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日军付出重大代价,终于夺取宜兰城区、东港、清水、苏澳港和基隆港内木山等地。

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田母神俊雄已经从美军蓝岭号两栖指挥舰回到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大和号航空母舰上,他听到第三师团、第五旅团和第六师团方面传来的“捷报”,感到心满意足。

一名幕僚走进大和号指挥室内:“报告田母神将军阁下,我们的第七师团和第一师团已经在台东港口登陆,我们已经对岛上残余的中共军队和国军形成合围之势!”

“好!太好了!”田母神俊雄笑了起来,“给我马上命令擅于山地战的第一空降旅、第七师团第七侦察中队和第一师团第一侦察中队配合台军第862特种旅,务必从新竹通过,和我们的正面攻击部队配合,对台北进行南北夹击!”

在新竹沿海平原一带的高速公路和公路早就已经被对岸的超远程火箭炮炸得七零八落,由于惧怕对岸的超远程火箭炮打击,田母神俊雄没敢让日军和台军从台湾西部海边平原通过,而是让那几只擅长山地战的部队从新竹山区通过,企图从背后进入台北。

日军特种战总指挥官山口净秀陆将补得到命令之后,便下令他的部队立即从南庄启程,跟随台军第862特种旅一起通过山路向台北境内进犯。

第七师团第七侦察中队长一木清太郎二等陆佐得意洋洋地坐在一辆87式侦察车上,山路上响起震耳欲聋的车辆引擎声,排着长队的日军和台军的混合车队缓缓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台独分子们带领之下,他们通过经由北埔通往台北的山路。山区复杂的地形,可以保护他们的军队不易遭到对岸的超远程火箭炮攻击。

有台独分子带路,使得第一空降旅和第七师团第七侦察中队可以轻车熟路的通过山路,又不会遭到对岸火力打击。

尽管美日同盟空军连续击落不少中国无人机,可是漏网的无人攻击机还是对日军的第一师团的一支辎重车队进行攻击,把宜兰一带的一条山区公路炸成一条火龙。

无人攻击机返航之后,遭到攻击的第一师团辎重车队在绵延曲折的山路上熊熊燃烧,沿路过去,到处都是烧得漆黑的车辆残骸,有的车被烧得只剩下一个框架,有的被炸得四分五裂。车辆残骸上的火苗还没有熄灭,滚滚浓烟直冲向几百米高空,山路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被烧成焦炭的日军士兵尸体。

有了第一师团辎重车队的教训,山口净秀陆将补下令让他们的那些特种部队放弃装甲车,部分士兵通过山林小路徒步前进,另有一部分乘坐摩托车和吉普车从山路前进。因为反坦克导弹对步兵的攻击力是极其有限的,他知道中国人不可能富裕到用一枚反坦克导弹来杀一名士兵的地步。

然而,山口净秀根本没有想到的是,经过这几天的战争,中国军队那些廉价的CH-3无人攻击机几乎损失殆尽,所剩下那些昂贵的暗箭-II无人机是不会随便拿来对地面攻击的。结果,山口净秀的决策不仅使得他们特种部队失去宝贵的时间,而且使得没有任何装甲防护力的他们在通过山区时,遭到隐藏在山区的国共特种部队攻击。

在周伟他们藏身的山洞内,伤口未愈合的贺剑飞正躺在由弹药箱铺成的床上,和被他救回来的飞行员肖柏聊天。女军医王丹丹坐在肖柏边上,她右手托着脸腮,歪着头聚精会神地听着两人聊天,虽然她面对着贺剑飞,可是她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英俊潇洒的肖柏一眼。

在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的情况之下,有三名可爱的女兵相伴,也能给这些战士们带来一定的提高士气的作用。

两人正在聊天的时候,突然贺剑飞见到外面的范青和周伟站了起来,他们拎起自己的武器就要往洞外走去。

“等等,你们要去哪里?”贺剑飞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喊住两人。

“小贺,没有你的事情,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吧!我们出去一下办点事就回来!”范青不愿意让伤口未愈的贺剑飞也参加这场阻击战。

就在几分钟前,有化装成平民的侦察兵回来汇报,说有日本人和台独分子从峨眉溪一带通过,敌人的目的地是去台北。因此,范青便和周伟商议之后,两人准备带着队伍去阻击敌人。

然而,范青又哪里隐瞒得了经验丰富的贺剑飞?

“什么没有我的事?你们肯定是要出去打仗吧?”贺剑飞指着那些整装待发准备离开山洞的战士对范青说。

范青看看隐瞒不过,他只好说了实话:“是有敌人要从北埔一带路过,我们是要去阻击敌人。小贺,你的伤还没有好,你还是好好养伤吧!”

这一下,贺剑飞可是不肯答应,他大喊了声道:“岂有此理,有仗打居然敢瞒着我!你们都出去打鬼子,把我丢在这里受憋屈啊!不行!我一定得要去!”

周伟也劝告贺剑飞说:“小贺,你伤还没好,就好好养伤吧!”

“妈的,有鬼子打我不去,我心里都不安!你们都别拦我了!我没事的!这次我就不冲锋好了,老子用大狙好好侍候那些狗日的!”贺剑飞指了一下靠在墙上那支缴获的巴雷特狙击枪说。

两人都拗不过倔强的贺剑飞,只好同意让他一起去。

贺剑飞检查了一下狙击枪,他给大狙配上50发普通弹、20发穿甲弹和20发燃烧弹,然后带上缴获的P-220手枪和M-9微冲作为防身武器,另外还携带了四枚手雷。

准备好装备的263名空降兵战士、22名特种兵战士和周伟的167名国军特种兵战士一起,从山洞中鱼贯而出,排着长队往黑桥窝的方向赶去。

伤口未愈的贺剑飞动作一点都没有比别人慢,他飞快地随着队伍在山路上小跑步前进。

看到后面有几个国军士兵没有上来,贺剑飞转头喝的:“大家动作都给我快点!我们必须抢在敌人前头赶到,才好埋些地雷好好炸那些狗娘养的!”

队伍在山林中行进了几分钟,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旋翼旋转的轰鸣声。贺剑飞连忙做了一个手势:“大家注意隐蔽!”

战士们纷纷寻找地方隐蔽,有的人躲藏在草丛中,有的人躲藏在灌木丛中。

过了不一会,天空中掠过一架日军的OH-1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很明显,敌机上的鬼子飞行员没有发现这些穿着数码式防红外迷彩服的战士们。

敌机“嗡嗡”盘旋几圈之后,扭头便离开战士们的上空。

此时,众人纷纷从藏身之处钻出,其中一名扛着毒刺单兵导弹的国军士兵指着远去的敌机说:“他奶奶的,老子刚刚真想给这个狗日的来一下!”

“好了,大家都不要冲动,我们继续前进吧!”贺剑飞对大家下了命令。

虽然说范青和周伟的军衔都比贺剑飞高,可是毕竟他是特种战专家,因此这里所有人都听他的指挥。

一路上,又碰到一架AH-1S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隆隆飞过,战士们又隐蔽了一次。

经过半个小时的急速行军,贺剑飞带着战士们终于赶在敌人前头,抵达了黑桥窝一带。

到达伏击阵地之后,贺剑飞迅速做出部署:“小山东,你和十五军的那几个战士去公路上给鬼子准备几个大西瓜,给他们好好尝尝鲜味!”

小山东领命下去后,贺剑飞又对携带了俄制旋律-20反直升机地雷的袁钦和其他几名战士说:“你们在山路两边准备一下,让那些该死的眼镜蛇好好尝尝老毛子武器的威力!”

袁钦带着战士们解除旋律-20反直升机地雷保险,在地雷传感器中输入AH-1眼镜蛇攻击直升机的数据,然后把反直升机地雷安放在山路两边的山林中。

伏击战中,敌人的直升机是我们最大的威胁。因为双方距离近,他们的战斗机是不敢贸然对我们进行攻击的,航空炸弹威力过大,对己方的杀伤效果要大于给对方造成的损失。有了反直升机地雷和单兵防空导弹,那些攻击直升机就要面临有来无回的命运。

埋雷的工作仅仅用了十分钟便宣告结束,很快,路面上被埋上跳雷、连环雷和子母雷等各种地雷。山林两边,被布上定向地雷和反直升机地雷。

一切准备工作结束之后,战士们便进入伏击阵地等待敌人的到来。

范青他们非常清楚,敌人必须从这条路经过,只有从这里经过,才不会遭到对岸的远程火箭炮打击,而且这条路是通往台北的一条捷径。

远处渐渐传来一阵车辆的引擎声,不久,战士们就能看到公路上过来一队以摩托车和吉普车组成的轻型车队;在公路两边,成群结队的鬼子步兵正在徒步前进;空中,还有六架AH-1S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和两架OH-1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在一路盘旋搜索。

躲在草丛中的贺剑飞用一块布盖住巴雷特M-82A1狙击枪,这种反器材狙击枪用来对付对方的狙击手,是再好不过的武器,它的射程比一般的狙击枪远,可以在敌人狙击手射程外攻击对手。

敌人渐渐在靠近,贺剑飞从10倍瞄准镜中清晰的看到一个骑着摩托车的罗圈腿,不过,他没有把那个家伙套在瞄准镜中,而是继续向后面搜索有价值的目标。

由于担心遭到反坦克导弹攻击,一木清太郎二等陆佐放弃了轻型装甲车,此时他坐在一辆73式吉普车的副驾驶座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两个小时,他的部队就能进入台北。

一木清太郎的汽车跟在摩托车后面,他对他的手下大吼道:“忠勇的勇士们,都给我加油,一会儿进入台北,花姑娘有得你们挑选的!”

巴雷特M-82A1狙击枪瞄准镜中出现一个二等陆佐的肩章,贺剑飞心中一喜:就是你了!老子逮住你了!看你还往哪里逃!

根据风向、车速,贺剑飞算好瞄准提前量,等待着敌人的进入最佳射程之内,只要他轻轻一扣扳机,那张猥琐的脸就将变成一团血雾。

趾高气昂的AH-1S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轰鸣着从山林上空掠过,突然,有一名鬼子飞行员大喊一声:“八嘎,有声音!是什么声音?”

刚刚还是一片死寂的树林中传来一阵“啪啪”沉闷的声响,惊恐万分的鬼子飞行员话声未落,只见一个约莫足球大小的物体突然跳到空中,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那个物体变成一团刺眼的火球。

“啊!”看着爆裂的火球,鬼子飞行员发出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