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湖

昏头胀脑 收藏 1 27

春天——


淅沥的细雨被薄薄的一层笼罩着湖面上那如纱般的烟轻轻的掩盖了,从南屏山那边吹来的风随意摇荡着刚刚吐出嫩芽的纤柔柳枝,苏堤桥上的残雪早早在燕子那声声呼唤中渐渐的隐去,桃花还没有到开放的时节,偶有一两树已在即将到来的温暖前悄悄的绽开,是早上八点吧...谁在这个时候摇橹泛舟?似要寻觅那湖上依稀的影子,可橹声渐行渐远......叮铃铃——清脆的自行车铃身在身旁响起,身着红衣的少女带着青春的微笑从身边匆匆而过....


夏天——


青花瓷、烧煮开的泉水、还有茶碗中随着那一缕缕盛满阳光悠然盘旋的香气和如尖笋般的悬于水中而不沉底的龙井。懒懒的坐在竹椅上,背靠爬满青藤的灰瓦白墙,凭着栏在黄昏的余辉下隔着一片一片在湖面随波摇曳着身资的荷花眺望着远处一抹青黛色起伏绵绵的山林间那在夕阳下犹自孤独耸立着的雷锋塔。几只不知道从哪飞来的麻雀扑腾着翅膀落在我石桌旁的草地上觅着食......


秋天——


夜凉如水,阵阵带着桂花香的风将我的头发吹的散乱,清闲的点上一支烟,斜依着湖边碑亭的廊柱。耳畔响起的是四周远远的山上,那林木掀起的一遍遍如潮水般的声音,混着湖浪击拍岸石的节奏,一曲天籁。倏忽间,一轮明月将西子湖连同它周围的一切拥在一片如白玉样光泽的世界里!


冬天——


以前常来白沙堤散步的那位老人怎么好久都没见到了,以往每到晨雾将尽之时,他总是一手提着他心爱的画眉鸟笼,一手拄着拐,缓缓的在残山剩水一片凋零的景象里穿行。三潭依旧,霜色正浓,不断的游人不断的笑语给这寒意纷纷的天地增添了几许生生之气。我不待看见那淡淡的雪飘飘洒洒的覆盖这地方之前就会转身而去。行走间,忽然听到一阵婉转的鸟唱,极目寻找,却看见一株梅树间有只画眉展着歌喉在跳来窜去,它脚下的树枝在冰冷的空气中不停的颤动,而且那树枝已经开始结出颗颗小小的淡黄色的梅花苞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