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民国当土匪 第五章 第040章 【生死搏杀】

wjj153 收藏 4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47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5.html


一些炮兵手边打炮边对同伴说:“哈哈,跟了团长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团长这么花本钱,打得真过瘾!”

五分钟强大的火力狂轰过后,日军炮兵阵地上的火炮全数击毁,战地里留下了一堆堆废铁还有断手断脚的炮兵伤员,一些幸存的日军炮兵马上就开始后撤,每个人连转移炮弹的动力都没了,纷纷奋不顾身地向后方跑去。其实整个围城的日军在这样沉重的打击之下,已经丧失了继续攻击的战斗力,转而开始撤退到第二战线。

城门忽然呼啦一下子大开了,冲锋号吹响了,四面八方的八路军铺天盖地的从各个地方一下子钻了出来,汇集成一股激流,以排山倒海之势发出大地都颤动的喊杀声,部队潮水一样电驰般冲进鬼子的阵地里,穿着各色各样衣服的八路军,有民兵拿着红缨枪和大刀的,也有拿着锄头、铁锹的群众,都挺着各自的武器和鬼子碰撞在了一起。

马天宝拿着一把有好多缺口的鬼头刀好不容易跑在了前面,没想到被激流勇进的后续战士挤倒地上,也不管倒地的是团长,一句对不起后,连拉马天宝手的功夫都没有,都野猪出山一般抢着杀鬼子去了。马天宝灰溜溜的爬起身,一边跺脚一边大骂:“是哪个混蛋把我给推倒的,有种别跑……”还没说完,后方人潮一样的各色战士又把马天宝挤倒在地了。

听,噗拉、噗拉的声音,那是刺刀刺穿鬼子胸膛的声音。听,嗤拉、嗤拉的声音,这是大刀划过鬼子脖子血喷溅的声音。看着地上死伤一地的日军,还有已经被炸成废墟的火炮,马天宝双手挥刀,脑子进入兴奋状态,袖口一捋,狠命抄了上去。

鬼子也亮出一排排白晃晃的刺刀,对着冲锋的八路军拼死顽抗。一些八路军战士参加不少次战役,遇上这样硬碰硬的白刃战都有心里准备的,可对于初次上战场的老百姓来说,对这种异常惨烈的搏斗缺乏信心,一些百姓看到这血淋淋的场面,两腿都打颤了。说句实在话,在单兵素质上,鬼子训练有素,战术动作灵活,很会借助战场上的障碍物来抵抗,所以很多新上手的百姓在一对一的对拼下,很快倒下了好几个。

马天宝一看情况不对,虽然心里痛心疾首,但脑子还是不糊涂,看着鬼子嗷嗷叫的越杀越凶,马天宝连杀几个鬼子后,扯着大嗓门喊道:“乡亲们,别跟小鬼子讲究一对一规矩,合起来往死里打。”

战场上鬼子的作战能力强不假,可是人手比起来,城里冲出来的人群少说也有万儿八千的,几乎是鬼子的三倍,有的见亲人被鬼子横杀在场,眼睛都愤怒红了,命不命的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妈的,全都把命豁出去了,三个围一个,再强的高手能躲过一二两下,但能躲过第三下第三下吗?本来锄头、铁锹稍微抡起来慢点,鬼子的刺刀就过来了,现在人多,你一锄头我一铁锹,那是挥得虎虎生风,就算鬼子刺刀再快,避过了锄头,铁锹就接着跟上了,许多日军士兵在猝不及防中被锄头、铁锹砍倒在地。

鬼子阵地是守不住了,鬼子被杀得节节败退,为了能保持小命,有的日军军官竟然掏出腰间的手枪开始射击,看得马天宝血脉贲张,把手中的鬼头大刀往武装带上一插,拔出腰间的盒子枪连发射击,四十发子弹像催命鬼似的一口气打完了,枪枪都咬中敌人的要害。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后方枪声和喊杀声大作,大家都知道是派出去的特种兵大队和鬼子干上了,这下鬼子连退路都没有了。前后有了照应,战士们一个个像吃了伟哥的猛汉,一下子变得威猛起来,个个都是憋足了劲头,大伙端枪射击的射击,拿刀砍人的砍人,那阵势真是气不可拒,锐不可挡啊!这群日军士兵见到这阵势,怎能抵挡得住,都陷入了歇斯底里的恐慌之中,只见白光一闪耀,日军在惨叫声中有的断腿,有的断手,有的脑袋和身子分了家。霎时血染大地红,尸骨透心凉,凡是没有放弃抵抗的鬼子兵,都被狠命加上了一刀!甚至杀红了眼睛的战士,看见放弃抵抗的鬼子兵,也就是一刀下去,削萝卜白菜一样。

战士们打得兴起,反正只要是看到对方是黄呢子军服的,就一股脑地往前砍,有些百姓杀起来都忘了自己是个人,简直是发了狂,机械的双手杀完鬼子后还在摇摆。马天宝最后也杀红了眼,当他拿着鬼头刀砍了一个鬼子军官的脑袋后,见前面有人,惯性地又是一刀,那知对方用刺刀一拨就把刀法给化解了,马天宝纳闷了,心说这套动作鬼子怎么也会使?扭头一看居然是郑士范那小子。

郑士范喘着粗气说道:“团长,你眼睛看着点啊!别把我给杀了?”

马天宝停下手来后,手臂有些酸痛,他记不清自己杀了多少鬼子了,只记得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在他面前倒下。环顾了一下四周,空中弥漫着肃杀之气,整个阵地上飘渺着几缕淡淡的白烟,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血肉模糊的尸体,场面非常惨不忍睹,而站着的都是八路军战士和老百姓,每个人身上的衣服都被鲜血浸透了,马天宝看着这些无所畏惧的汉子们,鼻子直发酸,不知道是不是浓烈的硫磺味儿给呛得还是心里突发的感动。此时马天宝感觉自己一下子渺小了,也没像以前那样从容了,作为一个团的领导,战争结束后,总要冠冕堂皇的说几句措词,但是现在,他觉得说啥都是多余的。

马天宝思路能透析到这一层,周一同也感悟身心,俨然从容不迫的心说了一句:“只要民族还有一息尚存,革命的胜利就在眼前。”

经过一个多小时残酷的肉搏撕杀,八路军伤亡很大,但日军为此付出了全军覆没的代价。马天宝匆忙地把清扫战场的任务交给了周一同后,自己一个人偷偷回了城。

周一同看到马天宝走路有点摇晃,以为马天宝中了鬼子的伤要面子不肯说,自己偷偷回城去处理,等王可出现在阵地上后,便小声对王可说了马天宝的状况。自己男朋友有难,王可心里发了慌,顿时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抛下一切不顾就往城里跑。

马天宝在干什么呢?他难道真像周一同说的那样受伤了?

不是!马天宝是累了,他走路的时候几乎是半睡着状态走回来的,两天没合眼的他从阵地撤回后,没脱衣服、裤子直接躺上床,两手两腿一伸就睡着了。这一觉他是睡得昏天暗地,王可同志端着一盘酒精、棉花、药品进来的时候,他还打着疯狂的鼻鼾声呼呼呢!看到心爱的人儿满身血迹躺在床上,鼻子一酸,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

王可费了一把力气才把马天宝的外套脱了,然后用湿毛巾擦脸上的血迹,这当后,马天宝正在昏睡,脸上透凉,便有气无力地睁开了眼睛,起先眼眶里有些浑浊,看不太清楚面前是情形,等清楚了片刻,马天宝一轱辘坐了起来,叫道:“你怎么来了?”

王可同志不高兴了:“你还说呢!都受伤了,一个人跑回来了,害我担心你……”

马天宝先是怔了怔,问道:“啥,谁说我受伤了?”

王可道:“你就别逞能了,快把伤口的地方告诉我,让我快点给你处里。”

马天宝眉头一皱,连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耸了耸肩膀扭了扭腰,还把手伸到王可面前,说道:“我挂彩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我挂彩了,这全都好好的啊!你看看。”

王可大舒了一口气,又惊又喜:“周政委看到你满身是血,走路又摇摇晃晃,还当你是受了伤,没想到你没受伤,那真是太好了。”

马天宝忽然一脸困惑,低着声音道:“好……好像我……我真有一处地方受伤了。”

王可立刻慌张起来,连续问道:“快告诉我,在哪呢,在哪呢!”

马天宝一脸痛苦,颤抖的指着胸口,艰难地说道:“在、在这儿呢!”

王可双手要去解马天宝衬衣上的纽扣,没成到马天宝却一把抱住了王可,用那柔柔地声音说道:“王可同志,我心里好痛,你救救我吧!”

王可直接被马天宝抱着坐在了大腿上,两只脚开始像荡秋千一样,渐渐地,两只脚突然不动了,又渐渐地,两只脚开始紧绷起来,像打了石膏一样。床上两人相互搂抱着,而嘴唇亲密无间的接在了一起,不知道这场运动是谁最先发起的,他们都不去想那么多了,在两人眼里,整个世界都平静了。

马天宝知道最幸福的时候就要来临了,他人生新的一页就要掀开了,双手开始游离起来,手下意识地从王可的衣脚往里探……

“砰、砰”是警卫员敲门的声音,两人很快遏制了冲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