其实现武器装备自主研发生产还尚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二)武器装备品种多,型号杂,造成施训、后勤管理保障困难


各国先进作战平台大部分由多国进口,而进口的不同国家的武器装备之间有些不能兼容,每进口一类武器,都需要有与其对应的训练模式,及与之配套的后勤保障体系,给资源配备带来麻烦。各国都想较早实现其军队现代化,不甘心落后于人,同时,自主研发生产速度慢,周期长,尽管国外先进武器价格昂贵且维修保养成本高,各国还是加大了国防采购力度。仅以印尼为例,印尼陆军装备来自13 个国家,海军装备来自11 个国家,空军装备由12 个国家供应。[2]给各国的训练、后勤管理保障造成了很多不便。


(三)重视打造先进作战平台,但一体化程度低


冷战结束后,各国军队武器装备大多处于半机械化阶段,因急于提高机械化水平,大量引进先进的物理性能高的作战平台,而对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水平并不着重要求,直到本世纪初各国才加重了信息化建设。泰国政府在2005 年—2013 年,将投入2000 亿泰铢用于提高军队的信息化水平。新加坡也于2005 年提出建设第三代军队,主要目标就是实现作战平台间的联通。马、菲、印尼等国也加紧了信息化建设。但由于其引进的武器装备型号杂,品种多,装备信息化程度不高,通讯设备复杂,要实现网络化联通,指挥、控制、监控、作战的一体化、集成化,难度较大。


(四)资金流动大,易滋生腐败,造成军费流失


大量采购外国装备,一项交易动辄几百万美元,多则几亿美元,其利润十分丰厚,武器出口商总是想尽一切办法,促成武器交易。由于东南亚国家正处于转型阶段,其武器采购体制不够规范,使得武器交易中容易产生个别官员通过各种方式变相索取收受高额佣金,造成本已紧促的军费流失。印尼2004 年爆出前总统苏哈托之女收受他国军工企业贿赂而签订军购合同。今年以来马来西亚蒙古籍女模特被杀案而引出的马来西亚高官军购渎职事件,尽管还未水落石出,其中疑点众多,众位涉案政府高官很难摆脱干系。


(五)各国都在加紧武器采购,易导致军备竞赛


冷战后,东南亚地区出现“逆裁军”,与世界军事领域内裁军的趋势相悖,各国均增加国防预算,扩大武备采购力度。尽管由于金融危机,各国消减了国防经费,使军事采购降温。但在缓解了金融危机的压力之后,各国军费普遍又快速增长。2004 年,日本军事专家就撰文分析推断:到2008 年,东南亚有可能取代中东地区,成为世界上最火爆的武器装备交易市场。[3]仔细分析,近年来地区内各国大力引进武器装备,有多种原因,原有装备武器陈旧落后,需要更新换代,以应付日益复杂的现实安全威胁;但是,由于地区各国本身存在一些领土、领海争议和旧有矛盾。使得各国在引进武器装备时,容易以别国为参照物,而不是从自身实际需求出发,超前采购。尽管各国均为东盟成员国,但东盟组织制度比较松散,并且在东盟框架下,各国在安全领域内并没有开展行之有效的交流沟通。如果各国在此方面,不加强必要的协调沟通,终将使得东南亚地区各国军队现代化的努力演变成一场武器装备竞赛。


注释:[1] 《jane’s defense weekly》2006.9.20[2] 《Asian Defence Journal》,BPA WORLDWIDE,2004/10[3] 王秋红《东南亚:“兄弟”较劲难摆平》转载自新浪网http://www.news.sina.com.cn/o/2004-11-16/22484257149s.shtml[本文相关数据除非注明外,均来自《世界军事年鉴》(1990-2007 年版)](作者单位::南京政治学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