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三 第五章 血溅碧空 壮丽彩虹

zhouzhonfu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44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矢内立即召开军事会议,部署着攻打脉山的计划。他把部队按三个大队的建制布置:由花泽率一大队直接打进龙脉山大峡,目的是让浮玉纵队的火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待一大队与浮玉纵队交上火后,由土肥次沃率二大队也打进峡谷迅速增援,目的是让对方知道我们皇军是在孤注一掷,从而使浮玉投入全部的火力和人员。正当双方打得极其火热之时,我们的飞行大队的轰炸便开始了,他们朝着浮玉的阵地上猛投炸弹。这时候浮玉纵队必定招架不住,我率三大队趁机攻上山,全歼这帮支那残匪。


他的一厢情愿的计划使花泽和土肥次沃都很不开心,他们心里很清楚:即使这场战斗皇军蠃了,花泽和土肥也该成了为圣战而献身的亡灵了,而矢内却成了大东亚战区的英雄。但退一步说,就按纯军事理论战术上来说,矢内的计划是无可厚非的。所以两人虽心中不悦,还是一口一个“哈依!”的遵照执行。



还剩五辆性能良好的坦克,矢内很大方地拔给了花泽两辆,又派了两辆给土肥,剩下的一辆被众士兵围着,而他自己却坐在里面指挥着部队前进。“人若死了,就算把整个宇宙都划归你的名下,都是白搭!”矢内一面坐在闷热的坦克里颠簸着,一面暗暗地想。



“报告!花泽的部队全部进入峡谷,而浮玉纵队连一点动静都没有!”鬼子的通信兵骑着快马,停下后从坦克侧门伸进脑袋向矢内报告。“你去!叫花泽向山上发起挑衅性的攻击!半小时后把结果告诉我!”通信员跃马而去,不久山谷里便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不时还掺杂着迫击炮的炮弹爆炸声。


“嘿嘿!”矢内一面奸笑,一面点上了一枝香烟。他突然好象又想起什么,便急忙掏出一包烟摔给坦克上的驾驶员,和蔼地说:“大家米西!统统的米西!”坦克上的三个鬼子一见矢内如此礼贤下士,忙很感动地点上烟大口大口地吸着,一刹间把原来就闷热的空间,搞得乌烟瘴气。呛得矢内不得不打开车门爬出坦克。


“报告!花泽部打了二十分钟,对方还定没有动静!”通信兵又向矢内报告着。矢内焦急地看了一下手表,此时是7.30时。心想:与汪宁飞行大队约好的轰炸时间是:8.50时。如到时候浮玉纵队再不出现,我的整个计划都要落空。 想到这里,他便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不安,忙对通信兵说:“通知土肥,要他在8.00时把他的部队全部开到谷底与花泽汇合。我就不信!这两个鱼饵还钓不到浮玉这条大鱼!”


通信兵快马加鞭,在飞扬的尘土中消失了。矢内此时已恐慌不安了:怎么啦?这不可能啊!我明明听到陈洛尘说,要在龙脉山大峡谷与我们决战!时间已经过了8.00时,通信兵的报告气得他更加恼羞成怒:“土肥部已经顺利的进入峡谷,按命令已和花泽汇合,但对方还是毫无动静!”


“八嘎!我要的是支那人的有力的抵抗,而不是顺利进军!滚!”矢内把惊、怒、恐、惧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情了,便冲着通信兵尽情地咆哮着。吓得通信兵忙翻身上马,落荒而走。时间无情地又走了五分钟,心急如焚的矢内仿佛已经听到了飞机的轰鸣! 他使劲地用拳头敲打着自己的头,“唉!陈洛尘是不是在等我啊!”他突然恍然大悟:不是因为鱼不上钩,而是饵料不足!


“三大队全体集合,快速地进入龙脉山大峡谷,必须在8.15分前与花泽部、土肥部汇合!”鬼子队长恍惚地看了看他。“快去!耽误了时间,我杀了你!”矢内一面恶狠狠地说,一面钻进坦克。随着一阵黄土的飞扬,矢内的部队便向峡谷飞奔。



李锐用缴获来的高倍望远镜,注视着矢内一伙。“洛尘太好啦!这条狐狸终于忍不住了!”

李锐放下望眼镜高兴地对坐在一旁愁眉紧锁的洛尘说。“要是矢内不来,恐怕这事还好办!一但他也进谷,这里面就不正常了。你想想天下哪有这种呆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拼命地钻进这个可能是圈套的陷井。”


李锐经洛尘这么一说,也觉得这个事十分地蹊跷。原来,洛尘精心策划了三套诱敌方案,分别由王耀东、刘书凯、石小来、负责执行。可是当第一支诱敌部队在耀东的带领还没有与花泽遭遇时,花泽便乖乖地开进了谷底,把耀东弄得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扫兴地带回了部队复命。刘书凯、石小来也被召回,临时取消了诱敌行动。但敌人不需你诱,纷纷地钻进口袋。


“怎么办?打还是撤?”李锐突然感觉问题严重,脸色凝重地问洛尘。“立即把40岁从上的,18岁以下的,以及所有的女性全部转移。另命令江世波率一大队驻守五指山的山道两侧,如发现鬼子的增援部队上来,就坚决阻击,还未接到撤退命令前,就算还剩一人,还要死守下去。”洛尘如背心诀,一字一句地说着。李锐听完后忙去布置其内容,于是符合条件的人都不敢违抗命令,有序地撤出即将发生战斗的地方。


当命令传到了倩文这里,她便怒气冲冲地找洛尘理论:“我告诉你!我和我的十二位徒弟发过誓,决不会在战场上输给男人!”洛尘见情况危急,要从新部署的事太在太多,又见倩文态度如此坚决,便既无奈又不忍地点了点头说:“敌情复杂多变,情况危急!你们若留下,必须要答应我!等战斗结束后我要看到你们一个个都完整无缺!”倩文眼中噙着滚烫的热泪,情不自禁将身子全部贴到了洛尘的身上,紧紧地抱住他,并在他耳边轻声地说:“为了我!保护好自己!”


“我真的不想松了你,就这样抱着该多好啊!可是鬼子要来了,我们就此分别吧!要记住:你们就坚守在主峰之上,不能轻易地暴露!”洛尘心里有种极其不放心的感觉,又反复地叮咛着倩文。“别婆婆妈妈的!我走了!”倩文背着洛尘用衣袖擦干了眼泪,强露笑容地放开了抱紧他的双臂,象一阵风似的飘然而去。


洛尘茫然地看着她走过的地方,自言自语地说:“没武功还好,有了功更令人担心!”

“一切都安排好了!矢内也进来了,我们怎么办?”李锐冲进指挥所,见洛尘有些忘神,便开口说道。洛尘使劲地摇了摇头后,便对李锐说:“你刚才说什么?”


李锐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这一刻我们已经等了好久了,还愣着干什么?打呀!”洛尘终于听清了李锐的话,忙回答道。随后便和李锐一起来到前线,发起了进攻的命令。在矢内刚进峡谷口时,山上的百姓和队员便扔下了几百吨碎石封住了谷口。由孟赞和蒋问飞率领的,全部由重武器组成的精锐部队,首先向敌人展开战斗。他们一个个爬在石头后面架起机枪便猛烈地射击,或扔出手榴弹飞向敌阵。


惊恐未定的矢内忙准备组织反击,这时山上突然落下了铺天盖地的干柴和稻草,第一批刚落地,山上又飞来了几千把熊熊而燃的火炬,当火炬一落到柴草上便“腾!”的一下燃起了烈火。矢内知道:他们在柴草上都浸了汽油! 突然谷中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爆炸,成片成片的鬼子不是被火烧死,就在爆炸声中丧生。矢内一边大叫:“大家再坚持一会!”一边钻进了坦克。


坦克里的鬼子已经被烤得汗流夹背,矢内进去后便狠狠地关上了坚固的钢门,又十分期待地看了一下手表:8.35时!“啊完了!我们的飞机怎么还没到啊!”外面的鬼哭狼嚎再加上子弹打在坦克上的声音,深深地刺在矢内的心上。象这样下去,再过五分钟我可要做浮玉的俘虏了!


谷口的孟赞等人,见鬼子已经溃不成军,死伤过半,没死的还在烈火中挣扎,而山上的队员正在奋力杀敌,眼看胜利就如囊中取物一样方便。于是,孟赞笑着对蒋问飞说:“小蒋兄弟!我们冲过去吧,早早地消灭它们,岂不是好吗!”


“不行!我们的任务是不能让一个鬼子从谷口逃出,你可不能犯浑!”蒋问飞话音刚落,天空中便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孟赞忙抬头向天空望去,乖乖!不得了啦!九架在引擎上印着膏药的敌机正在凶巴巴地朝自己的头顶上掠来,突然一架飞机扔下了一个长圆型的东西,眼看就要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孟赞心中一惊:这就是传说中的飞机扔炸弹吧!忙大喊:“同志们快隐藏,飞机扔炸弹了!”随后便从石堆上拽着蒋问飞跳进了一个山隙缝里,“轰隆隆”的一阵巨力的爆炸,把成堆的碎石吹得象风中的棉絮,无情地砸在坚守谷口的战士身上,有的被弹片拦腰截成两段,有的被突然飞来的石头击中头颅,有的被残酷的气浪托起而抛向峭壁。


孟赞忙奔到谷口,冲着手下急呼:“妈的,别装孙子!全给我站起来!”就任他喊破喉咙,也没叫醒一个人。“老孟别傻了,全都死了!快拿枪鬼子上来了!”跟孟赞比更显得从容的蒋问飞,一手提了一挺机枪,一面看着刚想上来的鬼子,一面递过枪说道。


早已急红了眼的孟赞,接过机枪后便毫不设防地慢步迎着鬼子,枪口中冒着火一样的愤怒。蒋问飞忙追上去,一面射击,一面央求着孟赞:“老孟,不要感情用事,别忘了我们的承诺:就是绝不能让一个鬼子从谷口逃脱!”孟赞这才爬下与蒋问飞一起在阻击着敌人。


矢内见峡谷两侧的山上都燃起了熊熊大火,而且大日本的飞机还在不停地盘旋轰炸,已经把不少山上浮玉队员的尸体,炸飞到谷中,而且山上的战斗力已明显减弱,只有零星枪声。于是他估计浮玉纵队已经是元气大伤,便命令停止向谷口的攻击,集中兵力,养精蓄锐,等飞机的轰炸结束后,一起上山,彻底地消灭浮玉纵队。


纵队的指挥所被炸毁了,李锐也被炸得个灰头土脸,而洛尘却在山崖上望着肆无忌惮而超低空飞行的飞机而毫发未损。“刘书凯架起枪给我打!”刘书凯忙拿一杆三八大盖,屏息凝神瞄准着戴着头盔的鬼子飞行员,“叭”的一声后,鬼子的飞机象喝醉了酒的鸭子,歪歪倒倒,摇摇晃晃地坠入另一个山谷中,接着便是一阵爆炸,那个山谷中顿时火光一片,犹如喷薄而出的火山爆发一样。


“你们几个就照着这个样子,给我瞄准了打!”战士们刚拿起瞄准,一枚炸弹便从天而降,一个机警战士忙飞身一跃,扑向洛尘,随即两人便掉下了不是很深的山涧之中,洛尘忙使出轻功,先定在空中,然后便飞身出涧,稳稳当当地和那战士一起落在山上,可眼前的景象一片狼藉,惨不能睹。刚才还活生生的十几位战士,转眼间已经死无全尸,炸弹把山崖上这一小片的树木草坪全都削去,只留下了牺牲队员们的斑斑点点的鲜血痕迹。


“刘书凯!刘书凯!你在哪里?”洛尘一面控制住慌乱的情绪,一面大声疾呼。“我在这里,挺危险的,你不要过来!”洛尘寻声望去,只见刘书凯被横挂在一个峭壁小树上,只见那个不堪重负的小树正在摇摇欲坠。洛尘也顾不得师门师诫了,忙飞身将至,救回了书凯。

正当书凯还未从惊讶清醒之时,敌机又进行了一场地毯式的轰炸。


这次它们一起从谷口方向驶来,一个接一个地下着炸弹,爆炸夹着滚滚的浓烟,燃烧着整个山林,到处是血肉横飞,火光冲天的景象,有的战士被炸飞了双腿后,忙拉燃几颗手榴弹跳入谷中与鬼子同归于尽、、、、、、


李锐对洛尘说:“我们牺牲了过半的同志,在坚持下去,恐怕用不了十五分钟,就可能全军覆没了!”洛尘望着谷底的强盗,咬牙切齿地说:“它炸它的,我们打我们的,按原计划给我狠狠地打!抓紧时间灭了矢内和这帮畜生。”于是战士们都探出头,把一根根滚木推下山去,飞滚的大圆木,从天而落砸在鬼子的群中,碾死碾伤无数,矢内一见便命令大家爬上高处的山壁,从躲过飞来的木头。


洛尘见此忙果断地命令:放发蓄水池中的几万立方米的水,奔腾的大水,飞悬直落,立即把鬼子冲得东倒西歪,大水如山洪爆发迅速淹没了山谷,吓得矢内忙爬出坦克,攀上悬崖,倾刻间水已把坦克淹没,两个坚守岗位的士兵便作了强盗的牺牲品。


敌机的疯狂轰炸把倩文和十二位姑娘们气得怒气填胸,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爆炸声和受伤同志的吼叫,催促着倩文赶紧参加战斗。“同志们!我虽不在阵地上,但我知道:这次战斗我们的伤亡肯定不小。如不尽快消灭鬼子的飞机,浮玉纵队覆没的可能性都是有的。我想好了,我们就是利用,老会长他们帮我们架起在两峰之间的平时练轻功的藤索,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打下敌人的飞机。”


“好!我们十三个人在藤索上一字排开,各人抱一挺机枪,等敌机开来时便一阵横扫,我不信就打不下来它!”沁漫忙咐和着倩文,众人也纷纷赞成:“对!就这么干!”


倩文脉脉地望着每一位即将奔赴生死的姑娘们,深情并严肃地说:“同志们这次行动意味着什么?我不讲大家都该十分清楚,我们是要拿我们的血肉之躯去战胜敌人的所谓的高科技,鬼子为什么胆敢犯我疆土,杀我百姓,掳我财物?那就是因为它们在高尖领域中远远领先我们,它们制造出杀人的机器成片成批地残杀落后它们的民族。但是,我们的中国女人不信它的那一套,今天我们要用我民族留传下来的武功去挑战它们的飞机,打烂它,消灭它!谁侵略者也尝尝我们民族的神武!你们有没有信心?”


“我们就是死,也要拔了小鬼子飞鸡上的毛!”一个没上过学的姑娘,涨红着脸高声地说。“倩文姐!我们每人都带上十颗手雷,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先抓住它,然后再炸了它!”沁漫一手拿着手榴弹,一面向倩文说道。倩文死命地忍住即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沉着而从容地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无法面对这些不韵世事的单纯女孩们,痛苦地转过身而背朝着大家。


这是一场杀人与反杀人的斗争,也是一场血肉之躯与高科技的搏击,同时也是一场中华民族传统功夫和侵略者战鹰的对弈。倩文和众姑娘都是清一色的行武打扮,宽松的白色衣裤,飘飘逸逸,腰上扎着一根红色宽厚的腰带,上面挂满了手雷。英姿飒爽的姑娘们今天显得十分美艳,一种无法隐藏的英气更是呈现在她们的眉宇之间。一个个都面若寒冰,俏眉倒立,严肃地聆听着倩文所交代的每一个细节和要领。


倩文耐心地交代了一切,并最后说道:“对一个民族而言死几个人没什么,但不能永远地跪倒在另一个民族的跨下,让本民族永远失去尊严,姐妹们为了我们民族的尊严勇敢地拿起枪,冲向敌人的作恶工具,去无畏地战斗吧!”


“倩文姐珍重!众姐妹珍重!”清晰而庄严的仪式和道别语,虽然短,但此时已镌刻在每个人的心中,这是世界上最简洁,最崇高,最无私,最纯真的语言,因为从此之后她们将付出至真至纯的心灵和生命,而为了实现心中的尊严。


“拿起枪!上藤索。”十三个女人,都轻松地各自抱着一挺机枪,无畏无惧地鱼贯而入的上了藤索,“倩文姐,看!它们正好来了!”倩文傲视着嚣张跋扈的敌机,她把机枪端在胸前,当她看到鬼子的飞机把一个千浮玉队员的尸体炸飞后又重重地落到谷中里时,便忍不住地流下了纯情的眼泪。她把愤怒全压在心头,当飞机已经进入射程区域后,倩文从牙缝吐出了一个“打!”字后,便率先开枪,其他姑娘也迫不及待地开了火。


敌机和倩文她们的角度约是45度角,刚刚欠下了上千条浮玉队员的生命的敌机,飞在高处,他们根本没想到在峡谷的空中会遭枪击,为了缓冲一下紧张的情绪,所以很潇洒地来了个低空慢行,就在这时倩文她们的十三挺机枪便同时开火。


“倩文姐!我也打中了!”一个姑娘在打中了敌机后得意地向倩文说。这是至从刘书凯之后而被打下的第五架。倩文高兴地听到“咣当、咣当、咣当、咣当!”的四声强力的坠机声音后便说:“姐妹们再努力!争取全部消灭它们!”


“啊哟!”不好!一个姑娘中弹了。原来当矢内听到了飞机的爆炸声后,便发现了峡谷的空中的倩文她们,于是他立即调来远程狙击步枪,鬼子狙击手们凶狠地瞄准着姑娘们在一个个地点射。已经有两个姐妹中弹落下了深谷,下面的鬼子接住了两个姑娘后,便剥去了她们的上衣,同时它们的罪恶之手又伸向了她们的裤子。


“倩文姐,沁漫姐!快扔手雷!快快快!”两个女队员冲着空中的姐妹们疾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