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山河一寸血!---惨烈的昆仑关大捷(图文)

一寸山河一寸血!——惨烈的昆仑关战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前情况:


1938年10月,日本占领武**广州。但日本非但没有达到迫使国民政府投降的目的,反而遭遇到更顽强的抵抗。日本军部南进派即认定:必须切断中国对外最后的交通线,以期实现一举解决支那事变的计划。1939年4月15日,日本海军部《情况判断》认定,仅靠陆军已很难进行内陆方面的大规模积极作战,在此情况下,由陆、海军协同尽快占领华南沿海的最大贸易港口汕头。成功之后,即以一个兵团向广西方向挺进攻占南宁,以切断敌经法属印度支那方面的海外最大补给交通线。日本决心发动桂南战役,为的是彻底切断中国抵抗其侵略的最主要补给路线。据日本军事侦察所得情报,中国获得外援最重要的路线即法属印度支那线,仅1939年9月运进中国总吨位14700吨中的12500吨即经此路线,达85%。6月,日本参谋本部《兵要地志》也强调“一旦进入南宁,以该地为基地,则交通四通八达,远可通往广东、湖南、贵州、云南。所以南宁──谅山的道路,形成了蒋政权联络西南的大动脉。为了直接切断它,首先必须夺取南宁。南宁一旦占领,无须置重兵于东京湾附近即可以完成作战目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三卷第一分册第38-39页。中华书局1981年版。)


1939年9月1日,德国进攻波兰。3日,英、法对德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更急于解决中国问题,以便腾出兵力抢占西方列强在亚洲和太平洋的殖民地,以配合德、意两个盟国,并缓解德国对其解除了对苏联威胁的不满。认为:中国事变的解决之所以如此拖延,是由于苏联和英、法,美对蒋介石政权的支援,现在应藉欧战发生各列强无力顾及中国的时机,解决支那事变(《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三卷第一分册第2页)。4日,日本内阁首相,陆军大将阿部信行发表声明:值此欧洲战争爆发之际,帝国不予介入,决定专向解决支那事变迈进。(《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上,第493页。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纂,天津政协译校,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同年,偌门坎事件获得了圆满解决,日俄达成和平协议,日军已经不需要在提防俄国,因此可以抽调最精锐部队全力投入支那战场,此前日军的精锐地面部队很多都有担任对俄战略警戒的任务,虽然部署在支那战场,但并不能任意行动,依然做好随时回关的准备,所以部署在南方有对俄警戒任务的精锐部队,普遍重火力单位不全,重火力单位都囤积在本土或华北与华东地区,以便随时可以把部队抽回满洲,展开对俄作战。日本随即在南京设立以西尾寿造大将任总司令,坂垣征四郎中将任总参谋长的支那派遣军司令部,统辖北支方面军,第11军,第13军,第21军。


1939年9月23日,日军大本营发出准备迅速处理支那事变的命令;10月16日,发出《大陆命令第375号》:支那派遣军总司令官应以一部协同海军迅速切断沿南宁至龙州之敌补给路线。同日,还发出《大陆指第582号陆,海军中央协定》:“本作战之目的,在于直接切断沿南宁──龙州敌补给联络路线,并强化切断沿滇越铁路及滇缅公路敌补给联络路线之海军航空作战。并规定作战时间为11月中旬。”(同上书,第499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9年9月19日,日本支那派遣军总司令西尾寿造大将下达作战命令,开始广西作战,命令参加作战的部队为:步兵第5师团,台湾旅团,其他配合部队(步兵18师团与近卫师团一部),第五舰队(11月中旬改称第二派遣支舰队),海军第三联合航空队。其兵力总共约30000人;军舰70余艘;航母2艘,飞机约100架。日军广西作战的主力步兵第5师团为日本陆军常设师团,其下辖的步兵21旅团号称钢军。参加过日俄旅顺口攻坚战,台儿庄作战,广州作战等战役,屡次担任主攻任务。(坂垣征四郎原为该师团长,他升任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后,师团长由今村均中将接任,并且在参加广西作战时,从华东调来了大量作战物资与师团留守部队。)可见日本陆军方面非常重视这次战役。日本认定,切断这条路线将必然使中国丧失抵抗能力,从而可以立即结束在华战争,完成它对中国的侵略任务。大本营陆军部作战部长富永恭次更宣布:这是支那事变的最后一战。”(《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三卷第一分册第39页。)


昆仑关战役爆发前,1939年9月,中国军队击退了日本陆军第11军对长沙的进攻。10月,国民政府在衡山召开第二次南岳军事会议,总结了第一次长沙战役的作战情况,并决策发动新的攻势。29日,蒋介石在会议训词中宣布:我们今后的战略运用和官兵心理,一定要彻底转变过来,要开始反守为攻,转静为动,积极采取攻势。(《蒋总统集》第1184页。)会议结束的11月5日,蒋接获了日本有南犯企图的情报,美、英军事情报机关也发出情报:日本舰队目前在东京湾集结,它说明对华南的作战已迫在眉睫。于是蒋立即从衡山直接飞桂林,为迎战日本新攻势作战斗安排。但中国军队的准备状况确实混乱不堪:守卫两广海防的是原桂系部队第16集团军,辖第46军(军长:何宣),第31军(军长:集团军副总司令韦云菘兼)。总司令夏威对他被调往第11集团军任总司令极其不满,借母丧之机躲在容县老家闹别扭。新上任的16集团军总司令蔡廷锴又不敢就任理事,于是有关日军进犯的情报无人处理。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赴重庆开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行营参谋长林蔚则奉蒋之命前往容县吊唁夏威母丧并劝慰夏本人,行营成了空营。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远在广东韶关,没有行营命令也不敢自作主张。这一系列因素使行营,战区,集团军三级首脑机关形同虚设,这对于大战即临的中国无异一场灾难。第46军的新编第19师(师长:黄固。该师于1938年秋组建,大部为民团转成。)驻防钦县,防城一带;第175师(代师长:秦镇、后任师长:冯璜)驻防合浦,北海一带;第170师(师长:黎行恕)驻防贵县一带。第31军的第131师(师长:副军长贺维珍兼)驻防桂平;第135师(师长:苏祖馨)驻防大湟江口一带;第188师(师长:魏镇)驻防平南。这个军事部署是基于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判断日军只可能从广州湾(湛江)登陆北上夺取柳州,不可能冒险夺取南宁而设置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由于新编第19师是一支刚组建的地方队伍,武器,训练,士气都极差。因此,从钦县到南宁可以说基本上无防御兵力。更加严重的是,白崇禧见广东开平,阳江,阳春,新兴一片富庶地区既无中央军又无日军,如果桂系控制便掌握了广东南路,还掌握更多的出海港口。于是迫不及待命令第31军加速完成战备,并开进广东上述地区。防线一下子扩大到上千公里,守备实际上非常薄弱,而且没有纵深防御。此外自从凇沪会战大场反击战以后(大场反击战,桂军投入的6个精锐师夜晚反击大场,在1个夜晚就被日军用重炮与战车消灭了90%)桂军上下普遍谈日色变,对日军作战自信心普遍不足,个别桂军将领甚至对日军畏若雷霆,敬若鬼神。因此广西南部防御力量实难抵挡日军的突击。


第1次昆仑关战役(桂南会战)


战斗过程


9日,日本全部进攻部队在三亚港集结完毕。第21军司令官安腾利吉中将亲自到三亚指挥。13日,舰队从三亚启航。14日先头舰只抵达北海,以10余舰发动佯攻。驻守北海的175师一个营,给予日军以回击。军事当局命令防卫部队彻底炸毁北海市,只是因为指挥北海保卫战的国军第46军175师第524团团长巢威感到日本军并非要在北海登陆,从而避免了北海的彻底破坏。当晚,日舰停止对北海的进攻,转向钦州方向。防城企沙、龙门两地各一个营抵抗一天后败阵,日军登陆。在钦县犁头嘴防守连连长报告新编第19师55团黄廷才团长,他竟然认为这是敌惯常骚扰而已,不必认真。结果毫无战斗准备的新编第19师所属部队溃败,日军顺利登陆。战至17日,日军占领钦州,防城,并立即分兵北上。18日攻新19师师部所在地小董,师长黄固临阵退缩,竟只身逃跑。(后来该师师长黄固被撤职,黄廷才交军法审判。)所辖军队溃散,日军继续北上。而十万大山区土匪组成许多便衣队为日军先导,致使日军加快北进速度,22日傍晚抵达南宁市邕江南岸。


日军登陆后,16日,蒋介石在重庆召见白崇禧,令其不必再参加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立即返桂林指挥作战。白崇禧要求以桂林行营主任资格全权指挥,不须第四战区司令张发奎插手,各军须直接听从行营命令。蒋批准该项要求,并调其最精锐的第五军等直系部队归白指挥。白立即电令该军代军长杜聿明,立刻率部乘火车从衡阳赴桂南;又电令恢复夏威第16集团军司令职务,原已任命的蔡廷锴待命。16集团军立即集结,副总司令韦云菘及指挥所人员19日抵达南宁,各部分别赶赴日军进军必经之地阻敌北进。白崇禧本人于19日由重庆飞桂林,21日率部抵达迁江,设立行营指挥所。这样,当日军抵达南宁之时,国军170师22日抵达邕宁、135师两个团23日到达南宁市区,新赶到的中央军新200师第600团24日下午抵达南宁东北的二塘。另外六个军分别从外省向柳州、宾阳集结。由于原来的防卫方向错误,这次集结实在过于匆忙,非常混乱。23日日军步兵第5师团在飞机掩护下开始强渡邕江,夜晚,135师405团团长伍宗骏擅自令其所辖404、405两团放弃阵地撤退,韦云菘命令135师师长苏祖馨截回所部,伍宗骏抗命不肯恢复原来的阵地(伍后来被判刑五年),南宁市内正面已无军队防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月24日凌晨,南宁大塘地区步兵第5师团前进指挥部,今村均中将下达夺取南宁命令如下:第4飞行团(本乡义夫少将)之飞行第64战队(战斗机),飞行第31战队(轻型轰炸机),独立机枪第16,第21大队,独立装甲车第52大队,山炮兵第111联队,独立山炮兵第10联队,独立攻城重炮兵第11大队协同步兵第5师团进攻邕宁城防,夺取南宁全歼支那守军。步兵21旅团之步兵第21联队强渡邕江攻击南宁市区,夺取南宁后转向攻击二塘,步兵第42联队则直接攻击二塘之守军。


24日拂晓,170师在邕宁与日军激战,上午日军第5师团步兵21旅团之步兵21联队从市区渡江,下午南宁全城陷落。


25日晨,200师第600团在二塘独战日军第21、42两个联队。日军在飞机重炮与装甲车的掩护下,对170师和200师两个团阵地猛攻,国军顽强抵抗。600团团长邵一之,团副吴其升阵亡。鉴于战况不利,170师师长黎行恕与200师师长戴安澜决定黄昏后撤退至高峰隘。南宁城防战虽然未能阻止日军前进,但这是日军自钦、防登陆后遇到的最激烈抵抗,战斗进行了两天两夜,国军伤亡2000多人,日军伤亡600多人。


26日,日本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认为大局已定,无需再亲自指挥了,宣布所有日军组成邕钦兵团,由第5师团长官今村均指挥。安藤本人则于27日离开钦州回广州。日军于26日起,在飞机掩护下猛攻高峰隘,国军尽管顽强抵抗,终于不支,于12月1日失守高峰隘,4日,日军占领昆仑关。接着暂停进攻,调整部署,双方以昆仑关一线山地为界,暂时对峙。该处山岭延绵,无论往北往南,均为平坦地势。昆仑关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地势险要,日军占据昆仑关,切断了国民政府的对外通道,上上下下洋洋得意。日军战史称此次作战为桂南会战,日军仅以伤亡908人(死300人)的轻微代价,从钦州北上击溃了桂军重兵集团占据了南宁,昆仑关。此次作战除在南宁与昆仑关付出一定伤亡外(800多人),日军几乎如入无人之境。


第2次昆仑关会战(邕宁会战)


战前情况


桂南会战结束后,今村均中将洋洋得意,选派在步兵第5师团担任特务机关长的中井增大郎大佐去策反李、白2位桂系实权将领。中井五年前曾受聘在桂系军队中担任军事顾问兼教官,与李、白有旧谊。结果,中井此行,碰一鼻子灰,讨个没趣。今村均在策反李、白失败后大怒,决定羞辱李宗仁,白崇僖一番,以通电方式公开发表了《致李、白将军书》:内容如下:


1、大日本皇军占领南宁地方之唯一目的,即切断蒋介石政权与法属印支之交通线。


2、我南宁方面大日本皇军对白、李两将军在广西省之建设及政令甚表敬意,因此将极力注意避免损害事绩。两将军治下一般民众之生命及其幸福,将尽力予以保护。


3、愿将军洞察世界大势,为促进东亚同文同种两民族之提携奋起前进。


4、将军若仍执迷不悟与日本敌对到底,欢迎随时举全部兵力来夺回邕宁,我南宁驻屯军队将独立对抗将军之50万军队,且有足够兵力,装备,航空力量及信心取得战争胜利。


5、对在南宁战斗中战殁之将军部下桂军4200余名勇士,我军已予合葬于南宁中山公园,郑重供祭,尚乞安心。


今村均还在报纸上发布消息,指出,皇军只要1个步兵旅团兵力就足够击败50万桂军,只怕桂军不敢来送死。固守昆仑关及关南的是日本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中将)之一部,辖步兵第5师团;师团长今村均中将;辖第9旅团,旅团长及川源七少将;第21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台湾旅团;旅团长;盐田定七少将连同海军部队;(军舰70余艘),航空部队(飞机100架)共计约30000人。后期补充抵达的有近卫师团1个旅团;第18师团之一个旅团;兵员总数约45000人。


中国方面,衡阳会议时蒋介石已经命令长江两岸所有预计于年底结束的第二期整训部队,一律提前一个月结束整训,参加统一的冬季大反攻。长江两岸,大江南北,万里疆场,到处都集结着上万,上十万,甚至几十万的整装待发的国军将士;到处都响着蒋介石对参加冬季反攻的将士的训示的声音:日军的进攻能力已经被我国军大大消耗,其进攻的锐气已遭我顿挫,只有招来之势,穷途未日。与此相反,我强大的国军已经完成重建和整训,战力倍增,转守为攻的时机已经到来了!我全军抗日将士,要发扬决战决胜精神,奋勇杀敌,收复失地!


国军在昆仑关北设立了白崇禧的桂林行营指挥,参谋长林蔚。


12月8日,蒋总统下达了“攻略昆仑关而后收复南宁”的决定,并督导各部为反攻做准备,此前各路援军利用新通车的铁路源源开进广西,归属桂林行营指挥做好了反击昆仑关的准备,蒋总统还下令中央军精锐第5军全军出动投入反击昆仑关作战桂林行营原辖;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参谋长吴石;第16集团军;司令夏威。统率:第31军(军长韦云菘;辖131师,师长贺维珍;135师,师长苏祖馨;188师,师长魏镇)。第46军(军长何宣;辖170师,师长黎行恕;175师,师长冯璜;新19师,师长黄固)中央军第5军第200师(师长戴安澜)之一部。广西教导队独立步兵1-4团总兵力共约六万人。接着集结来到是中央军第5军之荣誉第1师(副军长郑洞国兼师长),新编第22师(师长邱清泉),第5军装甲团,骑兵团,炮兵团,工兵团等全部抵达,当时中国装备最精良的一个军全员上阵。除第5军外,还调来了蔡廷锴的第26集团军;叶肇的第37集团军;邓龙光的第35集团军;以及第5军所在的第38集团军亦陆续集结到位。该集团军司令徐庭瑶,以下第2军(军长李延年);第6军(军长甘丽初);第99军(军长傅仲芳)第36军(军长姚纯);连同辅助部队,空军部队(飞机100架),援军共达30万之众将全数投入反击作战。


15日,白崇禧以桂林行营名义发出第一号反攻令。白部署如下:北路军,总指挥徐庭瑶,部第5军主攻昆仑关;第99军第92师绕伶俐圩西进,攻击七塘侧击昆仑关之敌西路军,总指挥夏威,部第一纵队(司令周祖晃)攻击高峰隘;第二纵队(司令韦云菘)在南宁南部苏圩集结,阻止敌后增援南宁东路军,总指挥蔡挺锴,部何宣第46军向陆屋、灵山破袭邕钦公路;叶肇的第66军攻击昆仑关则翼之古辣、甘棠敌军。第99军另外两师作为战略预备队。


12月16日杜聿明(此时已任军长)召开第5军团长以上军事会议,布置对昆仑关之攻坚战。他制定的是关门打虎的包围全歼战术,以第200师(师长戴安澜),荣誉第一师(师长郑洞国)正面主攻昆仑关;新编第22师(师长邱清泉)为右翼迂回部队,由小路绕过昆仑关,攻占五塘、六塘,打击南宁方面日本援兵;第200师副师长彭璧生率两个补充团担任左翼迂回支队,绕甘棠,长安攻击七塘,八塘,则击昆仑关之外,堵住其退路并阻击援军。


国军反击昆仑关战役发动前夕,今村均得到了汉奸密报,谓南宁昆仑关以北已有十余万国军陆续集结,今村均认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未予理睬。反尔整饬军队,准备开始向龙州和镇南关进攻,去夺取中越边境上的两个战略要地,彻底完成这次进袭的任务。其实早在12月7日以后,刚刚荣升邕钦兵团总指挥,署理广西军务的今村均就不断得到X党报告,说南宁以北约四十公里的地方,将有十万中央军开到,意图反攻昆仑关。狂妄的今村中将对此付之一笑,断言在南宁以北的山地间,绝不可能有十万大军通过。何况他还命令台湾混成旅团由钦县北上协防,一路向昆仑关扫荡,支那军队应该是自顾不暇。所以他只是加强了昆仑关的防御工事,关口两侧修筑坚固的碉堡,互为支撑。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撒向了广西西南那条华军的生命线上。无疑,掐断它将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荣誉。然而实际情况是,杜聿明将军的机械化重炮兵旅,已经开到了昆仑关附近丘陵地带的密林中,在距敌前沿阵地仅三四华里的地方,迅速构筑起阵地,一排排炮口已经对准了敌人的阵地。号称“德国将军”的邱清泉第22师战车部队,也已从昆仑关以北的思陇越过重重大山,经太平村向昆仑关南面的五塘地区穿插,国军此次调动之所以迅速隐蔽,与新开通了几条铁路有关。


今村中将蒙在鼓里也不理睬密报,于是命令台湾混成旅团由钦县北上协防,然后放心大胆地命令辖下步兵第9旅团长及川源七少将率领数千日军西出南宁,奔袭龙州、镇南关(今友谊关),去夺取中越边境上的两个战略要地。


1939年12月17日上午8时。及川少将率领所部乘坐数百辆大卡车,浩浩荡荡地从南宁出发了。而中国军队总攻击时间,则定于18日拂晓。


第2次昆仑关战役(1939.12.18日-1940.1.1)


战斗经过


18日凌晨,战斗打响。先是炮战,中国第5军的重炮兵团以及各师炮营同时开火,日本方面除炮兵外,最令中国军人头疼的是上百架飞机的轰炸,炮战打响后,中国第5军的重炮兵团以及各师炮营同时开火。炮火延伸后,第200师与荣誉第一师开始攻坚,成千的士兵端着刺刀,在战车的引导和掩护下摸上了日军的阵地,在反应过来的日军炮火拦截时,双方绞在了一起,逐尺逐寸的争夺着每一处阵地,日军步兵第5师团长今村均中将在南宁城内直到中午才收到昆仑关及附近地区被中国军队攻击的消息。然尔今村均并不以为然,居然打起了包围全歼攻击上来的华军的主意:认为昆仑关上布置的是一个精锐的大队,只要从南宁城再派出一支部队,就可以完成对中国军队的两面夹击,吃掉这块送上前的肥肉。再顺势反扑关北的攻击部队。虽然如此,他仍然派出了飞机轰炸进攻昆仑关的中国军队,协助关上部队防守。


今村均的轻敌部署给了中国军队一个很好的机会,关上日军没有援助,反击能力有限,随着战斗的继续荣誉第1师与200师取得了较大的进展,其实中国军队也暗自纳闷,虽然日军飞机的轰炸十分猛烈,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照理说已经反应过来的日军应该比现在更加难对付,怎么都打了一天了还没有见到过有规模的反击?难道有什么阴谋,还是对手老辣沉得住气?因此格外小心并不做过快的推进。但至夜晚,荣1师攻占了昆仑关附近的仙女山,老毛岭,万福村,罗塘和411高地;第200师攻占了653、600两个高地,另外西路友军170师发起攻击高峰隘的战斗,占领高峰隘附近山头,阻击日军援军,配合第5军的主攻。于是中国军队决定加大攻击的力度,迅速发展战果,杜聿明命令荣一师连夜从侧翼向昆仑关主阵地发动攻击,吸引日军注意力。第200师主力隐蔽接近,乘乱突袭,但也同时电令外围部队严密监视南宁方向敌人动静,以防日军奸计夜袭。荣誉第1师攻击的方向不太顺利,居高临下的日军用密集的弹雨压制了荣1师一次次的进攻。军属各炮兵部队拼命将各种炮弹打到关上阵地里。巨大的尘土柱拔地而起,整个阵地几乎就象犁田一样被各种型号的炮弹翻了一遍,然后是进攻,压制,炮击,周而复始。但战斗进展仍然非常缓慢。日军主阵地修筑的非常坚固巧妙,加上日军知道不妙,背水一战,异常顽强,并且开始发动一次次的疯狂反冲击,很多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19日晨7时许,第200师击溃日军第3次疯狂的反冲锋后,乘势追杀,撕开了日军主阵地防线,乱军里还突入并消灭了日军一个中队指挥所,600团遂对各自为战的日军分割包围,并一举攻占昆仑关主阵地,将残余日军压退到关南的几处小高地上。激战一天一夜后第200师与荣1师终于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停止了攻击,向友军移交阵地后依令撤出主阵地休整。杜聿明闻得一夜激战终于光复昆仑关主阵地,马上督令各部做好最后攻击准备。决心在以后的两日内收拢包围圈,彻底消灭面前的这个日军精锐大队。然后就可以腾出手来协同友军直扑南宁,圆满完成白长官的桂南反攻作战计划。


19日中午时分,日军步兵第5师团前进指挥部今村均中将在南宁得到昆仑关主阵地丢失的消息,破口大骂守备军官无能。他下令出动飞机对昆仑关主阵地实施多波次狂轰滥炸,同时派出第21旅团第21联队,由联队长三木吉之助大佐率领,出南宁由五塘向昆仑关攻击前进。同时电令早先由钦县北上的台湾旅团台湾步兵第2联队加速北上,支援昆仑关。但台湾旅团的台湾步兵第2联队途中遭遇国军175师各部层层阻击,已经不能及时赶赴昆仑关。在陆屋遭遇第524团(团长巢威)阻截,激战三日不能通过。该团指挥果断,士气高昂,主动出击,尽管日军有飞机助战,且施放毒气,仍将渡边联队堵住,而联队长渡边大佐亲临战地指挥突击时被击毙。渡边大佐阵亡后台湾步兵第2联队失去指挥只得撤回钦县。


不过步兵21联队的突击非常迅猛,在炮兵的支援下,几次冲锋后竟然突破新22师在五塘的阻击阵地,直奔九塘而来,九塘埋伏有邱清泉的新22师战车部队,新22师的战车部队就埋伏在道路旁的树林里。步兵第21联队下午八时许到达九塘,立即被埋伏在公路两侧的邱清泉坦克部队切断了后路。坦克炮火将六塘至七塘的桥梁全部轰塌。整个联队被优势的中国军队分割包围,陷入了完全孤立被歼的境地。


邱清泉指挥战车部队向被围之敌发动猛烈攻击。坦克车队夹枪带炮地狂吼着冲出树林,中国战车部队在日军还没反应过来时在中央公路上如入无人之境般向日军车队冲撞扫射。日军顿时溃不成军,把车辆与重武器都扔了,向两旁山地躲避。公路上丢下累累敌尸和各式车辆二百多部,各种轻、重武器更是无数。这时突然昆仑关上的日军发动反击,前来接应步兵21联队,逃出战车打击的日军步兵21联队在昆仑关上日军接应下合兵一处,这才渐渐回过神来。


而此战邱清泉从此也捞上了一个“邱疯子”外号,可见他这一仗打得非常嚣张。另外若不是西路军170师高峰隘被日军偷袭失守,败退至葛圩一带,致使日军援军得以与关上日军援手接应,战果将会更加巨大。


逃上昆仑关的三木气急败坏,要来飞机支援,在包围圈里疯狂反扑,虽然在九塘,步兵21联队的车辆与火炮都丢了,然而步兵损失不是很大,兵力还是比较完整,于是一波一波的日军竟然不顾主阵地正在被己方飞机狂轰乱炸,疯狂反扑,竟然一度又击退了昆仑关主阵地上的国军一个守备团,重夺昆仑关据守待援。


战况开始明显的激烈起来。各战线上几乎每一处阵地都是处在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的激烈争夺中。高峰隘,主阵地两处更为激烈。白崇喜亲自前往高峰隘前线指挥战斗,也多次无功而返,战况陷入僵持阶段。


其后五塘也被日军重兵夺回,随后日军猛攻六塘,日军为了对付国军坦克,动用了很多速射炮,并出动大批敢死队,身抱炸药爆破国军坦克,在飞机的支援下,发动了疯狂突击。虽然国军新22师遭到了较大损失,但六塘则始终被邱清泉坚守住,这在打击日军增援上作用极大,有效地保证了昆仑关战斗。在台湾旅团台湾步兵第1联队由南宁增援昆仑关时,就被邱清泉亲率主力堵在六塘激战。邱清泉死守六塘成功,给以后的昆仑关战斗奠定了胜利的基础,杜聿明不失时机命令荣1师郑洞国派该师郑庭笈第三团暂归第200师戴安澜指挥,从右翼包围九塘。郑团利用黑夜会合600团的先锋营攻占九塘西侧高地,紧紧地收拢了包围圈。由于日军有援军的加入,使得关上兵力大增。这昭示着下一次的昆仑关争夺战必然更加白热化。


20日,昆仑关敌渐渐不支,频频发出告急的电报。同日,中国东,西两路部队也分别在南宁附近发动反攻。今村均这才开始感到情况不妙,急令正在向龙州和镇南关攻击的步兵第9旅团分出第三大队的伊藤部队乘坐105辆汽车返回驰援昆仑关。同时命令第21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亲自率旅团主力步兵第42联队增援昆仑关。然尔邱清泉的新22师在五塘附近坚决地堵截了中村的步兵第42联队,日军步兵21旅团的炮兵与骑兵部队配合步兵第42联队,发动了疯狂突击,战斗中新22师的坦克部队遭受了很大损失。然而,整整激战两天,步兵第42联队就是一直不能前进。直至22日拂晓,邱清泉部主动撤出战斗,方抵达七塘,却又一次被阻截住。


22日下午1时半,三木大佐得知援军再一次被挡在了山外不能靠近,又一次频繁地向今村均发出了告急:“黄昏前旅团如不能到来,第一线难以确保”。焦头烂额的今村均不得不派出南宁仅有的两个中队和两个机枪小队前往援救,却在苏圩附近遭遇188师坚决阻击。今村均也无可奈何。同日清晨,回援的及川支队的伊藤大队浩浩荡荡的卡车大队开到南宁以西西长圩附近时,突遭中国军队131师优势兵力的伏击,车队陷入大军重围之中。伊藤大队多次突围,皆告失败。在西长被围三天之久,最后,在飞机掩护下,这两部日军均得以突围,26日下午返回南宁。


同日蒋总统向桂南战区派来了手上为数不多的飞机。中国空军连日频繁出动飞机,对昆仑关守敌和六塘至九塘地区被围之敌,实施猛烈轰炸。各处包围圈里的日军已频临弹尽粮绝状态。是日起,日军的飞机对被围各部空投弹药和食物。但是,仓皇投掷间,天上飞来之物大多被中国军队给抢了过来,日军的飞机成了中国反攻部队的运输大队。


是日夜间,处于优势兵力的中国军队开始了对包围之敌的全线出击。双方短兵相接,许多地方处于混战状态,居然还有两股打疯了的中国军队,在九塘以北互相发生误战,双方用手榴弹对炸了一整夜。


12月23日。上午十一点时许,第21旅团长中村少将正高举战刀指挥部队突击,一颗开花子弹从他左颊处贯穿,顿时血涌如注。经紧急包扎处理后,这位“钢军”将军,又挥舞着战刀,指挥残部拼死突击。


24日,步兵第9旅团主力及川支队接到了今村均星急火燎命令他们急速返回南宁救援的命令,便销毁缴获的大批战略物资,紧急撤离龙州,镇南关。白崇禧得知第一批回窜之敌逃脱,第二批又在返回后,唯恐增援昆仑关导致我军进攻失败,急电西路军总指挥韦云菘:如再放过第二批回窜的敌军,影响主力兵团方面的战局,该副总司令应受严惩。(《广西文史资料》第25辑,第27页)结果仍被敌军主力逃脱。地方部队习惯于保存实力,互相推委使日军获益。例如冯璜于11月22日接任175师师长时白崇禧对其交代:现在大敌当前,第16集团军各部队长官间还闹意见,你见他们时,传达我的意思,请他们好好的以大局为重,放弃成见,共同抗日。而16集团军司令夏威则交代冯璜:抗战是相当长期的,不可把本钱一下赌光。(冯璜:《第175师战斗在桂南》,载于《粤桂滇黔抗战》第192页,中国文史出版社1995年版。)


12月24日,中村旅团主力从七塘拼死朝昆仑关突进。早晨八时,头裹绷带的中村少将抵达九塘以西督战,防守九塘的就是暂归第200师戴安澜指挥的荣一师郑庭笈第三团,第200师600团先锋营的右翼迂回部队。居高临下的郑庭笈用望远镜发现九塘公路边大草地上有日军军官正集合开会,马上命令第一营以轻重机枪,迫击炮集中火力猛击,第200师先锋营急促出击,打乱日军的中枢指挥系统。我军一群迫击炮炮弹落入会场,当场把中村旅团长炸成了重伤,日军在混乱中醒悟过来以后发动反扑,不过第200师600团先锋营及时撤离了。


中村正雄被迫击炮炸成重伤以后,日军步兵21旅团主力陷入混乱,当天在九塘没能发动进一步的突击,中村正雄的伤势非常严重,日军步兵21旅团野战医院紧急为中村动手术抢救,做手术的地点在九塘一座小石山下的土屋里,日军选这个位置做手术是因为这里比较安全,有小石山挡住国军方向射来的枪弹,国军阵地上也看不见,谁知手术紧要关头,国军一发迫击炮炮弹越过小石山笔直的落了下来,正好就落在手术房外的墙壁旁爆炸,当场把土屋墙壁炸了个洞,更要命的是土屋房顶的瓦片泥土纷纷落下,大量落在手术台上,而此时中村正在手术中,刀口里落进了大量的瓦片泥土,遭到了污染,军医们只好一边不停的咒骂一边一点一点的为中村冲洗刀口里落入的脏东西,大大的延缓了手术时间,整整用了半天时间才做完弹片取出手术,伤口缝合后军医检查了中村的伤势认为由于手术拖延太久,中村恐怕是无法救活了,当天下午中村发生了严重感染并很快衰竭死亡。中村正雄阵亡后日军在九塘的攻势基本陷入停顿,但昆仑关战局依然不乐观,据国军战况统计,到23日,仅第5军正面进攻的两个师,阵亡就达二千余人,而日军的伤亡估计也就1000千人左右。就在中村正雄死亡当天,荣一师刚刚第二次拼下来的昆仑关主阵地据守了还没半小时就再次易手。六天战斗未获理想战果,白崇喜更是转达了蒋委员长对战事进展缓慢的严重不满。杜聿明分析两得两失的教训,是日军在关口两侧有坚固的堡垒工事,组成交叉火力网,更配备了较强的兵力一左一右钳制住主阵地,关南更有严密的防御纵深。我军即便占领主阵地,日军就龟缩在这两侧的工事及二线阵地里死守,互为支援。无论攻击何处都只是陡增伤亡,反一有松懈就被两面夹攻,致使我军至今无法有效占领主阵地扩大战果致使我军攻击失败。于是决定改变战法,集中优势兵力,从外围攻击各据点,逐渐缩小包围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