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带日本学生游览卢沟桥

入宸思恒 收藏 3 153
导读: [center]五一游览卢沟桥[/center]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五一带日本学生游览卢沟桥

(作者:丁启阵 此篇转载于新浪博客)


五一当天,去了一趟卢沟桥。我不是一个人去的,我们是三人成行:我动员了两个朋友一起去。一个是我多年的朋友牛大瘦,另一个是我现在正教着的日本学生出井。卢沟桥,我已经去过多次,大瘦兄也去过一两次,我们去那里,不单是为了逛名胜古迹,更直接的原因是,一位大学同学向我发出了邀请。他的老朋友也是我熟人,在那里搞了一个活动,“首届北平宛平影像大展”。老同学和熟人,似乎有希望我看过他们的展览之后写点文字帮他们宣传一下的意思。


我邀请牛大瘦和出井跟我一起去卢沟桥,不是临时乱抓壮丁,实在是事出有因。大瘦兄是摄影爱好者,于此道有相当的造诣;出井同学是掌握英文、德文等多种语言的电脑专家,中文也相当不错,对中国文化抱有浓厚的兴趣,听过我的介绍后,他曾多次表示要去卢沟桥看一看。


每次去卢沟桥,我都会想起文坛前辈许地山先生的一篇散文,《忆卢沟桥》。许地山先生1933年跟他的一位同事由广安门出发,步行去卢沟桥的种种情形,沿途的庙宇,官道上的牌坊,路边野趣横生的景致,迤逦而行的骆驼队……无不令我向往,使我觉得那是充满古意的浪漫之旅。我羡慕许地山先生一路步行的诗意,许地山先生倘若泉下有知,一定也会羡慕我们驱车前往的快捷,舒适。尽管正常情况下十来分钟的车程,因为五一离京出行的人实在太多,车子走走停停,我们用了近一个小时才抵达宛平城东门,我的老同学在那边等得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是,坐在大瘦兄宽大的车子里,听着蔡琴纾缓的歌声,我们的感觉是相当惬意的。


在宛平城东门口见到我的老同学,老同学给了我们登城观展的门票,我们三人便进入了“影像大展”参观者的角色。天公许是怕我们的参观过程不够诗意,专门安排了一场细雨。常年干燥的北方,在我们参观的整个过程中,竟然一直是江南一般地烟雨迷蒙。诗意却不至于湿衣,天公的分寸掌握得真好。侯波的“新时代的毛泽东”、张雅心的“革命样板戏”、魏德忠的“红旗渠”、王文澜的“自行车王国”、谢海龙的“希望工程”、曾璜的“艺术家的生活”、姜健的“主人”、胡武功的“麦客”、张新民的“包围城市”、陈锦的“茶铺”,数十位摄影家、五十组纪实摄影专题、2000幅作品,均匀地张挂在女墙的内侧,形成了一条绵延数里的影像长廊;雉堞内外,嫩绿的垂柳、白杨,鳞次栉比的民房,民房边繁花累累仿佛不堪重负的槐树,迎面走过同样是参观影像展览的三三两两豆蔻年华的少女……我们三人信步而行。我与大瘦兄不时结合摄影作品,随意作一点评论,发几句感慨,出井同学看什么都有兴趣,手中的数码相机不停地发出咔嚓声。


摄影作品,我以为魅力所在主要是:我们可以通过摄影家的镜头、光影,去那些自己永远到不了的地方徜徉,乃至流连忘返;可以对着自己永远看不到的事物、景致,仔细端详;可以看着总是被我们忽略掉的种种奇妙瞬间,对摄影家的细心和敏锐敬佩不已。高明的摄影家,还能带我们走进人与物的精神世界,作一回得意忘形的心灵的遨游。我虽然曾经多次游览宛平城,但城上当年日军炮击留下的窟窿,是第一次看到。没等我提出建议,出井同学已经拍了照片。城头漫步一周,真景与影像,战争与和平,历史与现实,东边日出西边雨,我的眼前、心中,交织出如梦如幻的画面。


在影展举办者之一所购置的豪华四合院里用过冷餐(我还喝了一杯红葡萄酒)后,我们参观了抗日战争纪念馆。我与大瘦兄都不是第一次参观,对馆内展览内容比较熟悉,这一次入馆,主要是友情陪游。被我们陪游的出井同学,是一路不停地拍照。文字说明、图片、雕塑、光影重现、战场模型、实物展示,他都饶有兴趣。出来之后,这位日本学生不停地感慨,说日本的历史教育是有问题的,只强调美国人对日本的打击,反复说的是原子弹、大轰炸的故事,很少说日本对中国的战争,因此一般的日本人对这一段历史完全不了解。大瘦兄跟他半开玩笑地说:“你可以根据你拍的这些照片,在日本也克隆一个这样的纪念馆。”不料,出井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参观完抗日战争纪念馆,出西门,到了卢沟桥边。卢沟桥被围起来卖票,每人20元。一处极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古迹,被当地有关部门当成了摇钱树。我跟牛大瘦因为都逛过此桥,不愿意再一次赞助当地政府的摇钱树工程,于是就让出井一人进去一游,我们坐在附近荫凉处等他。返回的路,出奇地顺畅,几分钟就进了三环,我们的宛平城、卢沟桥半日游胜利结束。

本文内容于 2009-5-4 18:47:15 被入宸思恒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