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舰队 第十一章 南京谜案 第八幕 纪纲是谁

龙步云 收藏 1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size][/URL] 第八幕 纪纲是谁 郑寅来到蒋献的家门前,抬手啪啪啪敲门,有门房睡眼惺忪出来,不耐烦得问道:“你找谁?” “我找蒋献,你老人家不认识我啦,大叔一向可好啊?”郑寅看是上次来时的门房,知道仍是蒋献的亲爹,连忙人恭礼至的问候道。 “原来是马大人,快快请进,老夫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


第八幕 纪纲是谁

郑寅来到蒋献的家门前,抬手啪啪啪敲门,有门房睡眼惺忪出来,不耐烦得问道:“你找谁?”

“我找蒋献,你老人家不认识我啦,大叔一向可好啊?”郑寅看是上次来时的门房,知道仍是蒋献的亲爹,连忙人恭礼至的问候道。

“原来是马大人,快快请进,老夫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献儿他正睡午觉呢。”蒋献他爹定睛一看,原来是马三宝,立刻换上一副笑脸。

“呵呵,他倒是挺悠哉啊。回头老爷子咱不给他看门了,他自在,您倒在这受累。”郑寅心中很急,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

“不累不累,年纪大了,再说这看门的事儿,交给别人还不放心呢。”老汉一边说,一边把大门插上,领着郑寅往里面走去。他虽然老,可也知道,马三宝眼下是皇上的红人,谁都不敢惹。

蒋献听爹喊马公公到了,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迎出门外,热情得握着郑寅的手道:“哪阵香风把您给吹来了?府上收拾得可好了吗?改日我要登门贺喜啊。”

“香风不香,臭风也没有,是你小子把老子引来的。”郑寅拉着蒋献进了屋,看看刚刚进来的两个仆人,还有蒋献的老父亲,反客为主道:“你们先下去吧,老伯您也先回去吧,我跟蒋大人说几句话儿。”几个人看看蒋献,蒋献点头示意,便忙退了下去。

“我今日闲来无事,遛遛跶跶到了你的门口,想起大哥你来,便进来歇会儿。咱俩办的事儿,皇上都记着呢,我也给你说了不少好话呢。”郑寅坐在太师椅上有一搭无一搭得说道。

“兄弟,哥哥记着呢,皇上已经升我为锦衣卫指挥使了。”蒋献很满足得说。

“蒋大哥,这些天都忙什么呢?我都来了快俩月了,也不说找我去聊聊?”

“嗨,瞎忙啊,皇上让我们追索黄子澄和齐泰等人,连他们的家人也要一并械系归案,然后又是方孝孺案,一案接着一案,怎么能不忙?这不今儿还抓了一个丐帮的什么帮主,你说一个女孩家家的,干什么不好,非要做什么帮主?做帮主也做个好一点的帮的帮主啊,还是个丐帮的帮主。”

“哟,还有这种事?那女帮主是不是姓殷啊?”郑寅轻描淡写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

郑寅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道:“还有很多事儿,我知道,你却不知道呢。”说完又倚到太师椅背上,问道:“如今那个女帮主怎么样了?”

蒋献看着他,实在猜不透这个家伙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只好如实回答道:“那女子晌午已经被纪大人提走了。”

郑寅又问:“纪大人是哪一个啊?”

“锦衣卫千总啊,怎么,你对她挺感兴趣?”

“哦,哪里,我对她感什么兴趣,只不过是随便问问而已。不过我对这个纪纲倒是挺感兴趣,他为什么要从你的手里抢人过去?这不明明是抢你的功劳吗?”

“哦,也不是,丐帮的案子本来不是由我盯的,皇上要纪大人管这个案子,我只不过是顺手牵羊,在办别的案子时,捉住了这个殷芳芳。”蒋献轻描淡写。

郑寅心道:我靠,你个狗拿耗子,你这一抓人,弄得老子我可就麻烦了。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就没事儿了,他不是抢大哥你的功劳就行,要是他真敢争功,你就跟我说,我给你收拾他。”

蒋献听了这番话,心中不胜感动,要知道马三宝可是皇帝的红人,当即道:“兄弟心中有哥哥,哥哥简直太高兴了。天色已晚,哥哥今晚请客,凤华楼怎么样?”

郑寅心说哪都能去,唯独那里可不能去,那个地方老子太熟了,再给老鸨认出来,岂不不妙?“不去,不去,在家里就行了。咱俩谁跟谁啊?随便吃点花生米就成。咱们一个战壕的人,今后可要多亲多近哦。”

“兄弟,我有心与你结为金兰,可是又怕高攀不起啊。”蒋献献媚得道。

“什么高攀?我哪有那么高?最多一米八五。”郑寅笑着说。

“一米八五?”蒋献疑问。

“好啦,你要是愿意拜盟兄弟,我可是求之不得呢,又多一个哥哥罩着,我不知道有多高兴呢。”郑寅扯开了话题。

“那好,择日不如撞日,咱今儿就拜如何?”蒋献听了不胜高兴,能得到皇帝身边的人青睐,不知道上辈子修了什么善事。

郑寅心说拜就拜,反正老子身上又不少块肉,再说了,别看锦衣卫现在不怎么样,今后锦衣卫就要横行霸道,兴风作浪了,早结交他们也是好事儿。

想到这儿立即应和道:“对对,咱今儿就拜。”

蒋献立刻招呼众人买来香烛,当晚拜了兄弟,蒋献大五岁,自然是哥哥了。磕完头,郑寅笑道:“兄弟也没啥孝敬大哥的,就告诉你一句话,够你受用终生便是。”

“兄弟请讲,哥哥洗耳恭听。”

“你记住一点,将来皇帝选谁当太子的时候,能不出头时就不出头,万不得已非要出头的时候一定要力挺皇长子。无论将来出什么样的事儿,你只管支持燕王长子为太子就行。记住了吗?”

“这是为何?”

“你只要记住就是,就算有人打你,把你抓起来,你也必须坚持。至于为什么,你就不要问了。”郑寅千叮咛万嘱咐,因为他知道,朱高炽必然会成为皇帝,你在他困难的时候支持他,他自然会回报了。

“既然如此,我记住了。”蒋献点点头道。

“大哥,我俩既然成了兄弟,我就不瞒你了,说实话,那个殷芳芳是我的相好,你一定又怀疑,我是太监,太监怎么会有相好呢?”蒋献使劲点点头,表示同意。

“呵呵,其实兄弟也是男人不是,是男人就喜欢女人,这乃是人类作为高级动物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而已。我也是男人,所以我想要她,要她就得救她,你给我出个主意,怎么样从那个纪纲的手里捞出殷芳芳来?”

蒋献听了这一套天书般的解释,只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郑寅要救殷芳芳,当即大吃一惊:“兄弟,那可是钦犯啊。”

“钦犯?她是帮主才是钦犯,不是帮主了还是什么钦犯?只要我们让她变成平民百姓,就不是钦犯了。”郑寅心说:我的计划无论谁都不知道,就连关慧琳和王景宏都不知道,而这个计划殷芳芳也算关键人物之一,不救她,那是万万不行滴!

蒋献若有所思,半信半疑得点点头。

俩人密谋良久,郑寅这才从蒋献家出来。

毕竟郑寅如何救出殷芳芳?又有什么宏伟计划,且看下部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