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争风——西汉王朝与罗马帝国 下卷;第六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 第十四节:扎马战役PK城濮之战(一)

linfeng1988 收藏 0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扎马战役和坎尼会战一样都是第二次布匿战争中的经典名战,也许扎马战役的声名不及坎尼会战响亮,但扎马战役的历史意义却比坎尼会战更重要。扎马战役是一场直接关乎古罗马与迦太基生死存亡的大会战!

公元前216年坎尼会战胜利后,汉尼拔所率的迦太基联军完全取得了第二次布匿战争的主动权。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迦太基联军始终不能达到灭亡罗马的目的。(关于坎尼会战后迦太基联军没能乘胜利灭亡古罗马的原因,历来说法不一,这是个千古之密。)后来古罗马重新采取执政官法以乌斯即费边的费边战术与迦太基联军对持。费边战术的核心思想就是坚壁清野,这一招对远离祖国和西班牙殖民地的迦太基军队很管用,渐渐的迦太基军队的攻势被逐渐竭止,双方的实力悬殊逐渐缩小。公元前207年在托罗梅战役中罗马执政官尼禄(尼禄是一个姓),侥幸大败汉尼拔军哈斯朱拔部,致使汉尼拔的胞弟哈斯朱拔兵败自杀。托罗梅战役是第二次布匿战争的转折点,此役以后罗马军队开始展开反攻,一步一步地夺取战争的主动权。

公元前204年古罗马决定将战火引向迦太基本土,迫使汉尼拔军撤离罗马本土。于是罗马元老院派青年将领大西庇阿率军横渡地中海在今天的突尼斯角登陆迦太基本土。在出兵之前大西庇阿率使团出访了原迦太基的盟国努米比亚,并利用努米比亚与迦太基之战的矛盾,诱劝努米比亚王派兵与罗马军队联盟,这一步对后来扎马战役的胜利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罗马联军的不断推进,迦太基不得不招回汉尼拔军来阻挡罗马军队的进攻。终于汉尼拔与大西庇阿这两个有世仇的冤家在扎马地区展开了大决战。

扎马战役发生于公元前202年,战役中罗马军队投入步骑兵3.5万人,其中有骑兵8000人左右,在这8000名骑兵中约有5000人是努米底亚骑兵。汉尼拔军共投入步骑兵近4.5万人,但只有骑兵4000余人,除此之外汉尼拔军还另有80多头战象。

汉尼拔与大西庇阿都采用了传统的西方方阵作战,他们将自己的步兵布置于中央,骑兵布置于两翼。与以前的罗马旧三列阵不同的是这一次大西庇阿创立了梯队战术,将罗马步兵分为三个阵列作战,这在罗马军事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创举。

战斗是由汉尼拔发起的,汉尼拔先用他的80多头战象从正面冲击罗马军队。可对这招大西庇阿早有防备,大西庇阿在方阵中集中了大量的号手。当迦太基军的战象将要冲到罗马方阵跟前时,这些号手同时鼓号,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鸣声,顿时汉尼拔军的战象大惊,纷纷往回跑。结果汉尼拔这一招冲锋,不但没有冲破罗马人的防线反而打乱了自己兵阵的布置。

当汉尼拔军的战象部队逃走后,大西庇阿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他打算用方阵一翼的骑兵诱开迦太基骑兵。于是大西庇阿命令方阵左翼的罗马骑兵骑兵对迦太基方阵两翼的骑兵发动佯攻。罗马骑兵与迦太基骑兵交战不久,就依照大西庇阿命令故意后撤将迦太基骑兵从战场上引开。可惜的是汉尼拔更糊涂,他居然就中了大西庇阿的圈套,动用全部骑兵追击罗马骑兵。

接着两军步兵靠拢、交战开来。当两军步兵交战时,大西庇阿便将努米比亚骑兵留在原地作为预备队静观其变,动用罗马步兵进攻迦太基步兵。 战斗初期,汉尼拔让步兵阵列从侧翼展开,夹击罗马步兵,大西庇阿模仿汉尼拔的战术,用方阵第一列步兵从侧翼展开迎击迦太基军队。接着大西庇阿又令罗马方阵第二列步兵从侧翼迂回夹击迦太基步兵,迦太基方阵尾部的中年兵转身向后迎击罗马方阵第二列步兵,双方进入混战状态。在这个时候罗马方阵剩下的第三列步兵又紧急投入战斗。罗马方阵第三列步兵投入作战初期取得了一些成效,但由于迦太基步兵多于罗马步兵,而迦太基步兵的战斗力又要明显强于罗马步兵,所以罗马方阵第三列步兵的进攻很快就被狙截了。

汉尼拔纵横古罗马15年,在这15年中罗马人员伤亡极为惨重,适合参军作战的男性公民极度缺乏。扎马战役中古罗马的3万名士兵都是千拼万凑凑出来的,在这里面有大量的老弱病残士兵。

就在这个至关生死的时候,驻留原地的努米比亚骑兵从后面冲入混乱的战场,他们的进攻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胜负。经过几个小时的激烈战斗迦太基步兵几乎全数被歼,汉尼拔在亲信部队的掩护下侥幸逃离战场。而那一群追击罗马骑兵的迦太基骑兵也大部分被罗马骑兵和努米比亚骑兵联合歼灭了。

扎马战役是整个布匿战争中最具有决定意义的战役,它的胜利标志着古马已在布匿战争中取得了绝对胜利。扎马战役结束后大西庇阿逼近迦太基城,迦太基无力抵抗,只能求和。古罗马为了防止迦太基东山再起,强迫迦太基签订了苛刻的停战和约。条约规定;迦太基必须向古罗马交付巨额赔款,迦太基还必须交出所有的海外殖民地,迦太基不准保留军队,迦太基必须上缴所有的战舰和战象,只准留下10艘中型战舰对付海盗!后来古罗马又新增了一个附加条件;迦太基必须交出曾经横行罗马15年的汉尼拔。

公元前147年古罗马发动第三次布匿战争,3年后古罗马灭亡了迦太基,小西庇阿将迦太基城夷为平地,城中幸存的5万难民全数被卖为奴隶。存在了数百年的文明古国迦太基至此灭亡,古罗马完全掌握了地中海地区的霸权,这为罗马后来发展成为一个地跨三洲的大帝国奠定了基础!

城濮之战发生于公元前632年,它是晋楚争霸时代初期的决定性战役,战役以楚军大败、楚国令伊(令伊相当于楚国的丞相)自杀、晋文公称霸中原而结束。

楚国又名荆国,据《史记·楚世家》、屈原《离骚》等史料记载:楚王是颛顼帝的后世子孙、源自于火神祝融氏。楚王先祖曾是周文王的老师,后来熊泽作为荆人的领袖被周成王封于丹阳建立了楚国。起初楚国仅仅是一个子爵国,按“公、侯、伯、子、男”这五级爵位来划分,楚国是一个爵位很低的国家。楚国爵位虽低,但在楚国建立初期,历代楚王都励精图治、开疆拓土。进入春秋时代,楚国一开始就是一等一的大国。正因为楚国国力雄厚,所以楚人历来骄狂、蛮横。自从平王东迁之后,楚人从来就不把周天子当回事,从楚武王熊通开始,楚国一个子爵国,其国君居然公开称王——这个只有周天子才能拥有的名号!更加猖狂的是,东周时期楚国作为臣子,居然从不向周天子朝贡。这些史实在先秦、秦汉的大多数史籍中都有记载。

晋国是一个侯爵国,它是周武王的第三个儿子叔虞的封地,由周成王封立。在春秋时期晋国也是一个一等一的大国,但是在公元前7世纪中叶,由于晋献公宠幸的狄妃——骊姬作乱,晋国的国势急剧衰落。

春秋时代是一个诸侯争霸的时代!楚国本想凭借强盛的国力争霸中原,在齐恒公和管仲的治理下齐国率先崛起,公元前651年葵丘会盟、齐恒公首先称霸。在齐恒公晚年,他还以“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为由联盟诸侯讨伐过楚国。虽然由于楚国审时度势、向齐国求和,两国并没有发生实质的战争,但楚国的扩张野心却被齐国竭止。可惜齐恒公晚年重用奸臣易牙,最终导致他饿死寝宫,三月不得收尸,蛆虫都爬出了宫外!而齐国也再次陷入了内乱之中。

当齐国处于内乱之时楚国当即抓住时机、北上中原。与此同时一个自持自己是公爵国、爵位最高的中小国家——宋国也想趁机问鼎中原。从此楚、宋两国结下了数百年的世仇。在公元前638年的泓水之战中,宋襄公奉行“蠢猪式的仁义”,(这句话是毛泽东同志说的)不准在楚军渡河完毕前出击楚军,又不准在楚军列阵完毕之前出击,还不准进攻老弱病残士兵。结果楚军很轻松的就把本来就比自己弱小得多的宋军打败了,楚军还勾伤了宋襄公,导致他染病身亡。

泓水之战后楚国为进一步争夺中原霸权,于公元前633年率军北上大举进攻宋国,围宋国国都商丘,宋国局势万分火急。正当此时,另一个北方大诸侯国——晋国决定借救宋为名卷入在这场战争,趁机夺取中原霸权。这样楚宋之战转变为了楚晋之战,最后又爆发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城濮战役。

公元前636年晋文公重耳在流亡了19年之后终于在秦穆公的帮助下返回晋国,登上君主位。晋文公上台之后励精图治、整顿军务,晋国又恢复了一定的实力。楚国对宋国的军事行动招来许多诸侯国的不满,事实上在春秋时期很多诸侯国都不满楚国。于是晋文公决定抓住这一时机发动诸侯大国联盟、共同反对楚国,进而达到会盟诸侯、称霸中原的目的。

公元前632年晋文公在取得秦国和齐国的支持后,率军南渡黄河进攻楚国的附庸国曹、卫两国,迫使楚军北上,以解救宋国之围。但是楚军并不上当,无论晋军怎样进攻曹、卫两国,楚军也不予理睬继续围攻宋国国都,直到曹、卫两国被晋军攻灭。当曹、卫两国被攻灭之时,宋国的形势也更加危急了。

晋国为了不让宋国亡国,为了不让自己丧失联盟诸侯抗击楚国的理由,为了不丧失对楚作战的有利战略形势,为了不放弃争霸中原的梦想!晋文公使出了一招高明的外交策略。晋文公拿出大量的钱财赠送给宋国,让宋国以自己的名义将这些钱财转送给齐国和秦国请它们出兵救宋。然后晋文公又将曹、卫两国的土地赠送给宋国,使宋国在国都失守之后有退路,以坚定宋国坚持抵抗楚国的决心,防止楚国灭亡宋国或者宋国向楚国投降。这个策略实施之后,秦、齐两国更加坚定了支持晋、宋两国的决心,并派出了大量的兵力前往曹、卫两地与晋军会合。

楚成王见三大强国联盟,心生恐惧。于是楚成王立即下令让楚军统帅令伊子玉撤军宋国,并用《军志》中的经文告诫子玉;“(凡事)要量力而行、允当则归、知难而退、有德不可敌”。但子玉狂妄自大,并不听从成王的命令,坚决要与四国联军决一死战,并要求楚成王向前线增兵。在子玉的一再请求下楚成王动摇了,答应了子玉的作战请求,希望他能够侥幸打败四国联军!于是楚成王给子玉增派了西广、东宫、若敖氏的六卒王室亲兵。这里所讲的“卒”这个建制不同于前面章节所介绍的“卒”那个建制。《左传》记载:“楚子乘广,三十乘,广有一卒”,春秋时期楚军以一广为一卒,一卒为三十乘的兵力。所以楚成王给子玉的援军是180乘(战车)的兵力。

子玉得到成王的许战令后,先对晋国采取了外交攻势。子玉要求晋国先让曹、卫两国复国,楚军才撤离商丘,并归还宋国部分国土。而晋文公则完全没有理会子玉的无理要求,反而给子玉来了一记狠招。晋文公答应曹、卫两国复国,但它们必须与楚国绝交、从今往后一心一意的依附晋国,不但如此晋文公还扣押了楚使宛春。晋文公想以此激怒子玉,使他移军宋国转而与晋军决战,这样晋国就达到了救宋的目的。

子玉果然被晋文公激怒,他放弃了几乎要攻下的宋国国都商丘,舍近求远率军北上与晋军作战、而晋文公则是以逸待劳地静待着疲惫的楚军。公元前632年4月楚国进逼曹国国都、晋军驻地——陶丘,历史上著名的城濮之战即将爆发。

城濮之战是春秋早、中期最大规模的战役,但是在世界军事史上城濮之战只能算规模很小的战役。在城濮之战中楚军和其联军投入兵车共计700乘。《司马法》记载:春秋中期一乘战车的兵力配置是;车载甲士3人、车下甲士10人、随车步卒12,共计25人。照此计算,楚军所投入兵力还不足1.8万人左右。晋军的兵力只有楚军的三分之一,加上秦国、齐国和宋国的联军,四国联军的总兵力与楚军基本相当。可见城濮之战是一场比扎马战役规模小得多的战役,事实上在当时军队最庞大的齐国,全国总兵力也不过只有3万人。

在城濮之战开战前,晋文公以自己当年曾许诺楚成王若晋、楚交战晋军退避三舍为由(一舍合30华里)主动后退90华里。这样晋军进一步地避开了楚军的锋芒,并在开战前成功完成了与秦军、齐军汇合的目的。晋军退避三舍后第二天城濮之战正式爆发。

当天楚军和四国联军展开了古中国传统的车战。子玉所率楚军分为左、中、右三军,楚军右军为楚国的附庸国陈、蔡两国的军队,中军为楚军主力若敖六卒,左军同样是楚军,四国联军同样分为上、中、下三军与楚军作战。

双方展开战斗。联军中军首先与楚军中军作战牵制楚军中军。联军下军随即对楚军右军即陈、蔡军队发动了一场奇怪进攻,联军下军的战马皆蒙上虎皮从山坡上对陈、蔡军队发动冲锋。陈、蔡军队的战斗力本来就很弱,他们的战马见一群群“老虎”从山上猛扑下来,顿时狂暴起来、乱蹦乱跳,联军下军轻易的击溃了陈、蔡军队。联军上军也还使出了一条更高明的“树上开花”之计,联军上军的每辆战车的两侧都拖着一大串树杈,这样联军上军的战车在冲驰时扬起很高、很浓的灰尘。联军上军通过这一招使在高处观战指挥的子玉看不清两军上军战场的情况,由于子玉没有收到楚军上军的任何情报,由于战场上的尘灰是朝联军方向移动的,(在车兵的传统作战中灰尘的移动方向和散布方式是判断敌情和战场情况的重要依据,《孙子兵法.行军》一篇都有专门的论述。)明明楚军右军已经被消灭了,他还认为是联军上军被打败了,在向后撤退。与此同时与楚军中军作战的联军中军也装着不敌楚军,故意后撤。

子玉见状立即下令楚军三军全面出击。(事实上楚军上军已经不存在了)当楚军左军开始追击联军上军的时候,联军中军里晋国公族部队迅速从侧翼猛冲楚军左军,大败楚左军。子玉见大事不妙,急忙下令与联军交战的楚军中军撤退,才保存这最后一路楚军。城濮之战最终以以晋军为首的联军大胜,楚军大败而告终。

城濮之战后,令伊子玉准备逃回楚国,但是楚王对他大为恼怒,楚人也憎恨他,楚成王责令他自杀,万分羞愧的他只好接受楚王的命令,自尽身亡。而晋文公作为城濮之战的最高统帅,终于在垂暮之年————整整65岁之时完成了争霸中原的夙愿,成为继春秋时期齐恒公之后的第三位霸主。(有一种说法是宋襄公完全不配被奉为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是春秋时期第二位霸主。)

关于城濮之战中交战双方是如何用兵阵作战的,各类史料说法不一,《左传》中的记载又难于理解,由于鄙人语文水平有限,也许上文所叙述那些晋楚两军交战过程的某些细节有所不准确。因此我只能将《左传》原文录下,敬请效对。

“辛巳,晋师陈于莘北,胥臣以下军之佐当陈、蔡。子玉以若敖之六卒将中军,曰:“今日必无晋矣!”子西将左,子上将右。胥臣蒙马以虎皮,先犯陈、蔡。陈、蔡奔,楚右师溃。狐毛设二 旆而退之,栾枝使舆曳柴而伪遁,楚师驰之,原轸、郄溱以中军公族横击之。狐毛、狐偃以上军夹攻于西,楚左师溃。楚师败 绩。子玉收其卒而止,故不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