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从电影《南京、南京》看中国导演的自作多情

yy329289092 收藏 1 486
导读:从电影《南京、南京》看中国导演的自作多情

看罢电影《南京、南京》,我很奇怪陆川导演咋会一厢情愿地选择以一个日本人的视野和角度来描述那场至今仍在我们民族胸口隐隐作痛的悲惨历史。


且不说陆川导演你好歹还没有日本人的血统,即便在日本人看来你以一个外国人确切地说是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在你的电影中极尽所能地讴歌和赞扬了那个叫角川的日本鬼子的人性复归(姑且不论在真实的南京大屠杀中是否有这种你臆想中的人性未泯鬼子),但你的这种委婉的所谓日本鬼子也是人,也还有良知存在的情绪表达和你电影中含蓄地对日本慰安妇魂断异国他乡流露出的些许遗憾心理以及电影末尾你露骨渲染日本皇军庄严的招魂仪式都会因你电影中有中国人被日本人肆意烧杀奸淫背景想必不会被现如今仍在叫嚣七十年前的大东亚战争是日本大和民族帮助亚洲其他民族的解放战争、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编造的谎言的日本人所认可继而领你的情的吧。反之,在中国人眼里,你电影《南京、南京》中国人所有的苦难都是为了配合着那个叫角川的鬼子的所谓人性复归,电影中国人所受到的枪杀、斩首、活埋、强奸等等非人的遭遇不过是为了烘托日本人也是人,从而以国人的悲惨唤醒角川人性复归这个主题的道具,为了印证角川那句似乎是活着比死还难受那句话,所以成千上万的也和角川一样不缺少人性以及善良的中国人在你的电影中就必须死,而且死得越惨烈就越能唤醒日本鬼子的人性。你表现在电影中的这种对历史的想当然与幼稚思维相信自然不会让时下理智的中国人买账的。由于你在执导电影《南京、南京》中的自作多情,最终结果就是该电影既不会被日本人叫好,也不会被中国人买账。至于票房或许更多反映的是人们愿意花钱去记住仇恨,未必就是你所理解的对你的观点认可和接受。如果在这点上你还有怀疑的话,你将是再次的自作多情。听说你还有把这部电影公映到日本去的打算,甭去丢人现眼了,那样只会让更多的日本人确信一些象你一样的中国导演很贱的!


我之所以用“贱”这个字眼,是因为在反映中日关系这个题材的影视作品上,中国很多导演素来表现得不仅自作多情,而且的确表现得那是相当的:贱!从我记忆中八十年代的电影《樱》以及《一盘没下完的棋》、《清凉寺的钟声》等后来很多的影视作品中,只有中国导演没完没了自作多情生拉活扯胡编乱造想当然地加塞进去战争给中国人民也给日本人民造成苦难的情愫,以为这样就很人性就很以德报怨,就很一衣带水,中日友好,简直就是猪脑子进水闹不清谁是受苦谁是报应。赶明儿不定还要替人家日本人拍一部反映原子弹下日本人民受苦受难的片子呢。试问何曾见过日本导演拍过反映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苦难的影视作品?何曾见过日本导演拍过反映八路军或者国军威武庄严的影视作品?何曾见过日本导演拍过反映中国妇女被强迫充当慰安妇的影视作品?日本导演似乎没拍过吧?不过中国导演拍了,对象却是日本人民的苦难和日军的威武庄严。看起来日本导演表现得比中国导演要清醒得多,因为人家弘扬的主旋律就是自己才是受害者,别人都是陪衬。


对自己人刻薄,对外人大度,这就是国人一贯的劣根性!想想甲午海战赔款割地后日本朝野同庆、南京陷落后日本举国欢腾,老百姓提灯游行、屠杀中国人民的刽子手被其尊崇为民族英雄至今牌位还在神社里享受供奉……想想吧,仔细想想,就能理解鲁迅先生说过的血债必须用血偿还,拖欠得越久,付的利息就越多这句话了。所以真诚地奉劝那些还在自作多情的中国导演们别在一厢情愿地为日本鬼子遭受的报应哼哼唧唧了,鬼子万分不情愿地暂时放下曾经屠杀了3000万中国人民的武士刀还想立地成佛,这未免太轻巧了吧?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买卖啊?如果未来有一天中国人血洗东京后彼此两不相欠再谈捐弃前嫌,共叙友好可能比现如今中国导演的一厢情愿更有合作的基础。那时我们会乐意见到并欣赏陆川导演穷其才华拍出一部《东京、东京》的电影来,剧本和现在的《南京、南京》一样,只不过全部角色换了个样儿,届时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会原谅电影中个把解放军战士或军官因生性极端善良和人性,不堪目睹日本人被屠杀奸淫而心理崩溃饮弹自尽,就像《南京、南京》中的鬼子角川一样。毕竟战争是残酷的不是。只不过希望陆川导演拍摄出的解放军为攻陷东京阵亡将士举行的祭拜仪式一定要比《南京、南京》中鬼子的招魂仪式要更加庄严、肃穆、威武、雄壮,如果再配合着有日本男男女女在祭拜仪式中的痛哭流涕的话,我们就有理由相信日本大多数人民还是主张中日友好的,中日关系是完全可以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啦!总之,要实现中日友好必须做到:面对现实,丢掉幻想,牢记历史,血债血偿!希望包括陆川在内的一些中国导演们不要继续自作多情!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