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台北5月5日电/联合报今天发表社论指出,日本驻台代表斋藤正树公开发表“台湾地位未定论”,这当然不是他事后所谓的“个人见解”能够缓解的;“外交部”的“表示遗憾及严正抗议”也是色厉内荏,若命其离境换人亦在情理之中。

社论说,台湾从来就不曾有地位问题。日本于一八九五年以马关条约强行割据台湾,但后来对日抗战,国民政府宣布废止对日一切条约;而后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以及日本签署降书,都一再确定台湾的归还。因此,所谓“台湾光复”无论就法律或历史而言,皆毫无任何疑义。

不过,当我们为了“台湾地位未定论”而谴责日本时,不能不知道战后的日本,在本质上只是美国的从属,真正的主宰则是美国;所谓“台湾地位未定论”原是美国一度想炮制的东西,后已知难而退,日本所扮演的只不过是美国的反舌鸟而已。

美国对台,溯自十九世纪起即念兹在兹,从未或忘,尽管它的许多图谋并未成真,但初衷不变,总是随着情势的发展而做着调整。战后台湾光复,但紧接着国民政府在大陆失败、韩战爆发,美国的企图遂又有了机会;杜鲁门在派遣第七舰队的文告中,即曾楬橥台湾地位未定的说法。美军驻日司令部更曾表示过要透过台湾地位未定这种说法,藉着对日和约,而将台湾置于美国或联合国托管下;因而,美国为了炮制“台湾地位未定论”,以苏俄不承认国府为藉口,将两岸排除在外,导演了一场“旧金山和约”。由于当时的国民党政府需要美国的支援,遂低调处理,但此后旧金山和约即屡屡成为“未定论”的张本。

社论指出,因此,当人们在谴责日本官员的“台湾地位未定论”时,不能只是选择性的拿日本当箭靶,而更应深入探讨它的时代脉络。归纳起来,我们可说:

一、就历史脉络而言:“台湾地位未定论”乃是美国介入中国内政,企图以“超法律”实力为后盾的“旧金山和约”,凌驾“开罗宣言”等一系列法律文件的炮制手法;企图透过“台湾地位未定论”,形成政治操作空间,故是一种帝国霸权主义的余绪。例如,后来美日“二加二会议”将台湾纳入“周边有事”之范围,即由此而延伸出来。

二、就时代意义而言:美国模糊化开罗宣言等一系列国际条约文件,炮制出“旧金山和约”,将台湾纳为保护,固然使得台湾得以维持住与中国分离的“现状”,但台湾内部也因而出现“台独”与“独台”这两种发展。斋藤风波后,蓝营还有“立委”表示“他其实是在帮台湾利益讲话”,所反映的即是国民党内不少人早已内化了的心态。

三、就意识形态而言:二战之后,美国始终将台湾视为是它的“战利品”,可以任意支配,美国自认拥有超法律的支配权,要把“战利品”给谁皆可;美国将琉球群岛连钓鱼台列屿一并“给”予日本即是例证。“台湾地位未定论”其实也是一方面牵制中国,另方面又对国民政府统治合法性故示模糊的某种操控;五○年代美国曾企图在台导演军事政变,以及宣扬“外来政权论”,都是“台湾地位未定论”的延长。

因此,斋藤代表在两岸开始良性互动、已渐有可能解决争端的此刻,再提“台湾地位未定论”,恐怕不是“个人意见”所能解释;难道想要倒拨时钟,挑激两岸之间的矛盾对立?

社论说,正基于此,政府当局不能只做一番表态即让事情过去,而是应该对整个“台湾地位未定论”重做回顾及严正驳斥,并对“国家”立场提出愿景。斋藤的发言只是插曲,那个萦绕台湾上空,始终企图干涉内政及炮制仇恨对立,有如章鱼般无所不在的幽灵,才是我们要警惕并防范的。

新华侨报:两岸应联手回击“台湾地位未定论” 2009-05-05 12:04:35

中评社北京5月5日电/《日本新华侨报》5日发表署名文章说,从“日本交流协会驻台湾代表”斋藤正树近日关于“台湾地位未定论”的演讲风波,人们可以看到三点问题。两岸应联手回击日本的“台湾地位未定论”。

文章摘录如下:

据报道,5月1日上午,也就是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刚刚结束三十小时中国大陆行的时候,“日本交流协会驻台湾代表”斋藤正树应邀前往台湾嘉义中正大学,在“国际关系学会第二届年会”上发表演讲。据在场学者转述,大会组委会事先仅通知与会者斋藤正树有一场演讲,并没有公布演讲题目,直至开讲前才知道题目是“台湾的国际法地位与日台关系”。

斋藤正树的整个演讲大约三十分钟,前半部分谈论台湾的国际法地位,后半部分谈论日台关系。令人感到震讶的是,斋藤正树在演讲中依据1951年的《旧金山和约》和1952年日本与台湾签订的所谓“中日和约”,强调日本是“放弃”台湾“主权”,因此台湾“国际地位未定”,并声称此一观点“代表日本政府”。

斋藤正树讲演后,当场遭到台湾“国安会谘询委员”杨永明的抗议,指出斋藤的言论与事实不符,“政府”绝不接受。其后,台湾“外交部”官员在当天下午召见斋藤正树,表示严正抗议。斋藤正树这时改口称是“纯属个人见解”,向台方致歉并撤回发言。 5月4日,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干部会议通过决议,针对斋藤发表不当言论,建议行政机构将其立即列为不受欢迎人物,希望日本政府召回斋藤。

从斋藤关于“台湾地位未定论”的演讲风波,人们可以看到三点问题。首先,日本外务省中存有亲台人物。斋藤正树今年65岁。鉴于日台关系的特殊性,斋藤正树属于日本“返聘”的外交官。他出身于日本外务省的“中国学院派”,曾担任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公使、驻柬埔寨大使、驻新西兰大使等职,谙熟台海与亚太事务。跟他打过交道且熟识的国民党人士说,其实斋藤正树是李登辉的“粉丝”。这样,也就不难以理解斋藤发言的真正原因了。

其次,日本有意在挑拨两岸关系。伴随着去年马英九当选后国民党在台湾的重新执政,两岸关系沿着和平发展的轨道有了大幅改变,站在了一个历史的新起点。对此,直到中日恢复邦交三十五年后都在对中国大陆打“台湾牌”的日本,十分担心在台海问题上被“边缘化”。

麻生太郎中国行期间,胡锦涛、温家宝罕见地没有与他谈台湾问题,让日本感到中国大陆今后在处理两岸关系时有可能让其“出局”。这次,斋藤正树演讲前事先不透露题目,显然是有备而来。他挑起“台湾主权未定论”后,让台湾的“独派”振奋不已,绿营媒体立刻大书特书,民进党任内的前台湾“驻日代表”许世楷甚至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台湾地位未定论’是日本外交界的常识,斋藤所言应非口误。”显然,由此挑拨两岸关系应该是斋藤正树的目的。

第三,两岸应联手回击日本的“台湾地位未定论”。台湾的地位已定,这是不争的历史真实,这里无需引经据典加以论述。去年12月31日,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被概括为“六点意见”的讲话中明确指出:“1949年以来,大陆和台湾尽管尚未统一,但不是中国领土和主权的分裂,而是上个世纪40年代中后期中国内战遗留并延续的政治对立,这没有改变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两岸复归统一,不是主权和领土再造,而是结束政治对立。”

两岸关系之所以能够出现今天的局面,是因为两岸执政者已经在事关维护一个中国框架这一原则问题上形成了共同认知和一致立场,从而有了构筑政治互信的基石。那么,当国际上的外来势力企图破坏这一认知和立场时,两岸一方面应该有所联手互动地给予反击,另一方面应该更加紧迫地发挥中华民族的智慧,把民族大义放在首位,促进两岸关系的进一步提升。

幕后:斋藤失言掀风波 府院为何降温处理? 2009-05-05 08:59:40

中评社台北5月5日电/日本驻台代表斋藤正树失言风波持续发酵,“总统府”低调不评论;“外交部”说“风波到此为止”,“外交部”发言人陈铭政说,“相信日本政府注意到台湾内部相关反应”。

联合报报道,斋藤提出“台湾主权未定论”后,台“国安”与外交系统随即启动因应机制,立即由“外交部”提出抗议,马英九今天上午将接见日本参议员岩城光英,预料也将触及此项议题,表达台方立场。

不过,相较于统独两派人士前往交流协会抗议、保钓人士发动护渔行动,甚至国民党“立院”党团要求日本召回斋藤,“总统府”与外交系统连日来动作渐温和,知情人士说,这就是政府的因应策略。

知情人士解释,政府立场就是维护“主权”与尊严,却仍得顾及台日双方邦谊,避免事端扩大;外交系统也评估日本理亏在先,此次风波可作为下次台日磋商的“谈判筹码”。

对于保钓人士发动护渔行动,据透露,政府官员早在四月底轮流宴请“中华保钓协会”人士,希望“以大局为重,切勿挑起纷争”。

知情人士解释,这次保钓行动与斋藤失言并无直接关联,尤其近期中日台三边关系和缓,台方更不希望“发生任何意外”;该人士说,发生斋藤失言事件后,如果政府利用民粹大搞保钓,届时恐让台日关系陷入僵局。

国民党团要求日本政府召回斋藤正树 2009-05-04 16:25:59


中评社台北5月4日电/中国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干部会议今天通过决议,日本交流协会代表斋藤正树发表不当言论,建请“行政院”立即列为不受欢迎人物;国民党团书记长杨琼璎表示,日本应召回斋藤正树。

台“外交部”1日发布新闻稿指出,斋藤正树于国立中正大学举行的国际关系学会年会上,发表“台湾地位未定论”有关言论,“外交部”遗憾及严正抗议。

国民党团干部会议上午通过决议,斋藤正树发表损及政府领土“主权”立场的不当言论,已严重伤害台日情谊,这种干涉内政的行为,已逾越外交人员应守的分际,建请“行政院”立即将斋藤正树列为不受欢迎人物。

中央社报道,杨琼璎下午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会中,很多“立委”表达不满立场,选民也致电抗议。斋藤正树屡次针对“中华民国主权”发表不实言论,非常损害“国格”,站在“国会”立场,已由党团行文“行政院”,将斋藤正树列为不受欢迎人物。

至于是否建议日本政府召回斋藤正树?她说,“我们当然建议”,既然斋藤正树已被列为不受欢迎人物,就是不希望他留在台湾。斋藤正树来到台湾,对台湾不友善、不认同,日本政府听到这种言论应立即召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