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争风——西汉王朝与罗马帝国 下卷;第六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 第十五节:扎马战役PK城濮之战(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在前面几节我们对坎尼会战与桂陵之战进行了分析、对比,也对伊苏士之战与长平之战进行了分析对比,从前几节的介绍可知;坎尼会战、伊苏士之战是与桂陵之战、长平之战性质完全不同的战役。这才使得前面几节的分析、比较显得很困难。但通过对扎马战役和城濮之战的介绍可知;扎马战役和城濮之战是两场性质基本相同的战役,它们都是战术性战役,都是靠兵阵取胜。但是只要稍稍仔细点,我们不难发现城濮之战中晋军并不是完全依靠兵阵取胜的,智慧、谋略在这次战役中起了不小的作用,同时扎马战役中罗马军队的取胜因素也不仅仅只有兵阵优势。

城濮之战和扎马战役是两场转折性的战役,城濮之战标志着中国的战争已经开始由兵阵时代取胜转型到智慧、谋略取胜时代,扎马战役标志着西方方阵战术开始发展到它的最高阶段——罗马新三列阵时代。

扎马战役中罗马联军得以取胜的原因有五点,分别为:外交上的胜利使大西庇阿争取到了努米比亚骑兵的支持,汉尼拔指挥的失误使迦太基步兵丧失了骑兵的掩护,大西庇阿的梯队式布置和侧翼机动完全达到了牵制迦太基步兵的目的,罗马号手集中鸣号吓退了迦太基战象部队的冲锋,而罗马将士的爱国热忱同样也是罗马军队得以取胜的重要因素。

城濮之战中晋军取胜的原因有六点分别为:晋国第一次外交斗争的胜利,使它得到了秦国和齐国这两个大国的支持,晋国第二次外交的胜利激怒了子玉达到了解救宋国之围、调动楚军北上的目的,晋军退避三舍避开了楚军锋芒完成了与秦军和齐军的回合的目的,联军下军马蒙虎皮而下使联军下军得以迅速击败楚军右军,联军上军用在战车车厢的两侧拖曳树杈的办法蒙骗了楚国令伊子玉,联国中军的故意后撤再一次蒙骗了子玉。

扎马战役和城濮之战都体现了“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的作战原则,外交上的胜利都对两场战役的结局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不过城濮之战中晋国在外交上的胜利,其作用更突出,它是晋军取胜的决定性因素,而扎马战役中,大西庇阿在外交上的胜利只是罗马联军取胜的辅助性因素。更重要的是晋国的外交策略比大西庇阿的外交策略高明。

大西庇阿仅仅只是抓住了努米比亚与迦太基之间的矛盾、策反了努米比亚,这仅仅相当于晋国成功联盟秦国、齐国那次外交行动。但在城濮之战晋国最有创意,最富有智慧、谋略的那次外交行动,绝不是晋国结盟秦国和齐国之举。晋国赠送钱财给宋国,让宋国以自己的名义转送秦国、齐国,晋国将曹、卫两国的国土转送宋国,从而坚定宋国抵抗楚国的决心的那次外交行动。晋国以曹、卫两国叛离楚国为条件让曹、卫两国复国,并扣押楚使以激怒子玉的那次外交行动。绝对要比晋国联盟秦国、齐国的哪次外交行动高明。大西庇阿所进行的外交是纯粹性的外交,在外交中不待军事谋略,仅仅只是达到联盟、离间、和亲、施压、修和等单纯的外交目的。而晋国所进行的外交是富有军事谋略和军事智慧的外交,在晋国的外交行动中充满了计谋、狡诈。当然要策反努米比亚国也绝非易事,也许大西庇阿和其随从的外交手段要比晋国君臣高明、也许大西庇阿和其随从的外交能力强于晋国君臣,可是我们是在比较二者的军事才能,而不是在比较二者的外交能力!所以从军事的角度讲,大西庇阿和其随从的外交手段不及晋国君臣高明!

晋国通过进攻曹、卫两国以迫使楚军北上以解除宋国之围的策略,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次使用围魏救赵策略的战例。 其实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大西庇阿出兵迦太基,迫使汉尼拔回援,使迦太基联军撤离罗马本土的策略也属于围魏救赵策略。不过在城濮之战中,晋国臣君是很随意的就想出了围魏救赵策略,而罗马人却是在汉尼拔纵横罗马15年、对整个罗马社会造成了巨大破坏、罗马经历了一系列的屈辱、失败之后才想到了这一策略的。当汉尼拔刚刚进入罗马、在兵力上罗马军队对迦太基军队有明显优势时,罗马人却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这一策略,只知道在正面战场上和迦太基军队硬拼硬打。

同样是后撤,在城濮之战中晋军的退避三舍策略不知要比大西庇阿让自己的骑兵佯装败退诱开迦太基骑兵的举动高明多少。退避三舍不仅使晋军避开了楚军锋芒,更重要的是晋军争取了时间完成了与秦军、齐军会合,改变了双方实力悬殊,同时晋文公此举还对现了他当年的诺言,使他本人和晋军显得更加仁义、诚信。

大西庇阿动用罗马骑兵诱开迦太基骑兵的举动实则是低级的军事错误,这等于是将罗马步兵阵列的一翼暴露给迦太基军队,可是汉尼拔却犯了一个更低级的错误,罗马军队反而因祸得福。《孙子兵法·军争》曰:佯北勿从……穷寇勿追”,汉尼拔居然动用全部骑兵去追击罗马骑兵,把自己步兵阵列的两翼全暴露给努米比亚骑兵!这正是导致汉尼拔在扎马战役中惨败的最主要原因!

在扎马战役的兵阵较量中,大西庇阿的最大亮点是用罗马步兵的三个阵列一再从侧面向迦太基步兵发动夹击,而在城濮之战的兵阵较量中,晋军将领的三大亮点却是;马蒙虎皮而下,扬尘惑敌,故意后撤。大西庇阿在扎马战役中所使用的兵阵进攻是纯战术性的进攻。城濮之战中晋军中军同样是靠这种侧面进攻战术打败了楚军左军,在城濮之战时代此种战术早已是常规战术,根本就没有任何创新、出奇成分。而晋军将领制胜三招中的马蒙虎皮而下、扬尘惑敌这两招都是极富发散思维和创新思维的,都充分显示晋军将领的智慧。

从本节的分析可知,城濮之战所包含的军事艺术依然要比扎马战役所包含的军事艺术高超,更重要的是城濮之战发生于扎马战役前400余年,它还是中国在军礼时代所进进行的早期的、低级的、原始的战役。城濮之战发生于《孙子兵法》成年之前150年左右,这表明在东方军事艺术成型之前,我国的军事艺术研究水平都要高出罗马新三列阵时代的西方军事艺术水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