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连载:拉漂的日子(4)

手帕口男人 收藏 2 27


火车是在晚上9点从北京出发的,听说要坐满48个小时才能到达拉萨。提到拉萨,就会充满了好奇与想象,这个神秘的国度,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没有翻阅更多的资料,我想以自己最原始的感受来丈量和体会。也没有买地图或者记录旅途的线路,以致火车要经过什么地方心中都是一片茫然,我不喜欢那种刻意的安排,也不喜欢循规蹈矩的前进,只要能把我带到目的地,怎么走又有什么关系。行囊里还有本余秋雨的《天涯故事》,时间那么充足,天涯那么大,正好享受属于自己的光阴。


列车闷头闷脑穿行在城市与城市之间,每个城市里都住满了人,每个城市的楼房都很繁华密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故事,看上去,似乎很美。可是城市之间相同点是越来越多了,区别却越来越少了,导致常常身在他乡,依然感觉处身于自己的城市一样,没有什么不同。但也会因此而经常迷失,会偶尔的恍惚,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


车厢是安静的,与我的目光一样,也有三两个起来徘徊的人,男人或者女人,在车厢连接处沉默的吸着香烟,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窗外,窗外是飞速漂移的世界。等待,或许是旅途中的人们最难熬的时光了。如果在家里,此刻或许正是喝下午茶的时候,阳光青草花香,伴着昏昏欲睡的半梦半醒,日子就会很惬意的迷糊过去。可是这样的日子对于旅途上的人来说,同样是消耗着时间,但内在的安宁与满足,是截然不同的守侯。我的家乡很远,远到天涯,那里是海的世界,而今我要去向天边,离天最近的拉萨,听说那里的天比海还要湛蓝无边。


偶尔抬眼,旁边的女人又点燃了一支烟,看她一样,她看我一眼,目光就这么冷漠的交流了一秒,而后各自回到各自的记忆里继续着翻阅。陌生是真的好,空间不会拥挤和重叠,连寂寞都显得那么的温柔。


每个城市,都有很多的朋友,其实这些朋友,长年不见并不觉得缺少了什么,但在一个城市,又不能视而不见。人是群居的动物,过于冷僻,对他人对自己总是无法说得过去,虽然在好多年前早已厌倦,但在好多年后,依然这样活跃在朋友之间,却无人理解,这个中的不快乐。人是群居的动物,但同时人又是孤独的个体,害怕寂寞又欢喜上寂寞,或许这才是我不开心的原因。出发前还跟一挚友Q上聊过,说自己其实是个内在自闭的人,只是外表看起来活跃而已,也跟她说,怀疑自己有抑郁症。朋友说你要寻找阳光,不要逃避。说到这里,我就把话题转移了,她说的并没有错,只是她不一定能够懂我。还有比西藏更美的阳光吗?那么我去西藏是寻找阳光还是逃避呢?你无权要求别人去懂你,就好象你也并不一定懂得别人。有朋友能够关心以及惦记,就应该非常的满足了,就好象我家乡的那个城市,哪怕你跟他们是十多二十年的朋友兄弟关系,再怎么都交流不了心灵上的空寂,但能够围炉热闹闹的坐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当下就是温暖和快乐的,至于酒后的寂寞,永远都只能属于自己,总有一个角落哪怕尘封着,依然是属于自己别人无法进去的。我是否过早的就看到了本质的背后,所以才有一种莫名的忧伤潜游在骨髓里,无法抹去。我一直在寻找着答案,尽一切努力和手段,但我却不知道要寻找什么样的答案,这才是我的悲哀。至今,这是种痛苦而无知的蠢动。


如果你去深入思考,会发现生活就象是在剥芭蕉树一样的可笑,年轮是一年比一年粗壮和厚实,但一层又一层剥开,真实的最后,竟然是曾经的一无所有;如果你不去思考,也会分明看见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收获与播种,还要选择与守侯在季节的每分每秒。早出晚归的日子,换来了柴米油盐的琐碎,更要分心于家庭的纷争以及儿女的成长,这种牵挂和想念,占据了你一生大半的时间,而后我们就这样悄悄的老了,有些人老有所依,而有些人老无所依,孤寡贫困致死。这让我想起后来在拉萨一个做慈善事业的朋友说的话:“现在很多人都在关心失学和无助的儿童,这样做很容易,因为没有什么负担而且容易成名,却没有多少人去关心那些孤寡老人,其实他们才是我们最应该重视的帮助对象。”我知道朋友说这些话的意思,佛教也有“临终关怀”的教导,人活一世,什么都经历了,什么都明白了,却在临终之前无依无靠的苟延残喘着呼吸,面对病痛、贫穷、死亡,那种寂寞和痛苦,又有谁能体会和明白?佛说生老病死就是为人之最大不幸,也是人的因果业力轮回,权力和富贵都敌不过生老病死的折磨,因此,我怎么会真正快乐呢?[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古人忧到今人,依然生生寂寞挣扎,世世浮沉空过。


曾经对朋友说,我不想看见自己和心爱的在眼前慢慢老去。朋友笑,这个大家都是这样的,必须的。于是我不得不再次转移了这个别人眼里如此幼稚的话题。朋友却不明白我的疑惑,疑惑这是为什么?把一种无奈和注定当成是一种正常的、习惯了、必须的无条件和理所当然的接受,这是为什么?自己的心结需要自己去解,朋友内心充满阳光,朋友能够走出自己的阴霾,我是那样的替她高兴,但我不能够告诉她,之所以有阳光,是因为漫漫长夜,也不能够告诉她,之所以有快乐,是因为痛苦的隐藏。人要在灾难和意外面前,才知道自己曾经的快乐和充实满足,是否是真实的。有些人一辈子都平安幸福着,那只能说是他前世修来的福报,但在这种轻易得到的快乐里,是不可能拥有真正的快乐和解脱的,只能是随流沉浮的享受,享受在自己所认为的局限里,这是我的父亲母亲,这是我的爱人,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房子车子,这是我的什么什么。汶川大地震,只在瞬间,就把所有的生命、财产和快乐掩埋,这只是所有灾难里的其中一个小小插曲。


当然,我所希望的是所有的人,这些微小脆弱甚至卑微的生灵,都能够得到和拥有这一生里简单而轻易就能够满足的幸福,这是我的心里话,哪怕这一生是如此的匆匆,短暂得回过头来,就是一场梦的瞬间。生活里面需要忙碌和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简单一点,多好。可是我生来就无法逃避,象大多数人那样逃避生老病死的问题,我无法不去思考生前以及死后,和现在。这是我的悲哀。过早的看透了本质,却又必须游走在这些虚幻当中,而且赖以生存,这不能不说是对自己的最大嘲讽。


其实我比许多人都投入,对于生活,对于感情,这是缘于我的无助、绝望和恐惧。我还不能做到看淡生死,不能做到无动于衷我们的老去以及别离,于是在有限的光阴当中,我想好好的疼爱与呵护,但不是每一次撒网,就一定会捕到鱼,也并不一定每一次捕到的鱼,就是合适自己胃口的欢喜。付出和回报就是这样,付出和得到,永远不会成正比,但不付出,就一定不会得到。渐渐的越来越妥协于现实和压力,我知道这样我开始渐渐与正常人走在了一起,但同时也知道,将会失去更多的原本属于自己属于本真的另一个心的空间。为什么人一定要等到将死的一刻,回过头来,才能够明白曾经的是那么的并不重要?


《天涯故事》一页都没有翻阅,每一个人的心,都是天涯,走过的每一段路,都是故事。写完最后一笔,将日记慢慢合上的一刻,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闭上眼睛,世界很大,很大的世界里,有一个地方叫西藏,那里有过我和我在阳光下最舒适的梦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