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泪

终生思乡情结不了 收藏 0 25

老娘出生在一个极贫穷的家庭,极贫困的时代,极贫寒的陕西关中俯地木匠王家,由于家里七个娃,她是老三,又是女娃,因而从小就没有读过书,解放以后,老娘很想读书,可年龄偏大,只好一边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一边融入到建设社会主义的大军中,成为一名光荣的贫下中农,在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中,老娘还被光荣的评为我们县"三八红旗手"带过光荣花,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老娘在参加完农业社劳动之后的夜晚,在煤油灯下学会了刺绣,织布,纺线,缝衣,为了帮助外公和外婆,常常通宵不眠,因为外婆要的娃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是一个接一个,因此老娘只好成为三舅,岁舅及俩个小姨的副娘了,家里没有了吃,外公就用老娘织的布,刺的绣,做的鞋偷着到南山和北山去换粮,在一个风雪交夹的傍晚,外公由于饥饿,晕倒在南山换粮的路上,好在命运之门是向着善良人开起的,外公的命是被一个同路的小伙子救了,那一夜,这个善良的,结实的,白净的,厚道的小伙子,在篝火傍给外公煮了一罐炒面糊,一口一口的给外公喂下,暖了外公的心,救了外公的命;那一夜,不善言谈的外公,在醒来后,和这位不善言谈的小伙子,畅谈到天亮,第二天这爷俩,这一老一少相扶相携.来年正月初二,老娘带着儿时的梦,穿着姑娘时制做的嫁衣,还有十二双布鞋,三十六双绣着鸳鸯和事吉祥如意的鞋垫,九条她织的花布床单,实实在在的出嫁了.从此老娘由一个王家的姑娘变成了邓门妇儒王氏玉侠了.谁成想老娘这以嫁,便成了老娘苦难的开始.

老娘是一九六四年春从木匠王家嫁到我们陈皮村,两村距离不远,七八里地,同县不同乡,结婚前老娘只见我老爸一次面,那也是老爸送外公回家时的一个夜晚,老娘给老爸和外公换粮归来煮了一碗清汤苞谷面,端给老爸时看了一眼.这一眼就订了老娘的终身.

我们邓家解放后,二次土改时,成份被定为地主,老爸生于一九三八年七月,也没有上过学,十二岁就开始务农,一直至今,是一名地地道的农民,虽说我家是地主,老爸从小就没有享受过地主的福,后来却受到了地主的祸,为什么这样说呢,我老爸的爸是弟兄二个,也就是说我爷是兄弟俩,老大叫邓铭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