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六章 血与火的营救任务 第十一节  断崖激战(一)

cnkhtd163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URL]   时间指针指向了凌晨五点整,天快亮了,黎明前的黑夜总是最黑暗的。   马洪看了一看他的野战手表,看向了眼前的这两个人,程雪青和蒋辉,此时的两个人都已经准备好了,绳索都系背到了自己的背后,手枪都放在了自己很容易就能拿出来的地方,绑腿打得整齐划一,蒋辉早已经换好了那名被他拧断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时间指针指向了凌晨五点整,天快亮了,黎明前的黑夜总是最黑暗的。

马洪看了一看他的野战手表,看向了眼前的这两个人,程雪青和蒋辉,此时的两个人都已经准备好了,绳索都系背到了自己的背后,手枪都放在了自己很容易就能拿出来的地方,绑腿打得整齐划一,蒋辉早已经换好了那名被他拧断了脖子Y军士兵的衣服。

“一定要小心。”马洪坚定的说道,“上!”

蒋辉和程雪青慢慢的向断崖的崖底部短了身子靠过去,李乐和吴江,还有刘天都随在他们的后面,这三个兵是蒋辉他们系好绳索后紧随其后要上去的第二批兵,刘天是第一个。只见两个人攀爬的很是利索,动作熟练而又快速,蒋辉在先,程雪青紧随其后,两个人的距离大约有三四米左右,这是马洪交代的,两个人的距离就要保持在这个距离上,这样做是为了第二个人的安全所考虑的,如果第一个人不小心掉下来也不会很轻意的就掉到第二个人的身上,而把第二个人也给砸下来,马洪看着他们两个人爬上崖壁的身影心中不由的紧张了起来,是呀!这次任务难度是太大了。

为了侧应一切,马洪让张洪生亲自盯在小山的山顶上,和刘飞、张大海在一起,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开枪。

断崖崖顶离地面的距离大约是三十几米。爬上去的线路是早就看好了,早在头一天太阳落山前,张洪生就把攀爬的线路给定了下来,这个断崖的后崖可以说是很陡峭的那一种,但是对于这些战士们来说还是总能找到上去的路的,张洪生在观察了半天后,又和马洪和程雪青、刘飞几个人交流了半天才定下来的,上去的路只有一条,张洪生实在是找不到另一条能上去的路了,因为这个陡峭的断崖只能有一条大约不好爬的路线能勉强爬上去,就这一条上去的路还不是很容易上去的,因为在快到崖顶时,在那里有一块突出来的石壁正好挡在那里,从别的地方也不可能绕不过去,因为别的地方的坡度比这里还要大,如果这个时间不小心掉下去可就大势不妙了,三十几米呀,掉下来人还能活,马洪在天还没有黑前也是看着断崖只发征,他也想再找出一条能上去的路来,可是找了半天除了这一条能勉强上去的路外,可以说一条也没有了,有的地方倒是好爬,可是就是到了那个突出的石壁时遇到了困难,那个坡度是人不可能翻过去的,也只有这里能勉勉强强的翻过去,但是那也是人体的极限了,平时在攀爬训练时对这种突出来的石块可以说也翻过,但是那是训练,一是有保险绳系在人的身上,在心理上有一种安全感,而这里一点保障也没有,尢其是第一个人,二是这是实战,面对着是凶残的敌人首先在心理上也有一种压力,毕竟上面的人要是发觉有人向上爬,一梭子子弹打下来那可就光等着挨打吧,光秃秃的石壁上一点遮挡也没有。

蒋辉穿着Y军的衣服,小心的向上爬着,他的攀爬技术可以说真是不错,在全连也是有名的,但是爬到一半时也感觉到有点累了,因为石壁太光了,只能有一点儿的地方让他下得去手和脚,勉勉强强的向上爬着。如果要是让何东和吴江这样的大个子来第一个爬的话,就他们那个样子,扛机枪行,要是爬山呀估计还不到一半时就得掉下去。蒋辉不由的想起了当时吴江练十米抓绳上时,那笨重的样子,蒋辉的心里不由的笑了起来。

程雪青就在蒋辉下面三四米的位置,程雪青倒是没有蒋辉那么的费力,主要还是他跟着蒋辉的足迹向上爬,这一点上相对的来说他就轻松了一些,爬过山的朋友尤其是喜爱攀岩的朋友都知道,看似一个很容易爬上去的石壁,但往往在爬的过程中就发现越来越不好爬了,因为你在下面向上看,只是根据自己的思路向上爬,不了解自己到底在向上爬的过程中身体的舒适度,等到了身临其境时,才想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所需要的舒适度,这个时候,就要调整自己的身体和角度了,以寻找比较舒适的姿势和角度,以及自己的着力点,而蒋辉无疑现在正做着这些事情,程雪青就紧随在他的身后按着蒋辉的足迹向上爬。程雪青的心里很感激蒋辉,其实实话说牺牲他程雪青并不怕,但是想到家里的家人,想到还在等着他的香香,他的心中就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这一次不同于在边境上随大部队与敌人作战,而是深入敌人的后方,这一点无疑对程雪青来说从心理上也产生了莫名的压力。

大约五六分钟后,蒋辉爬到了那个最难爬过的突出来的石块下面,在下面看着他们的马洪对他们两个人的速度还是很满意的,因为在视觉条件那么差的情况之下还能以这么快的速度爬上去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这个时候天还没有亮,崖壁上的着力点和缝隙都只能是靠记忆和手还有隐隐约约的一点光线向前摸索。

蒋辉盯着突出的石块,越看这个突出的石块越难以翻过去,这个石块突出来的部分大约有40到60分公,上面他记得只有两个能勉强当做着力点的地方,如果不行那就危险了。蒋辉定了定神,他没有向下看,而是继续的向上攀爬,他也不敢向下看,因为他自己知道下面就是三十几米高的悬崖,掉下去就别想活,在他临上来之前,程雪青给他交代,爬的过程当中可千万不要向下看,只要记得向上爬就行了,这些话蒋辉深深的记在了自己的心里。

当他翻过那个突出的石块后,他看到了两个原来盯好的着力点,他急忙用手奋力的向上一甩,扣住了一个离他最近的着力点,不好!这个着力点太小了,根本就掌握不住他自己身体的平衡,蒋辉的手一下子松脱了,蒋辉的身子顺势向着侧面倒去。

“啪!”的一声,蒋辉在这危机的时候,那只甩上去的手一下子扣住了光秃秃的崖壁,这是一个三角型的石头棱角,还好蒋辉的手一下子扣在了那里,临时的算是把蒋辉身子给贴在了石壁上,蒋辉顺势把身子向上一提,两只踩在上面着力点上的脚,向上用尽全身力气的一跃,另一只手奋力的扣向了离他远一点的另一个着力点。

“啪!”又是一声,蒋辉的手掌扣在了那个着力点上,还好,这个着力点还算不错,能经得住蒋辉的身体。蒋辉接下来不敢停下,因为除了这个着力点外,其他的三个点都没有着力点来支撑他的身体,他借着双脚跃上来的那股子力量还没有完全的消失,就奋力的向上爬去,速度很快,也很敏捷,这一系列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的,他不能慢了,要不然,没有着力点是很容易就掉下去的。

程雪青看着上面的蒋辉翻了上去,脑门上出了一层的冷汗,刚才要不是蒋辉反应快速,估计这会儿他就已经掉到了崖底了。

蒋辉翻身很快的就找到了四肢的着力点,他轻松了一口气,我的妈呀,真是要命,比521高地那一仗还紧张,要不是自己反应快,这会就差不多见阎王去了,蒋辉回头看了一下下面的程雪青,由于突出石块的遮挡,他现在是看不到程雪青了,他的意思是不要让程雪青跟着自己上来,因为这个突出的石块真是太难翻了,搞不好会出事的,自己侥幸上来了,还是让班长等自己把绳索系好抛下去再爬上来的安全些。

不用蒋辉提醒,程雪青现在也不敢再向上爬了,因为刚才那惊险的一幕让他记忆犹新。而在下面的马洪看到蒋辉的动作,因为视觉条件不好,刚才那危险的一幕倒是让他看成了蒋辉的攀爬技能不俗,马洪的心里还直乐呢。

下面再向上爬,就好多了,只有不到四米的距离,就到了崖顶了,这一段基本上都是坡度较大的石壁,着力点也很多,蒋辉不用费多大的力气就爬了上去。

蒋辉翻身爬了上去,立马从腰间抽出了那支五四式手枪,并打开了保险,因为他怕刚才在攀爬过程中枪走火,所以就把保险给关了。

“啊~~”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蒋辉没有敢采用动作,而是不动因为天现在还很黑,视觉条件从那个位置上不认真的看是不会看到蒋辉的,再者听这个声音很明显是一个Y军士兵在打哈欠的声音,而蒋辉看到的也的确是一个Y军士兵在打哈欠,这个Y军士兵手中抱着一支枪,不用说是站哨的哨兵,而其他有三个人,都睡在那顶草绿色的军用帐篷里,因为里面的鼾声不像是一个人,最起码也得有两个人以上,这个Y军的哨兵靠坐在一棵大树上,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然后翻了个身背对着蒋辉的位置又睡了过去,根本没有发现此时已经有人已经爬了上来,他的鼾声响了起来,这是一个在上哨时偷懒的哨兵,也可能是他们认为这里不可能发生什么敌人来袭的事情,所以就大意到如此地步。

蒋辉本想用匕首去解决掉他,但是转念一想,还是先把绳索给系好吧,这样万一有个什么事情,对下面的人也是个照应。他就在离他最近的地方,找了一棵很壮实的树,经上个七八个人应当是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从自己的身上小心谨慎解下绳索,系好,然后向下一扔,绳索就下去了。

程雪青正在犹豫不决时,到底是等,还是向上爬,等!要是蒋辉一个人在上面可能一时不能同时对付四人敌人,向上继续爬吧,那个突出石块又是一个很难翻过的障碍,就在这时一根绳索就掉了下来,他一看,高兴了,一定是蒋辉成功了,有了这根绳子那个突出的石块就没有那么难翻了。

大约两分钟后,程雪青就爬到了崖顶部,他首先看到的是蒋辉伸出拉他上去的手,但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一个声音从蒋辉的背后传来,蒋辉不由的全身一愣,程雪青也是愣在了半空之中。

很显然这个声音是Y南话,是那一个睡着了的Y军哨兵的,目标正是在问背对着他的蒋辉,但是从声音和语气上来听,好像是那种漫不经心的那一种。其实这个Y军哨兵是在听到有人的声音后醒的,当他看到一个穿着自己军服的人正在背对他的悬崖边上半蹲着,因为现在的天色比刚才亮了一点,东方已经泛起了白肚,他还认为是自己人起夜,好像他是对那个人的起夜姿势有很大的疑问吧,所以就问了起来,但是他的话对方确是听不懂。

蒋辉没有敢回答,因为他听不懂,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那个Y军士兵看着不对劲,马上就站了起来,正要举枪,只见那个半蹲在地上的自己人,一个翻身,掷出了一个什么东西,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左眼上被什么东西给刺中了一样,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因为他的左眼上现在已经被深深的刺入了一把Z国军队中专用的匕首。

匕首是蒋辉掷出的,当时他正半蹲在地上,左腿的绑腿上正绑着他的那把匕首,他听到这个声音后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解决掉这个Y军哨兵,但是又不能用枪来做这事,他就从他的左腿上顺势抽出了那把匕首,左手握住刀刃,迅速的翻过身来,看准了目标掷了出去,运气不错,一下子就命中的目标,匕首在强大的惯性作用下直刺入那名Y军哨兵的左眼眶,一下子就刺进了脑子里,让那名Y军哨兵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半点儿反应就倒下了。

这一系列的变化发生于电光火石之间,并没有惊动还在帐篷里睡大觉的那三名Y军士兵,鼾声依然从那顶帐篷里传来。

蒋辉翻身伸出手,程雪青一把拉住蒋辉的手,一翻身就上来了。

下面就得解决掉帐篷里的那三个货了,蒋辉用手势告诉程雪青在那顶帐篷里还有三个Y军士兵,程雪青在观察了周围的情况后,确定除了帐篷里的敌人外,崖顶再也没有别的敌人后,也抽出了匕首,用手势告诉蒋辉要用匕首解决掉这三个敌人,两个人慢慢的向那顶绿色的军用帐篷靠了过去。

马洪在看到上面掉下来的绳索后,着实了兴奋了起来,这说明他们的行动没有被敌人给发现,他马上让刘天和李乐顺着绳索向上攀爬,因为刘天和李乐的身体也是属于那种削瘦的身材,这两个人上去后还会再扔下另一根绳索,这一根绳索是用来做保险绳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