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王朝对决罗马帝国 下卷;第七章:王者争风——两国军事艺术熟高熟低 第十一节:“围魏救赵”

linfeng1988 收藏 0 1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4.html


围魏救赵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计,源自于孙膑摛庞涓的桂陵之战。它是一种非常为世人所熟知的军事策略,现在战争中的围点打援战术就是对围魏救赵战术的继承、发扬。不过围魏救赵策略并不是在桂陵之战中创立的,早在城濮之战中,晋文公就曾用此种策略进攻曹、卫两国迫使围困宋国的楚军北上,不过在城濮之战中这一策略未获成功。

桂陵之战的实施者孙膑是战国中期齐国大兵法家,他是兵家鼻祖——孙武的后代子孙。孙膑早年曾与庞涓同学兵法于鬼谷子,后来庞涓先出师、担任了魏国将军。庞涓心胸狭隘妒嫉孙膑的才学超过自己,于是他把孙膑骗至魏国处以膑刑,(一种挖去双膝的酷刑)将孙膑迫害为残疾人。正是如此后人才称孙膑为孙膑。

但天公有眼,后来孙膑在齐国使者的帮助下,成功逃返了自己的祖籍地——齐国。孙膑到达齐国后先投奔了齐国大将田忌,又经田忌被推举给了齐国名君——齐威王。由于孙膑有盖世才华,又由于孙膑是齐王的同宗,所以齐国君臣不但没有歧视孙膑,孙膑很受齐威王的信任、重用。

大兵法家孙武本姓陈氏或田氏,(在古代陈与田通假,陈和田是一个氏,皆源于妫姓。)是陈国公子完的后人,其祖父田书被封在孙地,方才以孙氏。虽然孙武和其子孙皆以孙为氏,但他们是齐国大地主集团——田氏家族的成员。正如屈原虽姓屈氏,楚王姓为熊氏,但历史史书都称屈原与楚王同姓、而屈、景、昭三氏都是楚国王族,他们都姓芈(音米)。在先秦时代姓和氏是有明确划分的,氏是从姓中分出来的,在当时陈、田、孙都不是姓而是氏。再次声明;孙武家族以孙为氏并不算是改姓改氏,我们知道古中国先民是结成姓氏氏族公社聚居、生活的,孙武家族以其封地、以地名为氏表示其家族在孙这个地方建立了田氏的一个宗派、分支,按古人的说法孙武家族应该为孙田氏,所以本文称他们是齐国田氏家族的成员。

当孙膑到达齐国不久,齐国与魏国就爆发了一场大战役,而魏军一部的指挥官正是庞绢,孙膑展现才华,报仇雪恨的时刻来到!

公元前403年三家分晋时魏国分得了较肥沃的山西南部和河南西部地区,后魏国丞相李悝实施变法、率先完成了封建改革,接着战国早期著名军事家、政治家吴起又来到魏国辅佐魏文侯、魏武侯长达27年。因此在战国初年魏国国力很强盛,在秦国建立常备军之前,魏国武卒还是当时战斗力最强的军队。

公元前354年魏国进攻赵国,赵求救于齐,齐派田忌为大将、孙膑为军师出兵救赵,千古名战——桂陵之战爆发了。

一般,我们对马陵之战、桂陵之战的认识主要来源于《史记》,但《史记》记载的这两次战役的战役历程,与1972年山东银雀山汉墓出土的《孙膑兵法》所记载的相关内容大不相同。《孙膑兵法》前半卷是孙膑本人所著,其成书年代远在《史记》之前。《孙膑兵法》中有关桂陵之战的记载篇目“擒庞涓”是整部《孙膑兵法》的第一篇。并且山东银雀山汉墓中一号墓是西汉初期的墓葬,下葬年代早于《史记》成书近100年。所以对桂陵之战的战役历程,绝对应该以《孙膑兵法》为准。

《史记》虽然是一部权威史学著作,但司马迁并非圣贤,《史记》中仍然有一些记载错误的地方,这是为历代史学家所公认的。如《史记》中有关齐国世系、殷商世袭记载、商朝存在时间的记载是绝对错误,甚至不符合逻辑!而《史记·项羽本纪》与《史记·汉高祖本纪》都带有明显的主观个人情绪,因个人恩仇来褒贬、评价历史人物。

《孙膑兵法》的出土,使我们了解到《史记》记载的马陵之战极有可能从未发生,而孙膑所实施的围魏救赵之战,差不多可以算得上先秦时期策略最复杂、谋略最高超的战役,但也是一场极尽狡诈、阴险的战役。

由于银雀山汉墓出土的《孙膑兵法》历尽2000余年的腐蚀,早已是残简断文,所以我们在介绍讲解桂陵之战的战役历程时,只能够将那些能够翻译出的残文翻译给大家。为了方便大家理解后文的论述,所以这里将《孙膑兵法·擒庞涓》一篇的原文也抄录下来、供大家对正。

《孙膑法·擒庞涓》记载:梁惠王攻打赵国,赵国向齐国求救,齐威王派将军田忌为统帅、以孙膑为军师率八万齐军救赵……(省略号是因为原文有脱节)田忌向孙膑问道:“如果我们不去解救卫国,那应该怎么办呢?”孙膑答道:“请你派兵南下攻打魏国的平陵城。平陵城虽然小,但平陵县管辖地区却很广大(在先秦时代‘县’这个行政单位所管辖的地区,相当于现在一个地级市所管辖的地区。),并且平陵县人口众多,兵员充足,是东阳地区的战略要地,很难攻取它。我们故意派兵攻打平陵,让庞涓误认为我们很愚笨。我们攻打平陵,平陵南面有宋国、北面是卫国。在攻打平陵的途中要经过魏国的市丘,在这里我军的粮道容易被魏军给切断,我们故意装着不知其中的利害”。田忌听后立即派兵攻打平陵。……

后来田忌又召见孙膑向他问道:“下一步又该怎么办呢?”孙膑反问道:“哪位都大夫善长做那些迷惑敌军之事”。田忌答道:“齐城,高唐两地的大夫善长做这类事情”……环涂是魏国要塞,驻扎有大量的全副武装的武卒,(原文指的是魏国武卒,是从先秦时代的兵制推出的。)他们必定会从后面截击齐城,高唐两地的的军队。两位大夫可以不力战,任由魏国武卒消灭他们所统帅的军队!于是田忌果然派齐城、高唐二个大夫率军攻打平陵城。魏国武卒果然在芒挟、环涂两个地区分别袭击齐城、高唐二位大夫所统帅的军队,齐城和高唐二地的大夫在大道上被魏国武卒打得大败。

田忌第三次召见孙膑问道:“我们攻打平陵不成功,反而损失了齐城,高唐两地的军队,在大道上被魏军打得大败,事情到底该怎么办?”孙膑这才说道:“请你派遣主力战车部队向西直奔魏国大梁(今河南开封)城郊,将庞涓激怒。你将步兵与车兵分离,不带步卒只用车兵迅速袭击大梁城郊,以向庞涓显示我军袭击大梁城郊的力量很薄弱(只有车兵)。”于是田忌按照孙膑的计划这样做了。

庞涓果然放弃军用辎重,昼夜不停的回援大梁城郊(孙膑攻击的目标不是大梁城)。孙膑不失时机设伏兵于桂陵,齐军轻松地消灭了魏军,生擒了庞涓。

《孙膑兵法·擒庞涓》原文如下:“古者梁君将攻邯郸,使将军庞涓带甲八万至羽(通于)茬丘。齐君闻之使将军忌子,带甲八万至……竟(通境)。

庞子攻卫XXX(表示缺失三字,下同),将军忌……卫XX,教与……,曰:“若不教(通救)卫,将何为?”孙子曰:“请南攻平陵,其城小而县大,人众甲兵盛,东阳战邑,难攻也。吾将示之疑。吾攻平陵,南有宋,北有卫,当涂有币(通市)丘,是吾粮涂(通途)绝也。吾将示之不智事。”于是徒舍而走平陵。……陵。

忌子召孙子而问曰:“事将何为?”孙子曰:“都大夫熟为不识事?”曰:“齐城高唐。”孙子曰:“请取所……二大夫X以XXX臧XX都横四达环涂X横卷所X阵也。环涂披甲之所处也。吾东甲劲,本甲不断。环涂击披其后。二大夫可杀也!

于是段(通断)齐城,高唐为两,直将蚁傅(通附)平陵。芒挟,环涂夹击其后,齐城,高唐,当术而大败。

将军忌子召孙子问曰:“吾攻平陵不得,而亡齐城,高唐,当术而厥,事将何为?”孙子曰:“请遣轻车西驰梁郊,以怒其气。分卒而纵之,示之寡。”于是为之。庞子果弃其辎重,兼取(通趋)舍而至。孙子弗息,而击之桂陵,而擒庞涓。

故曰:孙子之所以为者,尽矣。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