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0 95
导读: 如果不是今年3月的一次偶然,罗彩霞也许永远不会知道5年前的真相:2004年高考后,她没有被任何高校录取,而冒名顶替她的同学王佳俊却被贵州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录取。命运由此发生转折,罗彩霞被迫复读一年后考取天津师范大学,2008年,王佳俊顺利毕业。而本应今年毕业的罗彩霞却不得不面临因身份证被盗用而被取消教师资格证书等一系列问题。   “我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他们选中了我?”5月4日下午,在天津师范大学校园,罗彩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难道就是因为我们家没有什么社会背景,王佳俊的爸爸王峥嵘是当地官员?

如果不是今年3月的一次偶然,罗彩霞也许永远不会知道5年前的真相:2004年高考后,她没有被任何高校录取,而冒名顶替她的同学王佳俊却被贵州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录取。命运由此发生转折,罗彩霞被迫复读一年后考取天津师范大学,2008年,王佳俊顺利毕业。而本应今年毕业的罗彩霞却不得不面临因身份证被盗用而被取消教师资格证书等一系列问题。


“我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他们选中了我?”5月4日下午,在天津师范大学校园,罗彩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难道就是因为我们家没有什么社会背景,王佳俊的爸爸王峥嵘是当地官员?


媒体报道显示,王峥嵘2002年任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牛马司镇镇长,2004年8月,从牛马司镇党委书记的位置调任邵阳市隆回县公安局政委,2004年被评为“全省人民满意的公仆”。据媒体报道,王峥嵘曾涉及涟邵矿业集团牛马司实业有限公司原经理沈顺康(正处级)、邓检生(副处级)等人受贿窝案。检察机关查处的该案入选湖南2007年度十大反贪案排行榜。


不是巧合,是大事


罗彩霞,湖南省邵东县灵官殿镇人。2004年,她作为邵东一中应届毕业生参加高考,考了514分,没有达到湖南省当年531分的二本录取分数线。虽然当年有少数高校降分录取,而且她填报了三批专科院校志愿,但罗彩霞没有收到任何高校的录取通知书。


复读一年后,她考取了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旅游管理专业。


四年的大学生活顺利而平静,今年3月的一件事却让她卷入了漩涡。


今年3月1日,罗彩霞和几名同学去参加招聘会,闲暇时间一起到建设银行鑫茂支行开通网上银行业务。办手续需要身份证,可工作人员却告诉她信息不对,不能办理。


罗彩霞感到很奇怪,多次输入身份证号也不对。银行电脑显示,与罗彩霞名字、身份证号码完全相同的身份证上,却是另外一个女孩子的头像,而且发证机关是贵阳市公安局白云分局。


罗彩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自己第一反应是那个女孩子很漂亮,而且和自己同名。但她感觉这个女孩子像自己的一个高中同学。


回到宿舍后,罗彩霞把这件事讲给同学听,大家议论的结果是,这不是巧合,应该是件大事。


同学的提醒让罗彩霞想到了以前发生的一件事。


2008年7月9日,罗彩霞申请办理高级中学教师资格。可后来,负责资格考试的老师打电话问她是不是已经在贵州申请了教师资格证。罗答复:“没有。”


几天后,这名老师再次打电话询问身份证号码的问题,并说:“身份证号码报的和填的都没有错呀!”


两件事都和贵州有关,这引起了罗彩霞的怀疑。随后,她向天津市西青区学府派出所报案,称自己的身份证信息被盗用。


警察立即找罗彩霞做了笔录。但随后在公安内部网查询,罗彩霞的身份证号码是唯一的,而且信息也很准确。


听罗彩霞说,冒用她身份证号码的那名女孩子很像自己的同学王佳俊,警察提醒她要尽快找到照片,不要放过这个线索。


罗彩霞通过同学找到了王佳俊的照片,并让父亲从老家快递过来高中毕业合影。警察看到照片说的第一句话是:“就是这个女孩儿!”


随后,罗彩霞又让家里查询了自己保存的邵东一中月考成绩。罗彩霞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出示的两份成绩单显示,在68名同学中,王佳俊的成绩在倒数10名内。


《2004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档分排序册》显示,王佳俊的高考总分为335分,数学19分,英语53分。


但罗家在当地听到的消息是,王佳俊在贵州师大读书,高中成绩不错。


罗彩霞说:“我们掌握的所有线索都指向王佳俊,但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罗彩霞的姨妈是湖南省邵东三完小老师,王佳俊的妈妈杨荣华也是这所学校的老师。


3月9日,罗彩霞的姨妈直接到杨荣华家拜访,询问王佳俊上学等情况。


罗彩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我姨后来告诉我,杨荣华当时表情很紧张,当她说‘我外甥女罗彩霞被人冒名顶替,不能办教师资格证’时,杨荣华说:‘怎么这么严重,不会有事吧?’”


罗彩霞说,几天后,杨荣华和学校校长、邵东县教育局的人约她姨妈吃饭,承认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随后,杨荣华打电话向罗彩霞道歉,并承诺注销王佳俊的教师资格证,帮助罗彩霞取得教师资格证。


“他是道歉的语言,但不是道歉的口吻”


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查清后,罗彩霞心情反而更加沉重。父亲说:“咱们已经被人欺负了,可爸爸不知道怎么帮你!”


“家里越是无能为力,我越是觉得委屈。”罗彩霞说:“既然双方已经挑明了,可王佳俊却连声对不起都不说。出事了,我承担了很大压力,王佳俊却始终是她父母出面,这个世道也太不公平了。”


几天后,王佳俊的爸爸王峥嵘给罗彩霞打来电话。罗彩霞说:“他的电话很长,一直是他说,不让我说话,总的意思是三五天就可以把我的教师资格证办好。”


罗彩霞说:“最让我愤怒的是,王峥嵘竟然说,‘小罗,你会发现你认识我……我认识你,是你的荣幸!’你冒了我的名,我还荣幸!他的道歉让你特别不舒服,他是道歉的语言,而不是道歉的口吻!”


3月30日,一个自称是王佳俊的人给罗彩霞发来短信。罗彩霞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展示的短信说:“你好,我是王佳俊,很抱歉给你及你的家人带来了伤害。我和我的家人不求你们原谅我们,我很愧疚我曾做过的一切,让父母现在还为我奔波,更是伤害到了你及你的家人。我的家人为此事情头发都急白了不少,帮我改这个改那个。现在我们能做和能想的几乎都做了都想了,所以最后只能再次求你,帮帮我们。”


罗彩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我当时正在医院看病,心情很不好。接到这个短信,心忽然软了。可我也想到了我的父母,遇到这种事,算我倒楣,可我的父母是无辜的呀。假如原谅有用,我不知道怎么才算放过她的父母。”


罗彩霞说,当她给这个号码回复短信时,却显示不能发送,手机不通。


3月下旬,王峥嵘等两人来到天津师范大学,见到历史文化学院分管学生工作的副书记杨庆。


5月4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到了杨庆。杨庆说:“王峥嵘承认自己的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要和罗彩霞调解,希望我们做罗彩霞的思想工作。我当时的答复是,罗彩霞是受害者,我们尊重她自己的意见。”


4月1日,王峥嵘又和当地派出所贺姓所长及罗彩霞的爸爸一起来到天津。此前,罗彩霞已表明自己的身份证号码不能更改,也不愿意见王峥嵘。


4月2日中午,他们和罗彩霞见面。罗彩霞说:“王峥嵘在路上说,‘小罗,将来想在哪儿工作?回邵东,当老师还是进事业单位,我都可以帮忙。我只有一个女儿,把你当成亲女儿。’后来,我说万不可能更改我的身份证,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在汉庭连锁酒店,王峥嵘等人继续劝说罗彩霞同意更改自己的身份证号码。


柯婧、秦颖是罗彩霞的同学,两人见证了当时的情况。


柯婧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当时我、许晓飞和王峥嵘在一个房间里,王峥嵘一直说做父母的不容易,希望我们说服罗彩霞改身份证号码。一同去的朋友许晓飞说,你们做错了就要从源头改,不能再错了。”


秦颖等人在另一个房间。她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派出所的所长说,改身份证没事儿。”


罗彩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我需要的是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人生,一旦改了我的身份证号码,我的英语四级证书、毕业证、学位证等都会作废,将来再遇到问题怎么办?我宁可少拿赔偿,也要通过法律途径拿回本来属于我的一切。”


眼看劝说罗彩霞没有结果,王峥嵘等人返回湖南。


王峥嵘承认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


罗彩霞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出示了一份“杨荣华”签字的《承诺书》:“我名杨荣华,现年47岁,丈夫王争荣(原文如此,记者注),现年47岁。我们两口人向罗彩霞父母承诺:罗彩霞因身份及户口信息而造成办不到教师资格证或毕业证,一切责任由我夫妇承担,在罗彩霞毕业之前把所有手续办好。承诺人:杨荣华2009年3月23日”。


从天津返回后,王峥嵘给罗彩霞发短信说:“我们已经向贵州师大申请注销罗彩霞(即王佳俊)的毕业证书,贵州师大已受理,并按程序在办理注销手续。但这事的办理还需要你的配合,请予帮忙。贵州师大要你也向他们写一个申请报告,连同你的身份证复印件一起传真给贵州师大招生办赵本喜老师。(越快越好)报告的标题是:关于申请注销罗彩霞(即王佳俊)毕业证书的报告。抬头是:贵州师范大学。内容是:我叫罗彩霞,女,1986年×月×日出生,身份证号码是4305211986267546,湖南省邵东县×乡×村人,现为天津师范大学×学院×专业2005级学生。要求注销罗彩霞(即王佳俊)毕业证的理由是:2004年我被贵校录取,但因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而未到贵校就读。我未到贵校就读的原因是王佳俊冒用我的名字顶替我到贵校就读,她于2008年6月在贵校毕业……由于王佳俊冒用我的名字顶替我就读贵校并先一年在贵校取得毕业证书,从而影响我顺利取得毕业证书。为了使我能顺利拿到毕业证,特申请贵校注销罗彩霞(即王佳俊)毕业证书为盼。”


5月4日晚,中国青年报记者打通了王峥嵘的手机。王峥嵘承认自己的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实。王峥嵘说:“我们已经申请注销王佳俊的证书,所有东西已经送到贵州师大,贵州师大正在按程序办理。我们处在媒体的包围中,感到很难受,我们也不想生活在压力和痛苦中。”


记者问:“当初决定让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是谁的主意?”


王峥嵘说:“这个问题在电话里一两句话讲不清楚,我不是怀疑你的声音,现在很多人找我了解这个过程,最好是面谈,或者过一段时间会有结果。”


王峥嵘还认为罗彩霞在网上发的帖子并不完全真实,“她是受害者,我不想再伤害她。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承担自己的责任。”


“现在最担心的是家人受到伤害”


5月4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罗彩霞接到律师的电话,律师说,天津的法院不受理她的案子。此前,她以姓名权、受教育权被侵害为由,起诉王佳俊、王峥嵘等人。法院以管辖权等问题为由不予立案。


罗彩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现在自己最担心的是自己家人的安全。上次爸爸和王峥嵘等人到天津来,我心里很难受,他吃不下饭,吃饭时手都在哆嗦,一直说‘这事儿什么时候到头儿呀’。我一直在问自己,我们班级里和我考分差不多的人很多,王峥嵘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难道就是因为我家在偏僻的小村子,家里没有任何社会背景?!我认为,自己是被精挑细选选中的。”


罗彩霞说,贵州师大已经向她证实接到了注销王佳俊证书的申请,“哪怕有一点希望,我都不希望错过。”


高校招生录取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涉及每名考生甚至其家庭的前途命运。罗彩霞没填报贵州师大为何被贵州师大录取?本来应该给罗彩霞的录取通知书为何被截留?王佳俊是怎样冒用了罗彩霞身份证办理的户口迁移手续?贵州师范大学又是怎样审查王佳俊入学资格的?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