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联余饭后之:那个女子叫香香

风里桐花香 收藏 0 70
导读:[size=16][B][center]联余饭后之:那个女子叫香香 文/风里桐花香[/center][/B][/size] 联室有很多才思敏捷的女子,性情风格各不相同。 就我认得的而言,豪放如神经,娇嗲如小脚,温柔如云裳,活跃如蛇蛇,沉静如馨香,稳重如玉冷……称之为百媚千红,绝不为过。其中香香算是比较熟识的一个朋友了。(咳,虽然很多地方,也有人叫我香香,但是此香香非彼香香噢。) 香香叫香浮沉,在马甲满天飞的聊天室,是少数几个几乎从不用马甲的人之一。

联余饭后之:那个女子叫香香


文/风里桐花香


联室有很多才思敏捷的女子,性情风格各不相同。


就我认得的而言,豪放如神经,娇嗲如小脚,温柔如云裳,活跃如蛇蛇,沉静如馨香,稳重如玉冷……称之为百媚千红,绝不为过。其中香香算是比较熟识的一个朋友了。(咳,虽然很多地方,也有人叫我香香,但是此香香非彼香香噢。)


香香叫香浮沉,在马甲满天飞的聊天室,是少数几个几乎从不用马甲的人之一。


香浮沉这个名字,第一眼看去,感觉是清新香醇,让人想到一杯茶,一杯茉莉花茶。那么明澈的黄绿色,在透明的杯子中微漾,而杯体中,犹有翠绿的茶梗在茶水中沉浮,连空气中都飘荡着馥郁的清香。再一细品,清新中分明又透出缕缕出尘的蕴藉,间或带着几分淡淡的勘透世情的沧桑。


很早以前就经常见到香香,看她跟一些才子才女们唱和,只是最初一直没大说过话。许是因为我在网上向来习惯性的装嫩闹腾,所以那些才人们对我这不学无术的家伙,向来看不上眼。而我,虽然一向愚鲁顽劣,倒也还有几分自知之明,所以也基本不去招惹那些清高自许的才女们,免得自讨没趣。


后来,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许是因为骨头的关系,慢慢的,就跟香香搭上了话。据骨头说,香香是他网上的二姐,为人挺随和义气,很好相处的一个人。骨头是我小兄弟,骨头的二姐,我自然也觉得亲切,无形中,就拉近了关系吧。


联室来来往往人虽然很多,但常见的熟脸,也就那么一些人。所以每次见面招呼一声,大家倒都是客客气气。看香香言谈举止,落落得体,倒真如骨头所说,随和亲切,温婉端庄,貌似很贤妻良母的好女人一个。


我对于孤傲自负、清高自许的所谓淑女、才女们,向来是敬而远之的,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对于随和温善的大方女子,我却是敬重有加,亲而不昵,主要是出于一种真正的尊重,不愿冒犯别人。只有对于跟我一样疯颠爱闹的人,才恣意玩笑,胡言乱语。


——香香,被我归为第二类。感觉中,她就是那种永远嘴角带笑,谦和温润,与人为善的邻家大姐姐一样的女子,可敬而不可嬉。


直到有那么一天,我没事趴在联室潜水,无聊地闲看公屏上那些人说话,听到香香跟人说及她早些年,和一长舌泼妇打架。因为不耐、不齿那女人污言秽语,所以人家动口她动手,一砖把对方拍倒在地。听了这话,令得我大大惊奇,立时对她刮目相看。这向来温和的女子,竟然也有这般侠烈的一面!真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从此开始特别留意这个跟我最初心目中的形像已经有些出入的女子。渐渐的发现,她原也并非我所想像的那么传统拘泥,言语之间,竟也颇多奇趣。而且说话、行事绵里藏针,绝对不是可以任人随便欺负的主儿。


我在联室,本是以捣乱出名,让人头疼的人物,偶尔跟香香口角起来,竟然一次都未能占得了便宜。幸好大家都不是很较真的人,玩笑归玩笑,开过就算。转回头来,依然该怎么样怎么样,只是心里对她的激赏,确是一天胜似一天。


香香有一段时间,忽然迷上了鼠标画。


所谓鼠标画,就是用系统自带的画图工具,用鼠标一点一点画出来的画。她把自己画的那些画上传到了QQ空间。画的多是些卡通小动物,还有风景,花草什么的,其中有一张古装美女图,看起来竟然栩栩如生的样子,画的极为传神。很难想像,那么功能简单的画图工具,到了她手里,居然画出如此漂亮的画来,真是奇迹!


在那一堆鼠标画中,夹杂了一张少女的照片,扎了个马尾,戴着一副眼镜。白皙的肤肤,丰润的脸庞,嘴角甜蜜上翘,笑容纯净的不含一丝杂质,那皮肤水嫩的仿佛吹弹得破。


我问香香:“你空间相册里那个小姑娘是谁,长的真可爱!”


香香说:“我画的画!”


我倒!我说:“我说的是照片,不是你画的画。你画的画再好,也不可能跟照片一样吧?你若是能用鼠标画出这样一张画来,我就马上把鼠标吃下去!”


香香道:“可是我空间相册里哪有什么小姑娘呢?”


我说:“就那个穿黑色格格领的上衣,扎个马尾,笑容甜甜,长得胖乎乎的小姑娘啊。这小姑娘真是可爱讨喜,不会是你女儿吧?”


香香愣了一下,突有所悟,拿锤子敲我:“要死了,什么我女儿,还小姑娘呢,那是我妈妈的女儿!”


啊?我张口结舌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你你,你妈妈的女儿,不就是你么?噢,原来是你小时候的照片啊。什么时候照的?看起来像十三四岁。”


香香拿白眼翻我:“什么眼神!那是我去年抓拍的视频。”


去年?!我半天说不出话,好一会才道:“可是那照片,看起来确实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啊!你,香香,你不会是天山童姥吧?”


香香拿白眼翻我:“姥你个头,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么?视频抓拍出的照片,本来就不清晰。”


我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可是那也太年轻的过份了!你看那眉眼,那神情,那皮肤,嫩的能汪出水来了。”


香香笑:“嗯,人家都说我皮肤不错,我儿子没事就爱拧我的脸,叫我漂亮妈妈。”


哈,这家伙,终于也“孔雀”起来了!


常言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常在网上混的人,估计很少有没挨过砖头的。而砖头最多的场合,也许就是论坛跟聊天室了。较之论坛,聊天室更是短兵相接的地方。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有时也许无意之中的一句话,就不晓得得罪了谁,也许一言不合,就惹得砖头漫天飞。更有一些无聊的人,没事尚要生出事来,找人的麻烦,更是不需要理由。


我在网上,属于很闹腾的那种,所以被人拍砖、中伤、围攻,那是经常会发生的事,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就连温善如香香,偶尔竟也避免不了被人挑衅。


那天有个很无聊的家伙,许是看香香那会儿在房间比较活跃,于是便没话找话的跟香香搭讪。香香不爱理,对方便纠缠不休,不仅出言不逊,而且不停发一些很垃圾、很无聊的所谓“对联”,一定要香香对。


如此诸多挑衅,香香终于忍无可忍,于是在他又发出一句:“孤男寡女上了床”之时,香香不假思索,应声而出:“那是你爹跟你娘!”


满房爆笑!


我们,其实都不是很会忍气吞声的人!


好像有天,我跟骨头不知怎么掐起来了,我张口就来了一句:“你丈母娘个脚!”刚好被香香瞅见,香香心疼弟弟,冲过来也给我来一句:“你婆婆个屁股!”


我冲她翻白眼:“不许说PG!美女,素质,注意素质!俺妈妈你大姨说了,好女孩不能张口闭口PG、PG的,一点都不雅观。”


香香问:“那你妈妈俺大姨有没有说PG不说PG,应该说什么才雅观呢?”


我笑:“可以说臀部嘛。”


“噢,这样啊。”香香若有所悟:“那照你妈妈俺大姨的说法,以后股市不能叫股市,要叫臀市了?同理,炒股就是炒臀,股民就是臀民,勾股定律就是勾臀定律?”


“噗!”我一口茶刚刚喝下,又全喷了出来,溅了满桌满屏的茶水。这个坏香香,她想呛死我!


聊天室关门后,好多朋友都不大见到了,所幸香香是逛我空间最勤的一个,一有更新,便来看、来评论。所以毫无疑问,当这篇文章发到空间,香香应该也一定可以看到的,那么就让我在此祝福一声:“那个谁的漂亮妈妈,愿你永远粉嫩漂亮,开心快乐,一切安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