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裔士兵谈伊拉克战场感受

天下鸟人 收藏 8 1559
导读:第一章 我回到了中国 我回到了国内,这里很安静,和伊拉克的凌晨一样,我喜欢安静,特别是前面100码有哨兵的安静。    很久没回中国了,我在国内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白天就泡在网吧里,感觉心里很平静。我在网吧里吃着盒饭,是中国的小炒,然后开始打字。我力图通过书 写这种方式来平衡自己,好像发泄一样,不过这并不代表我是压抑的。因为第一次有主张地写自己的东西,而不会有人提出正面反驳或者责备,内心非常幸福。

第一章

我回到了中国


我回到了国内,这里很安静,和伊拉克的凌晨一样,我喜欢安静,特别是前面100码有哨兵的安静。


很久没回中国了,我在国内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白天就泡在网吧里,感觉心里很平静。我在网吧里吃着盒饭,是中国的小炒,然后开始打字。我力图通过书 写这种方式来平衡自己,好像发泄一样,不过这并不代表我是压抑的。因为第一次有主张地写自己的东西,而不会有人提出正面反驳或者责备,内心非常幸福。


这里很安静,和伊拉克的凌晨一样,我喜欢安静,特别是前面100码有哨兵的安静,我的所有弟兄们都喜欢。我们最害怕就是Red Cross(红十字)的救援电话,因为那意味着我们又将面临安全的挑战。


静静地坐在这里,随便说说我的个人经历,虽然我的经历相对于外面五彩斑斓的世界或许是微不足道的,但能够这样肆意地倾诉,对我已是一种享受。因为很难有 机会和身边的人去说,当年我老爸比较反对我参军,而我母亲懦弱。我只是认为这仅仅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一份职业,你突然进入了,你就必须履行职责,在一切都 还没有结束之前,你没有理由离去。其实我把军服脱了,和普通人没任何区别,可能不过是比我旁边那个聊天的伙计块头大点儿。我也没打算开枪杀人,不管是好人 还是坏人。


回来后受到了小时候哥们儿的冷落,也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不过还好,我没有任何War disease(战争病)。我有着正常的思维,我的生活观念也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极端。在同样的世界里,我们关心的问题是异样的,你所为之付出生命的问题是 别人唏嘘感叹的茶余饭后,我们总是强迫别人关心我们最关心的,但问题在于,那并不是他真实生活所需要的部分。


虽然我没有刻意封闭自 己,但我还是和朋友们的交流出现了困难。不清楚是我的方式变了,还是他们变了,但我承认自己非常的土,在他们面前我会显得很局促。在回国前,我没有意识到 我面临这些问题,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士兵,很普通,因此我无法应对某些问题,加上我的语言能力不是非常强,所以我更加乐意回答问题,但仅局限于书写。


我的表哥问我很多部队的事情,但我真的没有考虑过,关于民族、为什么打仗以及是否正确,至少我在到达伊拉克的前6个月我什么也没有考虑。其实,在到达伊拉克的前3个月,我在感觉里并不清楚自己是在伊拉克还是在美国。


我回到中国,是休假,因为便宜,消费很舒服,而且是个长假。我从山地训练基地到了沙漠,又到了这么一片真正眼花缭乱的地方。说实在话,我认为纽约的眼花 缭乱是因为建筑、构造、城市的电影气质或者无数的博物馆,夜晚它和大部分北美的城市一样迅速地安静下来,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像中国大多数的人一样几乎过着 狂欢般的生活。每到夜晚,我感觉中国的城市都在狂欢。晚上12点了,我看网吧外面还是那么热闹。隔壁有两个女孩子在打CS,我很想和她们打,我注意她们一 段时间了,我甚至想和她们睡觉,千真万确。如果我当时进的不是纽约的征兵站,而是旅游公司的飞机,我现在也会瞪着眼睛看一个——华裔的美国兵写的这堆乱七八糟的文字。我宁愿抱家乡女孩子睡觉,也不愿意选择沙漠里修坦克,我即便是个军事迷也没必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我站在马路上,看着很多漂亮的女孩子,我和她们都不知道如何说话。我和我小时候的哥们儿一起吃饭,他们这样介绍我:“嘿,这是我某某时候的某某哥们,最好的,现在是美军!你看他这个个头!”


于是有人看我个头,我相信99%的人觉得有探索性,因为我是个可以问点新鲜事的人,除此外,我就找不到北了。我听我哥们谈生意,谈女人,谈各种丰满的话题。女人的话题里没有爱情只有色情,生意里面没有技术性只有手段。


我很羡慕,不是贬意,想想我和我美国战友之间的谈话,那真是很枯燥的,大家一人一本花花公子,之后各自解决。精神,他们谈精神,我都参战了,我还知道所 谓精神在哪里?我越来越空,同时又考虑前途问题,在中国朋友这里,我是个外星人,其实没有人真正对我感兴趣的,我想是这样。


我和所有 人一样讨厌这场战争,但也有美国人支持这场战争。我对战争本身没有评论,我只认为参加过战争是种个人经历而已,对这场战争是正义还是邪恶我没资格评论,相 信每个人都有判断。现在很多美国人都认为是因为布和萨是big voice than big war。虽然是玩笑,但也有道理,我有时觉得国内哪怕吃餐饭的气氛都非常战场化,我们把原则放在心里,各自遵守吧。


一次在朋友家里看 台湾的综艺节目,其中有一段是讲台湾的“台哥”,也就是指台湾的那种本地味道很重的人,和我们形容土一样,其中就请到了一对B社会的夫妻。B社会的夫妻和 一群ABC或者知识分子在一档娱乐节目里丝毫没有顾忌地胡扯,关于槟榔关于收账等等话题,有点类似美国的talkshow。他是B社会,但目前他没有违 法,所以他就有上电视节目的资格。现在好像很多内地节目也是这样,例如我收到的邮件里讨论芙蓉姐姐,于是我就去看了看,我不喜欢看,于是我换个页面,大家 不喜欢看也可以换个频道,宽容的社会一个最简单的法则就是 ——他违法没有?没有,那你随便她去做什么,她有做她想做的权利,我们有不看的权利。


关于我所说的一切,我给大家权力,请大家也给我宽容。其实在国内吃饭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在一起,他们总是和我争吵,关于战争的各种争议,后来我自己走 了,我害怕争吵。我说过,和他们反复说过,我就是个士兵,士兵就是份工作,我没有开枪杀过任何伊拉克人民,99%的士兵都没有这么做过,我没资格说全部, 除去伊拉克战争初期的先头部队,后期部队几乎都是开枪自卫居多。当然执行抓捕任务的特别联队不同,我也参加过抓捕联队,但我没有对伊拉克人开过枪。这里有 个大麻烦,就是我们真的无法识别哪些是伊拉克人,哪些是在英国放BoB!!!刚回来的人,他们都一样,这不是与正规军交战,有些愤怒的英军还打出了 “Please put on your uniform”这样的标语。


我在2007年退役,脱掉那身衣服,我就是个老百姓,一个中 国人,有个美国国籍(也许会有吧,因为我现在还是绿卡而不是国籍)。未来我可能是个美国农民,也可能是个中国工人,甚至还可能是个中国军人。我所看到的世 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张和可怕,推开北京的窗户看看有多少美国人,同样,在纽约就有多少北京人。战争应该会是越来越少了,这是所有人希望的,也包括我。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