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芳子诈死?隐居长春30年!

jiangtian082 收藏 1 261
导读:  中方研究者根据最新证据得出此结论。严谨的日本专家亦认为,这个可能性是99%。  长春职业画家张钰2008年透露一个大秘密:“姥爷临终前告诉我,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方姥就是川岛芳子,方姥到1978年才去世。”   新文化报报道,其间,张钰、“方姥”故居邻居、张钰之母段续擎、爱新觉罗家族现族长爱新觉罗·德崇、川岛芳子亲妹妹金默玉各自表述过相同或相悖的证言。“方姥”遗物景泰蓝狮子中的神秘篆字纸条、刻有英文字母“HK”的望远镜等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公安影像专家更鉴定“方姥”画像与川岛芳子为一人。

中方研究者根据最新证据得出此结论。严谨的日本专家亦认为,这个可能性是99%。



长春职业画家张钰2008年透露一个大秘密:“姥爷临终前告诉我,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方姥就是川岛芳子,方姥到1978年才去世。”


新文化报报道,其间,张钰、“方姥”故居邻居、张钰之母段续擎、爱新觉罗家族现族长爱新觉罗·德崇、川岛芳子亲妹妹金默玉各自表述过相同或相悖的证言。“方姥”遗物景泰蓝狮子中的神秘篆字纸条、刻有英文字母“HK”的望远镜等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公安影像专家更鉴定“方姥”画像与川岛芳子为一人。


今年,研究者李刚等人,又在浙江某寺发现疑似“方姥”的骨灰,并带至日本进行DNA检测。


历史迷案,云开雾散?


从日本考证归来的李刚等人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张钰所说的方姥,就是川岛芳子!”李刚等表示,三大最新出现的科学考证证据,已确证张钰姥爷段翔(化名)的遗言。


赴日考证,意在寻找科学证据。最初,并不顺利。


3月1日,段续擎、张钰母女,中方研究者李刚、何景方等人,抵达日本东京。早在2月11日,吉林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庆祥,即受李刚委托,携相关物证抵日,参与日方鉴定。


“最权威的方法是DNA检测。”李刚说,在日方联系下,中日双方针对从浙江找回的“方觉香居士骨灰”,进行DNA检测,“2000年,日本专家阿部由美子博士,取得爱新觉罗·宪东的4根头发,他是川岛芳子同父同母的兄弟,这为DNA检测提供了前提条件。”


其后,日方多次实验,但未在疑似“方姥”的“方觉香骨灰”中找到DNA元素。

“原因是这些骨灰已深度火化了。”李刚说,“日本九州的鉴定专家,研究了‘方姥’可能接触过的物品,比如密码箱、望远镜、药勺等,希望从中找到DNA元素,也没成功,日方专家说是因为年代太久远。”


DNA检测骨灰中未发现DNA元素


指纹检测未找到“方姥”指纹


另一条科学验证路径,是指纹比对。


李刚介绍,日方存有川岛芳子的指纹,“他们希望在‘方姥’留下的望远镜等物品中,找到可以对比的指纹。”


公安部门专业技术人员称,从技术层面看,指纹留在物体上后,如不经特殊保护,保留期一般不超半年,即使留在保存环境较好的玻璃等器物上,也很难超过两年。


李刚坦言,并没在张钰提供的物品中,寻找到有价值的指纹,“日方正在检测方姥看过的5本《红楼梦》和《产婆学》等书。但在日本期间,我们听段续擎说,方姥看书有时用镊子翻页,看来靠指纹检测找出证据,也基本无望。”


据悉,日方专家亦鉴定了其他物件,但对“方姥是否真是川岛芳子”并无决定性影响,且一些鉴定结果与前述报道重合,故不再引述。


新证1


刑场上的死者不是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被押期间所拍照片和行刑后照片,吉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省公安摄影协会秘书长台禄林以个人身份作出鉴定结论:两张照片中并非同一人。


李刚介绍,针对这一结果,日方再次进行鉴定,“日本专家将行刑后的照片通过电脑制作,将人像立体化,进行骨骼分解,得出的鉴定结论是,被枪毙的死者不是川岛芳子。”


新证2


李香兰:没别的可能性


3月8日,中方研究者回国,张钰一人留在日本东京,等待会见川岛芳子生前密友——现已88岁的李香兰。


根据研究者提供的书面材料,3月12日18时,张钰来到李香兰住处。这场会见,李香兰事先要求不能超过15分钟。双方见面后,张钰谈起“方姥”的生活习惯,并介绍了“方姥”住房、茶室的布置。听完这些介绍,李香兰连声说“是哥哥!”李香兰对川岛芳子的称呼,一向是“哥哥”。


谈话中,在场日本记者问李香兰:“‘方姥’会是川岛芳子吗?”


李香兰回答:“没别的可能性了。”


这场会见,实际用时4小时。


媒体曾报道过,张钰说“方姥”曾为她画过一幅墨版肖像画,在这幅画的下面,隐约有三个字:“姥留念”。


研究者们表示,这是方姥留下的惟一笔迹。


吉林省收藏家协会创始组建人、知名古董鉴定家郭相武对笔迹进行了校对。“鉴定书画真伪,最主要的一项是字迹鉴定。”郭相武表示,他对自己的鉴定结论有信心。


困难的是,“姥留念”三个字刻上后,有人似乎想隐藏什么,又用墨水涂抹在字上,导致只有“念”字比较清晰。”郭相武分析,涂抹字迹的人可能是作者本人,“也就是方姥。”


容易的是,川岛芳子笔迹留存世上较多,这为笔迹比对提供了保障。郭相武选择的主要比照对象,是川岛芳子在狱中写给其养父川岛浪速的信。


郭相武比较发现,“念”字其上部的“人”,和川岛芳子信中“今”字、“命”字上部的“人”,其书写习惯一致,“这是一般作伪者想不到的,也是不可能做到的。”郭相武说。


由此,郭相武出具鉴定意见:从字迹看,为同一人所写。


日方也对两者笔迹进行了鉴定,没有得出结论。目前,中方研究者们采信了郭相武的结论。


新证3


笔迹鉴定为同一人所写


为什么有人要把这些字涂上墨水呢?


新证4


老照片中的第六人


这是一个最惊人、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发现!


日本考证期间,张钰母女与研究者们参观了松本市博物馆。松本市是川岛芳子年少时生活之地,该博物馆留存着川岛芳子的相关资料。馆内,展有川岛芳子多幅照片。段续擎表示这些照片很像方姥,在一副合影照片前,段续擎突然指着照片中一个人说,“这人面貌很像我父亲,越看越像。”


照片中共有6人,摄于天津东兴楼,并无拍摄日期(注:史料载,川岛芳子曾以东兴楼为据点刺探情报)。


照片中5个人有署名:分别是川岛芳子、孝子、小口敏治、藤泽藤雄氏、千鹤子。只有一人没有署名,正是段续擎所指之人:一个20岁上下,一身军装,面露微笑的年轻男子,站在川岛芳子的身后。


研究者调查了署名5人的身份:孝子是个少女,千鹤子是川岛芳子的秘书,一身西服的小口敏治是日本某企业人士,藤泽与“第六人”穿同样军装,是个日本随军记者。


松本市馆方经过调查,没有查到“第六人”的任何相关资料。


他真是段续擎的养父段翔吗?


段翔的复杂身份


研究者们认为,段续擎所说的话,逻辑上成立。


理由在于,川岛芳子经营天津东兴楼时期,生于1918年的段翔正好20岁上下,当时在伪满铁路工作。段续擎介绍,段翔会一口流利的日语,生前说过自己曾给伪满警察局局长当翻译,“大约是1953年,父亲带我去过东兴楼,当时我记得是栋二层楼,对面有个饭店。父亲说他在解放前,曾经来过这里。”


“档案表明,他还在国民党军队当过差。”李刚说,早期他们曾详细调查段翔的经历,“因为他身份的复杂性,所以我们当时认为他有可能认识川岛芳子,但没有实质性证据。”


专家结论:确为段翔


发生这个意外插曲后,研究者回国后立刻忙起来。


他们在从日本带回的有关著作中,也找到了类似的照片。但这些能够看到“第六人”的照片中,都缺少他的署名。


研究者将两张照片交给台禄林,后者给出了书面鉴定结论:通过视觉、面部比例关系、电子影像叠影技术等三种对比方式比对,A、B图为同一人。


A图是神秘的“第六人”照片,B图是段翔单人照片。


至此,研究者们得到又一个科学验证:至少在川岛芳子盘踞东兴楼时,她与段翔两人已见过面。




至于二人当时的交情深浅,无从考证。


结论:99%还是100%?


研究者认为,尽管没有科学证据能直接证明“方姥”是川岛芳子,但目前所掌握的材料已经足够。


根据最新证据,他们得出了这样的推断:


1.科学证据证明,川岛芳子没有死在刑场上;


2.科学证据证明,临终留下遗言说“方姥”是川岛芳子的段翔,确实认识川岛芳子;


3.中方专家认为,“方姥”与川岛芳子的笔迹相同。


上述三条推断,加上前期报道过的种种如爱新觉罗·德崇等人证、蓝狮中神秘纸条等物证,综合分析,中方研究者们认为:“方姥”就是川岛芳子!


“由于年代久远,多数物品发生变化,同一物件又经多人转手,况且‘方姥’本人不留照片、不留笔迹,明显在隐瞒身份,因此想找到更直接的科学证据,已经很难了。”


李刚说,“但在历史、社会、人文方面的考证表明,我们的结论是有充分依据的。”


相比较而言,日方态度更为严谨,李刚称,“日本权威专家认为,‘方姥’是川岛芳子的可能性是99%,这个1%,就差在没有最直接的科学证据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