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3月4日

一九七九年三月四日

凌晨时分,刚刚睡着的我,被一阵阵密集的枪炮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惊醒,我问班长李德平:“班长,是不是敌人打上来了?我们要不要做些准备?”班长说:“做什么准备?”我说:“我连手榴弹都没有,敌人要是打上来了怎么办?”班长说:“哪有那么多敌人?我们旁边有379团的弟兄们保卫着,我们怕什么?没事,睡你的觉!”说完,班长、陈老兵、我、易春明、曲欣灿、廖士桃等几个人待在掩蔽部里面没有理会外面激烈的枪声。

我心里面想,我们指挥所下面就是奇穷河,奇穷河对面虽然已经被我占领了,但是纵深并不大,敌人夜晚从防区的间隙中插到我们的指挥所还是有可能的,恐怕不能不防。但是说实话,对我来说防也没有用,我一没有枪二没有手榴弹,敌人来了只能躲起来。我再次为自己把4颗手榴弹留在车上面感到了后悔。

在枪声中,我们几个人都没有出声,但是谁都没有睡着觉。

就在大家躺在那里听着枪声各想心事的时候,只听到外边噔、噔、噔一个人跑了过来,来到了我们的掩蔽部前边,原来是侦察股长陈裕文,他手里拎着手枪大声喊道:“计算班,马上派人到前沿,执行防卫任务!”,我们班长说:“不是有警卫排吗?”陈股长说:“警卫排刚才已经抽出人力,加强团首长的警卫了,人力不够!”班长说:“曲欣灿!你马上去到警卫排报到,听从首长安排,其他人加强自身警戒,防止敌人偷袭!”曲欣灿听到班长的命令之后,拿上冲锋枪就从掩蔽部出去了。陈股长看到李班长不愿意再派出警戒力量也没有再说什么了,把手枪插进枪套里面,挺不满意地走了。

我小心翼翼地跟班长说:“看样子股长想让我们多派两个人去警戒,我们就派曲欣灿去,好不好?”李班长说:“有什么不好的?团首长每人有两个警卫员,司令部各位营以上干部都有一个警卫员,听到打起来了,还要加强警卫,把警卫排抽回来,让我们计算兵到第一线去,简直没有道理。要不你去?”我说:“我又没枪又没弹的,我去不是送死吗?要不然你们有枪的把枪给我,我去!”

当时我们的掩蔽部里面有我们和测地排的人,总共4支56-1式冲锋枪,曲欣灿拿走一支,还剩下三支,结果有枪的都不出声,没有一个人愿意把枪给我,因为毕竟是枪声激烈,情况不明,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枪让出来。

枪声慢慢地不响了,这个时候曲欣灿跑了回来,说:“误会了!误会了!”原来是一场虚惊!大家把心都放了下来。

情况是这样的:在我们的390高地附近,有师里面派出的步兵连队警卫着炮群指挥所,防备越南人越过奇穷河偷袭我们的炮兵部队。说起来步兵老大哥确实挺辛苦的,白天需要打仗,同时向西和南两个方向警戒,晚上还要派出岗哨为我们站岗。今天早上站岗的是一个1979年的新兵,半个多月来的战斗始终得不到休息,又累、又困、又紧张,听到风吹草动就是一梭子过去,其他哨位的战士看到这个战士打枪了,紧接着也是一梭子,结果参加射击的哨位越来越多,动静越搞越大,打得草木乱飞,已经休息的步兵老大哥也赶过来支援战斗,结果手榴弹都上了。打了半天敌人都没有动静,干部一了解原来是虚惊一场。这个紧张的哨兵把整个炮群的指挥所都搞得进入紧急状态,等大家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谁都没有兴趣继续睡觉了。

在我们的印象里,步兵老大哥各个都是精于擒拿格斗,射击百步穿杨的,可是一打仗,我们才发现在步兵连队里,新兵比例比我们高得多。我们排12人里面有3个1979年的兵,占25%。而步兵部队战前都经过了更大规模的扩编,特别是128师、129师由战前的8000多人的乙种师,扩编为14000多人的甲种师,多出的这6000多人,一部分是从其他军区补充过来的老兵,大部分是1979年入伍的新兵,新兵比例超过了40%。这些兵虽然已经经过了2个月的战前训练和半个月的战火考验,但是毕竟是入伍不到三个月的新兵,晚上站岗还是有点紧张的,一有风吹草动就开枪壮胆。前几天,侦察股陈裕文股长特别召集我们侦察排的干部战士开会,除了通报前线敌情之外,还特别提到,我们在夜晚执行侦察任务的时候,遇到步兵老大哥潜伏哨问口令的时候,第一时间不要想着回答口令,而是立即趴下!因为你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本来心里面就已经很紧张了,突然有人大喝一声:“口令!”100个人有99个会被吓蒙了,哪里还记得口令?你说你紧张,站岗的跟你一样紧张,就在你脑袋一片空白的时候,哨兵一梭子子弹就扫过来了,你不就当场被突突了?在前线的部队中,接岗的、查哨的、路过的由于2-3秒钟回答不出来口令,被哨兵误伤的事情时有发生。所以,正确的做法是:听到哨兵大喝口令的时候,先趴下,等他那梭子子弹飞过去,才告诉他口令是什么?

经过一夜折腾,大家都没有睡好觉。在班长的带领下,六点多我们全班集中在一起,重新复核我团对迷迈山等地的火力点、炮阵地、集结步兵等目标的射击诸元。

七点钟,根据师的统一命令,我们一二七师炮兵群所属的四十三军炮兵团三个营、一二七师炮兵团四个营和一二八师火箭炮营对迷迈山、扣马、班茂、杭外、遨诗、茹遨进行10分钟的炮火准备,随着380团向迷迈山进攻的进展情况,我团对380团1营前进方向上的杭外、迷迈山南侧敌防御阵地、迷迈山主峰敌防御阵地进行了重点打击。支援380团占领了班茂及附近的高地、龙都、杭外、迷迈山主峰,并对遨诗、茹遨两地的顽抗之敌进行了炮火压制。

中午十一点左右,我380团占领了迷迈山主峰,主攻部队扩大战果,清除迷迈山附近以及班茂北侧、南侧的残敌,并向迷迈山东北的茹遨、遨诗方向发展,实施对敌人的包围。

下午,天气并没有因为正午时分而出现笑脸,虽然雾气已经消失大半,但是能见度仍然很低。我们的前进观察所透过炮对镜、方向盘努力发现敌人的踪迹。

大约下午两点多钟,前进观察所报告,在派莫方向发现敌人地堡群。李松亭团长命令侦察兵决定目标位置,计算兵准备八五加农炮营(海河)的射击诸元。在侦察排快速协作下,几分钟我们决定了射击诸元,待阵地准备好以后,团长马上下达了“放”的命令。三营的18门85加农炮发出了怒吼。在前进观察所的指挥下,我们的85炮就像点名一样,将敌人的地堡群一个一个敲掉。几分钟的射击,一共摧毁敌人地堡6个,连从地堡中仓惶外逃的越军都被炸得血肉横飞。

打完规定的炮弹,三营停止了射击。团长命令:“前观,密切观察敌人地堡群的情况,一有变化,马上报告!海河注意!保持射击诸元不变,随时准备射击!”按照团长的命令,前进观察所目不转睛地盯着敌人地堡群的动态。李松亭团长不愧为解放战争时期的老炮兵,就知道敌人必定还要出现。一会儿,前进观察所发现从山的后面钻出几个卫生兵带着十几个越军抬着担架,冲进地堡去抢救负伤的越军伤员,李团长下令:“海河!对敌人步兵和地堡群实施第二次火力压制!”不到一分钟,密集的炮弹又覆盖到敌人地堡群上,炸得鬼子四处逃窜。

前进观察所报告:“打得好!打死敌人48名!”李团长皱起眉头,不高兴地说:“打死48个敌人?你们怎么得出来的?”前进观察所报告:“我们观察这个地堡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个地堡大约有5-6个敌人,6个地堡大约有35个敌人左右,加上消灭了十几个前来抢救的敌人,应该有48个敌人被打死。”李团长说:“地堡被摧毁了,不见得里面的敌人都死了,要不然敌人卫生兵还来抢救干什么?地堡里面的敌人计入被消灭的人数,看不到尸体的都不能算作打死。被打死的人数你们认真数一数敌人的尸体,凡是躺在外边30分钟没有动弹的才能计算打死。”

前进观察所经过一个时间的观察和统计,报上来战果,这次射击彻底摧毁敌人地堡6个,消灭敌人48名,其中打死敌人18人。我当时在李团长的身边,看到了团长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作风,我感到由衷的敬佩。

下午三点多,我团接到命令,直接接受军炮兵处下达的射击命令。军炮兵处在军炮兵指挥连(战前从我连分出去一部分为主体,加上我团三个营各抽调一部分兵员组成)的保障下,调动我团三营对越南村庄中的集结步兵进行覆盖射击。

由于军炮兵指挥连并没有实质参加过对敌作战,战斗打响已经16天了,再不参加战斗回去怕是要交白卷了,所以他们积极向军炮兵处申请参战,得到军炮兵处的批准。但是他们没有丝毫的战斗经验,而且又是超越指挥射击,越过了我们的直接上级:一二七师,同时他们又没有派出前进观察所跟随步兵行动,只是远远地进行观察,所以对我步兵进攻态势了解不够,又没有通过一二七师进行核实,只发现敌人村庄中有集结步兵活动,就决定了对村庄进行覆盖射击,直接把射击诸元下达给了三营。

军炮兵处一声令下,三营的上百发炮弹一下子就覆盖了村庄。我们排的前进观察所马上就呼叫:“打错了!打错了!”,团长马上就问:“什么打错了?”前进观察所报告:“刚刚三营的炮火打错目标了!”

团长马上下令:“停止射击!保持诸元!立即检查!”指定侦察排对军炮兵指挥连下达的射击诸元进行复核,三营阵地对装定的标尺方向进行复核,经过多次复核,并发现没有任何错误。群指挥所的首长感到摸不到头脑,问:“前观,对刚才的报告说明情况!”前进观察所报告:“射击诸元正确,但是射击目标错误,刚刚三营打击的村庄是我军刚刚占领的村庄,三营射击前一小时,步兵在村庄里面清剿残敌,在射击前十分钟,步兵才刚刚从村庄里面撤出来。”

第一分群指挥所立刻向一二七师核实情况,确实如前进观察所所报,步兵在三营射击前十五分钟开始撤退,射击前五分钟全部撤出这个村庄。原来军炮兵指挥连把我们步兵在村庄进行的清剿活动,当作是越军的集结步兵了,好在他们是新成立的连队,协作技术还不过关,对大地控制网不熟悉,决定射击诸元慢,我们平时三分钟就可以完成的作业,他们竟然干了十五分钟,才让这些步兵老大哥躲过一劫,也避免了我团重蹈误炸我军步兵的覆辙。

团长得知情况以后,气得要命!骂道:“他妈了个把子!真是乱弹琴!参谋长!马上下令给各营,任何人都不能越过团对哪怕是一门炮进行指挥!凡是军炮兵处直接下达的命令,没有师的同意,一律顶回去!哪个敢违反命令,我送他上军事法庭!侦察排继续观察,有情况马上报告!”

在我排前进观察所的积极观察下,我们又发现了迷迈山以南五公里的大稜、东门等地的企图从侧翼威胁我主攻部队的敌人集结步兵,经师的批准,我团各营进行了覆盖射击,彻底打乱了敌人的部署,一直到我军开始撤退,敌人都没有对我军占领的迷迈山造成威胁。

晚饭前,军工兵处副处长来到我团吃饭,他的任务是在我军开始撤退以后,彻底摧毁越南的公共建筑、道路、桥梁、隘口,迟滞敌人的尾随进攻。

听到军工兵处首长的介绍,我知道离我们向后撤退的日子不远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