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1936 正文 第四十二章

lansha7789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URL] 胡汉良在飞机上一直不高兴,武伯英没多管他,受了枪顶头的侮辱,自然心存怨恨。二人从西关机场回来,就进了齐北的办公室。齐北还是那么冰冷,根本没有寒暄的客套,让人在伏天里都有些不寒而栗。如此的作风,可以说是敬业,也可以说是不近人情。胡汉良汇报了南京此行的情况,大的方面齐北早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


胡汉良在飞机上一直不高兴,武伯英没多管他,受了枪顶头的侮辱,自然心存怨恨。二人从西关机场回来,就进了齐北的办公室。齐北还是那么冰冷,根本没有寒暄的客套,让人在伏天里都有些不寒而栗。如此的作风,可以说是敬业,也可以说是不近人情。胡汉良汇报了南京此行的情况,大的方面齐北早已知晓,主要是一些细节,例如戴老板的脸色和陈部长的语调之类。之后轮到武伯英,他刚想简要说说在培训基地的情况,齐北挥挥手制止了他:“不用多说,我都知道了。目前人力紧张,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刚好,咱们三个开个碰头会,商量一下眼前急需的工作。”


胡和武连忙坐好,摆出开会的姿态。


齐北缓缓道:“目前,我们面前有三大任务。第一,就是监视监听张学良杨虎城的动向。这个工作,胡处长轻车熟路,还是继续负责。”


胡汉良听着点点头。


“第二项工作,就是关于清除内奸。一直以来,我们的密码不太保密,总是被共产党破译,从而造成了很多损失。钱壮飞事件以来,我们进行过清除,但是还有密码泄密的迹象。密码工作,不但关系到我们党调处,更关系到党国军政。更换一套密码,是个浩大的工程,难以短期实现,所以总部一直在频繁更换乱码表,可是每次都能被共产党短期掌握。”齐北说着看看胡汉良,他面无表情,静静倾听,“经过总部不遗余力排查,最近基本可以确定,党调处的乱码表,是从我们西安这边泄漏出去的。”


胡汉良立刻情绪激动:“不可能,他们栽赃打压我们,我可以保证,我们这边没有问题。”


齐北冷冷道:“我能理解,你是负责密码通信的,自然反应强烈。至于有没有问题,不可一概而论,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是空穴来风,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进行一次彻底清查,总没有坏处。”


胡汉良只好强压怒火,用鼻子喘着粗气。


齐北转而面向武伯英:“你新来,底子清白,也和我们自己人没有牵扯不清的关系,是清查工作的最好人选,愿不愿意承担这项任务?”


武伯英考虑了一下,抬起头来,齐北以为他要答应,他却问道:“第三项大任务是什么?”


齐北愕然了一下,接着道:“第三项是个最新情况。根据总部通报,一些兄弟单位在调查其他事件时,获得了情报,日本人在春天,向西安派遣了一个间谍小组。你们在南京这段时间,我指挥人寻得了一些蛛丝马迹,发现了一些可疑人员。第三项就是将调查继续进行下去,直至完全破获间谍小组。”


武伯英听罢思索了片刻:“我还是来负责第三项任务吧。我身为组长,官阶较低,进行第二项比较困难。”


齐北微微点头:“那就这样分工,由我负责第二项。”说着看看武伯英,“你这个组长不是一般的组长,是行动组长,如果没有充分的权力,就难以行动。今天胡处长也在,我给你尚方宝剑,调查处内我和胡处长以下的人,你尽可以采取行动。西安城里其他人,团长、处长以下的,只要有可杀的过错,证据不一定充分,你也可以先斩后奏。然后把责任推到我身上,由我来处理。因为我也有尚方宝剑,委员长给了我权力,鼎力经营西安情报组织。”


胡汉良自从听了查内奸那条任务,就有些心不在焉,耳在心走,人存魂游,不知想些什么,听到这里才回神微微点头,有一点不太情愿的意思。监视张、杨,既辛苦又难以出成绩,那二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不小心,就要打虎不成反被虎咬。


会毕胡汉良到各个监视点去视察,武伯英下到一楼自己行动组的办公区域,听取分组长们的汇报,算是新官到任。刚才齐北交代的那些话,好像专门是给胡汉良亮耳朵,用以提升武伯英的地位。


行动组五个分组长,三个是调查处的旧人,分管跟踪、抓捕、审讯,原来都在一个大院上班,武伯英虽不熟悉也有个面熟。他们都是调查处有名的厉害角色,这就等于把胡汉良手下的干将调给了武伯英,同时把调查处那部分最吓人的职权交给了行动组。行动组虽在武伯英建议下不叫行动科,却有半个调查处的职权,可谓高职低就。刚才齐北关于内奸的一席话,武伯英有些明白了如此安排的真实目的,看来他虽升了胡汉良的官却分了胡汉良的权,至于为何分权,他还不太明白。难道对胡汉良有所怀疑?武伯英了解他,不可能是内奸,就算是,也不会是共产党的内奸。


防共组和特别组,分组长都是齐北从西安其他特务机构挑选的精英,武伯英虽没见过,却早听说了名头,在西安城都是有名的恶物。防共组不用说,特别组是为张学良、杨虎城等亲共派准备的。行动组成立之后,齐北一直越俎代庖地经营,很有成效。分组长们知道组长今天回来,在齐北授意下都准备好了汇报内容,想要一显自己的能耐。武伯英却没有一个个单独听取,把他们全召进办公室,既像汇报又像开会。五个分组长汇报完了,等武伯英示下,他却没有多说:“我都知道了,你们去忙吧,按照齐巡座的安排,继续进行。”


行动组的办公区域,占据了整个一楼北半部分,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楼是坐西朝东,一楼北边在夏天虽说凉爽,却特别的昏暗,加上特殊安全设计,窗子开得少且小得不合理,办公室内如同黄昏一样阴暗。武伯英坐在办公椅上,突然想起了新运分会那个亮堂堂的办公室,还有那几个干事和黄秀玉,出神了很久。从此之后,似乎就要与光明告别,沉入黑暗之中,不由得心头涌起一股悲哀。


武伯英站起身来,走过去拉开办公室门,一个人影突然从门口一闪而过,向楼梯口走去。办公室的门都关着,使楼道里光线更加暗淡,武伯英看不清楚,但从背影看是个女的,而且是黄秀玉的身影。好像她刚才在自己办公室门口踌躇了一会儿,被突然打开的门惊走。


武伯英轻声叫:“小黄。”


黄秀玉犹豫了一下停住脚步,没有转过身来,用后背对着武伯英。


武伯英走近她身后:“怎么是你?”


黄秀玉沉吟了一下,还是不愿转身:“你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


黄秀玉幽幽答:“哦,你不知道,我已经到调查处工作了。”


武伯英想起胡汉良在妓院那句话,那句惹得他拔枪相向的话,看来属实,羊入狼口,无可挽回,于是愣住了。


黄秀玉转过身来,眼睛里带着点笑意,笑意下却是忧伤:“武组长,我们还是同事,你以后可要照顾我这个老搭档哦。我现在负责调查处的内勤,来就是想看你有什么需要,办公室里还缺什么,下午我上街去买。”


武伯英错愕了一下,笑着答:“没有什么需要的了。”


黄秀玉听言转过身去,急急走了,似乎要逃离他。武伯英等她走了几步,拉开一点距离才迈步,跟随走到楼梯口。虽然看不见黄秀玉的表情,武伯英却能从肢体语言推测她的心情。上楼梯的时候,她抬手捂住了嘴,小跑着去了二楼,她不想在武伯英面前哭出声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