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舰队 第十一章 南京谜案 第七幕 美人遇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


第七幕 美人遇险

郑寅听了,知道是谁来了,脸上笑开了花,对那门房道:“你慌什么?以后跟着我,什么样的大官而你都见得到,比这还大的有的是,保不准儿皇上都会来咱家玩玩呢。快快去请。”门房听了吐吐舌头。

“还是我亲自去请。”郑寅随着门房来到大门口,果然是博尔术,这小子从龙南征,被封为浙江都指挥佥事,官居正三品。

看到郑寅,猛地一拳擂过来道:“你小子想杀三哥我了。”

“你想我,哪有我想你想得厉害。”

“你咋想我?”

“我只要一看见狗啊,驴啊的就会想起你,我就会想,它们的叫声和你比,哪一个更大呢?你说我哪天看不见个一两条狗呀驴呀之类的,所以我是天天想你啊。”郑寅很严肃的说道。

博尔术听了,哈哈大笑,笑声震得门楼上的灰尘直落。“你个小王八蛋,敢拿我跟驴和狗比。看我不把你的屁股打成两半。”说罢扬手便打。

“屁股本来就是两半,还是甭打了,快进来喝酒,我弄了十几坛贵州茅台,那可是老好喝呢。”郑寅学着王景宏的东北口音道。

听到有酒,博尔术高兴了,领着随身扈从进了郑府。

说话已是中午,酒菜摆上,博尔术与郑寅推杯换盏,不一会儿就已经半醉了。他看看周围无人,神秘的低声对郑寅道:“刚才老子本来是去校场提调护卫,准备后天到浙江赴任,不过路上见锦衣卫的捉了一个女子,吵吵闹闹的乱成一团,老子问他们抓的是谁,他们说是丐帮什么帮主姓殷的,我记得王老五他们说起过,你跟那小丫头片子还有一腿,就赶紧过来告诉你,不知这事儿是不是要紧。不要紧就拉倒,要紧就赶紧想辙。”

郑寅听了,顿时惊呆,不想那日殷芳芳悄悄走了,竟然在南京被抓。这可怎么办?正是屋漏偏遭连阴雨,逆水正遇打头风。那个神秘太监前脚刚走,正上愁呢,博尔术又来再泼一瓢凉水。

“多谢三哥记挂,兄弟我心中有数就是。”

“那就好,那就好,咱哥们接着喝酒。”

可是郑寅的心思一刻也不在酒上了。看他六神无主,博尔术赌气把杯子顿放在桌子上,道:“老子看透你了,重色轻友的东西。老子走了,不喝了。”说罢抬屁股便走。

郑寅不好意思连忙拦住道:“三哥,三哥,别生气,自打大哥二哥去世以后,你就成了我们实际上的大哥。什么事儿你不得帮我罩着不是?”书中暗表,原来两年前张玉已经战死在沙场,那时郑寅还在北京负责后勤保障,当时剩下的五兄弟无不悲痛欲绝,尤其是仍在前方的朱能,哭得都吐了血。郑寅在家中把张玉一家安慰好,给他筹备了一场极为隆重的葬礼,抚慰他家中的老小,一月方才结束。

听他这样一说,博尔术这才又坐下,道:“要说也是,我不管你,谁还管你?七弟,你是太监,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有没有那话儿,但是喜欢女人是每个男人的天性,这个老子知道。不过你也要顾及身份,不要到处勾搭女人,以免日后出事。”

“谢谢三哥教诲,三宝记住了。”郑寅低眉顺眼道。“三哥,你知道是谁抓了那个帮主吗?”

“我倒是打听了,好像叫什么蒋献来着。”

郑寅一听心中大喜,呵呵,这小子老子还算熟悉,看来这事儿不算难办,想到这儿,又开心的和博尔术喝起酒来,知道过午才散,博尔术起身去校场点兵,走前放下话儿,明日晚上到朱能家喝酒,博尔术请客。

送走博尔术,郑寅马不停蹄,穿衣服就要去蒋献家中,刚出大门,却见门外站着一个青年才俊,正在观望院内,便问:“你是谁?”

“敢问这可是马三宝马家府上嘛?”看来这小子对门上写着郑字很是不解。

“是呀?你有事儿吗?”

“噢,小生马欢,乃是三宝叔的侄儿,从云南赶来投奔三叔他老人家。麻烦您能通禀一下好吗?”

“甭通禀了,我就是马三宝。我怎么不记得有你这样一个侄儿?”郑寅仔细看着他。

那青年扑通跪倒在地,叩首道:“侄儿拜见三叔,我是您走后第六年才生人,故而三叔不知。”

“原来如此。好了你起来吧,先进屋,我有点要紧事要去办,回来咱爷俩再细聊。”说完,转身要走。

“侄儿陪您去吧。”

“不用。你先去家里吧。我一会儿就回来了。”郑寅把马欢交给门房,一个人向蒋献府中而去。

…………

马欢进了院子,数日来的劳顿饥饿,使他有点撑不住了,再找不到叔叔,他也就要放弃了,好在就在最后的关头,他找到了三宝叔,果真是柳暗花明。门房郑十二,听老板承认这小子是自己的侄子,立刻殷勤备至,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忙个不停。

郑府就算是门房中都是雕梁画栋,马欢捧着茶水,仔细观望门房房梁,原来画的是二十四孝故事。便问:“这位大叔,家中没有别人么?”

“可别叫我大叔,我是下人,老爷给我们起了名字,你就叫我十二哥就行了。”

“这个名字好怪。”

“小爷有所不知,老爷把我们三十个仆役,从一拍到了三十,统都改姓郑,郑一、郑二,一直到郑三十。”

“呵呵,这倒也简单。”

“您还没吃饭吧?”

“是啊。”

“走,我带你到后面吃饭。”

马欢还真饿了,起身随着郑十二向里院走去,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只见府中宽敞,正房高大巍峨,廊柱一共有十根,根根都是巨木做成,上面雕有花纹,再看屋里都是上好的木材打制成的家具,有八仙桌,太师椅,大屏风等等。绕过正房小门西侧,来到第二进大院,厨房就在西跨院了,三个厨子正在收拾刚才郑寅他们吃饭剩下的饭菜。

郑十二介绍道:“这是老爷的侄子,你们几个赶紧给准备饭食。”

“好嘞。”

“不用,我就吃那些剩下的东西就行了。”

“哪能让您吃那个,我们再给您做些新的,片刻就好。”

几个厨子立刻开始忙活,转眼间端上两个菜,一碗汤,还有三个热腾腾的大馒头。马欢甩开腮帮子,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把那堆东西吃了个一干二净。还有点不够,不过也不好意思再要。

这时从二进正房中娉娉婷婷走出一位美女,径直来到厨房,问道:“公主要吃午饭,你们几个快点准备。”

“是,柳儿姑娘,不知公主想吃点什么?”

马欢听了,差点没站不住,公主还在三叔的府中?难道三叔是驸马爷?再看这女孩儿,实在太美了,一双电眼,顾盼生波,一袭绿纱,裹着玲珑浮凸的身体,艳丽逼人。

“她说要吃阳澄湖大闸蟹。”

“好嘞,柳儿姑娘你就瞧好吧,一会儿就上。”厨子应道。

难道他这儿还准备着阳澄湖大闸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