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军血战长山峪:坚守阵地捍卫古北口长城

铜矿坑 收藏 2 449
导读: 一、前言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攫取了中国东三省。然而侵略者的欲望总是难以满足的,还没等完全镇压东三省的义勇军,贪婪成性的日军又开始了新的进攻。仅仅过了一年多,在1933年2月,关东军出动2个师团、混成14旅团、骑兵第8旅团等部,在张海鹏伪满军的配合下向热河省发起了进攻。在日军的进攻面前,热河守军几乎是不堪一击,中路日军第8师团2月22日发起进攻,到25日即攻占朝阳、北票,之后向西长驱直入,7天突进300公里,至3月4日下午就进入了无人抵抗的热河省会承德。      局势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前言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攫取了中国东三省。然而侵略者的欲望总是难以满足的,还没等完全镇压东三省的义勇军,贪婪成性的日军又开始了新的进攻。仅仅过了一年多,在1933年2月,关东军出动2个师团、混成14旅团、骑兵第8旅团等部,在张海鹏伪满军的配合下向热河省发起了进攻。在日军的进攻面前,热河守军几乎是不堪一击,中路日军第8师团2月22日发起进攻,到25日即攻占朝阳、北票,之后向西长驱直入,7天突进300公里,至3月4日下午就进入了无人抵抗的热河省会承德。


局势发展完全出乎双方预料之外,日军原计划是“以一部确保界岭口、冷口、喜峰口等长城重要关口,掩护军主力侧翼,尔后以主力占领承德及古北口”,结果是没等到日军进抵长城各口,承德就先已沦陷,日军立即调整部署,先头部队不待主力到达,就迅即向长城各口追击。而中国方面指挥部也没意料到前线部队崩溃如此迅速,此时后续部队大多尚未到位,长城沿线防御一时处于非常虚弱的境地。


二、中国军队态势


在通向热河的长城各口中,古北口的地位非常重要,此处自古以来就是连接北京(北平)与塞外的重要通道,离北平约300里,而离承德不到200里。清朝皇帝自北京去承德避暑山庄或木兰秋狩,经常取道古北口,沿途行宫密布。因其重要的军事价值,各朝都对此地着意经营,早在北齐年间就开始在此处修建长城,明初大将徐达在此修筑了关城,后来戚继光进一步增筑,明清两代均有重兵在此布防。1925年直奉大战,吴佩孚出兵三路抵御奉军,其第三路冯玉祥部也就是奉命防御古北口。


3月4日承德失守了,然而准备参加古北口作战的中国军队大都还在路途之上。奉命到古北口构筑工事的东北军112师先头团于5日下午才到达古北口。而长途赶来的中央军先头第25师在北平附近的通县尚未集结完毕,第2师正在输送中,指挥这两个师的中央军17军军部还在安徽。而日军此时离古北口已不到200里,若按其之前的进军速度计算,快则两天内即能到达古北口。形势万分严峻,必须在后续部队到达古北口前把日军拖住,否则古北口就会被日军轻松占领。而最接近古北口的部队是67军的107师。


说起这个107师,很多人并不熟悉,但说起九一八事变,那就是无人不晓了。这个107师的前身就是九一八当晚呆在沈阳北大营,不抵抗大家挺着死的第7旅,旅长就是东北军著名将领王以哲,王此时已出任67军军长,现任107师的师长张政枋还正在北平的医院里治病。这个旅从北大营逃出来,一路损失惨重,虽经整补,实力尚未完全恢复,日军情报显示到32年底该旅所属兵员只有4000人左右,步枪也只有2000支,人枪在东北军各旅中都是最少的,但是部队人员素质比较高,士气也比较旺盛。33年2月也就是热河开战这个月,第7旅改编成107师,但也只是改了改名字,还是原来那些人员装备,所属3个团,619团团长赵镇藩,620团团长王铁汉,621团团长王志军。


张学良意识到必须在古北口外尽早布防,建立前进阵地掩护古北口的主阵地。少帅很自然就把这个责任交给最靠近古北口的107师来承担。张学良立即命令107师以一部出古北口在青石梁、曹路口、巴克什营构筑工事,掩护后续部队集结。107师师长张政枋还没来得及从医院跑回指挥部,就下达了师作战命令,原驻古北口的621团立即出古北口至青石梁(古北口外约50里)阻击日军,620团由石匣镇(密云县东北60里,离古北口40里)赶赴古北口,而619团及师直属队则从密云赶去石匣镇。


先头部队621团,前任团长何立中已经出任110师师长,团长由副团长王志军接任,为东北讲武堂第5期毕业生。大家都知道日军九一八事变首先进攻的是沈阳北大营的第7旅,而621团恰恰又是第7旅中第一个挨打的部队,损失也最重。包括团长王志军本人在内,大多数官兵九一八当晚在北大营亲历了这一幕惨剧,却碍于命令不得抵抗。这一次终于可以放手大打,因此全团上下的士气非常高昂。接到命令后,621团于3月4日凌晨4点从古北口出发,于3月5日下午15点就开始在长山峪西南的黄土梁(岭)一线布置阻击阵地。他们此时并不知道日军的准确兵力和位置,只能紧张的向承德方向警戒着。


三、日军态势


此时占领承德的日军是第8师团的先头部队—川原挺进队。第8师团成立于甲午战争结束以后,兵员主要来自日本东北地方,实战较少,在日俄战争中也较晚投入战场,在日军中并不象同样来自东北地方的第2师团那么受重视。其实第8师团给日本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也许还不是战功,而是著名的八甲山事件,1902年日本人为了准备在寒冷的中国东北与俄军作战,加强了冬季训练,结果第8师团的第5联队在八甲山一次雪中行军中迷失方向,冻死了差不多200人,震动全国,很多年以后还被拍成电影供人唏嘘。


第8师团在日军中并不算起眼,但此次热河作战的表现却令人刮目相看。师团的战斗序列主要包括第8旅团(5、31联队)、16旅团(17、32联队)、骑兵第8联队、炮兵第8联队、工兵第8大队等部。第8师团从中路沿北票—朝阳—凌源—平泉—承德一线进攻,速度惊人。师团于25日攻下朝阳后,机敏的调整了部署,以16旅团长川原侃少将为指挥官组建了快速挺进队,包括17联队的1个半大队、1个特设山炮中队(欠1个小队,山炮8门)、工兵2个小队、1个战车队等部,由汽车队3个中队输送(约110辆左右,其中有近20辆装运弹药粮秣),组成先头部队,不管师团主力单独向前猛插,一路击破中国军队的阻击。2月28日出发,3月4日午后就冲抵承德,行程近300公里。


但此时,川原却没有以挺进队全部兵力立即实施追击,因为川原挺进队跟后续部队已经拉开了很大的距离,第8师团主力尚远在300里外的凌源地区,最靠近承德的日军后续部队是第一先遣队,此时也尚在平泉——凌源之间的三十家子,离承德也有200里。更重要的是,川原挺进队本身没有多少步兵中队,而承德是热河省的省会,必须要有足够的警备兵力控制当地局势。因此川原只是派17联队的联队长长濑武平带队以一部兵力追击。


从承德去古北口最近的路线是经滦平县城(今滦河镇)——长山峪——巴克什——古北口,只有200里左右,长濑即沿这条路线推进。这部分追击部队包括第3大队(欠1个中队)加强1个山炮小队及1辆装甲汽车。只是这支一直坐着汽车追击的部队这回只能徒步追击了,因为川原把汽车队派回师团归建以接运后续部队,并且从本来就没几个的步兵中队中抽出第9中队随车护送。不过日军徒步行军速度也不算太慢,到第二天也就是3月5日上午11点40分,追击部队走了40里地,前锋终于开进了滦平县城。前面再走个近百里山路就是长山峪了。


四、战斗过程


这长山峪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日本人走的这条路线是当年清朝皇帝来往于承德——北京间的老路了。皇上出巡大队人马走在这荒山野岭的,没个吃饭打尖的地方可不成,于是从古北口到承德这一路清代就修了不少的行宫。长山峪,还有巴克什都是当年清帝出巡驻陛之地,只是皇上没了,这些行宫就慢慢荒废了成了寻常百姓家。


承德到古北口的大路经长山峪南下就是马甸子,两地之间隔着一道山梁,这道山梁呈西北—东南走向,为东面高山向西北倾斜的余脉,这就是黄土梁。承德——古北口的大路就从这道山梁的鞍部通过。621团把阻击阵地设置在这一段大路的两侧高地上,而将重心置于西侧高地。因为当地岩石多土层薄,621团随带的小铁锹、十字镐难以修筑工事,又从古北口向前线赶运了一些大铁锹。5日夜,古北口方面还送来工兵12人,在道路上埋设了地雷。


到了6日晨,107师后续各部纷纷赶到古北口附近,按张学良的命令作了重新部署。620团王铁汉部以主力置于古北口外的巴克什营修筑工事,以1个营推进到包树沟以备增援621团。考虑到承德到古北口还有一条路线,从西面经十八盘绕来巴克什营,620团还派出一部到十八盘修筑工事。而赶到石匣镇的619团赵镇藩部没有出古北口,而是沿着长城向东进发,到司马台长城附近的新城子、曹路口一带隘口布防,防止日军从该处突破。107师指挥部则出古北口,置于巴克什营和马甸子之间的两间房,山炮11团的1个营跟随107师行动,提供火力支援。


6日拂晓,滦平日军的前哨就在长山峪方向跟621团略有接触,但长濑大佐的主力仍然在滦平县城原地。当日下午3点20分,第8师团司令部赶到承德,并入驻避暑山庄。日军后续部队的到达使川原部队得以腾出手来向古北口进击。当日下午2点,驻滦平的日军长濑大佐的追击部队奉命开始向古北口进发。


3月7日凌晨,关东军参谋长小矶国昭中将,这位未来的战时日本首相,向第8师团通报航空兵侦察发现了6日107师向二间房的开进行动。第8师团立即意识到单以长濑部队不能突破107师的防御,于是调整了部署,以川原旅团长和32联队联队长田中清一大佐指挥17、32联队一部搭载汽车加强野炮第2大队、1个山炮中队(欠1个小队)及1个骑兵小队赶赴长山峪向107师正面进击,该部于下午4点出发。骑兵第8联队(尚未到承德)等部则从右翼沿滦平营房—十八盘—巴克什营包抄107师的后路,同时师团催促后续其他部队尽快赶到承德,17联队一部则由第1大队大队长新井少佐指挥继续担任承德警备。


3月7日下午2点,长山峪黄土梁方面的战斗正式开始,长濑大佐的追击部队在经过一天的徒步行军后赶到了长山峪,结果以第3大队两个中队为基干的追击部队攻击了半天,拿不下621团的阵地。晚上9点半,川原少将率领援军赶到,立即调整了部署,以长濑部队为右翼,攻击公路西侧山地,而以随自己赶来的32联队一部(1个半大队)为左翼攻击公路东侧山地,32联队第7中队主力则居中防守长山峪村。至夜10点半,日军全线发起进攻,激战到次日拂晓,由于621团抵抗非常顽强,日军只在公路东侧有所进展,而西侧山地的进攻则完全被压制在山脚下。但621团损失也不小,107师急令巴克什营的620团经师部所在的二间房向黄土梁前出,并将山炮1个连配属给621团以加强火力。


中国军队的坚决抵抗颇出日军意料之外,8日上午9点,川原少将派遣吉冈参谋赶回承德汇报,要求增兵。由于此时后续部队陆续到达,日军已经可以腾出手来了。因此师团下令17联队警备承德的部队在新井少佐带领下乘汽车驰援长山峪,该部包括第1大队的2个中队及机枪中队、步兵炮一部及1个山炮小队。到午后5点半至7点,这支增援部队以及原先配属给川原少将的野炮第2大队、骑兵小队陆续赶到长山峪。日军再次调整部署,以野炮大队在长山峪以西建立阵地,以骑兵小队作为预备队置于长山峪以北,旅团司令部设置在长山峪南公路东侧的小高地,32联队部则置于旅团部以东的高地。此次日军将攻击重点置于东侧山地,至当日夜已经突进到公路东侧山地的制高点附近,但中国军队不屈不挠,而且还没有单纯死守,驻守于曹路口一带的619团派出1个营,于晚11时从战线右翼向32联队部所在高地发起了一次夜袭。日军被迫暂时中止攻势,准备第2天拂晓大举进攻。


3月9日凌晨,日军再次发起猛烈进攻,不料又撞了墙,4点55分川原少将向师团部报告攻击进展异常艰难。这下师团部坐不住了,于上午8点下达命令,将刚于8日夜赶到承德的32联队第3大队也调向长山峪,野炮第8联队主力和工兵第8大队也赶向长山峪(预定10日晨出发),师团长西义一准备10日晨也赶到长山峪亲自指挥。师团参谋长小林角太郎则先行一步,随32联队第3大队乘汽车立即赶赴前线指导,并催促第4旅团长铃木美通少将尽快率部赶赴长山峪西北两里的岔路口,然后向巴克什迂回以切断中国军队后路,师团决心“集中最大限度的兵力”对黄土梁的107师部队进行“最彻底的打击”。


然而没等日军援军全部到位,恶战数日的621团开始撑不住了。上午7点,日军集中全部炮兵选择重点部位猛烈轰击守军阵地,日军飞机也赶来轰炸。经过数个小时的炮火准备,日军步兵在10点半全面发起冲击。炮火准备的效果非常明显,621团的火力迅速减弱,战斗到当天下午,日军在左右两翼都取得了大的进展。西侧山地的日军17联队延伸战线包围攻击,分两路进袭,621团连续丢失了几个重要阵地,8连据守的老虎山主阵地一度极为危急,后援的620团赶紧投入了一个营增援才暂时稳定住局面。中国军队退守到西侧高地制高点附近,但死战不退。而东侧山地情况则完全恶化了,虽经奋战,东侧山地制高点仍被日军32联队夺取,中国军队在高地反斜面的一些阵地苦苦支撑,部分地段甚至被压到山脚下。更糟糕的是,承德—古北口公路是沿东侧山地南侧绕行的,一旦日军完全突破东侧山地控制公路,就会给西侧山地部队的退却造成极大的障碍。621团虽然于下午3点在西侧山地发起一次反攻,但是未能挽回局势。


当日晚,67军军长王以哲抵达二间房107师师部,鉴于中央军马上赶抵古北口,107师阻击目的已经达到,遂下令长山峪正面的621团等部撤退。从下午3点半开始,621团等部开始交替掩护逐次退却,并在马甸子以南高地设立阻滞阵地。而赶来增援的日军第32联队相田第3大队乘坐汽车也终于在下午4点赶到了战场,日军司令部遂命令该部直接追击107师。从长山峪到古北口差不多50里,至第二天,也就是10日早上4点左右,107师师部及620、621团均退入古北口。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长距离撤退,中国军队在徒步退却,而日军乘汽车追击,结果107师又付出了不小的伤亡。


而前面提到的担任大迂回的骑兵第8联队进展并不快,该部7日晚才赶到承德,8日晚赶到张百万,3月9日在十八盘击破620团(一个营左右)的抵抗,当夜还在太平庄,未能赶在107师残部退却前冲到巴克什营,因而没能封住107师的退路。


长山峪战斗就此划上句号。此战,日军报告战死(含战伤死)6人,战伤37人。全部43人的伤亡中,17联队20人,32联队22人,工兵1人。中国军队的损失难以考究,但由于107师本身并未充实,参战兵力也是以621团为主,伤亡大约500人,损失虽大但仍堪一战,之后又于4月参加了滦东方面作战。


五、结语


107师经九一八重创,整补尚未完成,人枪都是东北军各师中最少的,跟中央军参战各师相差就更大。但若横向比较,日军自朝阳一路西进,以川原挺进队少数兵力就击破沿线129、130师等部的抵抗,几乎没有遭到多少阻滞。之后的古北口之战,川原旅团也就是用两日就击破了112师、25师的既设天险阵地。相比之下107师以一个多团两千余人(日军估计的数字)据守临时修筑的野战工事,死战两日,几乎是一比一顶住了日军的进攻,其斗志之旺盛、战力之强悍都可谓非同一般。更重要的是,107师迫使日军一再调整部署,几乎调动了承德日军的全部力量,为后续部队争取到了充分的时间。除了川原16旅团,就是铃木第8旅团也被吸引过来用于对付107师,只有击破107师抵抗后该旅团才转向罗文峪方向,可以说此战的作用已经超出了古北口一地,意义非常重大。


但是由于很多原因,107师的长山峪之战很少有人知道,大家了解更多的是其后中央军的古北口战斗。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107师的悲哀。古北口之所以为很多人传颂,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古北口中央军日后出了许多风云人物,而107师却非常的不幸。


东北军之后被调去参加内战,1935年12月,107师621团的老团长,时任110师师长的何立中阵亡,不到1个月,107师的619团又被红军消灭。但也正是此战被俘的619团团长高福源为张学良沟通了与红军的联系。西安事变后107师的老师长王以哲被害,东北军被东调整编。抗战军兴,东北军被分拆使用,107师随67军如无根之萍辗转于华北、淞沪,伤亡惨重却无所倚靠。淞沪一役,67军于全军败退之际拼死阻击,军长吴克仁(张政枋后任的107师师长)殉国,军参谋长阵亡,旅长、团长阵亡多人,107师几乎拼光。东北军付出如此惨重代价,结果是67军番号取消,107师番号取消,残部被归入108师。皖南事变爆发,108师素来与新四军友善却不敢相救,最后于1948年在25军编制下全军覆没于碾庄。


十余年百战余生,107师将士作为杂牌军一直被边缘化。而参加古北口的2师、25师作为委员长的嫡系却是名将辈出,两位陆军总司令,一位剿总副总司令,军长师长更是数不胜数。谈历史也是需有话语权的,回忆录也是看身份的,107师默默无闻的老兵们又如何与一片璀璨的将星们媲美,长山峪的故事自然就无人问津,就连621团的王志军团长在历史中亦不知何处寻迹。


尾声:


倒转时光,再看古北口。日军追击部队32联队相原少佐的第3大队于10日晨6时赶到了二里寨。再西行数里,就是古北口的关门了。而南面就是蟠龙山,山上长城清晰可见,将军楼高耸其间,东北军112师和中央军25师的部队在山上长城严阵以待。


一场新的恶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