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地方兵卒的糗事:讹诈抢劫有钱官商

“碰瓷”原是古玩行业里的术语,意指一些居心叵测的奸诈商人,摆卖古董瓷器时,故意把物品放在易于被人碰坏的地方,然后借此向他人诈取钱财。后来,“碰瓷”也就成为了讹诈的代名词。


清乾隆年间,太仆寺卿陈兆仑因居父母之丧,回到家乡杭州暂居。管理运河防治的河库道何某,仰慕陈兆仑的学识,想借这一段时间,聘请陈兆仑教授自己的儿子。由于情面难却,陈兆仑只得答应下来,等一切安排妥当,他就乘船前往何某的治所江苏淮安。


船行至丹阳的时候,在河上与数艘押解犯人的囚船相遇。囚船是从镇江出发,把上一年秋天审理判决的重犯,押送到苏州的监狱关押。由于河道狭窄,船只交错时,陈兆仑的船与其中一艘囚船轻轻地碰了一下,没承想,囚船上的差役顿时率领一整船的犯人跳到陈兆仑的船上,口中嚷着船被撞坏了,必须赔偿。


一大群凶神恶煞的犯人也纷纷动手,大肆抢夺船上的值钱物品,不一会,就把陈兆仑的船抢劫一空。 当时,陈兆仑正在船舱里和人下围棋,听到外面闹嚷嚷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还没来得及等他出来了解事态,冲进船舱抢劫的犯人,看到船舱里有人,二话没说,直接就用手上戴着的铁链镣铐,在陈兆仑的头上敲了几下。猝不及防的陈兆仑,头被敲出了几个大口子,背部也被铁链打伤,一时间血流如注,当场就昏死了过去。经过医治,伤势极重的他才算是保住了性命。


陈兆仑的随从当即报告了地方官。丹阳县令听说三品大员太仆寺卿陈兆仑在自己的境内无端遭人殴打,财物也被抢劫一空,登时慌了手脚,赶紧上报给了江苏巡抚。巡抚接报后也是大惊,遂下令严查,很快就查到了指使犯人抢劫行凶的差役,连同参与作案的犯人也一并抓捕到案。主审人员也是雷厉风行,根据一众人犯的罪行,以最快的速度从严判处。


清代年间,押解犯人、护送饷银、催护粮船的差务兵,都是由各地的绿营兵卒担任,属于是各省经制管辖的地方部队。由于绿营兵卒担负的差务冗杂繁重,饷银又很微薄,在物价高涨的当时,兵卒仅靠饷银很难养家糊口。而在日渐月染之下,绿营兵卒也渐渐沾染上了地方衙门的油滑风气,不少人在当兵之余,都想尽了办法捞钱获利。


于是一些押解犯人的差务兵,想出了以“碰瓷”进行讹诈抢劫的点子。每年秋审之后,差务兵就和被判处重刑的犯人相勾结,承诺日后在狱中给予他们优厚的待遇,然后趁着转狱之机,在押运途中故意寻隙,与看似有钱的大船相碰撞,然后诈取对方的钱财。若是对方胆敢反抗违逆,差务兵就指使一众亡命横行的犯人抢劫行凶,事后即使有人报官,查了起来,差务兵就把责任全部推到犯人的身上。


而一般情况下,遭劫的船只若是没有显赫的背景,地方官员也不愿意为此进行深究,等于是暗中助长了这股“碰瓷”的歪风。屡次得手之后,押解的差务兵也愈发的放肆胡为,无所顾忌。


然而这一次,差务兵并不知道他们“碰瓷”的对象是朝廷的三品大员,行凶的犯人见端坐在船舱里下棋的陈兆仑身着平民衣服,以为他就是个普通老百姓,为了不招致反抗,顺手就用铁链给他来了几下。案发后,由于伤及大员,影响巨大,就连乾隆皇帝也亲自过问,地方官员当然不敢怠慢,很快,一众人犯都是悉数落网。而在经此事件之后,这一带原来很兴盛的“碰瓷”风,也顿时收敛了些,不敢再那么的明目张胆。


等到陈兆仑服丧期满,重新入京赴职。恰逢乾隆南巡归来,陈兆仑到城外迎接,乾隆见了他,还很关心地问起了事情的经过,心情不错的乾隆甚至还和陈兆仑开起了玩笑,说:“歹徒打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效仿晋代的刘伶,说‘鸡肋不足当尊拳’呢?或许歹徒看到你瘦弱的身体和刘伶一样,可能就大笑而罢了。”


自此之后,乾隆每次召见陈兆仑问及政事等方面的问题,都会很关切地询问他的伤势,伤口是否已经完全愈合了。 无端吃了一顿皮肉之苦的陈兆仑,等于是间接地为地方治安做出了贡献,并且由此换得乾隆的垂爱,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