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红与军绿 第一章 接近无限荣耀 第五节 剑术竞技

潭轩 收藏 8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size][/URL] “下午有你忙的,现在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吧。”李磊关心的说。 看着潭轩笑着离开,李晶愤愤不平的对哥哥说:“这主意是你给他出得吧?难道你不知道,这所学校没有一名平民学生,毕业后能直接担任官员或是议员助手!” 李晶嗓门明显有些失控。李磊赶忙接过她的话,“这也就是为什么平民中只有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


“下午有你忙的,现在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吧。”李磊关心的说。

看着潭轩笑着离开,李晶愤愤不平的对哥哥说:“这主意是你给他出得吧?难道你不知道,这所学校没有一名平民学生,毕业后能直接担任官员或是议员助手!”

李晶嗓门明显有些失控。李磊赶忙接过她的话,“这也就是为什么平民中只有大商贾才把他们的孩子送来,因为尽管商人们都很富有,但他们即不想用自己的鲜血保卫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又不愿过多投入来涉足政治。与其作别人的助手,还不如让后代延续自己的家族生意,同时又能和这些未来的政治明星从小相熟。”看了看左右,他们的谈话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李磊拉着妹妹快步来到学校的僻静处。看到她依然气鼓鼓的样子,李磊不禁笑了,“你看,你哥哥没你想得这么坏,对吧?”

李晶一愣,心平气和下来,歉意中略带些埋怨,问道:“你都知道,干吗不告诉他?”

李磊微笑着,似乎李晶犯了一个聪明人才会出的愚蠢错误。“你不也知道吗,那刚才为什么也没说?”

李晶像是被噎了一下,哥哥的睿智弄得她一点脾气都没有,赌气着说:“那好,我现在就把这些都告诉他。”

眼看着她扭头要走,李磊急了,一把抓住妹妹的手腕,却因为突然的情绪激动引起一阵剧烈咳嗽。“别,咳!咳!别去。”

“你别着急,我是逗你玩得。谁叫你样样都看得这么准,好像没人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终于能成功骗过二哥,李晶得意地笑着,一边为李磊捶打后背,一边解释道。

“哎!你怎么总也长不大呢?” 好半天才抑制住咳嗽,李磊看上去显得有些疲倦。他坐下来很深沉的问李晶,“你说这人活着最大的动力是什么?”

李晶莫名其妙,反问:“是什么?”

“是希望。希望是生命积极争取的源泉。我向上苍发誓,我从没主动和他说起过任何有关推荐的事。他倒是在回了一趟家之后主动和我说起过。我只说,知道这事似乎不仅仅是个谣传。所以我猜测……”

“是潭伯母灌输给他的!?”

“只有这种解释,毕竟连书苑本身都没正式承认此事,而真正能影响到他的人就这些。所以你无论如何也不能说。”

“连自己唯一的儿子都要欺骗?这也太可怕了!”

李磊苦笑,“潭伯母一直生活在乡下,也可能只是听说了谣传。就算知道,她这么做也是出于好心。给潭轩一个前进的目标,并让它看上去没真实可信,难道不好吗。而且从现在的效果看还很成功,不是吗。”

“但谎言终有破灭的一天,他付出这么多,到时候将是大多的打击啊!”看上去李晶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这不用咱们操心,因为目标和现实永远都会存在落差。不论是谁,即使他再优秀也必须学会去适应它。再说,我猜潭伯母在这么做之前,就已经想好如何善后了,所以不用咱们操心。”看得出妹妹还是一副疑虑的样子,李磊微笑着,柔和的说:“而现在咱们应该操心的是他的剑术考核怎么样了。”

李磊这么说本意是要转移话题,但其实他还是说晚了。就在这对兄妹争论的时候,剑术考核便已经开始了。冯氏书苑的剑术考核严格按照传统习俗进行。抽签决定对手意为一切听从神的安排,双败淘汰意为遵循“智者不会重复相同错误”的古训。从抽签结果来说,今天神的安排非常合理,几个在剑术方面很有实力的学生前几轮都没有碰面,无形中就把悬念留到了最后。等到李家兄妹急匆匆赶到的时候,才庆幸的发现他俩并没错过任何一场精彩比赛,甚至可以说还有点来早了的意味。三轮过后,留在操场上的学生已经不足一半了。这让兄妹俩更容易在人群中找到潭轩。

“我找到他了,就在右上面。”李晶低声对哥哥说。

虽然有李晶的指点,李磊还是找了半天才锁定目标。他无论如何也搞不懂在一大群使用了相同的护甲、相同样式的剑、又都带了类似头盔的人中,妹妹是如何这么快就找到潭轩的。当他提出这个疑问的时,李晶得意地笑了。“你难道没看见只有他一个人把剑鞘挂在腰上吗?”

此话说得李磊哑口无言。将军府的家庭教师邢师傅说剑与剑鞘是一体的,作为对剑的尊重就不应该抛弃剑鞘。这个道理应该人人知晓,可如此重要的考核,所有人都觉得不应该让剑鞘影响到自己的灵活性,而把它甩到场外,只有潭轩是个例外。聪明的李磊灯下黑,只想着从体态着眼,但李晶不知道潭轩有这样的习惯却能发现,他不禁惊异于妹妹观察的细心。

已经被李家兄妹目光锁定了的潭轩遇到的第四个对手似乎很不容易对付,到现在都还没结果。两个人此时都采用弓腰曲腿的准备姿势,不停舞动短剑扰乱对方心神。时不时会传出双剑相交的脆响,可一直没有全力相搏的缠斗。他们都在等待时机,希望能率先从对方的眼神中抓住精神涣散的绝佳机会,将其一举击溃。于是,他们都很有耐心绕着圈,互相试探着,一直都没有实质性的进攻。这种不寻常的情况甚至引起了剑术教师的注意,他走到场边驻足观看。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老师的到来使潭轩分心,让对手看到了机会,还是对手在意志与耐心的较量中率先败下阵来。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陡然改变了短剑游走的态势,虚招尚未使老,剑上加力,猛地斜刺过来。剑刃划过空气发出嗡嗡的闷响,像是在朝敢于阻挡自己的任何力量挑战。眼看胜负即将揭晓,所有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潭轩显然没能从对方的眼神中发现这次突袭,仓促间下意识的用盾牌格挡。可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了,那柄来势凶猛、力道十足的剑居然在半路划了一个完美的弧线,精妙的绕过小圆盾,向潭轩的小腿急削过来。面对危机,潭轩反倒进入了状态,他没有像刚才那样慌乱的躲闪,而是用盾牌砸向那柄孤军深入的剑……如果把剑术看成是剑士之间用自己的方式交流的话,两个人此时显然产生了极大分歧,这柄攻入盾阵的剑是奇兵还是孤军,就全看谁能先一步攻击到对手。不过怎么看都觉得,重量轻、威势尚存的剑速度会更快。眼看结果即将分晓之时,潭轩纵身前跃,以全身之重力压盾牌,同时剑刺当胸,让对手首尾不得相顾。

潭轩的招式实在是太怪异了,根本没有招数可循,毫无贵族风范可言,完全是为了和对手强攻,仓促间临时拼凑出来的,却有着意想不到的巨大威力。面对势大力沉的盾牌抽剑已然不及,无奈之下对手只得丢剑抛向潭轩以扰其进攻,同时急速撤身,才躲过这波凌厉攻势。待定睛一看,自己的剑已经踩在潭轩的脚下。他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才意识到胜负已分,一时间失望之情尽数刻在脸上,掩饰着扭头离开,甚至忘记带上自己的剑。

谁也没想到僵持了这么长时间,胜负却会在一个回合内揭晓。为了缓和刚才令人窒息的紧张,李磊侧过脸,笑着对妹妹说:“你看,就像我说的,他挺棒的,是不是?”

李晶依然呆呆地望着窗外,似乎那场精彩的竞技依然在继续。“是很棒。但要想创造历史还远远不够。”

李磊没有回话,而是和李晶一样直视窗外,他知道在这事没有结果以前李晶会一直挂念着,哪怕她对此无能为力。窗外精彩的考核还在紧张的进行着,只不过留在场上的学生已经越来越少了,看来会如预期的一样,考核将在今天结束。不过,李家兄妹不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倒不是说潭轩的表现足以令人放心,而是经过刚才一役,他们多多少少适应了眼前千变万化的惊险场面。

在学校门口,当李家兄妹再次看到潭轩,少有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看得出他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李磊颇具深意的朝妹妹望去,似乎在说:看到了?这就是幸福。李晶却没像没看到一样,一直注视着潭轩走近。

“你怎么还没走?平时你早到家了,婶要是知道会担心的。”

看他那依然蒙在鼓里的高兴劲儿,李晶说什么也没料到这就是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稍一停顿,而后惨然一笑,“没关系,我妈不会知道的。这会儿她还在屋里,不被打搅。”

“那也不能太晚啊。你的轿子呢?”

“别看了,我已经叫他们先回去了,今天咱们一起走。”

潭轩仔细端详了一遍李晶,没发现什么异常,扭头问李磊:“你同意的?”

“她压根就没和我说,不过我想那是她的轿子。”李磊微笑着答道。

“你们今天是怎么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难道新年夜提前了吗?”

“是啊,提前了,只是今天不是庆贺春天到来,而是庆贺你夺冠。”李晶一扫刚才的担忧,挽过他的胳膊兴奋得说。

“是该庆祝一下,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这头开得真不错。”李磊特意挤了下眼睛。

潭轩明白的他意思,这是个成功,但也仅仅是个开始,后面的考核对自己来说会更困难,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