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基斯卡岛是日本海军的最后一次胜利

江南为枳 收藏 2 4077
导读:舰队在7月17日返回了幌筵岛,从军令部,联合舰队开始一直到第五舰队,甚至在第一水雷战队内部都有人在痛骂木村是“胆小鬼”,“丢下基斯卡守备队见死不救”,什么难听话都有。但木村昌福丢下一句话:“要么撤职,要么别废话”,拿了根钓鱼竿,在旗舰阿武隈的后甲板上钓起鱼来了。 别人也就是说说而已,其实大家从理智上也都知道木村没错,除了等老天赏脸还能有什么办法?无非是这一年来号称很牛的日本海军居然输遍了太平洋,人人都憋着一肚子气,现在来了个出气筒而已。但是8月份以后北太平洋的雾季过去,鬼畜肯定会开始进攻基斯卡岛这也是

舰队在7月17日返回了幌筵岛,从军令部,联合舰队开始一直到第五舰队,甚至在第一水雷战队内部都有人在痛骂木村是“胆小鬼”,“丢下基斯卡守备队见死不救”,什么难听话都有。但木村昌福丢下一句话:“要么撤职,要么别废话”,拿了根钓鱼竿,在旗舰阿武隈的后甲板上钓起鱼来了。


别人也就是说说而已,其实大家从理智上也都知道木村没错,除了等老天赏脸还能有什么办法?无非是这一年来号称很牛的日本海军居然输遍了太平洋,人人都憋着一肚子气,现在来了个出气筒而已。但是8月份以后北太平洋的雾季过去,鬼畜肯定会开始进攻基斯卡岛这也是肯定的事实,就这么样耗下去,第五舰队的油可要见底了,所以大家一起骂木村也有那么点道理。


让别人骂去,钓自己的鱼,木村还是不为所动,还是很认真地钓他的鱼,让厨师们把鱼做成很漂亮的生鱼片来吃,木村认为只要美国人没有在再次起雾以前发动进攻他就有机会,现在他所需要的仅仅是忍耐罢了。


机会终于来了,7月22日,联合舰队和参谋本部的气象部门同时做出了阿留申群岛在25左右会发生浓雾的预报,木村立即带领第一水雷战队出发。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第五舰队做好了拼命的准备,算是一次海上万岁冲锋吧,舰队司令长官河濑四郎带着司令部全体人员也一起去了,以来做表率,二来算督战,省得这个木村又溜回来钓鱼。


按说司令长官和司令部全体出阵,第五舰队的旗舰应该出阵,但是说来悲惨,出动旗舰那智号重型巡洋舰实在太费油。倒不是要保护环境,实在是大日本帝国海军在油上是穷光蛋,国内的重油只剩下了30万吨了,只好大家一起在轻型巡洋舰多摩号上挤成一团。


这次好像有天佑,还没出航就起了能见度为零的浓雾。一路上舰队还是保持着无线静默,只靠平时训练的结果在迷雾中摸索前进。前进路线是先到勘察加半岛南端的占守岛以后再南下,到阿图岛以南后再往东,在基斯卡东北部见机行事。


但无论有过怎样的训练,一旦上阵那都不一样,浓雾中大家都走散了,好不容易到25日除了一艘有他不多没他不少的海防舰“国后号”以外总算集合了起来,但在再次开动时出问题了。那艘行踪不明的“国后”居然跟上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别人没等他心里有气,直接就向旗舰阿武隈的中间撞了过去,这就一片混乱。那边驱逐舰初霜的舰首也撞上了若叶的右舷,被若叶弹回来以后屁股又撞上了长波。若叶被撞惨了,只好回家,这样木村手下就只剩下10艘驱逐舰了。


是浓雾造成了这次严重的撞舰事故,但是也可以掩护一水战沉积混水摸鱼。然而事故处理完了以后大家都傻了:浓雾散了,又是一片碧海蓝天,无比美丽的北太平洋景色。


整个舰队又只能停下来等,这时舰队里上香求佛的也有,指天骂海的也有,总之,这天晴简直是晴得太八嘎了。


老天爷也许是被香火收买了,也许是被板砖砸昏了,反正3天以后的28日又糊里糊涂地起雾了。木村不失时机挂起信号旗:“全军突击,突入基斯卡湾”。


29日13:00分,天突然放晴了,一水战正好冲进基斯卡湾,这时旗舰阿武隈和驱逐舰岛风同时发现敌舰踪影,来不及等待命令,两舰同时发出了8枚鱼雷,全部命中,随着八声轰天巨响,敌舰纹丝不动,原来两条舰上的猫眼都把一块挺像船的礁石看成了敌舰。因为说是说天晴,实际上也就是雾稍微淡了一点而已。


而基斯卡岛上的5,200名海军和陆军守备队,每天在极度恐惧的心情里等待着来接人的第五舰队,而现在接人舰终于来了。


这地方是危机四伏的不安全地方,能早一分钟走就能早一分钟离开这块死地。岛上的守备对于这次撤退准备了好几套方案,进行了多次演练,根据接应舰队的停泊位置和距离,守备队的大发登陆艇能同时在几个位置出动,哪条登陆艇去往哪艘接应军舰,中间如何协调全准备好了,5,200人的全部登舰过程只花了50分钟,为了减轻军舰负重,士兵们一旦登舰,所持武器弹药全部扔进海中。


海军无所谓,陆军讲的是“武器是从天皇陛下哪儿借来用的”,这抛弃武器,虽然是万不得已之举,其实也有点“大不敬”之嫌疑,你说是陆军的脑袋开了点不容易的窍也行,说是战况已经到了没法子讲究政治上正确的地步也行,恐怕是后一种说法更能反映现实。


正在到处巡逻取缔走私的鬼畜城管们在干啥呢?这事说来见鬼,美国一直在准备预定8月15日在基斯卡岛的登陆作战,由于担心这帮黄皮猴子会偷偷溜走,战列舰密西西比和爱达荷一直在周围巡逻。7月23日,水上侦察机报告说在阿图岛西南200海里处发现了7艘船,金凯德中将立即断定是日本舰队,带着人马就出动了,但当时那个方位没有日本舰艇,应该是水上飞机出了错。


然而7月26日密西西比好战列舰的雷达还在距水上飞机报告的地点15海里的地点真的捕捉到了回波,而且除了重型巡洋舰旧金山号以外所有的美国军舰都捕捉到了回波,于是大家一齐用雷达瞄准开火,打了个天翻地覆,打完了到现场一看,什么都没有了,嗯,猴子们大概都没了,金凯德领着人就于木村冲进基斯卡湾的28日回了家。金凯德这次回家还很邪门地把平常一直在基斯卡岛周围转悠的驱逐舰也全部带回去了。


日本人监听到了所有的美国舰队之间的通讯,因为这些通讯全是明文电码,日本人想不出这帮鬼畜在和谁作战,只好得出结论:肯定是鬼畜和鬼畜自己打起来了,站在一边幸灾乐祸地乱叫好。


回去吃饱喝足了的金凯德在7月30日又回到了战斗岗位,更加认真地在基斯卡周围巡逻,发誓连一条海狗也不让他游过去。


就是说,金凯德不在基斯卡周围晃悠就仅仅只有7月29日这一天,而木村就钻成了这一天的空子。


8月15日,鬼畜们运足了劲,出动了包括航空母舰,战列舰在内的100多艘舰艇掩护35,000人的美国加拿大部队在基斯卡岛进行登陆作战,这次登陆的就有后来被称为“魔鬼军团”(Devil's Brigade)的美加混编部队,有关这支部队有一部同名电影。但这次魔鬼军团除了找到被日本人抛弃的两条狗之外,没发现这个岛上有什么日本活物。就发现在一座房子前面竖着一块“霍乱病人隔离所”的牌子,顿时美加军军心大乱,赶快从本国紧急调运大量疫苗空运基斯卡岛,大批军医在岛上逮着人就扎针,一片混乱。


事后查明,这是日本人的恶作剧,除此之外木村临走时敷设的水雷在17日把美国驱逐舰阿伯纳·里德号(USS Abner Read (DD-526))给炸了,死伤130人,日本人在陆地上埋的地雷也炸死了四个美国兵。


美国战史家塞缪尔·莫里斯是这样评论这场登陆战的:“历史上最大规模,最具实战气氛的登陆演习”。而听到消息的尼米茨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在回忆录里是这么说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日本人从进攻的行家变成了撤退的里手了?”。


亲自登上了阿图岛和基斯卡岛视察的尼米茨看着日本人修了一年多还是成不了形的基斯卡岛飞机场得出了一个结论:“要么就是日本人还不知道什么是现代战争,要么就是日本人没有资格进行现代战争”。


金凯德当然不是日本的地下党,日本人能够全身而退也只是个事故,其原因无法解释。没人知道美国雷达的天罗地网怎么就出了漏洞,那么一只大舰队在附近溜达了那么长一阵子,为什么就没有人发现,而却在根本没人的地方则大家一起报告发现回波。战争就是这样由一个无数无法解释的事实而构成的东西,运气好的一方能借助这些无法解释的事实而取胜,运气坏的一方的失败也经常能归结到这些无法解释的事实上去。


基斯卡岛是日本海军的最后一次胜利,基斯卡岛撤退是一个奇迹,运气在日本人这边,但整个战场的气运则是正在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向美国人倾斜。其实美国人之所以在进攻基斯卡岛作战上拖了那么多时间以至于日本的驱逐舰队能趁机走一次耗子把人撤下来的原因除了天气之外,就是当时美国人正全力以赴在南太平洋剿灭日本人的驱逐舰队。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