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日本海军真有过一批相当杰出的军官

江南为枳 收藏 2 18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笔者一再说过,日本海军真有过一批相当杰出的军官,那就是驱逐舰长们,而木村昌福就是日本海军驱逐舰长的典型。




(木村昌福海军中将)


开驱逐舰的人能被人记下来的不多,这位木村昌福几乎是唯一的一位,不仅是因为他有一口挺有个性的胡子,还因为在那部《基斯卡,太平洋奇迹的作战》中的“大村少将”就是他,出演的是有名的三船敏郎。




(《基斯卡,太平洋奇迹的作战》的电影海报)


其实战后木村昌福剃掉了胡子,在山口县的防府开了一个制盐公司,除了公司的人之外,外人都不知道这位原来是海军中将,连他儿子都是看了电影以后听人家对他说“那大村少将就是你爹”时才知道他家那好好先生的老爹原来还挺牛过。


木村昌福开这个制盐公司就说明木村为人挺仗义。木村是静冈人,按理说败战了应该回老家,可是他最后的职务是海军通讯学校校长兼海兵防府分校校长,败了仗原来的部下没有饭吃活不下去,他就在防府把这些部下招集起来开一个制盐公司混口饭吃。


太平洋战争中有一个怪现象,就是处分那些不会打仗的大官的时候经常是弄到海兵去当校长,珊瑚海海战时畏战不前的井上成美受到的处分是去当海兵校长,莱特湾海战时事实上是敌前逃亡的栗田健一受到的处分还是到海兵去当最后一任校长。有人开玩笑说,可能这是因为知道反正海兵也没有用了,随便哪个废物当校长都无所谓了。


但是木村昌福当防府分校校长不属于这类,而是属于高升,木村能升上中将可不容易。


木村昌福的爹叫近藤壮吉,是个律师。因为他母家无子,昌福生下来过继给了母家,这才姓了娘家的木村。他亲哥叫近藤宪二,海兵40期的,官至大佐,1940年病故;弟弟近藤一声是海兵50期的,轻型巡洋舰神通号副长,在科隆班加拉海战中战死,追授大佐。


木村昌福本人是海兵41期的,和田中濑三,草鹿龙之介,最后负责瓜岛撤退行动的桥本信太郎都是同学。进校时的吊床号是120人中的84名,好歹算个中不溜,但这位冥顽不化不受教诲,到毕业时的吊床号居然是118人中的107名!


这样的成绩当然进不了海大,按理讲木村昌福不可能晋升将军的,而木村昌福应该也没有想过晋升,但有人就是天生有当将军的命。1923年9月2日关东大地震,木村昌福大尉当时是鱼雷艇“鸥”的艇长,那天是星期天,外出的军官不少,而木村立即回到了驻地,把鱼雷艇开出来当交通艇,在东京和横须贺之间运送高官和物资。这艘150吨的鱼雷艇,是当时东京湾上唯一的交通工具,而飘满垃圾的东京湾,还余震不断的码头,使得木村昌福的操艇技术成了传说中的东西,坐过他的鱼雷艇的高官们都知道木村是个操艇高人。


1937年12月木村晋升大佐,1939年当上了轻巡神通的舰长。开战时是重巡铃谷号舰长。铃谷属于栗田健一的第七战队,中途岛海战时,第七战队是增援队,其中最上号和三隈号由于躲避美国潜水艇而撞倒了一起,司令官栗田不管三七二十一,在旗舰熊野号挂起“跟我来”的信号旗带人就要逃跑,木村却挂起“我舰机械故障”的信号旗,呆在原地,等熊野号逃远了再带着人去三隈号那儿救人。


铃谷的运用长,海兵57期的前田一郎中佐在战后曾说过这样的话:“木村昌福才应该去当联合舰队司令”。


木村昌福在带领铃谷号在印度洋孟加拉湾实行通商破坏作战时,绝对坚持不到所有船员都离船后绝不击沉商船,而且也不向救生艇开枪,而同样在印度洋进行通商破坏作战的利根号重型巡洋舰就发生过屠杀被俘英国商船巴哈尔号(SS Behar)上的65名船员的战争犯罪行为,战后原第16战队司令左近允尚正中将被英国人在香港绞死,利根号舰长黛治夫也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如果南西舰队司令高须四郎海军大将如果不是病死的及时,肯定会被英国人绞了为那些船员抵命。


木村在俾斯麦海战中在旗舰白云号的舰桥上被美军战斗机的机枪子弹贯穿左腿,右肩和右腹部,但还是坚持指挥。信号兵自作主张升起了“司令官重伤”的信号,被木村大骂了一顿:“八嘎,陆军会担心的”,逼着信号兵降下那条信号,再升起一面“刚才信号有误”的信号起来“消除恶劣影响”。


木村怎么升上了中将?那也是个很著名的笑话,也是日本海军最挨人骂的一条,木村的中将晋升居然是1945年11月1日!


不要忘记大日本帝国是在1945年8月15日宣布接受波茨坦宣言而投降,大日本帝国陆海军是在1945年11月30日宣布解散,在解散一个月前,海军居然还进行了最后一次人事晋升,而陆军无论如何被人攻击,也没有这么厚的脸皮了。


言归正传,第一水雷战队原来的司令官森友一少将是木村的海兵一年后辈,42期的。被任命为这个司令官以后,吃不好睡不好,一气一急,脑溢血了,第五舰队河濑四郎司令这才上蹿下跳,把被人称为“日本海军武将中的武将”的木村昌福少将给弄来北太平洋了,但这位能不能不负河濑司令的期望,把被鬼畜围在基斯卡岛了的那五千多人救出来呢?


日本海军在北太平洋的存在几乎为零,而由于尼米茨和麦克阿瑟在南太平洋对日军战线施加的巨大压力,使得联合舰队主力不可能北上去解救被围困起来了的基斯卡岛守备队,新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古贺峰一已经很清楚地强调过这一点。这样看来给予木村昌福的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但木村昌福也很知道把他从南太平洋调到北太平洋来就是要完成这个任务的,这不仅是一个撤退任务,这关系着海军对陆军所作的允诺,能完成要完成,不能完成也必须完成。


木村昌福看上的是北太平洋白令海一带常年不散的浓雾,只有趁这浓雾,利用日本海军驱逐舰队操舰熟练的长处,才有一丝从美国人眼皮底下撤出基斯卡守军的可能。


1943年7月7日,木村昌福带着第水雷战队离开了幌筵岛前往阿留申方向,预定11日冲进基斯卡岛。


应该说木村手下的舰队实力并不弱,旗舰轻型巡洋舰阿武隈加上岛风,长波,五月雨,夕云,风云,秋云,薄云,朝云,响,若叶,初霜等11艘驱逐舰,第一潜水战队剩下来的潜水艇这次也由木村指挥,河濑司令还把自己直属的第21战队的轻型巡洋舰多摩和木曾也派来助阵,交给木村指挥。


但是,就像太平洋战争迄今为止已经无数次地证明了的一样,如果只有这些水面舰艇,无论上面的官兵的操舰技术和战斗意志如何出类拔萃,在航空兵面前也就只是一个靶子,或者是一群靶子。经过俾斯麦海战的木村昌福比别人更加知道这个事实。所以木村带着人一路上保持绝对的无线静默,绝对不出浓雾一步,决不让美国人的侦察机发现自己的行踪。


可是在预定冲进基斯卡岛前一天的10日,从基斯卡岛守备队传来的消息是基斯卡岛周围的雾突然散了。木村只好叫停,舰队在海面上停了下来。


出航以来一直裹着第一水雷战队周围的浓雾也消失了,周围是一片蓝天碧水视界良好。


基斯卡守备队发来的天气报告也一直是“晴”,这种情况下再往前进就是送死了,木村是去救人的,不是去送死的,所以他只能停在原地不动。


这一停就是五天,舰队的燃料见底了,各舰长纷纷打来信号,要求“突击”。可是木村挂起的信号旗却是:“跟我返航”。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