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飞向南溟的鲲鹏

杀美帝 收藏 0 177
导读:看了折翅的鲲鹏,于是有感。就本人(杀美帝)对中国文化思想的历史发表一下看法。 思想是指导行动的方向,教育是延续思想的手段。在这层层的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到:从目的性看:行动第一,思想第二,教育第三;从结果来看,什么样的教育造就了什么样的思想,什么样的思想指导了什么样的行动。如果行动一直比较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阻碍,那么这个思想就会延续,教育就会完善。而如果行动遭遇到了挫折,那么思想就会寻求改变,教育就会在改变的过程中崩溃。 虞夏时代算得上中华文明的初始,思想上一直集中在军队为先的全民为兵的战略中。到了商代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了折翅的鲲鹏,于是有感。就本人(杀美帝)对中国文化思想的历史发表一下看法。

思想是指导行动的方向,教育是延续思想的手段。在这层层的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到:从目的性看:行动第一,思想第二,教育第三;从结果来看,什么样的教育造就了什么样的思想,什么样的思想指导了什么样的行动。如果行动一直比较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阻碍,那么这个思想就会延续,教育就会完善。而如果行动遭遇到了挫折,那么思想就会寻求改变,教育就会在改变的过程中崩溃。

虞夏时代算得上中华文明的初始,思想上一直集中在军队为先的全民为兵的战略中。到了商代有所改变。其实成汤革命并非水到渠成,夏桀也并非汤誓所描述得那么不堪。在那时,夏部落如果战败就要面临灭族或者迁徙,所以整个部族的反抗应该是很强烈的,必定有其他原因导致了夏部族军事上的失败。这个原因造成的后果就是商王朝普遍的信鬼,将军事与鬼神并列了起来。武王伐纣时,纣王的军事力量依然很强大,传说纣王武力超群,想必还有鬼神庇佑。然而牧野之战彻底击垮了商王朝,也让周王朝懂得,鬼神之庇佑根本是子虚乌有。所以周王朝的思想又一变,以礼为主要根基,强调规范的社会行为。

到了春秋时期,礼乐崩坏,整个中华文明的思想对纷乱的战争和利益冲突一点作用都没有。与此同时,教育也完全崩溃了,官学慢慢走下了神坛,私学渐渐兴起。此时,思想上没有成熟的中华只有靠着边想边动慢慢把自己的思想雕琢出来,于是造成了百家争鸣的状态。其中较为出名的有管仲的经济学思想(非《管子》),他使齐国一直都是春秋战果最富足的国家;老子与庄子的道家,主张无为而治,超凡脱世,退回小国寡民的时代,这样天下就不会有纷争;孔子、孟子、荀子的儒家,主张恢复礼乐,从教育入手,读书人积极入世,行王道教化而非霸道;墨子及门人的墨家,主张以生产教育为根本,守住目前的形式而不再变化;卫鞅、韩非、李斯的法家,主张以法治国,举重若轻,全民一心。

各个学说相互比较一下:管仲学说最重商业,道家最不费力气,儒家最能出人才,墨家最重农业,法家最能壮实力。使用管仲学说的肯定能富甲一方,但他的前提是必须要有人和他贸易,如果天下大一统那么他的存在价值就不大,所以他是列国时期的学说,而非统一之学说。使用道家学说的人肯定最窝囊,但特别适合管理人才匮乏时使用,它可以让躲过战争的国家身体丰满起来。使用儒家学说的人手上会有一大把人才,但要通过长时间积累,不是短期就能见效的。使用墨家学说那只能是小国,守住自己的三亩地就可以了,谈不上什么建设,但军队方面倒是可以建成人人都是特种兵!而法家学说不需要什么英明的主,只要不破坏规矩的人就可以了,成效最快,阻力也最大!

战国时期,这些思想被各国所接纳,形成了各国不同的发展态势。然而最终是行法家的秦国统一了六国。这里面的原因比较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法家学说能让人上下一心!而其他国家不可能实施法家学说,因为他们多是世家王侯,肯定要建立法外集团,这一集团必然会损害以法治国,而出身比较卑微的秦王国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秦朝的强大是不言而喻的,但小小大泽乡却彻底埋葬了这个强大的帝国,这不得不让人深思。我认为秦帝国灭亡的原因不是什么苛法和暴政,而是自己把法家的治国基础破坏了。秦二世和赵高的无端杀戮和得位不正使得秦国的大将们对这样的中央并不感冒。他们肯定明白:救这样的中央并不能保证自己不被所救之人砍头。因此,当六国再起的时候,南路秦军选择了封锁消息;长城上的秦军选择了蜗牛行军而后自行解散,关中之大竟无兵可守!只有章邯自告奋勇,临时特赦了修陵墓的囚徒们,组成了三万大军与六国军队抗衡。奇怪的是这样的囚徒军队居然也可以所向披靡,让十倍于它的诸侯军动也不敢动,直到西楚霸王的出现!由此可见秦军之强悍和法家之威力。

楚汉相争之后,中国重新一统。暴秦的土崩瓦解太过触目惊心,所以谁也不会再提法家。在春秋战果成熟的各个学说中,汉帝国选择了道家,以此修养生息。道家学说对财富的积累很有效果,对政治的清明也非常有效,逐渐让汉帝国有了和北方强邻一战的资本。但道家的进取心实在不足,整了五十多年帝国手下的人才真的拿不出手!所以汉五帝果断地采用了儒家学说,以吸收天下的读书人为己用,而后力图消灭北方。

董仲舒提出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有人对此很不以为然。但我认为此举肯定是必要的,他与秦皇的“焚书坑儒”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不同的是秦始皇要行的是法家,汉武帝要行的是儒家。他们都看出在行动方向已经确立的时候,多余的思想只会制约行动的效果。在秦始皇眼前的例证就是六国被逐一剿灭,在汉武帝眼中的例证就是汉帝国一次又一次为游牧民族所羞辱!百家争鸣已经争出了结果,为什么还要争鸣不休呢?难道就为了能养活几个不知好歹的文痞吗?所以汉武帝要急切地统一思想,集中全力与匈奴一战!前134年,汉武帝接受董仲舒的思想,一年之后,马邑之战开始,汉武帝正式向匈奴宣战!

汉武帝的成功使儒家学说成为中国的正统学说,一直沿用。回到最开始的那句话“如果行动一直比较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阻碍,那么这个思想就会延续,教育就会完善”。一直到隋唐时代,儒家学说不停地自我完善,而教育也完善到了极点,以致产生“科举”这一当时领先世界数百年的人才生产体系。

然而,伴随着宋代的产生,儒家学说遭遇了挑战。

有宋一朝,军事上一直被北方压制。王安石的失败也使得宋的强大日趋无望。不过宋朝却很快的富足起来。物质的富足使读书人积极从政这一儒学基本发生了动摇,于是儒家学说开始了一次以程朱为首的修正。这一修正的主题是“存天理而灭人欲”。理学开始流行。这一修正客观上维持了儒家的地位,使得儒家学说未发生危机。但人才们都从政去了,宋朝那么好的物质条件没多少人会用,于是没有儒化的蒙古人灭掉了大宋。蒙古统治者不善于总结,没有看到儒家学说在现实面前隐藏的危机,所以自己也逐渐儒化,延续了儒家学说的地位。

百年之后,明朝兴起。明朝与宋朝不同,它军事上强大,外部没有危机。于是他在教育方面实施了八股文,将儒家所强调的人才限制在了一个发展方向上。作为这一政策的反动,在不和八股引起冲突的情况下发展人才,王阳明发展了儒学的又一变体——心学。之后一百多年,明朝在八股的明指挥,心学的暗指挥下再次强有力地发展起来,直到皇朝的末日!

清朝真的是拣了个大便宜,大明江山的那锅饭本来不是给他准备的!清朝之时,八股依旧,人欲横流,凡有进取之人才皆被文字狱所杀。留下来的,只能去钻研旧书本,搞出一个又一个的考证。儒家学说遭遇到了空前的挑战。教育已然崩溃, 除了做官一徒,没有人看得出来教育还有什么作用。圣人说要清廉,可清兴二百余年,竟连一个海瑞也没有出!真正厉害的读书人只愿去当师爷!连宝二爷都在说读书是个混帐话!虽然明朝个个是昏君,清朝人人是明主,但这样的皇朝肯定不能持久!这个思想肯定要改变!就在这时,西方人来了!

伴随着枪炮而来的,是行动的阻碍,伴随着行动的阻碍的,是思想的更换,而伴随着思想更换的,是教育的崩溃!

这个时候,是最需要百家争鸣的时候。然而西方的枪炮不仅带来了灾难,也带来了全然不同的思想。中国人很直接,既然西方的主导思想使他们强大于我们,而且日本用了之后没有什么水土不服,那么我们就拿来用!于是,宪政共和革命开始,而且也获得了成功。

但是中国的问题不是谁来统治的问题,而是先生老要打徒弟的问题!中国是新学生,而且国家那么大,人口那么多,要全部接受这些思想肯定还需要时间,况且别人还不给你时间!日本没多少肉,放跑了也就放跑了,只是没想到他咬起人来还真厉害!可中国哪里都是肉,人家日本只需要抢上八年,把华东和东北的民间财富搜刮一下,就足够来一次昭和盛世,甚至可以威胁一下美国!所以说了,怎么也不能让你中国强大起来呀!

于是,以三权分立为构架的民本思想也找不到出路了。怎么办?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带来了马克思主义。旋即,以马克思主义参合的民本思想迅速得到北伐的成功。成功之后蒋光头要清除马克思势力却怎么也清除不了,反而成就了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本土化的修正马克思主义更是一天一天发展壮大起来。当然,有人硬要说如果没有双十二,那结果肯定不一样。我告诉你,结果也是一样的。难道张少帅不想交工吗?他尽打败仗,真没那个力气收拾工党。你一定要说他能收拾,那你说说看他什么时候赢过一回。在他的打击下,红军从长征过后的一万余人打到了三七年的三万余人。他的打击真有效,人家越打越多了呢!那好,把他换了,让另外的人上!老蒋会不明白吗?可他手头有人吗?他敢派人那西北军立刻就和他干上了!他所以很无奈,只能叹息工党躲得还真是地方!

后面的就顺理成章了。本土化的马克思主义在抗日战争中展现了空前的力量。延安以此思想建立了新的教育,培养了新的干部。这些新的气象也使西北成为了青年向往的圣地。最后,新中国建立了。新思想武装下来的中国人终于摆脱了先生们的群殴,让他们只敢挠痒痒,不敢真动手。当然,有人硬要说国军之抗日与朝战没什么不同,拿什么什么数据来对比。且不说那写数据不把中国的游击队和韩国人当人看,就算你那数据我们认可,从战役层面上讲,一个是失败加少许胜利,一个是胜利加少许失败,一个是大半国土沦丧,一个是战线层层推进,两个怎么可以放在一起比较呢?

新国家成立了。那些儒家培养的人才们也从山里出来了,以为天下没有了他们就真的治不了了。可惜,他们不知道延安用新思想培养了一大批的干部。这些干部虽然没什么经验,有些外行之嫌,但他们对新时代的理解肯定比你们内行多了。于是那些遗老遗少开始不满起来。这时,毛领导使出了人生最大的败笔:“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你想啊,行动已经证明了思想的正确,你还争鸣什么啊?那不是添乱吗?于是这一政策草草收场,还弄了个“反右扩大化”的弊病。我知道,战国时期那学术纷争的镜头的确很令人神往,可你要照着来也得分时候啊!战国时期你不用我的思想我找别人去,国家多着呢,这不用那可以用。可现在,虽然世界各国也多,但明摆着中国产生的学术思想只有中国用。你还想推销出去?做梦吧!学术思想一多,那政府总得有个选择权吧!要不规定一下:星期一用你的,星期二用他的,星期三又用另一个人的……那完了,中国等着亡国吧!可只要政府没选择你,你肯定不干了。是啊,你的辛苦打水漂了嘛。所以你就要叫了:中国要早用了我,就不会什么什么了!

是啊!中国没有用你或者你的主子的思想,所以中国从一穷二白走向了工业健全;中国没有用你或者你的主子的思想,所以中国从任人欺凌走向了独立自主;中国没有用你或者你的主子的思想,所以中国从无足轻重走向世界经济的第二个引擎。当然,中国还不是世界最强大的,中国的问题也有很多,所以你还有叫的空间。这肯定不能怪你,大家都着急,都盼着那一天早点来。但你要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什么在本土化马克思主义思想下,中国越来越差,那你肯定应该摸摸自己的额头,看看是不是可以煮鸡蛋了!


当然,有人老觉得外国的思想自由些,中国思想僵化些。那你也要看具体情况。外国确实什么乱七八糟的思想都有,但也有个总体原则,不能对政权的基础思想说不!当然,他们不禁马克思主义,他们把老马学说当经济学说。但他们一定要禁列宁主义,因为那要动摇他们的执政基础的!当然,他们还在世界的巅峰,危机感还不那么强。所以他们可以放开,只要你自己信,别来夺政权就行了。我们不行。我们是追赶者。我们思想一混乱那就追赶不上了!其实我们也容纳很多新思想新潮流,可有些思想就是要动摇你的执政基础呢,你不禁行吗?况且,本土化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表现非常优秀。你一定这么优秀的选手去用另一个,而另一个的表现在某些国家好在某些国家差,你真的敢打赌这一个的表现要好过我们现在的选手吗?你说我们现在的选手在别的国家已经被遗弃了,所以我们也要遗弃。喂!兄弟,你有点主见好不好!那法家也被六国所遗弃,怎么秦就能统一了他们呢?


以上就是我对中国思想史的看法。我认为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中国的选择都是正确的。中国之所以成为中国,就是这些选择的结果。我们不能只说这些选择的好处,而忽略选择的坏处,也不能只强调其负面作用,而忽略了正面意义。当我们拿住同一枚硬币的时候,它的字与人头都在你的手心里,所不同的只是你眼睛看到的是正面还是反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