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3月3日

liebao 收藏 25 12443

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

——陆军第43军炮兵团侦察排老丁


一九七九年三月三日

根据一二七师的统一部署,我团的炮阵地前移至班日、班坑地域设置,以支援师主力强渡奇穷河,攻占迷迈山。

这个时候,一二七师炮兵由两个分群组成,第一分群是由军炮兵团的152加榴炮营、122加农炮营和85加农炮营三个营组成;第二分群是由一二七师炮兵团的122榴弹炮一营、二营,85加农炮营,130火箭炮营,128师107火箭炮营。

早上九时,攻打迷迈山的战斗打响,师各炮兵群开始对迷迈山、派莫、大棱地区进行火力急袭。30分钟后381团占领了413高地、820高地西南无名高地,并前出到黄林、丁松一线,保障380团攻打迷迈山的侧翼安全;我380团一连在敌人猛烈的机枪火力的封锁下,强行渡过宽达100米的奇穷河,占领了滩头阵地。先头部队正在抢渡河流的时候,军区下令四十三军暂停渡河,为了配合五十五军对谅山的攻势,四十三军对迷迈山攻击时间改为明天早上七时。此刻,我380团处于半渡的极为不利的状态,大半部队在奇穷河北,小半部队在奇穷河南,已过河的部队随时在敌155团的威胁之中。军下令380团继续渡河,在师炮兵群的掩护下,380团1营、3营强行渡河,晚上七时380团1营占领了迷迈山东偏南三公里的棍杂、担双附近的无名高地,3营占领了迷迈山东侧三公里的各无名高地。

379团在禄平至扁关一线顺利度过奇穷河,尔后控制了468、557高地和波莱地域要点,保障127师经过禄平时运输线的安全。

为了更好地支援步兵攻打迷迈山的战斗,下午我们观察所奉命向禄平县城附近的班日地区机动。

其实从我们所在的巴当山到我们将要建立观察所的390高地并不远,应该是很快就能够到达的,但是我们乘坐的汽车比人行还慢。主要是我军打下了禄平县城以后,缴获了大批军火和一座大型粮食库,部队清理完残敌以后,就把弹药库和粮库移交给了边境地方政府。边境地方政府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把缴获的中国支援给越南人的军火和中国产的大米往回拉。使得原本就十分拥堵的公路变得水泄不通。看到这种情况,如果继续乘车前行的话,势必影响占领观察所的作业,陈裕文股长下令:“团侦察排全体人员注意!马上离车,立即跑步奔向390高地,天黑前完成占领观察所的作业!”

听到命令,大家“扑通、扑通”地从汽车上跳了下来,带好自己的武器装备,为了保证占领观察所的需要,携带的装备进行了分工,因为我和易春明没有枪,所以易春明负责背射击指挥仪,我负责背计算所帐篷、帐篷支架,加上自己的电瓶、作业包、钢盔、防毒面具、挎包、铁锨,足有60多斤重,我试了试自己背负的重量,要强行军几公里占领观察所,看样有点够呛,我悄悄地把四颗手榴弹扔回到车上,减轻些重量,然后背好装备,跟着大队跑步前进。也不知道是自己背负太重,还是体质赶不上别人,在几公里的狂奔中,我慢慢就落在了后面。侦察班副班长翟万海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停下来等我,要帮我背东西。

我说:“一班副,你背的东西也不轻,还要赶着占领观察所,我们计算兵不怕天黑,可是你们侦察兵天黑了就没有办法连测观察所了!你快走,别耽误咱们的战斗任务!”翟副班长是一个对战友热心的老实人,他仍然担心的说:“你背这么多东西行吗?这里可是刚占领不久的地方,到处是地雷,甚至可能还有敌人的特工队,跟不上大队可就危险了。”

我不想耽误他,说:“没事!我们都到了越南的纵深了,他哪里会埋那么多地雷,别吓唬我!前天我就趟了地雷阵了,我可不怕,快点走吧!”

听到我这么说,翟万海只好说:“你自己小心点!”说完,马上就跑步追赶已经跑在前面的战友们去了。

慢慢地战友们都看不到了。我稍微地休息了一下,判定了一下前进的方向,观察了我周围的地形,390高地是几天前打下来的山头,漫山遍野都长满了松树,到处是齐腰深的茅草,多处越军的工事被我军的火炮击毁,搭建工事的树木被爆炸掀得横七竖八的,一片狼藉。弹坑一个摞着一个。

自从2月25日出国作战以来,我从来没有一个人离开大队单独行动过,都是集体行动,走着走着有点后怕,周围越来越静,静得有些怕人。我心里想,这条道路是不是战友们刚刚走过的道路呢?这条路上有没有地雷呢?越军的特工队会不会在茅草后面埋伏,捕捉单独行动的中国军人呢?

我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后悔,我携带这么多装备,但是唯一可以防护的就是一顶钢盔,连一支枪、一颗手榴弹都没有,我怎么就把手榴弹给扔回到车上面去呢?周围都是树丛、野草,万一出现敌人的特工队,我连自杀的办法都没有。我只好紧握唯一算得上武器的铁锨,趟着茅草前进,耳朵竖起来,听着周围的动静,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脚下这不是路的路,看看是不是有地雷、竹尖桩。

我一手握着铁锨,一手抓着地图判断地形,正在向观察所艰难前进的时候,只听到有人喊:“站住!干什么的?”我想:完了!碰到越南特工了,还会说中国话呢!我马上往树后一闪,地图一扔,双手紧握铁锨。随后一想,越南人怎么这么快学会一口北方话呢?我马上回答道:“我是执行任务的。”为了避免他误会,我从树后走了出来。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士兵,用五六式冲锋枪指着我,警惕地问:“你是哪个部队的?”我说:“我是〇一部队的,你是哪个部队的?。”

他一看我的样子和说的话,就知道我不是越南人,就是越南人又怎么样?我身上没有任何武器也不是他的对手呀。他告诉我他是〇五部队九连的。

他问我:“刚才十几个你们部队的人从这里过去了,才过去几分钟。怎么走不动了?”我说:“实在跑不动了”,“谁让你背那么重的帐篷呢!扔了不就可以跑动了?”我说:“这可是我们的武器呀,我们用它不是遮风挡雨,而是我们在晚上计算射击诸元的时候,全靠他遮光。”“哦,明白了。”

听到战友们过去才几分钟,我也不着急了,索性坐下来休息休息。

我看到他的脸上有些伤疤,就问:“你好像是负伤了?”他说:“真倒霉,我是机枪手,我们的机枪刚架上,就被越军给炸掉了,我旁边的战友都死了,我运气好,仅仅负了轻伤。住了几天院我就回来了。”我问:“你在这里干什么?”他说:“这里下面是越军的地雷阵,我们没有时间排除,我又负伤了,上面就让我在这里值值班,站站岗,怕后面来的部队闯进去就麻烦了。”

我问他:“你知道我们的战友往哪个方向去了吗?”,他热心地给我指了指路。告诉我往前走的时候一定不要走错了,一不小心进了地雷阵就麻烦了。

看到他稚嫩的脸庞我有点感动,但是又不能耽搁太久,只能祝他好运,我就继续赶路了。在我前进的路上,碰到了许多越南人修筑的工事,曲折蜿蜒的交通壕通向山顶。在交通壕里面,遗弃着许多肮脏的毛毯和染着鲜血的绷带,一条条电话线和地雷引爆线纵横交错。

不一会我就赶到了390高地的观察所,侦察班已经建立起观察所,陈股长对人员进行了分工,一部分构筑防御工事,一部分参加战斗值班。班长告诉我,390高地紧挨着奇穷河,要是敌人偷偷地穿越我步兵的方向,打上山来也就是十分钟的事情,所以随时要做好战斗准备。防炮洞要挖深点、隐蔽点。

还没有等我们挖好防炮洞,突然传来敌情,一二八师炮兵团观察所遭到敌人130火箭炮的袭击,安全受到威胁,而一二八师炮兵团要求我们进行火力支援。我们马上把手中的东西一扔,架好射击指挥仪,拿出计算盘、射表,在班长的指挥下,准备压制敌人火炮的射击诸元。几分钟后,设在班日阵地的我团火炮怒吼起来,敌人的火炮很快就被压制下去。

直到打得敌人不出声了,我们才又捡起工具,构筑起掩体来。我们几个计算兵不单要构筑自己的掩体,而且要帮警卫排构筑掩体,我们五个人进行了分工,我和陈老兵去砍树,班长、易春明、曲欣灿挖掩蔽部。砍了一晚上,我们两个人终于砍了几十根6-7寸粗的树木回来,搭了个简易的掩蔽部,工事建好以后已经是深夜两、三点钟了,这时山上的冷风呼呼地刮,我们真可以说是筋疲力尽、饥寒交迫,每个人吃了块压缩饼干,易春明拿出珍藏的菠萝罐头,大家一起分吃了,就再也坚持不住了,倒头便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20楼gzjunmi

祝老兵们身体健康!

22楼liebao

一些经历过战斗的优秀士兵就因为被列入干部苗子,无缘军校,最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部队,既是他们个人的损失,也是军队的损失。

当然到了1980年,部队给了我考军校的机会,说实在的我已经无意在部队干下去了,父母亲正被航空工业部动员南下广州,特区的吸引力已经大过在部队服役的兴趣,所以考试的时候乱七八糟填写答案,不出意料地回到了部队。

23楼1022k

新排长还是不错的,比你们早一年当兵,又经过院校,用不了两年也是一个出色的干部。希望你们两个支持他的工作,团里面同意你们两个退伍的要求,既然不想再在部队干下去,可以早点回地方工作,相信你们一样会干得很出色的。

参谋长对我说:你这两年担任侦察排代理排长干的不错,兼任军教导大队炮兵预提计算班长训练班教员,带着两个区队,干的同样不错,今年退伍是10月份,希望你能够再干两个月,把培训全军计算班长的任务完成好。团党委研究了,如果你今年不退伍,准备给你记第三个三等功。

说我可以多干两个月,但是一定要走。

最后我们两个人当了4年兵终于离开了部队。


--------------------------------------------------------------------

经过战争洗礼的优秀士兵这样离开部队太可惜了,再干一年得到第三个三等功啊,多吸引人。


24楼liebao

当年的参谋长后来当了团长,已因病故去。

当年的耿青顺团长、李松亭团长听说都已故去,再次表示沉重的哀悼。

我在战场上从1979年2月24日-3月13日记了18天的日记,真正涉及到战斗生活的有17天,这18天的日记总共3800字左右,记录在《射击条件修正量计算表》的背后,多的写了一页纸,少的写了3-5行。1979年年底,我又在日记的基础上充实了具体的内容,并把整个内容给战友们传阅过。然后一放就是三十年。现在把它拿出来,一方面让网友了解一下当年参加自卫还击作战普通一兵的生活,另外一方面希望唤起参战战友的血与火的回忆,当然也是想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一份纪念。

-----------------------------------------------------------------------

你是个有心人,也是个有条件写日记的人,比我们当时强多了——跟在第一线步兵的后面。后来只有靠记忆还原当时的情景,致使许多事情没有还原。

你写得很好,很耐看,作为曾经的同行——我当过6年的计算兵,祝你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