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的到底是谁?

012727 收藏 0 73
导读:[B][/B][fly][/fly][U][/U]在不断的批评与指责的讨伐声中,我们最生气最可恨的到底是谁呢?不认事务警校生,失职的根据地管理者,还是代表着日本人的日本服?试问发贴人又是何感想的? 在我们的口诛笔伐过后,我们是否也以爆发激愤后的一丝佘热进行片刻的沉思与感触呢? 我们不妨假想下,倘若穿日本服的不是警校生,而是一般游客,那我们指责的矛头以将指向谁呢?假使穿的是异国服,例如侵略过我们的八国联军那些“洋鬼子”服装,而不是让我们恨地咬牙切齿的"小日本鬼子"的服装呢,那我们又会向谁以

在不断的批评与指责的讨伐声中,我们最生气最可恨的到底是谁呢?不认事务警校生,失职的根据地管理者,还是代表着日本人的日本服?试问发贴人又是何感想的?

在我们的口诛笔伐过后,我们是否也以爆发激愤后的一丝佘热进行片刻的沉思与感触呢?

我们不妨假想下,倘若穿日本服的不是警校生,而是一般游客,那我们指责的矛头以将指向谁呢?假使穿的是异国服,例如侵略过我们的八国联军那些“洋鬼子”服装,而不是让我们恨地咬牙切齿的"小日本鬼子"的服装呢,那我们又会向谁以难?

从初中的历史课本到大学的近代史课堂上,我们已被戴上了无形的枷锁。历史确实该铭记,但历史伐过的民族创伤又该怎样对待和修复呢?一直以来我们都未去正视,剖析这个深重的问题.相反的是排斥,忌讳.但他确实是我们项背中的一根长长的芒刺!长久地漠视,隐晦只会让伤痛扩散到一代又一代.大家都已认可;战争带给伤害的不仅是战败国一方,这也是无法改变的.而该不该让曾经的战争继续伤害更多的无辜者,这该是值得我们及时雨深思的.过去的历史我们已无法更改,熟罪熟过历史已有实录.这点并不因单方的回避或狡辩,更甚不顾事实的错误美化而影响.有句话说的好,跪下的德国人永远比站立的日本人高大!迷途知反人德国人同样彰显了另一类人的伟大包容,博爱健康!

面对历史,沉重只是一个过程,握紧的拳头只有展开,酸痛才会慢慢消逝,力量才以再次集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