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争风——西汉王朝与罗马帝国 下卷;第六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 第十三节:伊苏士之战PK长平之战

linfeng1988 收藏 0 1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size][/URL] 在前面,我们比较坎尼会战与桂陵之战谁包涵的军事艺术更高超时,我们是抓住这两场战争都是围歼战的共性去比较的。而伊苏士之战与长平之战却似乎没有任何共性,那么我们怎样去比较这两种战争所包涵的军事艺术谁高谁低呢?的确这两个战争没有任何显著的共性,因此我们仅仅只能对两场战争分别从战略、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在前面,我们比较坎尼会战与桂陵之战谁包涵的军事艺术更高超时,我们是抓住这两场战争都是围歼战的共性去比较的。而伊苏士之战与长平之战却似乎没有任何共性,那么我们怎样去比较这两种战争所包涵的军事艺术谁高谁低呢?的确这两个战争没有任何显著的共性,因此我们仅仅只能对两场战争分别从战略、战役角度进行解剖、比较。

只要看完前面三节对两场战役的介绍就可以知道;伊苏士之战完全是一场靠兵阵来取胜的纯战术性战役,而长平之战却是一场战役性兼战略性的综合性战役,长平之战是一场靠谋略、智慧来取胜的战役。仅凭这一点就可以断定长平之战要比伊苏士之战高级。

在伊苏士之战爆发之初,在战略上亚历山大与大流士三世两人都犯了致命的错误,小亚细亚这块面积达数十万平方千米的土地,仅仅只有金牛山脉和阿曼山之上的两个谷口与美索不达米亚高原、叙利亚地区相连。很明显小亚细亚和美索不达米亚或叙利亚是两个独立的战区,从一个战区跨越到另一个陌生的战区作战,首先需要作充分的侦探、策划,应该在策划考虑周密之后才跨入新战区进行下一战略阶段作战,这一步措施就是孙子所说的庙算。庙算是《孙子兵法》整本书的开篇“始计篇”的核心内容,进行一场战役之前都要先进行庙算。“多算胜少算,少算胜不算”,只有作到运筹帷幄,才能决胜千里。 可是亚历山大与大流士三世从一个战区进入另一个战区时,不仅没有进行庙算、准备,甚至没有做好最基本的侦察工作。亚历山大在与大流士三世两人在没有得到充足的情报,还不知道敌军主力在什么位置、敌方兵力怎样布置的情况下就冒险闯入了敌军控制区。甚至发生了两支大军在短短两、三天之内,大摇大摆的通过同一个地区——伊苏士河谷,双方居然都没有发现对方的笑话。这不仅可以看出当时西方军事界的侦察情报工作作得多差劲,还可以看出包括在当时的西方军界连亚历山大这样的人物都只懂得盲目进攻、凭兵阵和实力取胜。

〈孙子兵法·军形〉篇告诉我们行军作战;应该先立于不败,而后再求胜,而不是先求战然后再侥幸求胜,而亚历山大与大流士三世两人却都是急于求战,然后再想侥幸求胜。

更可笑的是:大流士三世作为本国国王进行国土作战,当他进入小亚细亚后又截获了马其顿大营内的物资,阻断了马其顿军的陆上补给线,这一切已经使他在战略上对亚历山大取得了很大的优势。可是他却不懂得利用这一战略优势,反而要让亚历山大知道自己的行动,甚至还要硬碰硬的把军队开回伊苏士河谷与亚历山大决战。

只要大流士三世将军队分为两股,用1/3骑兵和部分步兵赶回美索不达米亚实施坚壁清野战术,然后在伊苏斯河谷筑垒,并抢占阿曼山口,同时在其间筑垒。尔后用小亚细亚的人口、国土、物资为依托长期坚守伊苏斯河谷和阿曼山口不与马其顿军作战,困死马其顿军队就不是难事!何况当时波斯的海军也要比马其顿海军强大。一旦大流士三世也这样作,那么亚历山大的军队将沦为和长平之战中的赵军一样的没有补给的孤军。也许我们会问大流士三世有充足的时间在伊苏士河谷和阿曼山口筑垒吗?可以说大流士三世完全有充足的时间在伊苏士河谷和阿曼山口筑垒,因为这两个谷口很狭窄,伊苏士河谷最宽处都不超过4千米。

也许波斯军队在短时间可能无法从马其顿军队手中夺取阿曼山口,但事实上如果在短时间内波斯军队不能夺取阿曼山口,就用不着再去夺取它,只要在马其顿军队所筑的壁垒外再修筑几条自己的壁垒,“以垒围垒”就行了。

更重要的是;伊苏士河谷和阿曼山口本身就是要塞,在和平年代就应该修筑壁垒、设置关口!

与亚历山大和大流士三世在战略上所犯的低级错误相比,在长平之间中秦国和韩国所用的战略决策就显得格外高明了。韩国上党郡守在知道依靠韩国自己的力量是保不住上党的情况下,便改变了死打硬碰来保卫上党的常规策略,而是用智不用力,靠引入强援、转嫁矛盾的办法,最终保住了上党郡(长平之战后由于秦军智手赵军,秦军伤亡较小,所以韩国并未曾夺回上党郡,三年后秦军在邯郸之战中被赵、魏、楚三国联军打得大败,韩国趁机夺回了上党郡。)

同时,廉颇也根据敌军我弱的战略形式制定出了:先死守壁垒、避开正面决战,通过本土作战优势拖垮秦军,然后从国内调遣预备队击败秦军的战略决策。不用说,廉颇的战略决策是正确的,这也是弱国军队打败强国军队的常规策略。

在1938年春的台儿庄战役中,抗日爱国将领李宗仁正是先用孙连仲部在台儿庄死死的拖住日军板垣师团,然后再在日军精疲力竭的时候强令汤恩伯部从侧面夹击日军板垣师团,最终将日军打得大败溃逃,消灭日军1万余人。

在莫斯科战役中苏军也先靠数百公里的环城壁垒,死死的拖住德军达两个月余月,最后当1941年12月2日—6日气温骤降至零下30多度的时候,朱可夫才率原属远东军魂————布柳赫尔元帅的30余万远东集团军猛攻德军,最终一举消灭了55万德军。

震憾世界的斯大林格勒战中,苏军同样是用崔可夫中将的第62集团军死守斯大林格勒,展开震惊世界的斯大林格勒大巷战达2个多月,将法西斯德军精锐的第6集团军冯·鲍罗斯部牵制于斯大林格勒中。然后于1942年11月19日和20日,苏军分别从北线、南线共调集4个方面军的强大兵力发动大反攻,一举将冯·鲍罗斯部33万人包围于城中,最终苏军取得了歼敌150多万的伟大胜利。(德军一个集团军相当于其它国家一个方面军的编制,人数达几十万人)

我们不难发现在台儿庄战役、莫斯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中国军队、苏联红军所采用的反攻战术与廉颇的反攻策略存着惊人的相似,都是先用战略工事牵制敌军,再用战略预备队投入反攻,重创、消灭敌军。台尔庄战役,莫斯科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都是极富军事艺术价值的经典名战,而在2200我年前中国的将领就懂得了;此类战役中处于守势地位的军队应该使用的反攻策略,从这可见先秦时代中国的军事艺术有多么高超。

不仅赵国统帅制定出了正确的战略决策,秦军将帅和秦国君臣同样知道自己应该采取何种战略决策,更难能可贵的是秦国君臣成功地改变了敌军的战略决策。

首先秦国君臣抓住时机、借上党之争对赵国发动毁灭性的打击,一开始就是一项战略上的重大胜利,这使秦军师出有名。“师出有名”并不是说秦国对赵国的战争是正义的,从狭隘的角度讲,战国时代的战争无所谓正义与非正义,但它掩盖了秦国要趁机彻底打败赵国的阴谋、麻痹了赵国和其他东方国家。

秦、赵两军相持于丹河之时,秦军将帅已经明白自己既然攻不下丹河防线,就不能再和赵军在丹河两岸耗下去,在此时秦军将帅就已经制定出了将赵军诱出壁垒加以消灭、速战速决的战略决策。当秦军用常规的激将法不能将敌军从壁垒中捅出来时,秦军将帅、秦国君臣并没有因此放弃对赵军的进攻,而是采用了更高明的政治计策来成功的完成了自己改变敌军战略决策的目的。

冯亭的离间计和秦国对赵国实施的换将计,充分显示了战国时代的高级将领们已经娴熟的掌握了孙子的“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的作战思想。懂得完全不不武力,不费一兵一卒用谋略、智慧,用计策来打败敌军的作战原则。同时长平之战再次向我们证明了坚城、要塞不是被攻破的,世上最高明的攻城方法不是什么先进的攻城、攻坚战术,而是怎样通过不攻城、不进攻敌军壁垒让,敌军丧失军事工事的依托,然后再将敌军消灭的诱歼式攻城战术。

甚至就连白起坑杀40余万赵国降卒之举,都隐含着相当高的战略艺术。一般我们会认为;白起之所以将40余万赵军降卒全数坑杀,全是源于白起的“人屠”本性。非也!白起坑杀40余万赵军降卒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便于秦军尽快拿下邯郸、灭亡赵国。一、白起将40余万赵军降卒坑杀,就避免了在进攻赵国时赵军降卒哗变。二、和本章第八节:坎尼会战PK桂陵之战(二)中论述的观点一样,白起坑杀赵降卒,其用心和敦刻尔战役中希特勒故意放走33万英法联军的战略目的是完全一致的!它们都是高明的心理战战术。由僵持了近3年的邯郸之战可知:相对于先秦时代的守城战术而言,先秦时代的攻城战术相当落后,白起一次性坑杀40余万赵军降卒,能在心理上深深地震慑赵国国民,摧毁他们的抵抗意识,使秦军能在其它诸侯援军到达之前尽早地拿下邯郸、灭亡赵国。古代的游牧民族经常用此种大屠杀政策威胁、恐吓被其侵略的民族,令其丧失抵抗意识,以避免艰难的攻城战斗,在秦末农民战争中,项羽这个屠夫也“习惯”于此种战术!

在伊苏士之战中大流士三世不仅犯了致命的战略错误,更犯了致命的战术错误,大流士三世在军事上的无能导致兵力处于绝对优势地位的波斯军队的失败。大流士三世所布置的兵阵是典型的一方败阵。

一、《老子》有言:“祸莫大于轻敌”,作为三军统帅,不管敌军是强还是弱小,都不能掉以轻心,我们随时都要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大流士三世却犯了这种低级错误,他大大低估了马其顿军和其雇佣军的骑兵实力,他居然将步兵主力与骑兵完全分离,将自己的步兵主力的两侧完全暴露于敌军骑兵的威胁下,误认为仅凭自己的步兵的力量就能够牵制整个马其顿军队。结果反倒是波斯军队的骑兵被部分马其顿骑兵给牵制了,马其顿骑兵轻松的打败了波斯军队的步兵主力。

二、大流士三世将兵力布置得过于分散,也是造成波斯军队失败的重要原因。当然大流士三世本人的懦夫性格同样是波斯军队大败的重要原因。

在亚历山大时代,亚历山大本人可谓是一个布阵高手,他差不多是那个时代西方世界最善于布阵的军事家。亚历山大在兵阵艺术上完全做到了宏观上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亚历山大所布置的兵阵总是根据观测所得的敌军兵阵的弱点,临时布置专门克制敌军兵阵的兵阵。正是这样亚历山大才经常创造以少胜多的军事奇迹,才赢得了古代西方世界最强者的称号。

亚历山大能够做到这点,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马其顿方阵本身的独有特征。马其顿方阵与罗马方阵完全不同,马其顿方阵属于小编制军队所布置的微型兵阵,一个马其顿方阵只有士兵80人—120人,作战时马其顿军队的大兵团兵阵是用许多个马其顿方阵组合而成的。马其顿军的统帅如何组合那些由小编制军队布置的马其顿兵阵,完全取决于作战的实际情况的需要,因此在宏观上马其顿军队的布置非常灵活。

但是亚历山大仅仅只能做到宏观上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却无法做到微观上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马其顿军队以步兵为主,马其顿步兵的编制和作战武器极为原始,因此马其顿军队对战场的适应能力极差。马其顿步兵的进攻方式也极为死板,马其顿步兵只知道朝正面进攻,而不知道步兵可以从侧面机动迂回(需要解释的是,马其顿方阵可以通过原地旋转的方式改变进攻方向,但是马其顿方阵始终是以整个方阵为单位机械的前进,所以由马其顿方阵组合而成的复合兵阵仍然无法从侧面机动。)马其顿方阵虽然要比古希腊方阵和古波斯方阵高级,但马其顿方阵是一种比罗马新三列阵还要落后的兵阵。

亚历山大在作战战术的最大特长是;他善于用步兵和骑兵进行战术配合作战,亚历山大惯用自己的步兵从正面牵制敌军,然后用骑兵从侧面或后面冲垮,击溃敌军。亚历山大用此种战术先后再伊苏士战役和高加米索战役中大败大流士三世,灭亡了古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我们总是习惯地将亚历山大的步兵称之为贴,称他的骑兵为锤,亚历山大用他的贴牢牢的粘住敌军,然后用他的锤重击敌军致敌军于死地,亚历山大用他的贴和锤打赢了许多场战役。

不少人都认为亚历山大军队的军事实力强于秦军,甚至认为如果亚历山大不过早逝世,那么亚历山大完全有能力征服印度,并随之征服中国。他们都认为亚历山大的军事艺术比同时代的任何一个中国将领都要高超,他们认为亚历山大用他的锤和贴的战术足以击溃战国七雄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并且还有人认为汉尼拔的军事艺术也要高于他同时代的项羽、韩信,说什么十个项羽也打不出一个坎尼会战。老实说说出这些话的人根本就不懂军事。

首先我要声明;我的论述是不带任何个人感情的,只是实事求是的进行纯学术性的分析、推理。说一句不怕得罪人的话:亚历山大与汉尼拔在同时代的古中国顶多只能算个三流将军,但我要承认亚历山大与汉尼拔远比同时代的绝大多数中国将领伟大,我从发自内心的崇拜亚历山大。

我的话并不矛盾,只是某一部分朋友存在着形而上学的思想。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古希腊的亚历士多德与古中国的墨子都是世界历史上伟大的科学家。但我们知道亚历士多德的很多理论都是错误的,墨子的很多理论也缺乏科学的严密性。其实我们也知道亚士多德与墨子所掌握的科学知识仅仅只相当于现代社会一个初中毕业生所所掌握的科学知识,甚至现代社会一个初中毕业生所掌握的某些科学知识还要比亚历士多德与墨子精深。现代社会一个高中生、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所掌握的科学知识绝对要远比亚历士多德与墨子所掌握的科学知识丰富、深奥。

但我高中时代的班主任(他是位物理老师)说过:“你作为一个高中生,绝对不能说自己比亚历士多德或墨子更伟大,亚历士多德与墨子连你都赶不上,实在是有辱了大科学家的名号,这样只能让人笑话你。”。这是什么原因呢?那是因为亚历士多德与墨子所生活的时代远比现代落后,他们能够取得那些成就已经相当伟大了。

同样的道理在亚历山大所处的时代,在军事领域西方社会远比东方落后,他们能够取得那些成就已经相当不错了,所以他们的确要比同时代的绝大多数中国将领更伟大,但要实际地和同时代的中国将领相比较军事艺术,他们又不知要落后多少个时代了。

从古至今世界各地的社会发展水平是不平衡的!一直现代世界仍有发达国家、欠发达国家之分。同样虽然在时间纪年表上希腊、罗马时代与我国的先秦时代、秦汉时代属于同一个时期,但是我们早已经从历史学中知道;先秦、秦汉时代中国要比同时代的西方社会领先800年—1000年。这也正是本书所阐述的主要理论,后面还将作专题介绍。正是因为西汉王朝领先罗马和平时代的罗马帝国800年—1000年,所以汉军远比罗马军队强大,汉武帝时代汉军实力要比罗马和平时代罗马军队的实力强大不止一个十进位制数量级!

言归正传。我说亚历山大的“贴、锤”战术落后,也是有根有据的。按照古中国兵学中的奇、正学说来讲;用于牵制敌军的兵力是正兵,用于袭击、打败敌军的兵力就是奇兵。按照现代预备队学说来讲,用于牵制敌军的兵力是前线部队,用于袭击、打败敌军的兵力就是预备队。所以说亚历山大的步兵是正兵、是前线部队,亚历山大的骑兵则是奇兵、是预备队,亚历山大的“贴、锤”战术是“以正合,以奇胜”战术,是预备队战术!

但是亚历山大的预备队战术是所有预备队战术中是最低级的预备队战术,在这方面亚历山大还赶不上比他早生100多年的吴王夫差。预备队战术有战术预备队战术,战役预备队战术,战略预备队战术之分。

预备队战术在三种预备队中最低级,因为它属于兵阵战术范畴,它总是将前线部队即正兵和预备队即奇兵一起布置在战场上,然后再通过兵阵的较量让预备队去发挥对敌致命打击的功效。我们已经讲道只要布置在战场的兵力,无论怎样布置都有被牵制的可能,所以说战术预备队战术很低级,真正意义的预备队——战役预备队或战略预备队是绝不会事先就一直布置于战场上的,它们总是在战役最关键的时刻才会投入战斗。而我只要去查一查亚历山大的生平介绍,就会发现他所进行的任何一场战斗中他的骑兵都是和他的步兵一起布置在战场上的。只要去查一查艾陵之战的资料,就会知道就连吴王夫差使用的预备队战术都要比亚历山大高明。

据《东周列国志》记载:公元前484年夫差以救鲁为名北上进攻齐国。当吴军赶到鲁国后就会同鲁军一起反击齐军,一直打到齐国的艾陵地区。不久吴王夫差便率吴、鲁联军10万人与齐国大将国书所率的10万齐军大战于艾陵。战前夫差事先预留了3万精锐吴军由自己亲自指挥,驻军于通往艾陵大道旁的一座山坡上,然后夫差才分派鲁将叔孙州仇、吴将茹曹、胥门巢等人分别率军前往艾陵前线与齐军作战。胥门巢、茹曹、叔孙州仇、展如(吴将)等人先后与齐将国书、公孙夏、公孙恽这三人混战了四个回合,时打时退将齐军引至夫差伏兵的山坡不远处。结果在第四个回合中吴、鲁联军终于招架不住,开始溃败,似乎齐军已经胜利在望。出乎齐军意料的是突然对面山坡上冲杀下来大批吴军。夫差用1万名吴军预备队截止齐军各部的进攻,然后将剩余的2万吴军预备队兵分三路以鸣金为进的反常冲锋号冲入齐军兵阵,将齐军分割包围,最终10万齐军被夫差全数歼灭。

可以想像如果与夫差交战的是亚历山大,那马其顿军队会落得同样的下场。亚历山大不是惯用他的“贴、锤”吗?就算夫差的前线部队被亚历山大的步兵牵制,然后亚历山大的骑兵从侧面猛冲吴军,但是当亚历山大的骑兵冲入吴军兵阵后,自己同样处于被牵制状态。这时夫差给亚历山大来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亚历山大从战场用他的骑兵袭击吴军之后,夫差从战场之外出动他的战役预备队反过来袭击亚历山大的步、骑兵,可想亚历山大不仅不能打败吴军,反而会像齐军那样被吴军打得大败。正如前面章节所提到的库里科沃战役一样,虽然马麦汗的骑兵从侧翼冲破了俄罗斯军队的防线,似乎此时蒙古骑兵已经稳操胜券,但是由于俄军事先在战场两边设有伏兵,给蒙古军来了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结果蒙古军从两翼冲入了俄罗斯军队的兵阵、可依然被打得大败。

事实上在艾陵战役中齐军、吴军的战术预备队战术都要比伊苏士之战中波斯军队、亚历山大军队的战术预备队高明得多。和罗马新三列阵一样,艾陵之战中的齐军和吴军都是分战术梯队布置的,并且梯队间隔远比罗马新三列阵大。吴军和齐军都布置有三个战术梯队,夫差还另外让胥门巢带3000吴军布置于阵前引诱、袭击齐军。

在先秦、秦汉时期古中国的军事家们不仅懂得战役预备队战术,而且还懂得比战役预备队战术更高明的战略预备队战术。长平之战中廉颇就制定出了完备的战略预备队战术,只不过由于赵王的反对,由于秦国的奸计,最终没有被正确执行罢了。但公元前154年周亚夫平定七国之乱时汉军却成功的实施了战略预备队战术。在平定七国之乱中周亚夫提出了“以梁疲敌”的作战方针。七国之乱中叛军首先派遣主力军队进攻景帝同胞兄弟刘武的封邑——梁国,梁国危急,梁王不断请求平叛的汉军中央军周亚夫部增援,汉景帝也多次下令周亚夫增援梁国。但周亚夫却坚持自己用梁国的国土、兵力牵制叛军,用汉军中央军作战略预备队,到叛军已到精疲力竭、强弩之末的地步时,再用汉军中央军投入反攻的战略决策,因此周亚夫一再违抗君令,拒不增援梁国。当叛军久攻梁国而不下,士气低落时,周亚夫才派出轻装骑兵截断叛军的粮道,但是此时周亚夫仍然让汉军中央军坚守壁垒据不出战,当叛军中的吴军主力最后一次对汉军中央军营垒的徉攻被识破后,周亚夫才下令汉军中央军全线出击,大败叛军。最终周亚夫在3个月之内就平定了七国之乱。

在长平之战中秦军主帅白起所使用的战略战术中最大的亮点是;长平之战中白起成功的实施了第三种围歼战术——战役式迂回围歼战术,此种围歼战术是所有围歼战术中最高明的围歼战术。在长平之战中白起针对谷地作战兵力难以展开,谷地适合于阻击战的特点,创造性的发挥使用了战役式迂回围歼战术。最终以极小的伤亡,没有经过任何大的战斗就将40万赵军活活困死于长平谷地。白起在长平之战中可谓完全达到了“用智不用力“,做到了《孙子兵法·谋攻》一篇所讲的:“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的境界。

一个天才将领的才华并不是表现在他能在战场上用何种高超的进攻手段打败敌军,并不表现在他用自己的军队和敌军作战时用何种高明的战术冲垮、杀伤敌军,并不表现在他能在战场上如何冲锋陷阵、英勇杀敌,而是表现怎样不通过正面作战不与敌军交手,不费一箭一矢、不伤一兵一卒或者是用极小的伤亡去歼灭、降服整个敌军。故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战役式迂回围歼战术之所以高超是因为从实施的效率上讲,它既不会像兵阵式围歼战术那样纯属实力取胜或侥幸取胜的战术,自己用于迂回包抄敌军的部队时时都有被敌军牵制、包抄的危险,它也不会像伏击式围歼战那样引起敌军的警觉、怀疑。战役式迂回围歼战术的最大特点还是一种创造性的战术,是一种完全依靠将领的谋略和智慧的战术。

白起在长平之战中所使用的战略、战术的第二大亮点是;白起完全做到了《孙子兵法·九地》所讲的:“故为兵之事,在顺佯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从战略的角度讲秦国君臣(包括白起)他们首先利用赵惠文王不满廉颇的作战计划的心理推波助澜,煽风点火最终促使赵王临阵换将,因而秦国君臣很顺利的完成了改变敌军战略计划的阴谋。从战役的角度讲,白起成功预料到;赵括新官上任对秦军的战斗力心中没底,必定会对秦军发动试探性进攻。白起通过故意示弱、蒙骗,麻痹了赵括,打消了他心中的疑虑,最终完成了将赵军诱出壁垒加以消灭的目的。从战术角度讲白起一再佯败、后撤,达到了令赵军顷巢出动的目的,调空了赵军后方,方便了两支秦军骑兵实施迂回、阻击。

在长平之战中,秦国的外交策略也非常高明,在长平一役,秦国君臣可谓完全做到了伐谋、伐交、又伐兵,而不攻城的作战原则。长平之战进行到相持阶段时、当秦军攻破赵军第二道壁垒——空仓岭防线之后。赵孝成王在大臣楼昌和虞卿的劝谏下,曾一度打算通过遣使媾和的方式结束战争,甚至虞卿还提出亲附楚、魏,联盟抗秦的高明策略。但是秦国君臣——秦昭襄王与秦相范睢这两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巧施计策,不费吹灰之力就制止了赵国与楚国、魏国结盟。

进入战国后期,在伊阙之战、黔中之战、鄢郢之战、华阳之战中,几十年间,楚、韩、魏三国一再为秦军重创,上百万士卒战死沙场,它们早已对秦军这支虎狼之师闻风丧胆。因此在长平之战中,虽然赵国危在旦夕,楚、韩、魏三国依然不敢冒然向秦国宣战,何况这些国家本身就不满赵国。“败军之将何以言勇”,早已经元气大伤的楚、韩、魏三国对长平之战,对秦国始终心存侥幸,它们既不敢冒然卷入战争,也不希望赵国——东方六国中最后一位斗士为秦军大败,更希望秦国好好教训一下赵国,让它安分几年,以除去东方各国中的一大祸害。所以在长平之战前期,东方各国愿意秦国与赵国打仗,愿意坐山观虎斗、更希望两国打得两败惧伤,但东方各国也仅仅只想教训一下赵国,绝不希望赵国被彻底打跨!

老谋深算、攻于心计的秦国君臣正是抓住了楚、韩、魏三国这一弱点,巧用奇计,通过厚待赵使昭示天下的办法,故意摆出一副有心与赵国言和、无意彻底打跨赵国的态势。可见秦昭襄王、秦相范睢虽不是驰骋疆场的军事家,而作为心理战高手却当之无无愧!

在长平之战中,即使是楚、韩、魏与赵国结盟,四国有绝对实力打败秦军,但这一联盟也很难促成。由《史记》、《战国策》等史料可知:长平之战三年后,秦军围困赵国邯郸,赵国万分火急的情况下求救于魏国、楚国。魏安厘王本答应了出兵救赵,但秦使一句“吾攻赵旦暮,而诸侯敢救者,已拔赵,必移兵先击之”,就让魏王立即下令让魏国老将晋鄙停止救赵、按兵不动。平原君亲率门客20人求救于楚国,事先无论平原君及其门客怎样费尽口舌、苦苦哀求,楚考烈王就是不敢答应出兵救赵。最后还是毛遂挺身上进,按剑威胁楚考烈王、并辅之以理,楚王才勉强答应出兵救赵。

由赵国这两次外交行动可知;到了战国后期,秦国之强大已令山东诸国吓破了胆,赵国要想联合山东诸国,结成抗秦联盟绝非易事。而由邯郸之战中赵国的成功结盟可推知:赵国要想成功联盟山东诸国,共抗强秦,至少要作到以下几点。

一、赵国首先要医治山东诸国的恐秦症。二;赵国要结盟山东诸国,必须要向澄清赵国存亡与山东各国命运、前途之间的利害关系。三、赵国要结盟山东诸国,要求救于人,多少还是要有所表示,必须得澄清与东方各国的宿怨。四、要坚定山东诸国联盟抗秦的决心,必须要激起各国对秦的复仇雪恨心理!

惜的是在长平之战中,赵国一条也没有做到!

综合本书的分析、讲解还是可以看出长平之战中所包涵的军事艺术也要比伊苏士之战中所包涵的军事艺术高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