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五十七章无欢何忧

knight112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轰隆!”   一声雷响,炸碎了人们最后一点对安逸的企盼。枪声和雷声交织在一起,哮声和喊声混杂在空中,鲜血和碎肉搅拌在地上,一场生与死的搏斗在营地里展开。   “对着破洞射击,不要让丧狗再冲进来。”   “大家围成一圈,背靠着背。”   “曾大龙,你带没枪的人去领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轰隆!”

一声雷响,炸碎了人们最后一点对安逸的企盼。枪声和雷声交织在一起,哮声和喊声混杂在空中,鲜血和碎肉搅拌在地上,一场生与死的搏斗在营地里展开。

“对着破洞射击,不要让丧狗再冲进来。”

“大家围成一圈,背靠着背。”

“曾大龙,你带没枪的人去领枪。”

吴欢一声又一声的叫唤着,那嘶哑的声音虽然并不动听,却让人感到安全和温暖,在如此混乱的场景里,久经生死的幸存者很冷静地按照着吴欢的话做着,连那些新来的人也没有惊慌地乱跑。

“啊!”

一声惨叫从一名落单的人口中传来,人们看到他被一头丧狗扑倒在地上,咬开了颈动脉,泉涌一般鲜血从他的创口射出,浓烈的血腥味在空气中传开。

附近的丧狗立刻全部围了上去,疯狂地撕扯他每一寸血肉,这些见不得血腥的丧狗,贪婪地吞咽着鲜血的食物,染得殷红的嘴筒子不停地咀嚼着。

丧狗这种行为营地里的幸存者提供了最佳的机会,大家很有默契地互望了一眼,郭明德带着两个人朝着破洞轮流射击,剩余的全部火力对准了进食中的丧狗。

“哒哒!”

“哒哒!”

“哒哒哒!”

在一连串的射击中,幸存者终于扳回了主动权。门内的丧狗一只只的倒下,身体被打成了一张布满破洞的狗皮。

黄豆般的雨点泼洒了下来,风呼啸着,助着雨势,也吹散了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地上的积血被大雨冲刷进了地沟里。

“轰隆!”

大门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之后,门外传来“嘭!”的一声。从破洞里可以看到,另一头恐怖的母牛倒在了门前,它的脑袋几乎撞成了一团红色的浆糊。

没有这个强力的“自动撞城机”,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那些想要从破洞中钻进营地内的丧狗,无一幸免地被射倒在地上。

“我们冲出去,杀了那些狗东西!”吴欢在风雨中大声的喊叫着:

郭明德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对,不然今晚我们无法睡个安稳觉。”

吴欢又问道:“曾大龙回来了吗?”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伙子大声回答道:“回来了。”

“都有枪吗?”

众人参差不齐地回答道:“有了。”

曾大龙又大声喊道:“弹药不足的到这里来领。”

“大家一字排开,枪口对准大门,开门!”

“哒哒哒哒哒哒哒!”

大门一开,丧狗气势汹汹地冲进营地。然而迎接它们除了倾盆大雨,就是一排火光闪烁的枪口,在一片火网中,5.8mm的子弹以每秒930米的速度冲击向迎面而来的丧狗。

这是一场屠杀,子弹在穿透丧狗时发出“啾啾”的响声,一股股血箭抛洒在空中,被滂沱大雨打成一片红色的碎花。几分钟的时间,地上躺满了丧狗的尸体,密密麻麻地看不到一丝空隙。

“李博,你带人把脑袋没碎的都补一枪。今晚所有人睡到1号楼,岗哨撤回营房,并且加派一个。其余人跟我过去看看那个怪婴。”

听到吴欢的吩咐所有人立刻行动起来,李博带着两个人小心地检查地上的尸体,而吴欢则带着大家走到姚继红的尸体前。

电光一闪,一道雷声隆隆传来。

姚继红的尸体诡异地爬了起来,血红的眼睛冷冷地看着来人。

“哒哒哒!”

姚继红的脑袋在枪声后爆成了一堆碎肉,他的身躯轰然倒地。

“找到婴儿没有?”

“没有,你那边呢?”

“也没有。”

大家在满地的四肢断臂中疯狂的找了起来,可怪婴似乎凭空消失了,或许它已经被子弹撕成了一堆碎肉,或许自己跑掉了,也或许他潜伏在暗处随时准备回来。

没有找到婴儿的尸体,所有人都悬着一颗心,不知道会不会成为怪婴的食物。

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苏光智才建议道:“都回去睡了吧。”

吴欢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大家都上楼去休息,今晚小心点,最好不要脱衣服睡觉。”

刚走到楼道口,黄哲思在吴欢耳边说道:“我们应该给每个人做一个检查。”

吴欢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他停下了脚步向跟随在身后的众人说道:“今晚大家都辛苦了,应该补充一下体力,一会儿到203室领食物,顺便会带人给大家做一个体检,每个人都必须来。”

……。

回到了楼上,吴欢脱掉了一身的湿衣,有些疲惫的坐在床上,呆望着窗外的暴雨。

寝室外传来敲门声,跟着有人说道:“吴欢在吗?”

“进来。”吴欢懒懒地答应了一声,光着膀子靠在床头。

天色很暗了,走进门的人只能看到他昏暗的影子,待走得近了,吴欢才看清来人是郭明德。

“老郭,情况怎样?”吴欢一边穿上外套一边问道:

郭明德还未从刚才的惊恐中完全恢复过来,他捂着脸在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向吴欢说道:“**,今天不是一个好日子。”

吴欢已经穿好了衣服,他平淡地说道:“是来叫我去检查的吧。”

郭明德支持着墙壁站了起来说道:“这丧狗怎么比丧尸智力还高,居然懂得成群结队的行动。”

吴欢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回答道:“我怎么知道?去问问苏老吧。”

郭明德不可理解地摇摇头,对着吴欢叹道:“幸好这事没发生在你昏迷时,不然我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见郭明德神不守舍的摸样,吴欢说道:“别想那么多了,想你也想不明白,苟明理那家伙跟我说过:生亦何欢,死亦何忧。既然生着没有乐趣,那死又有什么可怕,既然死都不可怕了,那还有什么担忧的呢?无所谓!老天爷在怎么折磨咱们,也就是一条命,随便他。”

两个说着话出了寝室,外面依然下着大雨,不时有闪电在空中划过,照得天空如同白昼一般,在朦胧的大雨中,远处的景致好似掩藏在黑暗中的魑魅魍魉一般,让人升起一种不安和担忧。”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