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公报:为何要抵制军队非党化(对某些精英的一记耳光)

xy57670193 收藏 16 6780
导读:[B][size=16]军报: 为何要抵制「军队非党化」 2009-5-4 [大公网讯]近来,有的人以西方国家体制为参照系,在涉及军队与政党、国家、人民等重大关系问题上散布所谓「公器公用」和「文明社会规则」等观点,贩卖的还是「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那一套。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撰文认为有必要深入、系统地给予批驳,以正本清源,释疑解惑,进一步强化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军魂意识,净化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人文环境。解放军报从今日(4日)起刊登「‘三个为什么’系列解答」

军报: 为何要抵制「军队非党化」

2009-5-4



[大公网讯]近来,有的人以西方国家体制为参照系,在涉及军队与政党、国家、人民等重大关系问题上散布所谓「公器公用」和「文明社会规则」等观点,贩卖的还是「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那一套。国防大学军队党史党建研究中心撰文认为有必要深入、系统地给予批驳,以正本清源,释疑解惑,进一步强化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军魂意识,净化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人文环境。解放军报从今日(4日)起刊登「‘三个为什么’系列解答」。


今日刊登第一篇《为什么要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原文如下:


「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是意识形态领域引人注目的错误政治观点,也是敌对势力对军队渗透破坏的一个纲领旗号。其中,「军队非党化」处于首要和核心位置,「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都是在不同方面对这一问题的延伸。「军队非党化」否定军队与政党特别是执政党的内在关系,进而否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和危害性。深入剖析和深刻认识「军队非党化」的实质及其严重危害,对于坚持人民军队性质宗旨、保持中国军队建设发展的正确方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军队非党化」掩盖了政党与军队之间的内在联系,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极其荒谬和虚伪的


军队和政党都从属于一定的阶级,军队必须接受政党领导,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马克思主义历来认为,政党和军队是阶级社会的产物,是一定的阶级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组建的政治组织和武装组织。政党是阶级的领导力量,军队是阶级的暴力工具,军队只有接受政党的领导,才能保持自己的阶级性质,并成为维护本阶级利益的有效工具。马克思主义政党从来都不隐瞒自己的立场和主张,公开声明自己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明确宣示工人阶级政党在夺取和巩固政权的斗争中,必须建立和牢牢掌握自己的军队。早在苏联红军创建时,针对当时资产阶级所宣称的武装力量应当是「独立的」、要「置身于政治之外」、实行「非党化」等错误言论,列宁一针见血地指出:「军队不可能而且也不应当保持中立。使军队不问政治,这是资产阶级和沙皇政府的伪善的奴仆们的口号,实际上他们一向都把军队拖入反动的政治中」。尽管随著时代的发展,当今世界不同国家的阶级关系、政党关系都出现了一些新情况,但马克思主义关于军队从属于代表一定阶级利益的政党这一基本原理并没有过时,仍然是我们观察和认识政党与军队关系的基本思想武器。


「军队非党化」是西方资产阶级关于政党与军队关系的理论,反映了资产阶级的政治理念和思想主张。「军队非党化」的核心理念是强调军队应与政党分离,不归某一个政党直接领导。在近代以来的政党政治中,资产阶级政党本质上是资产阶级内部不同利益集团的代表,但为了竞选和维护自身统治的需要,它们往往以全民利益代表的面貌出现,不仅不愿承认其政党的阶级性,也不愿承认其军队的阶级性。由于资本主义国家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的政治制度,执政党总是处在经常性的更替轮换当中,这也客观地决定了军队不能为某一个党派所直接掌控。


在实行政党政治的国家里,根本不存在所谓「非党化」的军队。政党政治是通过政党来掌握国家政权、行使管理国家权力的一种政治统治形式。由于各国的历史文化和现实条件不同,当今世界的政党政治有一党制、两党制、多党制和一党领导多党合作制等多种类型。军队作为国家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必然要接受执政党的领导,只不过对不同国家和政党政治类型来说,其具体的领导方式有所不同而已。实行一党制或一党领导多党合作制的国家,由于不存在其它党派的竞争和掣肘,执政党往往直接领导和指挥军队。而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的国家,尽管从表面上看军队不属于哪里一个政党,执政党也不能直接领导和指挥军队,但实际上,不仅执政党可以通过国家权力机关,运用相应的行政权力对军队实施领导和指挥,就是那些在野党,也可以通过议会等平台,通过参与有关军队的人事任用和政策制定等事务,来对军队施加一定影响。因此,在实行政党政治的国家中,执政党领导军队是一个普遍规律,军队与政党具有必然联系是一种客观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和不能被掩盖抹杀的事实。有人推崇美军的所谓「非党化」,殊不知美军的最高统帅——总统,就不是党外人士,仅有「驴」与「象」之分而已。


把「军队非党化」作为「文明社会规则」和「普世规则」,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十分错误和荒谬的。人类文明发展多样性的历史表明,世界上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党政治模式,同样也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党军关系模式。政治制度决定军事制度,政党制度的不同决定了党军关系的差异。不同的党情、国情和军情,必然会派生出不同的党军关系模式,把「军队非党化」作为「普世规则」,用来衡量和评价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政党政治和党军关系,甚至试图把它强加给其它国家,不仅理论上极为荒谬,实践上也是站不住脚的。


宣扬「军队非党化」的实质和要害是要军队脱离共产党领导,最终目的是改变我们国家的根本政治制度


所谓「军队非党化」,就是军人没有参加党派组织的权利,军队中不能建立任何党派组织,军队不对任何党派负责,不接受任何党派的领导和指挥。在当代中国,针对中国军队宣扬「军队非党化」,直接目的就是要「军队非共产党化」。中国共产党和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有著休戚与共的紧密关系。党创建了人民军队,并依靠这支军队夺取了全国政权;党的正确领导,保证了中国军队不断发展壮大和从胜利走向胜利。党在军队各级建立起严密的组织,通过发挥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的作用,实现对军队思想、政治、组织上的领导和直接有效的指挥。除了中国共产党和她的助手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以外,不允许其它任何党派和团体在军队中建立组织和开展活动。这些制度措施,有力地保证了军队的团结统一和纯洁巩固,保证了军队牢牢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形成了我党中国军队特有的政治优势。国内外敌对势力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其指向性十分明确,那就是要军队中不能有中国共产党党员,不能建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说到底,就是妄图使中国军队脱离党的领导。


从更深意义上分析,宣扬「军队非党化」,是要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国家的政治制度。政党政治模式决定著党军关系模式,党军关系模式反过来又体现和影响著政党政治模式。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一直实行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中国共产党一党领导、多党合作,一党执政、多党参政,是我们国家政治制度的重要内容和鲜明特色。与这一制度相联系,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中国军队的根本建军原则,党对军队实行绝对领导和直接指挥,是基本的党军关系模式。这一政治制度和党军关系模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实践中显示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各种敌对势力出于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竭力鼓吹「军队非党化」,实质上就是要改变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这一根本制度,把西方那一套多党竞争的做法搬到中国来,在中国推行多党制,使中国丧失自己特有的政治优势,最终变成西方的附庸。历史证明,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是由其特殊的国情、党情、军情和社会发展状况所决定的。近代以来,中国曾效仿西方实行过议会政治和多党制,但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当代中国的政治制度产生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国家富强而进行的伟大实践,也是曾经饱受灾难和屈辱、又正在亲历国富民强的中国人民的自觉选择。在当代中国,不存在多党轮流执政的政治基础和社会基础,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也不容许实行多党轮流执政。「军队非党化」缺少基本的政治和社会条件,背离人民的利益和愿望,没有任何推行的理由和价值。


「军队非党化」,将严重危害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古今中外的历史告诉我们,「兵权之所在,则随之以兴;兵权之所去,则随之以亡。」近代中国政权衰微、军权旁落、军阀四起、连年混战,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前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执政的共产党,放弃马克思主义关于政党与军队关系的基本原则,在失去军权的时候也丧失了政权,造成了令人扼腕的历史悲剧。世界上一些发展中国家,不顾本国的国情条件和发展阶段,盲目引入西方国家包括「军队非党化」在内的政治制度,结果导致经济衰退和社会动荡。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尽管遇到了种种风浪考验,但始终巍然屹立,不断走向繁荣昌盛。邓小平同志曾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国家所以稳定,军队没有脱离党的领导的轨道,这很重要。他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中国由共产党领导,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由共产党领导,这个原则是不能动摇的;动摇了中国就要倒退到分裂和混乱,就不可能实现现代化。」对此,我们应该有十分清醒的认识。


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错误政治观点,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


正确处理党和军队的关系,是中国军队建设和发展的首要问题。这个问题解决得正确与否,不仅直接关系到中国军队的性质宗旨,也关系到党的事业的兴衰成败,关系到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复兴伟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中国军队区别一切旧军队和资本主义国家军队的显著标志,是我党中国军队的优良传统和特有优势,也是处理党和军队关系的基本准则。建军80多年来,正是由于中国军队高度自觉地听党指挥,才始终保持了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新世纪新阶段,国际国内形势正在发生著深刻变化,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尖锐复杂。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的政治战略,采取各种手段对中国军队进行思想和文化渗透,使部队思想政治建设面临严峻挑战和考验。在这种形势下,坚决抵制各种错误思潮的冲击和影响,特别是抵制「军队非党化」的错误政治观点,进一步增强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坚定性和自觉性,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


胡锦涛主席明确指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中国军队的军魂,这一条永远不能变,而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更要强化这一观念,这是新形势下党对军队提出的根本政治要求。面对新的形势任务和意识形态领域的复杂斗争,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始终不渝地高举旗帜、听党指挥,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等错误思潮的渗透和影响。要深入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想信念,坚决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大力培育「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不断强化人民军队的「党性」观念和广大官兵的军魂意识,筑牢抵御各种错误政治观点的坚固思想防线;毫不动摇地坚持党领导人民军队的一系列根本制度,并结合新的时代条件,探索贯彻执行这些制度的有效途径;大力加强和改进军队党的建设,不断增强各级党组织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切实把各级党组织和党员队伍搞坚强;要自觉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维护中央领导权威,坚决同一切削弱党的领导、诋毁党的形象、损害党的声誉、破坏党的团结的言行作斗争,确保全军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指挥。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