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3月5日

liebao 收藏 18 7260
导读:[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3月5日

一九七九年三月五日

早上起来,天开始飘落毛毛细雨,我们按照师的部署,掩护380团占领茹遨、遨诗。由于这个地区昨天已经多次进行炮火压制了,团指挥所并没有要求我们重新装备射击诸元。

早上八点整,我团向茹遨、遨诗两个地区发起猛烈的炮火袭击,两小时后380团占领茹遨和遨诗。

中午饭之后,政委张堃召集指挥所、观察所的人员传达战情通报,昨天中午十一点多,我五十五军部队在五十四军一部的支援下,已经彻底占领了谅山市,完成了本次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战役目标。党中央决定今天晚上通过新华社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世界宣布中国边防部队已经完成了惩戒越南小霸的任务,3月5日开始撤军的公告。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掩护380团、381团从迷迈山地区撤回到禄平地区,然后深夜12点撤出现在的指挥所、观察所,转移到巴当山占领观察所。

十三点三十五分开始,我一二七师的部队开始脱离与敌人的接触,采取交替掩护的方式向后撤退。我们排前进观察所随时观察敌人的动向,一旦发现敌人集结步兵、车队和炮阵地,就坚决予以压制。也许敌人被我们打怕了,在我军撤退时,并没有发生敌人大规模紧贴追击我军的情况。根据团的安排,每个营调动三门火炮作为掩护步兵撤退的值班炮,并随时做好转移阵地的准备。这9门火炮你一发,我一发地射击,间隔30秒到60秒发射一发,对交通要道进行拦阻射击。

凡是部队撤退完成的地方,就会传来步兵、工兵进行破坏、拦阻作业的爆破声,爆炸掀起的巨大烟尘,超过了周边的巍巍群山,震响在山谷间久久回荡。

在我们南边几百米处,步兵的重机枪、冲锋枪、迫击炮在吼叫着,对企图越过奇穷河的敌338师462团的敌人进行压制。敌人射击的流弹经常从我们团指挥所上空划过。

下午五点钟左右,由于迷迈山主攻部队已经撤离到禄平地区,我团已经完成了掩护步兵后撤的任务,根据上级的统一部署,团长下令我团各炮兵营交替撤离。

这个时候,一二二加农炮营(二营)向团报告,在今天的作战中,有两门火炮发生了故障,炮弹没有打出去,请示团指挥所:怎么办?身管火炮炮弹上膛以后,是不允许带弹机动的,装填后的炮弹也没有办法在野战条件下退出,按照有关规定,必须将炮弹发射出去才能安全转移。

由于现在已经由一二七师炮团接管了掩护步兵撤退的任务,我们团现在手里面没有射击目标,前进观察所也撤了回来,按照通常做法,只要找个地方把这两发炮弹发射出去就行了。

团长对政委说:“我觉得侦察排小丁干得不错,胆大心细,诸元算得又快又准,这两发炮弹往哪里打就让他决定好不好?”政委说:“好!小伙子去年底参加军区炮兵举行的比赛,成绩不错,军区炮兵司令部对他印象很好,团里面还给了个‘学雷锋积极分子’的称号。这两炮就让他打!”

团长转过身来,对我说:“政委都表扬你了,这两发炮弹就由你下命令。”

说实在的,在战斗过程中,让一个小战士决定射击的目标是绝无仅有的,这比我获得团“学雷锋积极分子”荣耀更高。我高兴地跳了起来,马上拿出地图,决定打前几天发现敌人338师炮阵地的坤贵地区,2分钟就算出了射击诸元,接着填写好射击命令表,交给了团长,李团长审核了一下,交给参谋长下达射击命令:“***号目标,炮阵地,基准射向向左***,表尺***,榴弹,瞬发引信,清河两炮一发装填!”,很快二营就传来装填完毕的报告,参谋长下令:“放!”只听到“咚咚”两声,炮弹就飞向了远方,由于前进观察所已经撤了回来,也没有人核实射击效果。当二营传来“射击完毕”的报告,李团长下令:“清河马上转移阵地。”然后转过身来对我说:“怎么样?感觉不错吧!”我笑着说:“挺好!挺好!如果能知道打成啥样就更好了!”不苟言笑的李团长哈哈笑了起来:“你这小鬼要求还挺高的。”

这个时候,政委的警卫员提着政委的收音机走了过来,我们今天已经没有作战任务了,大家都围坐在团长、政委的身边,听越南人的华语广播、美国之音的中文广播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不断从不同的方向了解战场的整体情况。当听到越南人的广播中叫嚣:“消灭一二七、活捉张万年”,我们大家都笑了起来,因为我们现在就在一二七师的编成内作战,十多天了,敌人连像样的进攻都没有,怎么消灭一二七呢?到现在我们军连一个士兵都没有被越军俘虏,还说活捉我们副军长兼一二七师师长张万年呢!简直开玩笑!

晚上八点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播送了我边防部队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达到了预订的目标,宣布从3月5日起从越南境内撤军的公告。这些内容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东西了,但是听到从中央台的广播中听到,仍然十分激动,这可是来自北京的声音呀!只有在远离国土的异国他乡,特别是炮火纷飞的战场上,你才能深切地感受到对祖国的深情。

天还是阴沉沉的,时常还淅淅沥沥地洒下些毛毛细雨。既然是已经决定转移观察所,我们的火炮正在转移到新的阵地,我们没有实际上的作战任务,为了便于转移,我们提前把计算所的帐篷拆卸、包装起来,把铁锨、洋镐都收拾好,准备随时撤退。对付细雨最好的工具就是我们的雨衣,自从我们进入越南境内作战以来,雨衣就是晚上最好的御寒衣物,既挡风又隔潮。在整个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我有几样东西永远是不离身的:钢盔、雨衣、防毒面具、急救包。

进入深夜,敌我双方的火炮都停止了射击,一切变得非常安静,等待转移的时间是非常难熬的,一个钟头的时间感觉起来差不多相当于两三个小时。

大约在深夜十一点钟,上级突然下达了军炮兵团指挥所提前转移的命令。我们告别了三七九团的步兵,拿好各种武器装备,按照上级要求的转移过程中要限制灯火、保持静默规定,大家一个跟着一个地下山。

由于连天阴雨,使本来就非常难走的羊肠小道,变得像涂上一层牛油似的,不是你摔到坑里就是我四脚朝天,一路上呯呯啪啪,一会每个人都变成了泥人,虽然大家都很狼狈,但是都非常乐观,不时地悄声开着玩笑。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撤退的队伍终于下了山,找到了我们的车队,我们侦察排的丙3-73531号解放牌汽车,编在了团司令部车队的后面,上级规定,所有车辆不得开大灯,只能开小灯行驶,而且小灯上还用红绸子蒙了起来,降低灯光辐射的距离。车队在泥泞中摇摇晃晃地向前爬行,一会儿就来到了禄平附近的简易公路上。

在简易公路的两旁,撤退的步兵连绵不绝地冒着雨向国内方向开进,我们的汽车在中间慢慢地行进,和人走路差不多的速度,有时候还要停车等候,我们看到步兵走得很辛苦,就叫道:“步兵老大哥!上车吧,能少走一点是一点。”两旁的步兵老大哥说:“谢谢了!有吃得、喝的吗?有就给一点。”我们赶紧拿出压缩饼干和一直舍不得吃的水果罐头递下去。

也有的战士实在是走不动了,被我们拉上了车,拿起压缩饼干三下两下就塞进嘴里面了。我拉上来的是一个重机枪副射手,他扛着20几斤重的重机枪架,一身像泥猴子似的。一打听,原来他们都是380团的部队,昨天打下来迷迈山,清剿了附近的几个制高点,然后向北迂回,包围了茹遨、遨诗,今天上午拿下了这两个顽固的据点,巩固阵地以后,下午开始撤退,从今天早上八点钟开始,到现在没吃没喝的,打了一仗,拿下两个据点,清剿了残敌,然后就是和381团交替掩护撤退,在细雨中一边打一边撤,一会要快跑,一会要占领高地进行阻击,二十多公里的路走了十多个小时,前面不知道还要走多远。他说:“还是你们炮兵好呀!又不用在前边冲锋,转移还有汽车坐,饿了有压缩饼干和水果罐头,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我赶紧说:“水果罐头我们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更不是天天都有,是我们前进观察所的人员由于整天喝不上一口水,为了隐蔽又不能到处走动找水喝,由团首长特别关照后勤处从非常紧张的物资运输车辆中加塞带进来的。我们在指挥所、观察所的士兵更是难得吃上一回,所以大家舍不得吃,想留到关键时候用。今天碰到你们了,就算是到了关键时刻了。”

这个重机枪手感激地说:“谢谢!谢谢!我们攻坚的时候你们支援我们,我们撤退的时候你们还支援我们饼干和罐头!”我们排的战士都说:“大家是战友嘛,不要这么客气!”汽车走走停停,走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我们马上就要转向巴当山了,才和搭乘我们车辆的380团战友依依惜别。大家都相互祝福:好好打仗、好好活着!

战争是残酷的,谁也不知道自己明天是守在自己的阵地上,还是为国捐躯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