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伊运分裂组织遭遇中外联手打击逐渐边缘化

铮铮铁血 收藏 0 131
导读: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董晓宾、金微发自北京 21世纪初,中亚地区笼罩着一股躁动的气氛。   一天,一个来自中国新疆的年轻人辗转来到位于阿富汗东部的一座重要城市贾拉拉巴德,他叫阿赫达尔·卡西姆·巴西特。   但贾拉拉巴德并非他最终目的地,很快来了两个“领路人”,巴西特跟着他们走进了城南50公里的山区——托拉博拉,因为本·拉登藏身之所而知名度颇高。   巴西特的终点是山里的一处“训练营地”。在这里,巴西特认识了营地的一个头目,阿卜杜勒·哈克。   和巴西特一样,艾哈迈德·穆罕默德也是来此“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董晓宾、金微发自北京 21世纪初,中亚地区笼罩着一股躁动的气氛。


一天,一个来自中国新疆的年轻人辗转来到位于阿富汗东部的一座重要城市贾拉拉巴德,他叫阿赫达尔·卡西姆·巴西特。


但贾拉拉巴德并非他最终目的地,很快来了两个“领路人”,巴西特跟着他们走进了城南50公里的山区——托拉博拉,因为本·拉登藏身之所而知名度颇高。


巴西特的终点是山里的一处“训练营地”。在这里,巴西特认识了营地的一个头目,阿卜杜勒·哈克。


和巴西特一样,艾哈迈德·穆罕默德也是来此“受训”。他不仅认识了阿卜杜勒·哈克,而且还接受另外一个名叫艾山·买合苏木的人的训练。


来这里受训的人会学习如何使用AK-47,如何爆破,如何投毒……,至于训练他们的目的,一份2003年的公开文件是这样描述的“通过恐怖手段分裂中国,在新疆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国’”。在训练结束后,这些人员就潜入新疆建立暴力团伙,进行爆炸、暗杀、投毒等暴力恐怖活动。


外界将这个组织称为“东突厥斯坦***运动”,也有“东突厥斯坦***党”等称呼,简称“东伊运”。


而今,巴西特本人身在阿尔巴尼亚,在训练营被摧毁之后,曾一度关押在美军设立在关塔纳摩的监狱,几年之后被美国人遣送至此;艾哈迈德·穆罕默德至今仍蹲在关塔纳摩的牢房里;艾山·买合苏木,实为“东伊运”第一任头目,2003年在巴阿边境的一次反恐怖联合行动中被巴基斯坦军队击毙;阿卜杜勒·哈克,后来接任“东伊运”第二任头目,至今在逃,2009年4月20日,美国将其确定为金融制裁对象,也使得这个组织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


这些人物的命运,是这个不断边缘化的分裂组织现状窘迫的缩影。


遭遇中外“联手”打击


有人认为,美国对阿卜杜勒·哈克实施金融制裁,是对“东伊运”的一次重创。而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潘光看来,“‘东伊运’遭到重创,其实是在2001年。”


1997年,只有小学文化的艾山·买合苏木纠集一伙“东突”分子建立了“东伊运”。“东伊运”兴起时,正值塔利班势力“如日中天”,潘光认为,在那个时候的中亚,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三股势力合流,并掀起了高潮,构成了“东伊运”滋生的土壤。


2001年10月7日,美英以塔利班包庇和窝藏“9·11”恐怖袭击的幕后凶手为由,向阿富汗发动了大规模空袭,到这年年底,塔利班在阿富汗的统治彻底完结。“阿富汗战争时,‘东伊运’组织在阿富汗的基地都被摧毁。成员死的死散的散,22人被关进关塔那摩,其他成员化整为零,转入地下。”潘光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在境外基地被摧毁后,2002年,“东伊运”被联合国列为恐怖组织,这意味着“东伊运”残余分子将面临来自全世界的制裁。2003年12月15日,中国公安部第一批认定的四个“东突”恐怖组织中,“东伊运”赫然在列。而此前不久,艾山·买合苏木被击毙于巴基斯坦与阿富汗边境。


不过“东伊运”被打散后,残余势力仍一直在策划实施新的恐怖活动。2007年初,“东伊运”分子在新疆苦心经营的一个恐怖分子训练基地被捣毁。2008年初,新疆公安机关破获“东伊运”预谋针对北京奥运会实施暴力恐怖活动案件,抓获以阿吉买买提为首的10名恐怖团伙头目及骨干成员。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说,中国自身对“东伊运”的打击,以及与周边国家的反恐合作,使该组织残余分子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


2009年4月15日,联合国安理会确认阿卜杜勒·哈克与本·拉丹进行勾结,并正式把他列入联合国制裁对象。美国财政部也是根据联合国这一决议,五天后将阿卜杜勒·哈克确定为金融制裁对象。


尽管如此,阿卜杜勒·哈克在最近的一段视频中叫嚷着不会放弃暴力路线。美国反恐问题专家托马斯·乔斯林在看过这段视频后表示,“他并非什么自由斗士,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暴力分子。”


受“东突”势力内部排挤


与此同时,在“东突”势力内部,“东伊运”也逐渐边缘化。


根据潘光的研究,以“世界维吾尔大会”为代表的“渐独型东突”组织,以及以所谓“东突流亡政府”为代表的“急独型东突”组织,在“东突”势力内部的影响力日趋上升。这些机构与公开宣称使用暴力手段的“东伊运”这样的组织不同,往往打出所谓“反对恐怖活动”的旗号。当然,“世维会”的发起组织都是被我国政府首批认定的极端恐怖主义组织;“东突流亡政府”里也有不少人上了美国政府的恐怖分子“黑名单”,所谓“非暴力”只是一种策略。


过去很长一段时期,“东伊运”曾经是得到境外流亡分子资助最多的一个组织,但现在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因为一些与西方关系密切的流亡分子不愿被戴上“支恐”的帽子。这加速了“东伊运”在“东突”势力内部的边缘化。


危险程度仍然不能低估


不过,是否就此作出“东伊运”将退出历史舞台的结论,专家们还是持谨慎意见。


李伟认为,“东伊运”代表了“东突”势力里面主张极端暴力、从事恐怖破坏活动的一股极端势力,即便将来“东伊运”彻底瓦解,也不排除相似的替代组织出现。


而从中国和国际社会对“东伊运”的重视程度来看,“东伊运”构成的威胁并没有因为“基地”组织被摧毁而下降。阿卜杜勒·哈克就很擅于利用互联网的传播效应,制造恐怖气氛,蛊惑境内一些人加入恐怖活动。李伟指出,“东伊运”的威胁不会因为其人数的减少而降低,“因为少数人也可以通过采取极端的形式造成恐怖威胁。”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因素,就是美国所起的作用。


据5月1日的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最近在国会上作证时,流露出将关押在关塔纳摩的17名“东伊运”分子释放美国的意图。对于刚刚宣布要对“东伊运”头目实施制裁的决定来会说,这件事无疑再次暴露了美国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