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鹰利魂 第一卷:潜伏任务 第一章:“铁鹰”准备!

子任鐵血 收藏 15 1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size][/URL] 群山。   群山环绕,参差不齐。   群山后面还是山,青绿的山连成一片,中间包围着一个偌大的营区,在其四周便感觉神圣庄严又冷若冰霜。营区中央镶着诺大的“大鹰”,大鹰的眼神分外犀利,寒光凛凛,鹰毛色清晰,不乏骁勇。营区中偌大的兵楼楼顶是个直升机平台,中间印着偌大的闪电利剑标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

群山,在沃土之上屹立而起。

沃土,在鲜血之中肥丰而生。

鲜血,在英明之下饱食而存。

参差不齐,四面环合的群山之后依旧是山,岿然不动的似黄似青似褐的山连成一片,显得深不可测。傲然屹立之中包裹着一个偌大的营区,在其四周便感觉神圣庄严又寒气逼人。营区中央镶着诺大的鹰,大鹰的眼神分外犀利,寒光凛凛,鹰毛色浑厚,不乏骁勇。营区中偌大的兵楼楼顶是个直升机平台,中间印着偌大的闪电利剑标志,诠释着利剑出鞘,所向披靡。营区上空飘扬着激情四射的五星红旗,回荡着气壮山河的口号,盘旋着兢兢业业的“小空军”。

山一层比一层高,一层比一层士气十足,每一座都比兵楼高,森严壁垒中,一群甘愿淹没于人世的特种兵们在这里沉默的战斗着。

“一二一,一,二,三,四……立定!向左转!稍息!”“铁鹰”特种大队大队长泰戍——1米85的个儿,魁梧健壮,每个部位的肌肉,都硬的像一块块铁疙瘩,高昂着,严肃着,更显得威武英俊。他正值“三十而立”之际 ,他一手创建的“铁鹰”特种大队虽是刚起步状态,但已是雄心壮志,誓要成为精锐部队中的精锐。“今天的10公里,跑得不行,35分钟?Go flooey(真糟糕)! ‘松鼠’,今天为什么又脱队了?应该这是第三次了吧,该罚跑三座山了吧!?”统一穿着迷彩服,作战靴,佩戴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铁鹰特种大队“铁鹰”臂章,头戴“凯夫拉”,肩背九五式的年轻军人们站在操场中央。

“报告!”胸牌上印着‘松鼠’字样的胡为响亮地打申请。

“讲!”泰戍也干脆利落的回复着。

“‘铁鹰’,前几次是我跑不动了,偷了懒,这次是因为,因为我裤子的扣子、拉链……坏了……所以……”本来很是大胆的他突然沉下声来,引来战友们的“好奇心”都笑着盯着他看。

铁鹰厉声喝道,声如巨雷:“严肃点!每次出操前整装,检查仪容仪表是为了什么?你以为是摆设吗?!下不为例,以后不许出现这种情况,丢特种兵的脸!不是军事素质过硬,文化程度达标就能当特种兵,连基本内务都干不好,是不是想回去从列兵做起?不要以为裤子没干,不会针线活之类的事就可以妄自胡为,这是特种部队!在这里,没有任何借口,都给我记清楚咯!战场上没有让你解释的时间,我们是‘铁鹰’,才组建三年,还需要发展壮大下去,我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被人抓到把柄,然后我对你们说:各回各家。你们愿意吗?”

“不愿意!”队员们一个个仰着脑袋,向浩瀚天宇高喊着,地摇天堕。

泰戍响彻云霄的吼声在营盘上空回环,他把全队扫视了一遍:“好!吃完早饭上B高地,山地射击训练,限时半个小时,解散!”

“咚咚咚”,紧凑坚定有力的敲门声在办公室外,门标上写着“大队长办公室”。

“进!”办公桌前穿着黑色军T恤的上校正目不转睛得盯着显示屏上的军事导航地图。“报告!大队长同志,司令部都参谋长请你去他的办公室!”一位年轻少尉替司令部都欲胜参谋长当了回传令兵。

走出一幢最中央的兵楼,打开停在门前军用吉普2020的车门,半个身体刚进车,车就启动了,伴随着飞快的车速,那半个身体,和关门那一瞬的动作都随之OK了。看着挺像匪徒劫持军车。沿着蜿蜒的山路,开了数公里,路遇五个哨岗,十名哨兵,两个巡逻哨。终于出了大山来到了“大都市”,穿过了几条马路,总算是到了司令部,下车,走进大楼,向门口的卫兵敬礼,几乎所有动作一气呵成。熟门熟路地向参谋长办公室走去。门微微的开着,喊了声“报告”。

双鬓发白的少将参谋长听到这声音,放下手中的笔,径直向泰戍冲了过去。

“你小子,好久不见了啊,终于想起你都叔了?”参谋长用拳头狠狠得抡向泰戍的胸,发出“砰砰”的声音。

“都叔,差不多半年没见了,身体还跟以前一样倍儿棒,自从上次您来我们那稽查后,就再也没见过您了,开会您也不参加,在忙什么呢?”

“大事啊,我就是为这事把你小子找来的,来,看看。”参谋长微笑着从桌上拿起一叠资料递给泰大队长。

这位泰大队长沉重地看着这份资料,“我明白了,这事他知道吗?”

“他,谁啊?……知道啊,这属于绝密任务。这回是军区开会指名道姓派你去的,他知道,还有地方武警部队的领导,你随时都要冲在前面。重任就交到你手中了。”都参谋长和蔼的看着泰戍,不禁让人起鸡皮疙瘩。

泰戍左顾右盼,看看窗外,看看门口,眉头一会紧绷,一会放松。

“放心,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搅的,我把具体任务给你说一下………”

“铁鹰”特种大队的队员们已在训练场进行射击训练,后勤中队之战略战术指导队在一旁做着记录。训练场在一座荒无人烟的平山上,到处尘土飞扬,有的地方是青树翠蔓,有的地方是树木枯竭。到处都是硝烟味。特种兵射击从来不用瞄,就是一个感觉,说打左眼,绝不打右眼,人人都达到了狙击手的标准,但还是需要神枪手分队,即狙击手分队。当然,在这个精准射击的背后,有许多弹药面临着牺牲。

据“野鸭”路通说,在他们心中地位无比崇高的泰大队长,被都司令部参谋长给找去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都趴着,蹲着,站着一个小时了,这可都是实弹啊,百余人,不知道已经耗费多少枚子弹了。什么站姿、卧姿、跪姿、半蹲姿都打了数遍了,可是,咱那可敬又可亲的队长还没回来。一些射击已经完毕的队员们就开始谣言四起,就地胡侃。

长的较为憨厚的“菜花蛇”关有之说:“不会又像上次那样,执行围剿任务去了吧。”

“穿山鼠”方踞唉声叹气:“是啊,记得上次,跟这次情况一模一样,队长最后一天一夜没回来,后来根本不用他回来,我们去找他了——进医院了。”

“嗯,嗯,好像那次是焦队输的血。还有,还有,上次听说他带了一支从直属侦察营,空降部队抽调出的神秘小分队就进山了,就十个人把一群毒贩打得一个不剩,除了队长被炸得体无完肤,无一人受伤。”一名从牙到靴布满尘土战士也跑进来插话了。

“你说么子嘛,啥体无完肤地,就是少了两块巴掌大的皮,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就一周前,咱队长进了医院,人家医院都说咱队长没希望了啥子的,结果神奇地活了过来,现在还生龙活虎哩。”一名一级士官托着深沉的四川口音加入进来。

“你这啥子意思么?这叫渲染力你懂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四川话广为流传。

“妈呀,干嘛说那么邪乎 ,好歹也是咱们可歌可泣的队长呀,这样的情景好像有好几次了吧,每一次都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尾,不过,大概这次真可能是这样,搞了个‘不死铁鹰’的称号,还弄得别的特种大队认为咱们的队长技术差,每次都负大大小小的伤,其实咱们队长就是这脾气,最终连个名头都没。他说:生死与共,‘铁鹰’战斗!每每就他一个人生死去了,到头来弄得一身是伤。”“菜花蛇”正在为他们最尊敬最亲爱的队长开脱,焦锦鹏听到这些话,也兴冲冲的过来了,他就是因为泰大队长,才去的特种队,不然现在已经退伍,继续鬼混了。

射击训练全体已经结束,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我们的‘铁鹰’绝对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华夏大地的优秀儿女。一等功荣立三次,二等功荣立四次,三等功有上十次了吧,中央军委授予的英雄模范,还有我们特种训练成果一等奖一次,集体一等功一次,还有啥的,这可都不是吹出来的吧!他带着我们一共只参加了两次任务,就全当给我们实战锻炼了。我有个战友在‘飞龙’,他跟着我们队长和他们的一个分队长一块去过边境,实行地面渗透、空中联合侦察任务,后来绑架一匪首,准备送回基地,队长打掩护。在‘飞龙’返回接应留守队员时,发现已血战一场,队长和另一匪首死死抱在一起,对方死了,队长吸了微量毒气昏死过去了,其他队员都在百米开外受了轻伤。除了上报损失,其他的任何荣誉都没得到,队长还说没处分就不错了。”身材魁梧,体形彪悍的焦锦鹏——血鹰特种作战中队队长兼绝杀突击队队长,中尉,代号“猎犬”说着略带肉麻的话,直挺挺地站立在众战友面前,仿佛是想向他心目中的英雄看齐,“他从一开始就信任我们,信任他一手带出来的部队。每次他都大难不死!真不愧是‘不死铁鹰’,哪个混小子敢藐视他,我敲开他的脑颅!”

“对!没错!”战友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呼应“猎犬”所说的“宣誓”。可以说“铁鹰”大队的一百多名特种兵都是为了泰戍而生的。

“你们干什么呢,都想罢工了?!转业啦?!白驹过隙,时间知道不?”泰戍潇潇洒洒,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

“队长,‘野鸭’说你被弄到参谋长那去了,没事吧!”焦锦鹏第一个上来“嘘寒问暖”,可惜他用错了词,“弄”是什么意思?

“你这个臭小子,什么意思啊,我犯什么法了吗?要被弄到司令部去?书都白读了!”他特地把“弄”这个字加重读音。顿了一会儿,队长继续说,“没什么事……现在,就地换装,各神枪手分队特殊伪装训练,蛙人分队潜水训练,空中支援分队侦察训练,飞行伞分队山地试飞。其他人员准备手榴弹,开始!”被泰戍这么一安排只剩下两大特种作战中队在场训练。

现在正一步一步向计划迈进。

从军车上取下作战包,人手一个。队员们换好装备,腰门别着一大堆手榴弹,这些都是实弹,装有火药,延时五秒就会引爆。为了贴近实战,要有真实效果,才每年会用那么多手榴,不过解放军对这方面是特种部队要多少就有多少。

泰戍早早站在了训练场,计划等待他的队员们,脑子里出现了都参谋长的话:“记住,我们是这样安排的,在你的腿上贴一些破皮,再弄上几袋血浆,要制造出投弹不慎,出事的场景。这应该不会毁了你在队员们心中无比高尚的形象吧?这时你让他们都趴下,你的那枚手榴弹是特别制造的,只有强大的火光,伤不了你那些宝贝队员。这时你再引爆血浆袋,然后他们送你去医院,这事就成了。这场戏只有你一个人来演,没有人会帮助你,配合你,一切就靠你自己了。”

“铁鹰”在心里还是不断咒骂着他的那位都叔,他都出的什么馊主意?!可惜没有更好的方法让自己可以“负伤”了,一切都得按照剧本来,只能怪自己脑子在这个时候出了些问题。

“今天训练基本项目:投弹,要点想必大家都明白,三个心:静心、用心、信心。好,以作战小组为单位,开始!”泰戍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反常现象。

“轰,轰”一组完成,达标。

“轰,轰”又是一组。

轮到方踞了,他是相比之下是心里素质最差的一个,又过于敏感,今天也状态不佳,可不,两次拨环都没成功,泰戍正朝他走来,“穿山鼠”终于成功了,不过被泰戍这么眼神一对视,失手了,手榴弹就这样竖直向下落去。

如果是这样,搞不好两个人一块一命呜呼,不过幸好,“铁鹰”眼疾手快。

五,抓起手榴弹

四,推开方踞

三,大喊“趴下”

二,扔手榴弹

一,自己抱头趴下

零,爆炸!

手榴弹在半空中炸开了,炸药散片狠狠插进土中,在一定的范围内,炸弹的碎片仍存在杀伤力,不幸的是,泰戍正好在这一半径内。残余弹片渗透进皮肤中,自己的鲜血连同血浆袋中的鲜血一块流了出来,自己这回真被炸晕了。

爬起来的战友们,立即把已经不省人事的队长抬进车中,把方踞孤立在一边。只有关有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快去通知医院准备急救啊,顺便通知去司令部报告事故,做好一切准备。快啊!”方踞迟缓了一会儿,马上起身,在山路一路狂奔,到值班室打了120,拿起电话的那一刻,他的手就在微微颤抖,真不知这样心理素质的人是怎么进特种部队的。挂了电话,他又箭步如飞地冲向大路,一切全靠双腿,没有任何辅助工具,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容不得他停下半点得脚步,想到队长有可能毁在自己手里,心里的那份愧疚感油然而生。

“诶!少尉同志,你找谁?”门口的哨兵拦下了方踞,由于惯性,方踞的急刹车,转头,差点让他自己撞在了宣传栏上。

“啊?哦,我,我找司令和参谋长……”说完,方踞不顾小哨兵的阻拦,硬是一个劲地往里冲……

但他飞奔到司令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参谋长和司令都在,好像专门就是等着他。

“报告司令,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鹰’陆军特种大队队员‘穿山鼠’,我们队长被,被手榴弹给炸了,现在已经被送往医院,请首长指示。”他还不惜口舌,讲如此多的废话,到这来的,穿着中国式军装,难不成还是布什派来的?

“走,看看去。”司令下了令,“‘穿山鼠’,回吧。”

“是!”

“哈哈,看这兵吓成这样,嘿!老泰,你儿子演戏不错啊!去好莱坞得了!”都参谋长都拿泰戍开玩笑了。

“去你的,别那我儿子开刷。”

解放军某医院的急救室中,主刀王医生面对他的伤势很不解,连塑料都有,这,都干什么呀这是!从大腿,一直到脚后跟零零星星被炸伤了,还好背部的炸伤面积很小,躺着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不然得在医院里趴上多久,计划都要泡汤了。王医生心想:这铁鹰今天又干了什么保密任务,上周刚走,这周有来,周周都来,还不折腾死,特种兵真不容易啊。

手术很成功,医生为了保险起见,只能让他趴着,好的利索。

门外的一片迷彩,自动站成两排,脸部表情很严肃,汗一直不断地顺着两鬓沿着脸颊往下滴,混杂着泥土,硝烟,不过他们可不会“呜哇呜哇”在一起大哭,这地方他们待得太多了,可是从来没有在这块地方埋下自己的泪水。

见手术灯暗了,医生走出来说完“手术很成功”后,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来。兵们激动得上蹿下跳,有人激动得敲着墙,结果被医生教育了一通。有人打起来,死命得捶着对方,结果还哇哇叫痛。其实,这种场面他们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不过一听到“手术很成功”这几个字,却仍然很激动的样子。为此,队长不知批评了他们多少次,说做人要低调一点,要做到能收就收能放就放!在医院这种公共场所不能大哭大叫,要注意文明礼仪!人家病人家属都要休息呢,被你们这样吵吵闹闹的,病好了也被你们吵出病来!影响市容不是嘛!还立了三个“不”,住院期间不准探病,不准送礼,出院时不准来接。这三项至今没人敢破,也没人能找出方法去接近他。最多写封慰问信,打个电话,也不知道他在医院是如何度过漫长的日子。

把泰戍转入病房后,急诊室周围的人们都莫名其妙,刚刚还兴奋不断的军人们突然沉默下去,安安静静地撤光了。只有那些护士医生们心里明白:Obedience is the first duty of the soldiers!他们知道这位 “不死铁鹰”的脾气,因为他是这儿的常客了,当然也都知道他是特种兵。一群兵们在鱼龙混杂的公共场所必定会脱下一层皮,虽然这也是解放军的地盘,即使这样改变不了特种兵的杀气和强健,但就算看出来了也没人敢说,找死嘛不是。

昏迷了一会儿,泰戍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竟然是趴着的,像只龟似的,太丢人了,就在他抱怨时,想要翻过来的时候,病房门被打开了,一位少将,又一位中将走了进来。

“你小子!戏演得不错啊!”都参谋拍了拍他的腿。

“啊。”泰戍小叫了一声,还好没招来什么护士医生的。

“咋啦!真被炸啦!”司令上前掠开他的裤管,腿被纱布一圈一圈缠得紧紧的,對此感到十分吃惊,“儿子,只让你演戏,没必要自己炸自己吧,万一真出了事,咋办!”

“爸,你这就说笑了……我没事炸自己干嘛……我的一个队员,不慎脱手,就这样,是我出了问题,没好好训练好他们。”泰戍趴在病床上一字一句讲的挺累。

“你这小子咋每次都这样,你看看你身上的口子,你以为这很酷吗?抗战时候人民族英雄还没你这‘酷’,你是这样想着吧!”泰卫国司令对儿子漫不经心的回答生气了,“都说了你几次了,你自己说说!”

“爸,那你说,是不是让人家队员受伤,我这个队长置之不理,既然是我的队员,那么他的安全就由我来保证,人家父母把儿子送到部队,托给国家,托给解放军,我是军人,我有责任保护他。我们大队算是已经出过一次事故年终考评可能有些问题了。”

“够了够了,想想自己吧。你们两父子几个月没见,一见面就嚷嚷,想怎么样。老泰,我看你儿子就懂得比你多,我们的确有责任让他们获得绝对的安全。小子,你爸是为了你好,你这几乎每次执行一次作战任务,都背了一身伤回来,你爸能他不着急?跟他有什么好吵的。”都参谋几乎每次都充当和事佬。

“他是比我懂得多,所以就只会顶撞。我是看出来了,你们俩就是一伙的,好啊,算我这趟白来,老都,这事就交给你了,我是管不着了。”转身就走,又见警卫员小朱带两孙子来了,没经泰戍同意,就说,“小羽,小翼,你们爸爸他忙!走,跟爷爷回家。”

“又没空。”“都三个月没空了。”两人小声的嘀咕着。

可怜的泰戍趴在床上,什么都看不见,反应也慢了。

“小子,考评的事你就别管了,你也快管不上了。这次算老天也在帮我们,弄假成真,辛苦你了,都给你安排好了,在外部,你是转业军官,失踪人口,确切地说是投敌。在内部,你还是上校,特种军官,这资料你继续拿着,要求全在里面,看过后及时后销毁,特别是里面的照片,一定要镂骨铭心。何时出发你看着办。走了,自己保重。”

“明白……等等,都叔,我想知道我走之后谁来接任我的职务?”泰戍缓慢、沉重的询问着都参谋。

“这你不必担心,人选已经备好,曾在总参特种部队训练学院接受过训练,后来调到南京军区,在治兵上有一定的成绩,不过也呆不长,等你回来后可以重回岗位,‘铁鹰’特种大队的门永远都是为你而开的,司令部的门也一样。”

“哈,看这气势不赖啊,可能还真得抢走我饭碗了。……那就这样,电台联络。走好。”

病房中只剩下泰戍一人趴在床上,高昂着脑袋,买一张张翻阅着资料,拿着上面的几张军人照片,想起了上午都参谋对他说的。

“那支贩卖军火、毒品的集团,代号‘黑豹’,一直是由我们军区情报部门接管调查的。刚刚看到的资料都是我们的卧底情报人员冒死传来的,这项任务的最终行动是‘斩首行动’,但在前期必须要进行多方位,多角度的侦察。一年前派出去的两名同志,身份被识破,一名同志失踪了,还有一名,牺牲了,还有两年前的一名同志,目睹了其中一人被识破,然后拷打,最后被杀,自己却无能为力,就在一个月前,公安同志发现他在一个小镇上也遇害了。他也是特种部队上的人,结果牺牲后也没有名分,没有荣誉。他们的接连出事都是我们的计划不周全。所以这次行动中央亲点由你渗入,这是从上千名全国各地的特种兵挑出来的,这当然是有原因的。精英特种兵多,但能领导精英的特种军官可不多,那几次参加各种围剿任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每每让你担当指挥官,这反而让别人以为是你技艺不精,才搞得屡战屡伤,可是他们却没想到屡战屡胜。”

“是啊,一上战场就受伤,让人家怎么想,平时荷枪实弹,艰苦条件下训练,不就是为了战场上减少伤亡嘛。但特殊战斗中,这完全就是避免不了的……”

“所以,为了不让更多人受伤,就你受伤了。你7年级,10岁就入团,18岁入党,20岁成了党支部书记,24岁博士毕业。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还有一大堆好工作自动上门,毅然决然的到了我们部队,听说原来还想去边防,结果在上火车的路上,被你妈妈派人绑了回去。24岁直升少校营长,在侦察营干了两年,26岁进入特种部队,27岁成为特种大队的中队长,29岁提升到了中校,组建了‘铁鹰’特种大队,担任大队长,整个系统有名的‘少壮派’。也没滥用你爸的权力,部队上的人也没多少同志知道这层关系,保密条例搞得不错。参军八年就参加过许多大型演习,执行过许多作战任务,平均每年能立两次功,当然了,不是说谁功勋卓著,谁就是优秀的军人,你的思维,领兵能力都是很不错的。只是小子,我看好你,你比你爸强,比他有能耐力……

“你别不好意思,这还不是我说的,别看他平日里对你拉这个脸,他还常对我说,你小时候就有多厉害,多像他,现在的你比他少年时候强多了,只是有些遗憾……这可真是原话,你别不信啊,不是你都叔在这耍嘴皮子。……你别笑啊!这次行动就靠你来完成了,任何情况都自己作主,在你们特种部队是有这方面规则的,我们都可以不干涉。‘斩首行动’你要多少兵力,我们这都可以提供。你的原所属部队是‘军区战术训练中心’,担任教官,这你都清楚。要是出了事,留下暗号,我们会随时跟踪,做好战斗准备。到了现场要和当地公安机关,武警部队配合,电台联系,频率是司令部通讯总站的。

“都耽搁你这么长时间了,好了,你家那两小子我会照应好的,祝你成功。”

想着那三位同志,他倍感自己身上的任务非常艰巨,不能顾及亲情、友情、战友情了,现在唯一要牵记的就是国家、共产党、部队、社会对自己的恩情,已经对敌人的痛恨之情,还有为身上那无数处伤疤报仇之情。他仔仔细细得把资料看了三遍,该注意的事项,心里默记了三遍,匪窝里有多少人,为首的家庭背景,主要的后勤保障,都了如指掌了,应该是胸有成竹了。唯独没有任何把握的是,如何向毫不知情的战友,亲人告别,这是他的第一次有了不回来的准备。或者是不告别了,让他们记恨一辈了?算了,还有几天的时间慢慢思考吧。

“戍儿,好点了吧,咋还趴着呢,妈给你带饭菜了,这两小祖宗非要来,只好带了。”泰戍的母亲带着饭盒,领着两孩子就来了,瞧那两小子,眼睛炯炯有神,长得英俊不说,这身体看着就结实,个高,看着都像小学生,其实才4岁,但在少林寺已练武一年多了。这两人看着神似而形不似,但他们都一直秉承着:忠于职守,利剑出鞘;生死与共,铁鹰战斗!跟他们在特警队的妈妈见面,几乎是可以每天,但算时间算起来就不对了,平均每天能在一起说话的时间事实上只有一小时左右。就别说是在特种部队“日理万机”的爸爸了,就说全家福吧,除了一岁时有一张,就没有别的了,还已经被咔嚓了。每年能回家的时间综合起来也就3天,72个小时,平均一年每天0.197个小时,节假日也不在家。吃住在部队大院,周末回一次布满灰尘的“家”,打扫卫生,教育管理都交给从部队文工团退休的奶奶,这次是难得机会,这两家伙像明镜似的,抓紧时间缠住一会。

泰戍说:“算了,不吃了,这都不方便。”

“戍儿啊,听说这次你又和你爸吵起来了,让你都叔夹在中间。你应该知道你爸这脾气,其实跟你也差不多,你就不能让这他点,听着就是了。

“我也没和他吵啊。那他就不能让这我点,好歹我也是伤员。”泰戍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腿。

“我知道你一直看不惯你爸小肚鸡肠,盛气凌人的样子,你从小还都以他为耻,这我都知道。现在跟你说也没关系了,你也长大了,不再是我身边的乖儿子了。你曾说过,做人只要不做的像你爸那样就行了。其实你心里也知道,你爸就是农村人,当大官当多了,就会站在高处而头晕。”妈妈很温柔和缓慢的对泰戍讲着,小孩子在旁边东拉西扯。

“妈,你别说了。”泰戍把头埋在了枕头中。

妈妈还是不间断的讲着:“你一直想追求的是:‘站在高处而不晕。’你要的是一个‘自卑’,你爸人老,心却年轻得很,傲得很。你们特种部队战绩不错,但你们从不拿荣誉说事,但你爸就不适合这样,他不适合当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化将军。”

泰戍冒出了头:“我们是特种部队,虽然是隶属于司令部的,但他从来都不了解特种部队的性质和职责,我更不能理解他。”

“理不理解是另一回事,你已经不是我身边的乖儿子了,你有了自己的思维,独立性很强,现在是个张扬个性的时代,特种兵一直被憋着,虽然你也被憋着但你愿意。你都长大了,但亲情不是能被‘不理解’割舍掉的,你还不懂吗?你是一名公认的优秀军人,教育起部下头头是道,但自己遇到的问题却解决不了,这不配说是好军官,我想你该好好反思。

“你爸爸那死老头就是犟劲足,其他什么都没有。这次你主动提出转业,你不用解释什么,我始终相信你的决定。以前你什么都跟我说,只要是你说的,我也都照办。你要去外地上大学,好,我让你去了;你要参军,我也让你去了;你要成为狙击手,利国利民,我没话说。每件事都做得很好。……下周去公安特警队吧,下午就帮你联系好了,副大队长,警衔相当于少校,没现在的出色,但好歹也是几百人都想要的职务。哎,现在你还留在我们身边,我很知足了。”她像在哄一个小孩,轻声细语。

泰戍的反应很激烈:“别,千万别,我不想去特警队,这样我会遗憾终生,‘我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我只有一次生命献给我的祖国’,我不想再有一件让我感到遗憾的事了。”

“你怎么又讲这句话,这不是军人的最高荣誉!”妈妈显得很生气。

泰戍发现自己口无遮拦,这么一句对于父母来说很敏感的话,有脱口而出了。的确,牺牲,不是军人的最高荣誉,但是没有一句话比这更有价值了。

对于对他爱理不理的父亲,他也一向无所谓,不过他也是父亲身边唯一可以寄托的了。母亲算是知识分子,在部队原来就是专门搞政治工作的,现在又沦落到由母亲来教育自己的地步了。

“请,原‘铁鹰’特种大队上校大队长同志,为我们讲话!稍息!”政委同志一身笔挺的军装。

操场上掌声雷鸣。

“全体立正!”刷——二百五十一名身穿常服的特种兵立正。

“稍息。”身穿普通陆军军装,可惜缺少了肩章和臂章,只有胸前挂着的满满当当的勋章,一共二十一枚立功奖章,各类徽章共五枚,军功章两枚,二级英雄模范奖章两枚,一枚枚都是那么金灿灿的。每次执行任务下来,必然授奖,不管你是命归西天,还是凯旋而还。光荣者没有追悼会,凯旋者没有庆功宴,唯独一块沉甸甸的奖章。但其最本质的差别就是,光荣者葬在一座深山,而凯旋者默默点上一支烟。

“同志们,大家都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我也没有什么要讲的。前些天我主动打了转业报告,我知道我的身体出了些问题,特种兵这个职业太累人了,我想出去找个安静点的职务。……但是我在任何一个地方都绝对不会忘记我曾是一名军人,曾是一名特种兵,我在这个岗位上流过血,流过汗,唯独就没有流过泪。”泰戍停止了讲话,把左胸前的五枚徽章交到政委手中,这是他们的规矩,在离开特种部队时要将获得的各类徽章摆放在荣誉室,来见证“铁鹰”的发展。徽章前列会有张字条:铁鹰鉴。

“同志们,今天我在这里想要给大家看一样东西,请记住我讲的每一句话。”说罢,他就开始解扣子,一个个的解开,慢慢的脱下了军装,一条条的wound显露在外,黝黑的身体上到处是紧皱着的,泛白的皮肤。汗水势欲将褶皱的伤疤湿润一下,让他们不再显得那么恐惧。

不断还有汗水从脸颊流下,经过脖子,过了结实的胸膛,一直流到皮带上。

“这条伤疤是我初上战场留下的,被树枝割破的,两厘米深,但我没嚷,我26岁那年留下的。”他指着坚硬手臂上的一条柔软的疤痕。

“这些是在特种训练,被阳光暴晒,裂开的,你们都有。……这是贯通伤,我执行的一场打击毒贩的任务,与一个毒贩正面相撞,他用手枪瞄着我的头,离我一米的距离,我拿着95,我们沉默了大约2分钟,我先开枪打中了他的胸部,他的肉爆开后,手缓缓垂下,枪口就对着我的腹部,然后一枪,子弹就从这里穿了过去。……”

“队长这是怎么了,他不是从来不愿提及他的伤吗?”年轻的胡为少尉对他的行为感到不解。

“队长永远都是那样的值得尊敬,我永远都会铭记他的。”焦锦鹏用他崇拜的目光看着他的队长同志。

泰戍将继续讲着:“这块是在我潜入敌后时,与敌发生激战,被榴弹的弹片炸伤的。……告诉你们这些,是想让你们记住,我们是特种兵,一朝是,永生是,终生都不能做出愧对特种部队这面旗帜的事!身为特种兵,就要永远都无条件的执行着残酷的任务,无条件的把一切都付出给人民,给祖国!伤疤是一段记忆,是一个警钟,它提醒着军人们要时刻准备着,战争正在爆发。

“只要世界不灭亡,中国特种兵就永远存在,我们是人民的后盾,祖国的源泉。忠于祖国,忠于党,只要活着一天就要记住并传承。就算临死前的那一刻,也要牢记,我们是中国特种兵。中国军人就是死要重于泰山,永远忠诚。活着要心系国家和百姓,为国为民。不要忘了,我们是‘铁鹰’,我们无所畏惧。中国军威就靠我们来展现!不管今后我做了什么,你们始终要坚信不移,我永远和你们,以及所有在‘铁鹰’战斗过的战友们站在同一个阵地上!同志们,多保重……”泰戍向战友们敬了个礼,闪电般的向一旁的军车一瘸一拐的走去,他知道,自己忍不住了,要泪雨纵横了,于是便匆忙的离开。

“忠于职守,利剑出鞘;生死与共,‘铁鹰’战斗!”泰戍背对着他们,用灵魂与他们对话。那撕心裂肺的吼声,带着悲切,带着不舍,带着必胜的信念。

“忠于职守,利剑出鞘;生死与共,‘铁鹰’战斗!”他们目视前方,青筋暴起,跟着铁鹰,带着悲切喊了出来。

“忠于职守,利剑出鞘;生死与共,‘铁鹰’战斗!”跟着铁鹰,所有人带着不舍嚎了出来。

“忠于职守,利剑出鞘;生死与共,‘铁鹰’战斗!”跟着铁鹰,所有人带着必胜的信念吼了出来。

操场上的“铁鹰们”应和了三遍,紧握着,高举着自己的右拳。

在场的队员们没有鼓掌,只是默默的向他们的“老”队长“铁鹰”敬军礼,没有一个人痛哭,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铁鹰”向来不需要感性的战士。这时“猎犬”焦锦鹏突然大声的道:“长空霹雳鹰出击……预备起——”

所有人一起跟着“唱”这首《铁鹰颂歌》。

长空霹雳鹰出击,

大漠孤烟冲不已。

莫问死神在前方,

只知责任大胸怀。

锦绣山川,铁鹰魂守。

无人问津才是最好礼待。

即使残躯,

也要无愧人民,无愧祖国,

把生死置之度外,

坚定为国付出一切。

Mysterious eagle

铁血征战保江山。

很多人“颂”完后,都有些抽泣,相处了三年就这样离别,留下的只有留恋那段日子。这首颂歌响彻整个营区,在军车上的泰戍也听到了,他默默地流下了两行泪,这是他今年的第一次流泪,从不他懂事以来,这就是一个记录,一年眼眶湿润一次就已经是奇迹了。他听着一群可爱的队员们的声音,他顿时很想跳下车,跑到他们面前,说一句:我想你们!这必会引起百人大哭一场,然后他就不会想离开,责任不再重要。当然这都是他的幻想,责任永远“大胸怀”。

他走了,离开了“铁鹰”们,A.R.S.F.再也没有了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将出现在“黑名单”上,他最讨厌看到的两个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