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男孩当入殓师 被公认为重庆殡殓工第一帅

拓石 收藏 1 78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5_41976_9241976.jpg[/img] 正在工作的杨阳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5_41977_9241977.jpg[/img] 杨阳在殡仪馆员工活动室玩台球 重庆晚报5月5日报道 尚阳光的“80后”男孩,按照一般人的理解,他的工作也应该是时尚阳光的。但是,他大学毕业后,却成了跟死者打交道的殡殓工——运尸、化妆、缝补、火化,他能独自完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正在工作的杨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阳在殡仪馆员工活动室玩台球


重庆晚报5月5日报道 尚阳光的“80后”男孩,按照一般人的理解,他的工作也应该是时尚阳光的。但是,他大学毕业后,却成了跟死者打交道的殡殓工——运尸、化妆、缝补、火化,他能独自完成。曾经,家人、朋友,都对他很不理解。


“我的工作,是留下人生最后的美丽!”昨日,他这样诠释自己的价值。


80后男孩当殡殓工


“他被公认为重庆殡殓工第一帅哥。”顶头上司说。


无框眼镜、白色T恤、黑色休闲裤……杨阳身高约1.75米,23岁,给人第一感觉是:文雅、阳光、帅气。


音乐、游戏、运动,是他的最爱。穿上一双旱冰鞋,站在城市的广场上,绕桩、腾跃,再接一个360°旋,他能赢得观众阵阵掌声。


谁知,他每天凌晨两三点开始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为一个“在熟睡中的人服务”。他的青春和工作跟“死亡”脱不开干系,他是重庆市仙居山殡仪馆殡殓工。


最近,随着本届奥斯卡获奖电影《入殓师》的热播,原本被朋友“嫌弃”的杨阳突然之间成了红人,“不止一个朋友跟我推荐,这部电影改变了很多人对殡殓工的看法。一个女孩还说,原来为死人整容是一份很有诗意的工作。”一直以来,外界对殡殓工的各种说法,杨阳不去想,也不愿想。他的自我定位是:一个普通的、爱玩的年轻人,唯一的不同是每天要触摸死亡。“不过,他还有一个头衔——我们殡殓工的民间形象代言人,被公认为重庆殡殓工第一帅哥。”他的顶头上司罗经理说。


杨阳出生于主城一工薪家庭,父母是国有大企业职工。2006年,他从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大专毕业,选择了跟死者打交道的职业——殡殓工。


亲人曾经不太理解


“你摸了尸体,不要碰我!”女友开始很恐惧。


“选择殡殓工职业,我不光是因为工作不好找。”杨阳坦言,由于形象、气质好,他从小是婆婆爷爷向外人炫耀的资本,是一家人的精神寄托。大学毕业时,他可供选择的机会比较多,但学习的是民政专业,他不想荒废了专业。“同时,外界谣传这行薪水很高,或许也是我作决定的一个原因。”杨阳开玩笑说。


他对这行满怀憧憬,但家人不接受,特别是婆婆。实习期间,婆婆一怒之下,把他反锁在家里,三天不准出门。最终,经软磨硬泡,老人还是接受了孙子的选择,但从此再不向外人言及孙子。


“你摸了尸体,不要碰我!”交往多年的女友也有点想不明白,他乐呵呵解释:自己戴了手套、口罩,消过毒……女友还是觉得毛骨悚然,只要他的手一碰到她,她就像触电,迅速躲开。晚上,她还老梦见自己死了,杨阳穿着一身白色工作服,在翻动她的尸体。


“不过,恐惧战胜不了爱情,因为爱情的力量不可战胜。”杨阳乐呵呵地说,经磨合,女友还是接受了他,只是偶尔生气或开玩笑时会说:“摸尸体的手,别碰我。”现在,两人正计划甜蜜结婚。


然而,被朋友“嫌弃”就不那么容易被化解。一名交往多年的“死党”,原来三天两头就约他出去喝酒、唱歌,现在从不主动给他电话,他打电话过去,对方开口总是“弄死人的”,不管有意无意,这句话刺痛了杨阳的心。为此,他从不跟人握手,从不向新朋友介绍工作,实在被追问,就说“在搞民政工作”。


“我理解他们的这种反应,毕竟传统观念根深蒂固。”杨阳坦言。


首次碰女尸很尴尬


“现在我已习惯了,为年轻女尸化妆时要‘搭红’……”


正式工作后,杨阳发现这并不像自己想象的简单。“首先,工资没有外界传言的高,每月仅两三千元,”他逗乐说。


其次,舍弃酷帅的衣服、不能笑,让性格开朗、个性张扬的杨阳颇有些郁闷。殡仪馆的宗旨是:让死者安息、生者慰藉。因此,员工一旦进入馆内,就不能穿鲜艳衣服、不准大声说话、不能笑。为此,杨阳只得将“扎眼”的衣服压箱底,时间一长,他非工作时间的着装也素了下来,笑容也收敛了。


还有,搬运尸体也是个重体力活。一个冬季,他们4人到巴南一山上接尸,没有公路,车只能停在山下,他们爬了两个多小时山路,才接到尸体。此时,已是下午6点,他们抬着尸体下山时,天已全黑,家属拿着微弱的电筒照路,他们几次差点摔下山崖。更让他们头疼的是:按当地风俗,死者搬运过程中不能落地,否则叫“落土”,不吉利。因此,途中,他们得不到休息,即便短暂歇气,也只能将尸体抬在肩上。后来,他们下山用了4小时,回到殡仪馆已是半夜,不但累得全身大汗,肩上更是磨出大量血泡。


化妆,是给逝者留下最后的美丽。杨阳至今清楚记得,他第一次给女尸化妆的情景。那是他工作不久,接到一个女尸,对方是因车祸去世的,眼睛睁着,满脸是血,家属要求为其化妆。杨阳小心翼翼为其做了头部处理,接下来却犯难了:按要求,化妆要先脱去逝者所有衣服,再帮她换上干净寿服。虽然之前他为不少尸体化过妆,但都是男尸。这次面对一年轻女尸,他尽管有过硬的职业素养,知道“尊重死者、一视同仁”,但他毕竟是没结婚的年轻男性。“当时,我感觉十分尴尬”,几次都下不去手,后在一名老殡殓工帮助下,他才勉强完成这项工作。


“不过,现在我已习惯了,遵照本地民俗,为年轻女尸化妆时要‘搭红’,即用一张红布遮住隐私部位。对尸体的尊重,体现的是对生命的敬畏。”杨阳说。


充分感悟生命价值


“见惯了生死,我的最大感悟就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就这样,杨阳在殡仪馆一干就是三年。期间,他也动摇过,几次找到领导谈心,希望调换工作,但他最终坚持下来,并逐步爱上这行。三年来,他火化的尸体达2000多具,接运、化妆、缝补的尸体高达3000多具。


“大学生毕竟是大学生,”仙居山殡仪馆经理罗中说,杨阳在几年的工作中,不但练就了集搬运、抬运、防腐、化妆、缝补、整理、火化等一条龙服务的技术,更钻研出一套火化新技术。


他在工作中,发现馆中一台老式火化炉,有两个喷枪,主喷枪负责喷火焚化尸体,辅喷枪负责点火。焚化尸体时,这两个喷枪是同时工作的。杨阳经观察,发现辅喷枪在焚化过程中作用并不大,但它又不熄灭,消耗了大量原料——柴油。于是,他通过摸索,发现关掉点火喷枪,在火化尸体时,只要调好风油比,火化效果同样好。就此,他们原来每月要消耗5吨柴油,通过杨阳改进技术后,现在三个月也只消耗5—8吨柴油,为殡仪馆节约了大量成本。


他的火化技术很高,“我们馆凡是遇到技术要求高的,都要杨阳出马。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经理罗中丝毫不掩饰对杨阳的喜爱。


“见惯了生死,我的最大感悟就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因此爱玩就玩,有爱就勇敢去爱……”如今,已成长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的杨阳说




本文内容于 2009-5-5 6:28:03 被拓石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