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北约垂涎的中国西部边境军事禁区曝光了!图

棉花兔 收藏 13 25336


几个月前,西方媒体纷纷报道称,北约欲向借道中国瓦罕走廊为驻阿富汗部队运送补给,进行反恐战争。虽然该消息最后未得到证实,却将瓦罕走廊这个位于中国西北边陲的军事禁区放到了聚光灯下。那么,瓦罕走廊里到底有什么?它为什么被称为中国最复杂边境?五一假期期间,环球网组织了一支特别报道团远赴南疆,实地探访神秘的瓦罕走廊。


瓦罕走廊外:世界上最主要军事力量的角逐场


瓦罕走廊位于“世界的肚脐”——帕米尔高原之上,是中国最复杂的边境,也是中亚地区最复杂的边境通道。瓦罕走廊为东西走向,长约400公里,连接中国、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四国。其中在我国境内长约100公里,南北宽约3至5公里,最窄处不足1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左右;其余300公里在阿富汗境内,最宽处约75公里。瓦罕走廊北依帕米尔高原南缘与塔吉克斯坦相邻,南傍兴都库什山脉最险峻高耸的东段与巴基斯坦及巴控克什米尔相接,西起阿姆河上游的喷赤河及其支流帕米尔河,东接我国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


瓦罕走廊的形成是英俄两大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产物。19世纪末,俄英两国为了避免在瓜分中国帕米尔地区时爆发冲突,背着中国签署了《关于帕米尔地区势力范围的协议》,不但划定两国瓜分帕米尔的势力分界线,而且将兴都库什山北麓与帕米尔南缘之间的狭长地带划作两国间的“缓冲地带”,瓦罕走廊就这样在帝国主义瓜分中国领土的卑鄙行径下产生了。


911事件后,美国发动了阿富汗反恐战争,战争虽然推翻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却没能彻底摧毁塔利班。阿富汗动荡的局势改变了中亚地区的战略态势,北约联军的进驻、阿富汗塔利班势力的死灰复燃、巴基斯坦塔利班的迅速崛起、印度在塔吉克斯坦获取军事基地、俄罗斯不断加强在中亚的军事存在……世界上几支最主要的军事力量在瓦罕走廊之外的土地上展开了激烈较逐,境外复杂的局势让这条狭小的通道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不断提升。


初入瓦罕走廊,感受警军民三重立体安全网


就在环球网记者团奔赴新疆之前一周,瓦罕走廊里突降大雪,封住了进山的道路,当地驻军用推土机对道路进行了疏通,但山上的具体情况仍不是很清楚,塔县的同志警告我们如果强行进入,车可能会困在路上。但我们还是下定决心按照原计划进山。5月1日,环球网报道团在塔县宣传部李久平副部长和喀什地委外宣办的美女古丽的陪同下,正式开始了探访中国西北军事禁区——瓦罕走廊的旅程。为了赶时间,我们的车队一大早便从塔什库尔干县城出发,沿314国道向南驶去。314国道是连接中国和巴基斯坦的重要交通干线,路面情况保持得不错,前半程就像是一次轻松地出游,报道团一边欣赏路边的美丽风景,一边为即将开始的探险养精蓄锐。当行至距塔县60公里处左右,车队顺着一条砂石路向西边拐去,我们的两辆丰田沙漠王高速行驶在空旷的戈壁滩上,拉起了长长的“尾烟”,颇有种巴黎—达喀尔拉力赛的感觉。10分钟后,车队驶过公主堡所在的克孜库尔干山,正式跨进了瓦罕走廊的入口。初入瓦罕走廊,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这里的地势并不像我们预想的那样崎岖狭窄,走廊宽度约在两三公里左右,地势比较平缓,砂石路面也相对平整。车队前行约10公里,走廊的宽度骤然收窄。在这个瓦罕走廊的咽喉之处,前方路上出现一根挂着蓝底白字圆形牌子的栏杆,上面写着“边防检查”。栏杆旁边便是排依克边防派出所,这里是瓦罕走廊内最后一个边防派出所,走廊深处的防务由解放军边防部队接管,因此这里也是普通游客能够进入瓦罕走廊的最远距离,如果还想深入走廊,就必须在这里获得派出所的批准,不过通行批准原则上对非走廊内牧民是不开放的,而走廊内的定居和流动牧民总数不过也就2000多人。


趁着等待的时间,记者找到了派出所的谭鹏飞指导员,后者向环球网记者介绍了这个派出所以及辖区的整体情况。这个派出所海拔3900米,成立于1950年,辖区面积2500平方公里。目前派出所由汉族、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塔吉克族和柯尔克孜族5个民族的武警战士组成,实行24小时值班。与外界渲染的廊紧张局势不同,在谭鹏飞的介绍中,瓦罕走廊其实是个安全与安静的地区。据他介绍,得益于融洽警军民关系,派出所成立近60年来,几乎没有人能成功的从瓦罕走廊偷越边境,派出所辖区内也没有发生过恶性案件。走廊内的塔吉克牧民踊跃争当巡边员,自觉地维护着国家边界安全。瓦罕走廊内共有40余个可以直通外国的山口,除了边防驻军、武警部队的巡逻外,每个山口都有忠诚的塔吉克巡边员日夜看守着国门。正如塔县宣传部李久平副部长所言,“每一顶塔吉克帐篷都是一个边防哨所,每一个塔吉克牧民都是不带枪的边防军战士。”走廊内的牧民、派出所与边防军紧密配合,共同构筑起一道保护国家安全的防火墙。根据李久平副部长提供的资料,瓦罕走廊的驻军与牧民总共抓获90余名试图越境的嫌疑分子,有效地捍卫了中国的国家安全。


未来的瓦罕走廊:国防屏障+对外运输动脉


离开明铁盖驻军营地,我们开始这次瓦罕走廊之旅最艰苦的旅程,道路越往西就越难走,有好几次车辆压到路边厚厚的积雪与冰的混合物,差点就滑落到山崖下的河谷中。道路沿着喀喇其库尔河的走向蜿蜒向西,很多路段由于被积雪和冰覆盖,已经看不到哪里是路面,哪里是路沟,我们不得不下车步行进行探路。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上活动异常痛苦,走路必须放缓节奏,一旦走得稍微快点就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胸口和头部都会有刺痛感,采访团的一位女同事因为强烈的高原反应呕吐了,连陪同我们的当地同志也产生了强烈的高原反应。路边的积雪很厚,雪下面经常是融化的雪水与冰碴,走路时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冰水灌进鞋子,格外的冰凉刺骨。阳光在两侧高耸入云的雪山反射下,周围的世界变成一片惨白,如果不戴墨镜,眼睛会被刺激得无法睁开。采访团就这样艰难的前进着,用了两个小时时间我们终于到达我军边防部队的第二个营地。在这里,我们偶遇了一位在附近开铻矿的温州老板,他刚刚从上边下来,说道路已经无法再走了,强烈建议我们调头回去。但是我们决定继续西进。由于时间已经很晚,我们没有在此地过多停留,径直出发向我们的目的地——中阿边境进发。


车上的高速表显示将近海拔5000米,道路已经完全被积雪覆盖,有一处路段,路面上出现了冰坑,司机师傅不同意再前行,但在采访团的强烈要求下,车队还是冒险驶过了这一路段。与前半程相比,这里已经看不到任何牧民的活动,陪伴我们的只有偶尔飞过的黑色大鸟,具体地说,应该不叫飞,而是贴地滑行,看来高原让鸟的飞行能力也大打折扣。下午六点,我们绕过一个山口,从望远镜里已经可以看到驻守中阿边境的边防军营地,此时我们已经深入瓦罕走廊70多公里。然而就在这时,从前方探路归来的那买提副所长带来了坏消息,前方路面上冰层已经疏松,无法在承受车辆的压力,而这里距驻军营地还有四五公里,至少要步行两三个小时,对于我们的体力来说,这是一个无法完成任务。


返回!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但也是必须做出的决定,如果再耽误时间,我们可能在天黑前无法走出走廊,在没有专业设备的情况下高原野外宿营极其危险。当地的陪同我们采访同志安慰我们说,在这个季节,你们已经是走得最远的记者了。在冰层覆盖的路面上,车辆调头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一旦驶出路面范围,极可能陷入冰坑。司机师傅反复勘查路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反复前后挪动,终于将车辆安全调过来。遥望远方的哨所,采访团每一个人心中带着遗憾踏上回程。


尽管最终没能走到中阿边境线,但瓦罕走廊已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来新疆之前,瓦罕走廊在我们心目中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区域,然而在我们的路途上看到的是原生态的高原美景、和谐的民族关系以及中国强大的国防能力,而后者在我们随后两天在红旗拉普和卡拉苏口岸的采访过程中感受尤其深刻,相对于周边国家有边变无防的窘境,中国的军人与各民族人民一起在祖国西部边陲构筑起了最稳固的边界线。千年来,瓦罕走廊经历了古丝绸之路的热闹喧嚣,也留下了百年前的屈辱记忆。这条蜿蜒在雪山之中的小路已成为古代中国繁荣强盛、近代中国屈辱历史与当代中国重新崛起的汇集点。当地政府已经开始研究沿瓦罕走廊建设铁路和公路,开辟通往中亚的另一条运输动脉,这条宁静的山谷除了坚固的国防屏障之外也将被赋予新的意义——成为中国发展与中亚国家友好关系的新通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瓦罕走廊里的喀喇其库尔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边防部队吃午餐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瓦罕走廊里的温州钨矿老板



5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