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三十一章 彼身(二)

李天骄龙 收藏 14 9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45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三十一章 彼身(二)

机舱内除了飞机引擎的噪声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面对眼前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恶魔,林扒皮强忍着想要扒他皮的冲动。犀利的眼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土肥原的表情非常平静,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在这样的处境中能够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愧是“东方劳伦斯啊!”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林扒皮非常惊叹土肥原的镇定。这个略胖的留着卫生胡的人真的就是那个大名鼎鼎或者说臭名昭著总之非常有名的土肥原贤二吗?现在的他,如果不是这身军装,很难将他和军人联系起来。他身上更多是一种混杂着学者、商人的气质,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职业气质。这样的人天生就是搞情报的材料。

直升飞机给土肥原带来的新鲜刺激很快就过去了。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高的科技水平、作战能力和胆略。按照支那人的话来说,他们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从何而来?在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般的能力令人毛骨悚然。纵观全世界的军队能够做到这点的除了他们之外,肯定没有其他。这是一支什么力量?代表哪一方的势力?他们处心积虑的劫持自己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土肥原平静的外表下心潮澎湃。自己做梦也没有想过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土肥原先生,”林扒皮那令土肥原浑身不自在的微笑再次出现,“按照规矩应该给你蒙上双眼。”

“您请便!”一口标准的京片子并没有给林扒皮多少惊奇,就像自己的便准的东京口音没有给对方带来惊奇一样。

土肥原被蒙上头之后,很快飞机就降落在特区内军情部的专用停机坪上。为了迎接特区第一位“客人”,特区可以说给足了土肥原面子。刘远洋、李华雄、沈险峰、王天浩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悉数到场。劫持土肥原被列为绝密计划,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只有韩龙城的“梦魇”知道。而核心机密只有他们5个人知晓.。没有土肥原意料之中的侦讯。他意外的在同机抵达的两名战士的“陪同”下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换上专门为他准备的西装。西装非常合体,土肥原通过这个细节就明白了对方对自己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土肥原被带到,不知是位于哪层的一间类似小会议室的房间。房间内坐着1个30多岁男人,漠然的表情、淡然的目光。韩龙城,当然是韩龙城,除了他还会是谁?韩龙城示意土肥原坐下。土肥原向韩龙城微微弯身算是行礼,然后坦然坐在对面的沙发并且把姿势调整最舒适的状态。两个人默默地对视了很有一会儿。

“土肥原先生,我想你心中有非常多的疑问,不是吗?”韩龙城不带任何色彩的话语,淡淡在空气中飘荡。

“没错儿,”土肥原微笑着注视着韩龙城“我想阁下和您后面的那些大人物们,费了这么大劲儿把我弄到这儿,肯定会给我一个答案。所以,我,不急。”

韩龙城随着嘴角微微前动了一下,鼻子里轻轻发出了一个声音,就算是笑过了。

“土肥原先生,我们的意图很简单,希望你看一场大戏。”

“哦!是吗?”土肥原保持着他的笑容。

“是的。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让你完整的看到大和民族和你个人的命运。”韩龙城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出什么,继续说道“你不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吗?”

“哦?我倒是慢慢有点兴趣了。”土肥原饶有兴味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

“这个不着急。让我先告诉你这场战争结束后,你的祖国以及大和民族会得到什么,好吗?”韩龙城依然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到什么。

“1945年8月15日,这场战争会结束。你和你的很多同事会受到审判并被执行绞刑。苏联将会占领你们的北方四岛,日本帝国将成为美国的托管地,大和民族将会成为美国人的奴仆。日本…”

“哈哈哈哈!”土肥原终于忍不住了,放肆的大笑着,“年轻人,您不认为这是一个您和您所代表的力量,心中非常美好的幻想吗?我起心眼儿里特真诚的佩服您的想象力。”

“是吗?谢谢!”韩龙城嘴角又牵动了一下。“请看!”韩龙城用手中的遥控器打开了投影仪。这次他从土肥原的脸上看到了他想看到的惊异。他相信后面还会看到更多。

银幕上播放日军投降的历史画面,配合画面的声音是天皇无条件投降的演讲。镜头依次切换到东京、南京受降仪式,东京、南京审判的画面,东条英机自杀未遂以及以他为首的包括土肥原贤二在内的十名战犯被绞死,以谷寿夫为首的战犯在南京被执行死刑的画面。

土肥原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冷静,他脸色随着银幕光线的闪动剧烈的变化着,韩龙城和另一个房间里面的四个人终于得到他们想要看到的效果。惊异、震撼已经不能形容土肥原的心情。以他多年从事间谍工作的经验来看,这些绝对不可能是通过技术手段得来。那么,活见鬼了?他们是怎么得到这些发生在未来的所谓资料?这先进的仪器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他们、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现在,土肥原先生,你有兴趣说出你心中的疑问了吗?你有三次机会。”韩龙城略微带了一些调侃。

土肥原的目光迟迟不能从已经变成白布的银幕上面收回来。

“这,这,难道难道是真的?”土肥原目光有些迷离。

“你认为呢?发挥一下你的特长。用你那丰富的经验和聪明的脑袋好好想想。”

“…”

“你慢慢想,先问我哪个问题。我,也不急!我,有的是时间!”韩龙城揶揄道。

“你们是什么人?”这是土肥原最想知道的。

“一个好问题。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好吗?”

“您问吧!”

“你觉得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我或者我们能够左右你的命运抑或生死的情况下,有必要骗你吗?”

“没有必要!”土肥原想了想点点头。

“我们不属于这个时代!”韩龙城在等,等土肥原疑惑的眼神、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没有失望。“我们来自21世纪的中国。别问我原因,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偶然的小概率事件。我们拥有非常强大超乎你想像的科学技术能力和战争能力。这就是为什么你和你的同事们的部队,那些在中国大地上面、无往而不利的帝国勇士先后落败的根本原因。第二个问题我来替你问:想知道历史上的你本应该是什么样子吗?”

土肥原实在无法拒绝这个诱惑,机械的点点头。

“你取得了对于你的祖国以及你个人来说都非常巨大的成就。像你预想的那样,你的14师团占领了开封,风头盖过了你的同事。今年6月,为了在占领区组织统一的伪政权,成立了对华特别委员会,调你负责,称“土肥原机关”,后改称“重光堂”。后来,你成功的策反了汪精卫,建立了全国统一的伪政权。39年你调任北满第五军司令官;40年调任日本军事参议官兼陆军士官学校校长;41年晋升陆军大将并出任陆军航空总监;43年调任第七方面军司令官,统辖日本驻马来亚的第29军、驻苏门达腊的第25军、驻爪哇的第16军和驻婆罗洲的日本守卫队;45年调回东京任教育总监。可以说你有一个让人非常羡慕的辉煌的履历表。高兴吗?”

“这么说真的南进了?”土肥原对他那个邪恶国家的忠诚促使他大惊失色。

“是的!41年你那个愚蠢的同僚东条英机先生,策划了偷袭美国珍珠港——一次异常成功的偷袭,从而导致美国参战!”

“这帮蠢货,误国误民!”土肥原至此对韩龙城的话已经深信不疑了。

“你还可以问一个问题!”韩龙城目光烁烁盯着土肥原。

“你们劫持我的目的是什么?”土肥原实在想不通,他们为什么劫持自己,还告诉自己这些核心机密。看他的样子又不想置自己于死地。

“这又是一个好问题!”韩龙城眼睛一刻也没离开土肥原的眼睛,他十分享受这个时刻。相信身后的大佬们和自己一样的想法。“是啊!为什么呢?”拿捏得差不多了,含龙城终于开口了。

“我们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计划。作为三大中国通的你,相信你一定听说过中国民间有一个狸猫换太子的传说吧!”

“你是说…”土肥原真的惊呆了。

“聪明!和聪明的人说话是一件快乐事情!没错我们有狸猫,而你,就是那个倒霉的太子。”韩龙城要给自己和身后的大佬们留出时间,享受这种有点恶毒的快乐。

“你要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谈谈细节!”

“洗耳恭听”土肥原怒极反笑。

“第一步当然是囚禁你。但是你放心我们会让你愉快的活到审判日。第二步,把狸猫放出去,替你少作孽多积德。第三步,就像我们开始时候说的,让你慢慢享受那种眼睁睁看自己的民族和祖国一步步滑入深渊,而自己却无能为的快乐。第四步,到你的审判日来临的那一天,我们再把狸猫换回来。现在明白了吗?”韩龙城缓慢的一字一句的说着,生怕土肥原错过精彩的章节。

“为什么?你们为什幺这么做?”土肥原再也没有刚开始的故作镇定。这个恶毒的计划,他都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出来的。他被这个计划刺激的双手有一些颤抖,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没有成功。

“看在你敏而好学的份儿上,我再友情送你一个答案!”说完韩龙城猛地站起来走到土匪远的身边,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缓缓地说“为什么?这要问你自己和你的帮凶们。你们双手沾满了血腥,浑身上下流淌着肮脏的东西。你们用中国人鲜血染红了你们的顶子。你们站在中国人的累累白骨上给你们个人和家族带来了所谓的荣誉。直到你们死后仍然在享用这份邪恶的荣誉。就那么死了。你不觉得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吗?我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你和你们民族,一想到中国,一想到中国人就做噩梦、浑身发冷、四肢无力。不论是你们活着,还是在地狱中,都一样!”韩龙城没有激动没有愤慨,他用淡淡的语气仿佛在诉说一件与自己和土肥原都无关的事情。可是就是这平淡的声音,在土肥原听来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像一把把尖刀把自己刺得遍体鳞伤。不寒而栗就是他此刻的心情最好写照。

“最后,我再免费送你一个答案。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把你的帮凶们收集齐全,让你们在这里慢慢享受自己的闲暇时光!”

“啊——”土肥原一声惨嚎,从椅子上面一跃而起,奋力扑向韩龙城。与其受这种非人的煎熬,还不如来个痛快。一定要杀了面前这个人,一定!韩龙城轻蔑的看着扑过来的土肥原,一脚踹在他的大腿根部。土肥原昏了过去。

“照顾好他!”韩龙城淡淡的对“梦魇”们说“让他头脑无比清晰痛苦的活着!”


“贤二,贤二”

啊!多么亲切的呼唤,很久很久没有听到妈妈的呼唤了。声音那么轻柔、那么遥远。我,死了吗?这是天国吗?妈妈,你在哪里啊!妈妈!

“狸猫!这是与你联系的代号!”韩龙城那淡淡的声音又出现了。“你一定要记住、一定要相信自己就是真正的土肥原贤二。不论是在意识上还是在行动上。”

我是谁?土肥原贤二还是狸猫?

“贤二,贤二!妈妈知道你累了!你该好好休息!”

不,妈妈,帝国的事业还没有完成,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要去战斗。

“狸猫!你要记住,不论你在何处,遇到多么艰难的困境,你身后都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在支持你。在你万不得已时候采取的举动,祖国和人民会原谅你的!”

我是谁?土肥原贤二还是狸猫?

“贤二,贤二!妈妈想你!孩子,你累了,休息吧!休息吧!”

家乡的摇篮曲,多么让人迷恋啊!是啊!我累了,太累了…

“狸猫!你会感到孤独,感到痛苦,感到无奈,感到恐惧。但是你要知道你做的这一切是有意义的,是有价值的。你的努力,会救很多无辜的生命。我们的胜利会更快的到来。正因为你的努力,或许我们不用八年抗战。”

我的工作有意义吗?我真的是土肥原贤二,我就是土肥原贤二。我要记住!

“效果怎么样?”韩龙城注视着处于催眠状态下土肥原,脸上表情变化剧烈。一会儿庄重、一会儿悲伤,一会儿温婉。

“报告首长!效果非常显著!最多不超过48小时,他就会完全相信自己就是狸猫装扮成的土肥原。”特别问讯处处长赵丹丹白净的脸上微微一笑。

“这种药物效力能维持多长时间?”

“药物的作用是次要的,更主要是对他进行高强度、高密度的心理暗示和心理引导。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给他注射药物的同时,还需要进行持续的专业的暗示和引导。”

“继续!一定要保证达到预定效果!”

“是!”


“首长,狸猫计划正在顺利进行,可以保证按期投放!”

“最关键的是安全!”李华雄强调,“这个领域,我是外行。我只希望不要弄巧成拙!”

“首长,”韩龙城语气坚定,“在原时空,这方面的研究我国一直处于世界前列。有非常多的成功案例。土匪原有非常稳定的心理特征,所以我们才采取药物辅助,效果非常显著。请首长放心!”

“人员安排怎么样了?”

“已经在土肥原身边妥善安排了绝对可靠的人。一旦土肥原有脱控的可能,他们会处理干净。”

“好!按计划进行吧!”

“是。”


“赵丹丹同志,你可以拒绝执行这个任务。一旦接受就永无回头之日。”

“首长,自从加入梦魇之后,我从未后悔过。我服从命令,保证完成任务!”赵丹丹白皙美丽的无比坚定。

“林上校,”韩龙城转向林省身,

“保证完成任务!”

“林上校,你是这次任务的负责人,直接对我负责,明白吗?”

“明白!”

“二位保重,祝好运!”

“是!”

“是!”


“报告首长,狸猫准备完毕!”土肥原一脸坚定的向韩龙城辞行。

“我只强调一点,从你离开这里的那一刻起,你就是土肥原贤二。切记!”

“是!”

“祝你成功!保重!”

“谢谢首长!”


山东。济南。

历尽“磨难”的土肥原终于回到华北方面军第2军军部。

“阁下,卑职愧对阁下的信任!”土肥原满面羞愧。

“土肥原君,支那人说过,胜败乃兵家常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大本营和我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西尾寿造眯着眼睛看着狼狈不堪,一身支那人老百姓的打扮的土肥原贤二。

土肥原知道他们的担心是什么。第一是被俘、第二是阵亡或自裁。

“阁下,战局如何?”

“不太理想。16师团遭到薛岳部的围攻,损失惨重。刚刚退回山东金乡。”

“那…”土肥原想问14师团的结局,可是话到嘴边是在问不出口。

“你的14师团,几乎被全歼。随16师团撤回金乡的不足2000人。”西尾寿造长叹了一口气。“不过大的态势并没什么大的变化。对武汉外围的进攻已经开始。委座仍然死守武汉,这对于我们非常有利,相信很快就会明朗。”

“大本营决定对我如何处置?”这是土肥原不得不问的问题。

“现在还没有。但是想土肥原君这样的人才,相信大本营会妥善安排的。不要考虑这件事了。喜爱你好好休息一下。”西尾寿造这句话倒不是搪塞土肥原,的确是发自肺腑的。说实话,这次失利,自己也是有责任的。毕竟孤军深入是兵家大忌,再加上轻敌,叫起真儿来恐怕自己的下场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东京。御前。

“大日本帝国从未遭受果如此惨败!”永夜修身海相斥责像一把把尖刀刺向杉山元。“先是台儿庄继而是豫东。失败一次比一次严重,陆相大人似乎需要解释一下吧!”

“如果不是,海运的两个是团的士兵离奇失踪,导致徐州战场兵力不足,陆军部会有如此惨败。再说从海路运输的给养也不负耗费,这就是您做说得绝对安全的海路吗?”

“你,”

“住口!”天皇制止了他们的。虽然作为国家元首来说,保持手下重臣争斗是一种帝王心术,但是什么事都有一个度,超出这个范围,危及帝国利益那就得不偿失了。“爱卿,此刻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应该好好反省一下,我们的失误,商讨对策才是。”

“是!臣等失礼!”二人急忙回应。

“我军为什么会在河北、河南连续失利?卿等有何对策?陆上和海上失踪部队的情况查的怎么样了?河北事态怎么应对?”天皇强忍怒火连珠炮般发问。

“陛下,”杉山元知道,虽然自己想海军方面问罪,但是陆军方面不论如何难辞其咎。“综合各方面的情报来看,开战之初,支那当局在河北山西交界处埋伏了一直十分精干武装力量。该武装绝大部分人员由支那海外侨民组成。他们凭借一定的财力和在国外搞到的技术在战前就悄悄购买武器和设备,偷运或走私到支那。他们隐忍多时,直到我军西入山西,大举南下,在河北地区形成兵力空洞,他们才发力,导致我们措手不及,无兵可调。因此我军在河北、河南北部连续失利。”杉山元擦擦脑门上的汗,继续说,“臣已命关东军组成5个混成旅南下,国内已经通过朝鲜向关东军增兵。相信河北事态很快就会平息。混成第3旅团遭袭,我想一定是他们和支那游击队以及它们的特务组织共同所为。至于海上的事情被指就不清楚了。”

“陛下,”永野修身急忙说,“海军已经查明,遭袭舰船为潜艇发射鱼雷击沉。但是,战前的情报显示支那海军并没有潜艇。现在看来,德国很可能秘密想支那出售过潜艇,否则无法解释这次失利。希望帝国继续对德国施加压力,迫使他们彻底中断军事合作。海军方面已经加强对支那海域的反潜作战规模和强度。”

“看来帝国的情报工作还是有疏漏啊!”天皇幽幽地说,“帝国当前要做两方面准备,一方面尽快结束武汉会战,迫使支那当局投降;另一方应该着手在支那建立一个新政权以防止那个委座死硬抵抗。再有就是要加强对支那情报工作,绝不允许再出现现在的疏漏。对了,那个土肥原有消息了吗?”

“陛下”杉山元急忙说,“他已经脱险,现在济南。”

“这就好!以后要劝导军官尤其是高级军官,遇到暂时失利、受挫,不要动不动就自裁。朕感念他们一片至诚,但是帝国和朕更需要他们活着效力。切记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才是!”

“陛下隆恩浩荡,臣等感激涕零!”杉山元和永野修身眼含热泪,扑倒在天皇脚下。

“调土肥原回国,看来他的价值在帝国的情报工作上才能得到更好的体现。”

“陛下圣明!”

就这样土肥原的命运又回到他原有的轨道上面。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