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广南贩婴家族 地荒人懒死盯娃娃生意(图)

月影风荷 收藏 0 4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通缉人贩宴朝相家里因为超生十分贫穷 记者李佳健/图


南屏镇高家坡小组、八宝镇交播村民委关山小组和杨柳井乡骂然村玉皇寨小组都在文山州广南县境内,彼此相隔有四五十公里,村民很少往来。然而4月29日,公安部一纸A级通缉令将三个村小组连在了一起,因为这三个村小组各有一名重大拐卖儿童、妇女犯罪在逃人员。



都市时报记者历时3天调查发现,3名在逃人员贩婴时间少则有四五年,多则达十多年历史,其所在家族屡有家人因此被捕。即是三个贩婴家族,又像是同一个团伙,之间互相往来走村串户、通风报信,在当地颇有“人气”。


4月29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通缉第一批10名重大拐卖儿童、妇女犯罪在逃人员,其中云南籍有4名,分别是李二妞、张维祝、吴正莲、宴朝相。除瑞丽市姐相乡的李二妞之外,其余三人都在文山州广南县内,分别属于南屏镇高家坡小组、八宝镇交播村民委关山小组和杨柳井乡骂然村玉皇寨小组的村民。


采访中了解到,这三个村的人均耕地不足5分,一些地方只能在岩石地里刨土种玉米,人均收入只有三五百元,吃的大米靠卖了玉米兑换,经济、交通十分落后。


张维祝十几年前嫁到南屏镇高家坡周家,丈夫叫周德春,9年前变卖祖上房产,举家搬往广东省恩平市横陂镇租了土地种庄稼,并另修了房子,偶尔也回村看望乡邻。他就是在去年回村吃酒席后被抓获。吴正莲6年前从关山嫁到杨柳井落水洞侯家就很少回娘家,曾有村民见她去过高家坡周家,去年冬天又去过玉皇寨,自称是宴朝相的亲戚。


但自从去年周德春和侯家男子先后被抓后,吴正莲就带着两岁的女儿开始飘荡,而外出从不超过一个月的宴朝相则借口出去打工,从此不知下落。


在当地,这三人都是种地的农民,但小日子过得比乡邻红火,出手阔绰。虽然很少向乡亲讲自己的生财之道,但其家族在做“娃娃生意”的事情,在村子里却尽人皆知。


据了解,自从接到公安部的通缉令后,广南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了以局长为组长的专案组,对广南的3个逃犯进行追捕,劝说逃犯家属和老百姓协助警方。县委政法委一位负责人介绍,3名广南通缉犯,只有一名发现在广南境内,目前已经布控,由于案情还在侦破当中,详情不便透露。


通缉人贩信息


■李二妞 女,傣族,1985年9月7日出生,云南口音。


身份证号码:533102198509070441。


■张维祝 女,苗族,1974年4月8日出生,身高1.63米左右,云南口音。


身份证号码:532627197404081725。


■吴正莲 别名吴金娇,女,苗族,1985年2月18日出生,身高1.55米左右,云南口音。


身份证号码:532627198502181580。


■宴朝相 男,汉族,1971年5月30日出生,身高1.70米左右,云南口音。


身份证号码:532627197105301134。


调 查


生存条件恶劣


‘娃娃生意’来钱快


“张维祝早不在我们村了,9年前搬去了广东恩平。”5月1日下午,还没进高家坡村,路上的一位老乡就说,2000年元月,张维祝的老公周德春以6000元的价格,将祖上的房子卖给了苗族老乡杨德伦,一家老小搬去了恩平市横陂镇另修了房子,还租了土地在种庄稼,当年一起搬去的周家人还有好几户。


高家坡被石灰石岩地包围,原来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从平头寨通往寨子,到去年村民凑钱才修了一条乡村公路,只能过卡车或者拖拉机,摩托车走在上面带上人都十分危险。寨里种不出水稻,人均土地不过3分,玉米小麦只能栽在石头缝里,年收入不到500元,遇上旱涝则颗粒无收,村民主要靠外出打工维持生计。


杨德伦说,张维祝嫁到村里有10多年了,搬走的时候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还有一个老人。由于自己当年买房子的时候只付了1000元现金,2001年她丈夫周德春回来收过一次款,之后几年才回来一次,看看本家兄弟。去年腊月本家一兄弟建好房子,他回来吃过酒,随后听说因为拐卖一名7岁的小孩,回到广东就被抓了。


“他们做‘娃娃生意’有些时间了。”在记者返程的路上,自称是周德春本家的周德跃说,上世纪90年代,周围寨子的村民生下娃娃不想要,就有人开始做这个生意了。刚生下来的娃娃只要健康,一个值一万五六,只需给生养家一些营养费和成本费,不过几百块钱。


周德春应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做这个买卖了,张维祝应该也是嫁过来之后干上了这一行的。当时村里还有好几个在做这个生意,都是本家兄弟。开始还有人不想养,路边扔娃娃的人也多,但到后来又觉得这个比种庄稼钱来得快,又轻松,大家就想着法子弄娃娃。据介绍,那几年稍微年轻力壮点的都在外面打工,只留有老人在家看孩子。如果骗不走的,就来硬的,不知道有多少小孩被拐走。


周德春搬去恩平后,周家做这个生意的都跟着搬去了,当时在那打工的村民还经常看到他们夫妇,有时在帮人收割甘蔗。


为钱昧了良心


自家孩子都不放过


“这个姑娘我不认识,从来没见过。”尽管在南屏乡高家坡村村民一眼就认出了吴正莲,但5月2日中午,在八宝镇交播村关山小组她的出生地,吴老爹却对着照片连说不认识自己的女儿。


吴正莲的兄长说,吴正莲嫁到广南县杨柳井乡落水洞村有五六年了,现在育有一儿一女,平时很少回娘家,最近一次也在去年底。在家做姑娘时十分乖巧,大家都叫她小妹子,从来没跟家人顶过嘴。直到公安人员来家了解情况后,娘家才知道她在做这个“娃娃生意”,老人年纪大了,可能受不了刺激才说不认识的。


“这是老侯家的媳妇,这段时间不在家。”在落水洞附近,看到吴正莲照片的村民纷纷说认识此人,单家独户住在山那边的公路旁,只是听说侯家都被抓了,家里搜出来的钱用麻袋装。然而记者找到吴正莲的家时,房门紧闭,周围还有几间同样的砖房,都没有人烟。


5月3日中午,记者再次来到老侯家,还是没人。离老侯家不到300米远的村民老杨说,去年老侯“进去”了,吴正莲春节前后回来过一次,后来把10岁的大儿子留给了家里的老人,自己带着两岁的女儿打工去了。


“这里有好几个做‘娃娃生意’的,已经‘进去’好几个了。”老杨说,在老侯家附近,有很多人之前都是做这个生意的,而吴正莲应该是嫁过来之后跟着夫家开始入行的。两家姓王,两家姓吴,三家姓侯,还有两家姓杨,户主都陆续被抓了。其中一家姓杨的做了8年这个生意了,连自己的娃娃都不放过,两个儿子两个女儿都被变成钱用了,现在膝下还有两个娃娃,听说这几天公安还在抓人,他终日躲在山上不敢出来。


村民十分警觉


不少人贩家中被抓


“宴朝相的家离这里还有三十分钟路,你找他干什么?”5月2日晚上7点,离玉皇寨还有两公里时,正在修路的村民见到有陌生人进村,十分警觉。


玉皇寨属于苗汉杂居的村落,村民居住很分散,村西头这边主要是陈姓和宴姓的汉族,中间是杨姓苗族,村东头还有周姓、张姓汉族村民,有40多户200多人。宴朝相有8个兄妹,他排行老四,村里扶贫的时候挨着苗寨另盖了房子,娶了贵州籍的媳妇单家住在半山坡上,膝下有5个子女,因为超生,还有两人至今没有落户,最大的女儿宴长花14岁,还在上小学六年级。


5月3日早上6点半,宴家青烟袅袅,只有宴长花在生火做饭。她只说,其母亲2日晚上外出寻药后就没回来,弟弟还在睡觉,问及其他,一律都说不知道。


“脾气不好,芝麻大的事情在他眼里都要闹翻天。”村民老陈说,宴朝相在村里很强势,为一点小利益动不动就嚷着要砍人,平时腰间挎着一把匕首,从不离身。老陈至今还记得,寨子刚通电那阵,他就因为一点小事,把一村民家的电线打断,不让对方点灯,后来还是村干部出面协调才解决问题。除了脾气不好,他还好赌。


由于不好处,平时没什么事村里也没人去他家串门,对他家的事情知道得也少,但是看到吴正莲的照片,老陈却说这个女的以前经常来玉皇寨,去年冬天从老陈家门前过的时候还打过招呼,说是宴朝相的亲戚。


“公安来找过他,后来他就跑了。”村民老周说,今年春节后不久,便衣警察曾来找过宴朝相,当天他还在家,看到陌生人就跑到山上去了,后来又借口打工出去了。听说他媳妇在广西那边造林,可能跑那去了。老周说,宴朝相还有个姐姐叫宴朝芬,离婚了,也是做“娃娃生意”的,之前村子里还有好几个也做过这个生意,都先后被抓了。(都市时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